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隐身江湖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谈
    谢嫣然本来对元亨帮也没抱太大希望,只是想去碰碰运气,但得知明书慧确实不在那里的消息时,心情还是不由得坠入谷底。

    “那他能去哪呢……”李开听了万书楼说过之后,不禁自言自语道。

    “我觉得他跟你们走散时,虽然心烦意乱,但他不会误了正事,此时应该正在暗中调查西武坛的事。”万书楼想了想说道,“我俩之前在西武坛见过面,商量好要分头调查。”

    “什么时候见过面的?”李开问道。

    “西武坛刚出事的第二天,那天晚些时候,明书慧回了西武坛,当时他对西武坛遭劫的事一无所知,我就跟他讲了,之后我俩就决定兵分两路去调查。”万书楼回答道,“对了,那天之后你不是应该去往东武坛吗?还有,杨仲平师父哪去了?”

    李开就将他离开西武坛之后发生的事讲给了万书楼,但他故意将六艺宫隐瞒不说。

    万书楼听得心惊肉跳,原来李开这段时间几度经历生死。

    “你能猜到明书慧现在身在何处吗?”李开期盼地望着万书楼,而旁边的谢嫣然眼中的期盼更盛。

    “这个我还真猜不到啊……”万书楼被二人瞧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去,“不过有个人或许能帮咱们想一想。”

    “哦?这人是谁?”谢嫣然急问道,她如在激流中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这人真名叫什么我不知道,但大家都叫他‘佛爷’,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别看他年纪大,但江湖上很少有他不清楚的事,而且他总有些奇奇怪怪的办事手段。”万书楼提到这位“佛爷”,脸上不禁露出赞许之色。

    “这人这么厉害?”李开也赞叹道。

    “嗯,我刚才说,要在饭店等一个人,就是这位‘佛爷’,一会儿你们就能见到他。”万书楼说道。

    谢嫣然出身“礼宫”,对江湖之事可以说已经了如指掌,听万书楼口中的“佛爷”,似乎比“礼宫”的消息来源还要更胜一筹,脸上难免露出颇为不信的表情。

    万书楼见谢嫣然不信,便微微一笑,继续讲下去。

    “自从那天,我跟明书慧在西武坛分别以后,我就一一去找八大派掌门,商量调查西武坛惨案的主意。我首先会合大川帮曹帮主,先把西武坛遭劫的情况跟他说了,可没想到,曹帮主并没有着急,他说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而且敌人的实力非常强大,这事要从长计议。”万书楼讲起他这段时间经历的事。

    “俗话说——树倒猢狲散,我没有贬低八大派的意思,只是在这种危难时刻,更能看出这些人是否真心。”李开接口说道。

    “没错,这曹帮主虽平时面目和善,表面上跟所有人关系都十分密切,但没想到,在西武坛最危难的时刻,却缩在了后面……”万书楼长叹一口气,然后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我一怒之下,便从大川帮出来,准备去其他帮派请求协助,但没想到啊……”

    “没想到什么?”谢嫣然此时听得入神,便追问道。

    “没想到我刚一出大川帮地界,身上的所有钱财就全被人骗走了……”万书楼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接着说道,“骗我钱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所说的那位‘佛爷’。”

    “哈哈哈,这位‘佛爷’果真神通广大,能把武功高强的万师兄骗到,真不是一般人啊!”李开说着,开玩笑地竖起了大拇指。

    “那他是怎么骗你的?”谢嫣然瞪大眼睛好奇地问道。

    “那天我路过一个公园,公园里有人摆摊做游戏,这游戏类似那种棋牌赌博,我见摊位上一个老人坐庄,这老人就是‘佛爷’,他正联合几个人,一起骗当中一个小伙子的钱,小伙子连输四五把,一脸郁闷之色。我凑近一瞧,他们的伎俩很拙劣,一下就能拆穿,奈何那小伙子却不自知。”万书楼摇着头说道。

    “的确,十赌九输是这个道理,赌徒们只注意赌局的输赢,却不考虑设局的人是否作弊!”李开感慨道。

    “于是我不忍小伙子被骗,就上前阻止,想拆穿他们的把戏。没想到‘佛爷’矢口抵赖,他说除非抓到他出千的现场,否则就是诬陷好人。”万书楼讲到这里不禁笑了笑。

    “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就跟他玩这游戏,然后当场拆穿他啊。”谢嫣然嘟嘴说道。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就如此做了。”万书楼继续说道,“但没想到,姜还是老的辣,我之前在一旁时,眼看那几人将手中的纸牌偷偷传递,但我自己来玩的时候,那几个人却十分守规矩,或者说是我眼拙,看不出丝毫破绽,没玩几把,我身上所有的钱就全都输进他们口袋了。”

    “这作弊的手段连你也看不出?”李开吃惊地问道。

    “的确,手法十分隐蔽,我修炼的‘风雷心法’本来能使自己耳聪目明,但那时却毫无用处。”万书楼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后来‘佛爷’跟我讲,当时那位输钱的小伙子也是跟他一伙的,专门设套引我上钩。”

