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继绝环 > 第六十四章 我知道段玲!
    其时凉州一分为三:北凉、南凉、西凉。姑臧属北凉,为北凉国一县,县衙与国都同城;北凉人称姑臧城为凉州城,以示为凉州正统之地,而南凉、西凉人则直接称姑臧。

    魏纪红了脸,吭吭哧哧,欲言又止。

    店小二将羊肠面端与段有四人后,向魏纪冷脸而道:“魏老儿,你前日说昨日结账,昨日又说今日结账,今日天已黑,你半幅字未售出,难不成让我日日白伺候于你,你们姑臧人,怎的这般啬皮......”

    “住口!”突地响起两声大喝,却是段有与饭馆掌柜同时喝斥那店小二。那店小二一缩脖子,进了后堂。

    段有向魏纪说:“魏先生,你的墨宝,我全买了!”说着向怀中一掏,着手处却是一块金子,刚拿出,却被段景一把摁住,直向他眨眼。段有即刻明白其意:财不外露,遂让段丰解下一钱袋,向魏纪问价。

    魏纪要价不高,一卷字只售百文,段有将钱袋递于魏纪,内装铜钱足有百五六十文。

    魏纪只取了百文,将钱袋还于段有,说:“我北凉姑臧人虽一时困顿,但讲诚信,一文也不多取。”

    段有亦不矫情,收了钱袋。

    饭后,段有临出门时俯于魏纪耳畔,小声而道:“我也是凉州姑臧人。”说着将一块金子悄悄塞于其手中。

    像魏纪这般士人,若非穷困潦倒,绝不会如此抛了斯文,上街售字。乐都虽属凉州,终与姑臧有别,在此遇姑臧乡亲,段有不帮,于心不忍。

    回到客栈,四人将字卷一一展开,但见数副字,有草书,有楷书,有行书,其草书龙飞凤舞,楷书工整隽秀,行书飘逸潇洒。四人虽不会鉴赏,但觉心驰神迷,确是好字。其中一副长卷行书引得四人唏嘘不已——

    勾芒御春正,    衡纪运玉琼。

    明庶起祥风,    和气翕来征。

    庆云荫八极,    甘雨润四垌。

    昊天降灵泽,    朝日耀华精。

    嘉苗布原野,    百卉敷时荣。

    鸠鹊与鹂黄,    间关相和鸣。

    绿萍覆灵沼,    香花杨芳馨。

    春游诚可乐,    感此白日倾。

    休否有终极,    落叶思本茎。

    临川悲逝者,    节变动中情。

    四人中段景读书最多,便说此诗为前凉国主张轨祖上张骏所写《东门行》,描述凉州城外秀丽和煦的春日景色,抒发游春乐趣之诗,其间蕴有报国佑民之情。

    段有浅斟酌吟间,幼时与玲儿一起与小伙伴们玩耍、踏青的情景一幕幕浮现眼前,心由不得抑郁起来,玲儿失散离开凉州已整整九年!虽说高昌亦属凉州,但在段有心中,只生养他与玲儿的姑臧,才是真正的凉州,才是家乡,才是他与玲儿的根。

    玲儿,哥很快接你回家!

    段奎亦戚然慨叹,离开家乡,方知家乡景美情深。

    正在此时,客栈掌柜前来,说有一老者求见。

    来人正是魏纪。他已然知晓段有乃是四人之首,进门后即郑重向段有致谢,说:“公子高义,有公子资助,老朽明日即可动身返回姑臧,恳请公子见告尊姓大名,家住姑臧何处?”

    段有知他心存图报之情,本不欲相告,以免成其负担,又觉不说亦是对老人不敬,便如实说了。

    一听段有说是北凉姑臧高沟堡人,魏纪神色一动,问道:“段公子可识得高沟堡陈忠此人?”

    “陈忠,十六七岁,他乃我兄弟,先生识得他?他在乐都?”段有急问。

    魏纪道:“识得,他亦曾帮助于我,三个多月前,他一行三人去了高昌。”

    “高昌?去救玲儿,他亦探得玲儿下落?”段有兴奋而道。

    “玲儿?”魏纪眼望段有,“段公子也在找寻那个叫玲儿的小姑娘?”

    段有一把捏了魏纪臂膊:“先生知道玲儿?”

    “知道知道。”魏纪见段有紧张,忙说道,“那小姑娘九年前来我家住过一段时间,长得颇是心疼,只是整日无话,我只知她叫玲儿,那时五岁,后被吕先生带去了高昌。”

    段有心中大动,向魏纪述说玲儿容貌,魏纪一一点头。段奎、段景、段丰三人亦大喜大急,你一言我一语问魏纪。段有止住三人,说:“先生,请将此事前后过程细细说于我们,吕先生又是何人,玲儿怎生来的你家,请从头说起。”

    魏纪点点头,便徐徐说道起来——

    “吕先生是后凉国宫中的杂役,非国主吕光及吕隆一脉,同姓而已,不知其在宫中做甚么,只知他医术高明。

    “吕隆当后凉国主后,频戮大户立威,先是窦家、安家,又是索家。尽管我与大哥万般谨慎,严律子女、家人,厄运还是难免。十年前,大哥家与我家几十口人,悉数被吕隆押于大牢......除我与大哥外,尽皆被屠......”

