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鹊物语 > 举世皆敌之刻 • 死者苏生 380 池鱼
    bgm:神隐的正体(神前晓)

    “呜哇!师,师傅!”

    “没想到您有主动找我的时候,果然是有什么重要的场合轮到莉莉出场了吗?!=v=”

    “总觉得你在做一些奇怪的妄想,是我的错觉吗。”

    “嘿嘿~比如师傅是不是想通了,想和可爱的莉莉——”

    “我挂了啊。”

    鹊下意识地想要终止心灵传讯。

    “对不起对不起!摆脱就算开玩笑也请别这样!”

    “拜托开玩笑也请别开这种。”

    鹊背靠着沙发,眯着眼睛,一脸阳光的笑容。

    “铃音还在旁边呢。”

    你想成为马赛克吗,蠢货!

    “。。嘁(小声)”

    好吧这货就是小心眼。

    鹊清了清嗓子。

    “咳咳,总之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没事的话就来一趟。”

    “了解。”

    话音刚落,自己的便宜徒弟就单方面地中断了通讯。

    “这家伙。。”

    鹊笑着摇了摇头,有些不知道如何评价。

    “真好呢。”

    铃音双臂交叉怀抱着短刀,背靠着冰冷的金属墙壁。

    连着蓝色兜帽的短袖收束住了长发,在脑后稍微蓬起,突显温柔气质的发型。

    女孩的瞳孔映照着电子屏幕的蓝光,梦幻而虚幻。

    “呵呵。。这孩子简直是鹊的忠犬,真的太听话了。”

    铃音睁着左眼,俏皮地歪了歪脑袋。

    “感觉无论鹊提出什么无理的要求,那个女人都会答应的样子。”

    “嘛嘛,别笑话我啦。”

    “不,因为你们之间就是那样的气氛哦。”

    女孩收起刀,走到鹊的身后。

    头发的香气,铃音的手臂环抱住鹊的脖子,轻轻依偎着,若即若离。

    “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想法就是了。”

    “毕竟,鹊是这么的可爱。”

    “果然在笑话我。”

    “呵呵呵~鹊害羞了。”

    “真可爱~”

    “说起来。。莉莉还挺好用的。”

    无比功利冰冷的说法。

    或许女孩从一开始就没有把鹊以外的人当作人来看待吧。

    包括自己。

    “相比之下。”

    女孩的声音突然转冷。

    “有的狗。。给它为主人服务的机会却不珍惜,真的是彻头彻尾的废物呢。”

    她的目光看向前方。

    在遍布仪器,被四面金属墙壁包围的场域中央,直立着一个巨大的玻璃圆柱体。

    白色的絮状物中包裹着什么东西,看得出来是个人。

    【名称:阿米巴惑虫分泌物】

    【类型:生物材料】

    【描述:坚韧,几乎无法被撕裂的丝状物,更重要的是,它似乎带着一点停止时间的魔力,任何被起笼罩的事物视神秘度和能级,会失去相应的活性,包括伤势和物理影响。”

    【备注:阿米巴惑虫是一种会互食的幻想种,通常生活于千米以下的地层空洞中,集团性生存,拥有着高度的集体意识,因为繁殖本身就是分裂,进食本身就是互食,所以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繁殖行为。阿米巴惑虫能近乎永恒地保持水螅体的生理状态,所以不会衰老。作为幻想种也足够强大,所以可以说是永生不死的存在。它吐出的丝有着冻结时间的魔力,曾引来许多人乃至超凡者和神灵的觊觎和狩猎——但它们永远地没能回来。】

    鹊在旅行的时候恰巧遇到过这么一支族群,感觉有趣就像拿去玩玩,介于对方的苦苦哀求,只收走了一半的族群成员作为试验样品。

    现在也算有点实际价值了。

    人形从胸腹处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可以透过稀薄的白色看到其中的内脏一角。

    没有血液流出,就好像隔绝了所有的物理作用和生理进程。

    “。。。。”

    鹊没有否认铃音的话。

    他的嘴角伸平,没有多么不愉快,但同样也不算愉快。

    “曲度。。”

    脑袋稍微后仰,两人的发丝互相触及。

    他眯起双眼看向玻璃器皿中的活人,再度陷入长久的思考。

    对方正是前来袭击他们的人。

    曾经受过鹊不少恩惠的少年。

    曲度。

    本次事件说是“袭击”其实有点搞笑,但性质是不会因为结果改变的。

    杀人未遂,也是杀人。

    但是。。如果这不是出于对方的意志呢?

    这个少年存在着对自己的信仰心——鹊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身为造神者,鹊在这方面有着完备的过分的知识,不可能判断出错。

    即使到了现在,这份信仰心也不曾改变。

    那么,不出意外的话,曲度也是被自己牵连进来了啊。。。

    被黑天鹅之母的“复仇”

    鹊深邃的黑色眼瞳中闪过似曾相识的茫然与痛苦。

    不清楚。。不够清楚。

    还找不到拼图的碎片。

    本以为早已集齐(记起)的事物,不过是其他的“鹊”共同的期望。

    而这些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大一点的碎片而已。

    不清楚啊。。但是——

    这份纠缠着的负面情绪是真实不虚的,是这个世界的倾向。

    燃烧。

    火焰。

    曲度的能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火焰,但还是在某种伟大泛意识的影响下熊熊燃烧起来。

    ——以他的存在本身为燃料。

    波及。

    池中之鱼。

    大概这个世界上所有与自己有点关系的人,无论敌我,都会或多或少受到迁怒。

    毕竟对方是一个世界嘛,这就好像常人挥掌拍击一只飞虫,空气中却有无数的细菌灰尘被扫中。

    所幸的是,真正能让鹊惦记着的,同样无论敌我的都是规格外。

    学园长?

    能弄死当然最好,当然那不大可能,不说万物归一,哪怕是常态下的执黑者也有着学园最高的战斗力,换句话说就是现役——又或者一直以来的直接最强的人类。

    阿克?

    那货正在生龙活虎地镇压整个乐园。

    莉莉?

    这个笨蛋的因果线几乎和这个世界没什么关联,她已经相对性地和她的母界纠缠过深。

    唉。。说到底自己也应该没什么关联才对。

    为什么呢?

    等等。。我真的没什么关联吗?

    因果因果。

    我从来没有看过自己的,现在所持有的因果线。

    也看不到。

    鹊下意识地看向曲度的面庞。

    那是被白色胶状物所遮挡的,模糊不清的事物,但偏偏光靠气息就能准确地知道他是谁。

    按图索骥。

    逻辑运行。

    漏洞。

    三色,黑天鹅,世界,黑暗。

    鹊。

    情报缺失。。

    莫名其妙的执着与憎恨。。

    脑海中似乎有什么灵光闪过,被鹊下意识地抓住。

    下一刻,他的眼中闪过难以置信的神采。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