    万书楼耸肩无奈,李开和谢嫣然也哑然失笑,没想到这“佛爷”骗术竟然如此高明,怪不得万书楼会在他手上栽跟头。

    “我知道自己肯定是被骗了,但的确抓不到他们作弊的证据,只好愿赌服输。当时我真是体会到,身上分文没有,江湖寸步难行,正当我考虑去哪里借些钱当路费,‘佛爷’又找到我了。”万书楼继续说道,“‘佛爷’是**湖,见我似乎有些身手,会些功夫,便要拉我入伙,我当时恨他还来不及,更别说入他的伙了……”

    “哈哈哈,那你现在怎么又入伙了?”谢嫣然捂嘴略带嘲笑之意说道。

    “我现在应该不算入伙吧,我可从来不做骗人的勾当,跟‘佛爷’只是朋友的关系……”万书楼更加不好意思,脸微微涨红继续说道,“当时‘佛爷’正纠缠我,并且提出钱的事来诱惑我,但被我严词拒绝。正在这时,来了一群人将我俩团团围住,原来‘佛爷’刚骗过一个人的钱,那人叫了许多帮手,四处寻找‘佛爷’,正巧在这里碰到,于是就要找他麻烦。”

    “这老头是个老骗子,活该被揍,不过万师兄想必出手帮他了吧?”李开心思敏捷,料想万书楼绝不会坐视不理。

    “我是帮他了……”万书楼点头说道。

    “你这武功高强的少侠,出手之后还不让那些人叹为观止啊!”李开笑着说道。

    “我不能用武功,也不敢用武功。”万书楼又喝了口茶,继续说道,“下武林的规矩,在普通人面前不能展示运气之道,这是铁则,谁都不能破坏!”

    “不然会怎样?”李开突然想到了什么,追问道。

    “呃……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这种事一般由武林协会监督监管,西武坛没人触犯过,不过据说会遭到惩罚,怎样的惩罚就不知道了。”万书楼虽不知道后果,但由此可见,所有下武林的人都不会轻易尝试。

    李开皱眉思索,点头不语。

    “那你没用武功是怎么解围的?”谢嫣然问道。

    “挨打呗……”万书楼挺了挺胸,抻了抻背,他在回想起挨打的状况时,似乎还心有余悸,“我见‘佛爷’年迈,肯定禁不住这群人的围殴,索性我就自告奋勇要代替他。那群人以为我和‘佛爷’是一伙的,又不敢动手去打一个老头,就把怒火都发在我身上。”

    “你不会没运功抵御吧……”李开皱眉道。

    “是的。”万书楼点头说道,“如果运功抵御,也算显露武功。”

    “那岂不是要被打死?”谢嫣然惊道。

    “半死吧……这群人见我年轻,体格也好,便下重手,我只好硬抗下来……”万书楼轻咳了一下,缓了缓,又继续说道,“‘佛爷’见我为了他身受重伤,便带我去附近医院,我在医院躺了三天三夜,一直由他来照顾。”

    “这‘佛爷’还算有良心啊。”谢嫣然说道。

    “没错,之后‘佛爷’说,别看他以行骗为生,但一生中却从不亏欠别人,滴水之恩必涌泉相报,我救了他一次,他就要回报我三次。”万书楼微笑着说道。

    “这老骗子还挺有原则。”李开也笑道。

    “我哪里想过让他回报,只连连告诉他这事就算了,可没想到他却跟上了我……”万书楼再次露出了无奈的神情,“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一开始我以为是他想找我当靠山,才会跟着我,但我俩一路南下走来,我却越来越依赖‘佛爷’……”

    “在江湖上闯荡,有时候不是比谁的拳头硬,而是比谁的手段高,这一点你这个‘小鲜肉’可能不如这位‘老油条’了。”李开在这一点上深有体会,认真地总结道。

    “没错,就说之前去益盛公司那次,‘佛爷’说,他想顺路去益盛见个朋友,这朋友现在可能有难,到了那里,果真罗前辈遭遇危机,虽说是我逼退那个叫百花娘娘的,但没有‘佛爷’的手段,我们是万万不能从重重包围中逃脱的。”万书楼虽说得轻描淡写,但言语之中还是充满了对“佛爷”的佩服。

    万书楼低头想了想,又继续说道:“‘佛爷’还让我明白一些处事的道理,以前我嫉恶如仇,如果遇见不公平的事,我必须要管上一管,可是‘佛爷’却说,这个世界有他自己的发展规律,需要好人,同时也需要坏人,有些人作恶,可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个‘恶’就不一定是‘恶’,所以有一些惩恶扬善的行为,可能就是在破坏这个世界上的规律。”