    魏纪已老泪纵横,喝口茶,缓得一会,接着说道:“吕先生保我与大哥出狱后,治好我俩伤,让我老兄弟俩来到乐都避难。次年八月的一个夜里,吕先生带一小女孩而来,说是故人孙女,叫作华儿,带至乐都避战乱,让我与大哥照料一段时日,并嘱我俩勿要声张,也别让小女孩出门。

    “那小女孩只五岁上下,长得俊俏灵秀,只是极少说话,问她全名,半年后她才说她又叫玲儿,便不肯再说。在我家一年后,吕氏后凉被秦国与南凉所灭,吕先生来乐都接走华儿......玲儿,说是去高昌远避。

    “三个多月前,我遇到姑臧高沟堡陈忠公子三人。那日我所售拙字钱被街上几个混混抢夺,陈忠公子几人恰好路过,就仗义出手,教训了几个混混,之后得知我从姑臧而来,即问有未见过或知道一个姑臧小女孩下落,说是找了乐都城中湟帮帮主秃发令吾,哪知那秃发令吾乃贪财之人,只收钱不出力,敷衍应付。

    “待陈忠公子详细说了小女孩情况后,我便知晓,他们找寻的正是玲儿。我见陈忠公子几人对玲儿颇是忧心,也非歹人,便说了。他几人便匆匆去了高昌。”

    段有几人听完,已然确定玲儿在高昌。只是那吕先生究是何人?如何遇的玲儿?又为何说玲儿是其故人孙女,却是想不明白。难道是外公或爷爷旧友?

    忽地,段有脑中灵光一现,脱口问魏纪:“那吕先生是否叫吕华?”

    陈先生陈华曾说,他们师兄弟五人。当年皆随大户人家自建业远走凉州等地,姓随东家,皆单名一个‘华’字,吕先生医术高明,若叫吕华,则极有可能是陈先生师兄弟!若是如此,此赴高昌,一并请吕华先生到高沟堡,其师兄弟能相聚,倒是意外之喜。

    魏纪却摇头道:“我只知他姓吕,不知其名。”

    段有说:“你大哥可知?我们前去一问。”

    魏纪神色黯然:“大哥已于七年前去世,玲儿被吕先生接走后不久,就去世了。”

    又闲聊一会,魏纪便告辞离去。

    望着夜色中魏纪已是佝偻的身影,段有心内涌出苍凉之感,十年时日,飘泊异乡,子女尽亡,老人心中,该是何等凄苦!

    次日天明,段有四人即动身起程。

    出客栈时,街对面有一人向这边探头探脑,尔后闪身不见。段景向段有说那人是昨日羊肠面馆的一个食客,看来不怀好意。

    段有冷笑一声,知昨日露财,被泼皮贼子盯上了。

    果然,出北城门时,又见那人躲于一处张望,其身边聚有七八个汉子,皆身带兵器,站在那里,似若无其事,却斜睨望来。段有几人不动声色,骑马施施然出城。

    沿官道向西北方向走出五六里后,渐行渐高,周遭大山缓漫,林木稀少,路在山上,马喘白汽,几人只得放慢速度。

    忽然间,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就见百十号军士骑马赶来。段有四人停于路边,说道:“奎叔,你三人下马站成一圈,用封字诀招数,只守不攻,其余交于我便是。”

    几人依言做好准备。

    那支军队到得近前,却见带头一头戴狐皮雉翎帽的大汉望了段有四人一眼,即带队急驰而去,并未理睬四人。

    看来多虑了。

    行得小半个时辰,身后又有一队人马赶来,却是二十多人,亦是军士,但服饰与先前南凉军士不同。为首一儒雅少年,腰佩长剑,两侧各一壮汉,皆挎厚背大刀,长相看似兄弟俩。那儒雅少年经过段有几人时,微微颔首。段有见其招呼,也点头还礼,两人并未说话。

    这队人马过去不久,后面又有一大队军士赶来,亦是百十号军士,为南凉军队,一狐皮雉翎帽大汉紧随一红脸华贵少年,从段有四人身边疾驰过去。

    段景说道:“中间那二十几人,是西凉国的,看来南凉军队要对西凉人下手。”

    段有亦已看出,非但如此,南凉军队中竟有两员大将,那红脸华贵少年看似身份不低。南凉人如此大动干戈,以二百多人围剿二十几人,那西凉儒雅少年,究是何人?

    段丰说:“少城主,我们帮不帮西凉人?”(到纵横中文网看正版《继绝环》)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