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鹊物语 > 举世皆敌之刻 • 死者苏生 252 混蛋逻辑
    bgm:disillusion(fsn)

    城市郊区。

    金黄色的向日葵连结成片,向着那不知名的事物无声歌颂着自己光辉灿烂的年华。

    。。。夏天?

    鹊抬头看向天空,阳光从白云中漏过,并不刺眼。

    明明只要离往北九十公里,就会触及到“标记体1号”的辐射范围,相当微妙的距离。

    在超凡者的空间概念中,这绝对算不上遥远。

    事实上,这些总部周围的城市中的超凡者比正常区域要多出许多。

    当然,那也是相对而言,属于和国家领导人一样稀少的存在。

    “踏踏——”

    黑色的靴子表面是不会反光的暗哑光泽。

    黑色的长风衣随风飘舞,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衫。风衣下摆几乎触及地面,背后正中绘有暗红色的花纹。乍看之下好像是披着是一层奇异的帷幕。

    莫名让人想起机械的涂装。

    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左手上戴着手术用的白手套。胸口的衣袋上别着钢笔。

    黑色的留海碎发似乎很久没有修理了,已经遮住了左眼。露出的右眼也是半眯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

    昨日凌晨。

    “师傅师傅!在吗?”

    “是这样的,雷军要你尽快回去一趟,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来着。”

    “对对,不要帮您退掉吗?好的。时间是。。说是越快越好。”

    ————

    所以。。只能整装出发了。

    工作啊工作。。真是新奇的体验。

    鹊径直走向学园的方向,每当他一步落下时就会瞬移一般出现在千米之外。

    北极星的物理推动而已。

    说真的,随着北极星的功能不断完善,其自身作为“环境”本身的特性也越发明显。鹊感觉自己继续懒下去早晚会忘记怎么走路。

    “莉莉,在吗?”

    “唔。。啊!师傅!”

    女孩惊讶的声音在心中想起。

    “怎么了怎么了?师傅主动找莉莉什么的,真的超级少见啊!”

    “不管是什么事都行哦!只要是师傅吩咐的事情,不管是什么莉莉都做!”

    “。。这种奇怪的热情。。。你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谁叫师傅已经失踪了一周了啊!明明和莉莉才重逢的说。。果然是因为那个小家伙吗?”

    “啊,说起来我找你就是要说秋神的事情。”

    。。这么扯下去只会没完没了,鹊决定直入主题。

    “果然!。。呐,师傅,她现在在您身边吗?”

    “为什么这么问?”

    “那就是不在啦。”

    莉莉的语气有些奇怪,不像在开心也不是难过。

    “当时见到的时候就感觉那家伙离死不远了。现在不在的话多半是要死了吧。”

    “。。。。”

    “毕竟,如果师傅也在场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杀掉那个小家伙吧,除非是她自己的意愿。”

    “。。嗯,也就是说,秋神要死了?”

    “或者说已经死了。”

    小女孩全程用着陈述句,单纯地说着事实,就好像在聊着今天的午餐吃什么一样轻松自在。

    是的。

    无关开心与悲伤,只是单单一个人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随意指摘评判,轻松写意而不用负责。这才是“奇怪感觉”的实际涵义。

    和某人很像啊。

    鹊揉了揉太阳穴,嘴角露出奇异的微笑。

    。。。不愧是我的学生。

    鹊下意识地如此想到,虽然还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收了个徒弟就是了。

    “怎么了?难过吗?伤心吗?呐呐,师傅,告诉我告诉我~”

    甜美的嗓音在心中响起。

    “。。。。。”

    “不回答吗?嘛,虽然师傅的命令莉莉无法违抗,毕竟哪怕不想,莉莉的身体也会自己动起来——但是但是!于此相对的,师傅也是我的师傅!”

    ”那种不知从哪里来的小家伙还是早点死绝的好,你说是吗?师傅?”

    “毕竟好不容易才能再相见的。。。用不了多久,咱们就能回到从前了吧?师傅。”

    “这次。。绝对不会让你逃走的。”

    “好了,回忆到此为止。”

    鹊的脸上带着不知名的愉快笑意——令人同体发寒。

    “现在,告诉我“灯”的意义。”

    “生气了吗?早点问莉莉的话就不会这有这样的事情了哦。这种常识有什么好坚持的呢?”

    女孩毫不客气的语句中带着明显的困惑和不解。

    “莉莉。”

    “嗯?”

    “如果我真的是你的师傅的话,我没有教过你吗?”

    “干涉是建立在个人意愿上事情,所以带有主观性。所以可以的话,只要不是敌人我都不会主动去干涉他人的生命轨迹——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允许你把我当做师傅。”

    “可能性是可贵的财富,这一点无论是对蝼蚁走兽还是烛火都是如此——或者说,它们身上的可能性可以是不均等的,但不会因此而削去厚度不会影响它们站在对等的平面上。”

    “说到底,师傅还是那样固执吗?而且,这种教导又何尝不是干涉他人的意志?”

    “。。。那么,你的选择是?”

    “谨遵您的教诲,师傅。您的话就是真理,您的旨意就是我的心愿。”

    女孩发出服帖好听的嗓音,完全没有半点情绪。

    “你看,对你而言,这就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也就是说。。。对于那个小家伙。。对于秋神而言是不可接受的吗?”

    “是啊,如果说她期望着无人干涉的死亡,那我也没有阻止的立场和理由。”

    “而且,我并不认为死亡是件不可接受的事情,尤其是对她而言。”

    “倘若为了一己私欲而去阻止什么,去妄图改变一切,那才是真的傲慢,只会招致毁灭的结果。”

    鹊说着加快了脚步,渐渐的变成了奔跑,如同在释着无处发泄的火焰。

    “嘛嘛,或许说了这么多,这也不能掩盖我是个人渣的事实。”

    “但。。。人纯粹的意志才是真正不可被剥夺的东西。只有这个还请尊重,只有这个哪怕是我也不会轻易去否定。”

    鹊的身体拉成一条影子,如同一条黑线,犁过广阔的平原腹地。

    “我知道秋神想要什么,所以不会去干涉。”

    “如果。。如果您弄错了呢?比如她表面上欺骗自己,拒绝您的帮助,内心深处却渴求着您的庇护。”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去死好了。”

    鹊微笑依旧,只是某种几近非人的特质开始显现出来。

    作为区分烛火与人的生命本质上的不同。

    “人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哪怕为此我会感到难过,我也不会去违逆她的意志。”

    “生命固然让人欣喜,但死亡同样是不可多得的体验。当我们同时站在两者的境界线上的时候。。。别笑!”

    “噗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但是师傅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总会说出奇怪的歪理啊!”

    “所以说别笑啊。。”

    “明白了!小女子受教了!”

    “正因为是朋友,我才能放任她独自去面对绝境。怎么样,我的混蛋逻辑?即使如此你还觉得我是你师傅吗?”

    “真是。。。”

    “失望了?”

    “超级像以前师傅啊!不不,您就是师傅,我打从一开始就是知道的!”

    “因为。。因为您以前也是这么对我的啊~

    “噗———”

    鹊的眼角一跳,差点心神失守一头撞进岩石圈去。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