    谢嫣然似懂非懂,而李开则听得津津有味。

    “就像今天,你在公交车上,本不想管那三个劫匪,就是怕破坏这个规律?”李开第一次听说这种理论,奇怪地问道。

    “‘佛爷’给我讲了个故事,有一个地方的老百姓,为了保护鹿而把狼消灭了,鹿没有了天敌,终日无忧无虑地饱食于林中。十几年后,鹿群由四千只发展到四万只,但鹿的体态蠢笨,没有了昔日的灵秀,植物也因鹿群迅速繁殖而被啃食、践踏得凋零了。鹿由于缺乏充足的食物以及安逸少动,体质逐渐衰弱,最后大批死亡。人们只好把狼再请进去。鹿又四散奔逃了,但却恢复了蓬勃生机。”万书楼十分严肃认真地讲解这个故事,李开和谢嫣然听后,更是陷入思考,他们一直以为,善就是好的,恶就是坏的,人们就是要留下好的,消除坏的,可听了这番话,他们对这个问题有了更深层的认识。

    “这人真的很厉害啊!”谢嫣然感叹道,她已经被万书楼口中的“佛爷”折服了大半。

    “之后,‘佛爷’又随我去了几个帮派,‘佛爷’看出除了移河帮,其他几个帮派都各怀心思,不出全力,于是他就帮我联合移河帮的毛帮主,召集其他七大帮派在元亨帮开会,一是商讨八大帮派未来发展的方式,二是调查西武坛遭劫的凶手。”

    “但是……”李开犹豫地说道,“这‘佛爷’不是下武林的人,你怎么就轻易让他参与西武坛的事?”

    “我开始也以为他不过是江湖骗子,但没想到,他是下武林的人。”万书楼说道。

    “他是下武林的人?”李开和谢嫣然同时惊道。

    “没错,不然他也不会对下武林的事这么了如指掌。但是我几次打听他是哪个门派,他总是笑而不答。”万书楼说道。

    “能从武功上看出门派吗?”李开问道。

    “他不会武功。”万书楼答道。

    “不会武功?”李开奇道。

    “绝对不会,有几次我们遇到危险,我故意晚几分出手,‘佛爷’因此还受了伤,如果会武功,他肯定能轻松抵御,而且我还悄悄摸过他的脉门,丝毫气没有。”万书楼十分肯定地说道。

    李开对这个“佛爷”更加好奇。

    “那么你现在去元亨帮,是要去跟八大派开会吗?”李开想了一会儿,继续问道。

    “正是这样。”万书楼点头道。

    “那咱们也没必要去了。”李开转向谢嫣然说道,“西武坛内部开会,咱们去了会不方便。”

    谢嫣然点头同意,但转念又说道:“刚才万师兄说,‘佛爷’可能知道明书慧的去向,咱们不去元亨帮,但好歹得见一见这位‘佛爷’。”

    “这是自然,‘佛爷’应该马上就到。”万书楼说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小万,还有谁要找我啊?”门外传来一人的声音,一边说笑一边走进饭店内。

    只见来人是个精瘦老者,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一身打扮朴素得体,与“佛爷”这个称号一点不配,也完全看不出是个江湖骗子。

    “‘佛爷’来了,快坐吧。”万书楼拉着“佛爷”,请他坐在身边。

    李开和谢嫣然起身与“佛爷”打招呼,谢嫣然见到“佛爷”,眼睛突然闪过一丝光芒,她又瞧了瞧身边的李开,随即低下头去,怕被别人发现自己的异状。

    “佛爷”也不谦让,见桌上已经摆满饭菜,坐下后拿起筷子,便大快朵颐。

    “‘佛爷’,我们在找一个人,可却没有方向,万师兄说您或许有办法,所以我们等您给出出主意,请您一定要帮帮我们。”谢嫣然毫不掩饰自己的焦急,她见到“佛爷”后,也再没了之前的怀疑,态度变得十分恭敬。万书楼听见谢嫣然语气恭敬,感到十分纳闷。

    “嗯……好……”“佛爷”口中正嚼着一块排骨,含含糊糊地回答道。

    等“佛爷”吃得差不多了,才抬起头来,打量起身边的李开和谢嫣然。

    “佛爷”的目光在李开身上停留很久,他一直盯着李开的眼睛看,直看得李开十分尴尬,又不敢挪开目光。

    “你最近脑子怎么了?”“佛爷”突然对李开问道。

    “我……我……我最近失忆了……”李开被“佛爷”问得发蒙,他居然只看自己的眼睛,就知道自己最近出了问题,这人难道是医生?但医生也没有这么神的吧。

    “哦……”“佛爷”只轻轻点了点头,便没了下文。

    三人以为“佛爷”会对李开的失忆有什么高谈阔论,可等了半天,却陷入了一阵沉默,“佛爷”自顾自地在一旁剔起牙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佛爷”将吃完饭后的一系列动作都处理完毕,才继续说话。

    “你们两个小朋友想找的人是谁?”“佛爷”问道。

    “是西武坛的明书慧,我们在H省走散了,您在江湖上消息灵通,可知道这人的下落?”李开问道。

    “我还真的知道他,不过你们找错方向了。他现在不在这个地方,但离这里也不算太远。”“佛爷”表情满不在乎,但这个消息却让李开和谢嫣然都很激动。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