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血乱将尽 > 第十八章 朋友与法则(下)
    “我......确实无法在最终测试上救下他。”

    见到刘云笙这么说,族长眉头缓和了下来,他刚刚出手打伤刘云笙内心也是十分心疼,毕竟他们整个家族尚未接受最终测试的少年中,只有刘云笙突破到三阶,他是刘家最优秀的少年了。

    若是刘云笙再不认怂,自己只能出手把他打成重伤,让他没闲工夫管陶礼的事。但这样一来,他就无法通过最终测试,刘家年轻一辈就只剩下二阶的人了。

    到那时风界市其他家族的三阶少年毫发无伤,按照他们的修炼速度,年近30便能修到五阶,成为家族新一任族长。

    而出现实力断层的刘家,那时就要没落了。作为刘家族长的他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可还没等族长安慰刘云笙让他看开点时,刘云笙率先发话了。

    “族长,陶礼他是我朋友,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把他交给陶家让陶家再杀他一次。”

    刘云笙抬起头直盯着族长,之前他陷入到族长给出的难题中,他确实无法在最终测试上救陶礼,但他突然想到族长的想法是不成立的。

    “你没听懂吗?你这样是在与整个风界市的人为敌。”

    族长实在不明白,一个连一阶都到不了的废物怎么会让刘云笙这般失态,连自己这个一族之长都敢冒犯。

    “他不会出现在最终测试上了,人偶没有参加最终测试的资格不是吗?”

    刘云笙内心欣喜,就在刚刚他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服族长了。

    “确实如此,但陶家岂能坐视我们将他们陶家的人变为人偶?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话?”

    族长明白刘云笙的想法了,只要陶礼不出现在最终测试上,外界又有谁会知道他无法通过最终测试呢?其他家族更是不会明说,等着看笑话。但这不合理啊?就算其他家族不说什么,陶家还会不管吗?

    “族长,你知道陶礼是谁杀的吗?”

    “不知道,陶礼和你说过吗?”

    “他是被自己母亲杀死的……他的尸体千疮百孔,然后为了避免被发现,陶家将他的尸体埋到垃圾处理厂,想像处理垃圾一样处理掉陶礼的尸体。试问将陶礼当垃圾处理的陶家会在意他被做成人偶吗?”

    “即使会,那为何我们不反过来责备他们的残忍呢?毕竟作为证据的陶礼就在我们这。”

    “呵呵,刘云笙,你说的这些都避免不了刘家和陶家结仇,那我为什么要为一个曾经是陶家少爷的人偶去得罪陶家呢?”

    “这.......”看着族长拿刘家与陶家的关系来压自己,刘云笙不知所措,他当然不希望两家因此结仇,但为什么两家人都不能给陶礼一个生路呢?

    “没话说了吧,那就行了,好好去训练,陶礼的事情交给我亲自处理了。”

    但说实话,刘族长也想试试看能不能保全陶礼变成的那个人偶。要是真能在陶家说服陶家族长留那个人偶一命,以后刘云笙对自己这个老族长也会更敬重些。

    等说完话,族长又伸手一招,刘云笙腰间的钱袋就被族长抢走了。族长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黄币,能有三十几块。

    “看来是平时钱给多了,以后你的花销由丽长老管控。”

    话刚说完,族长便离开了别墅,前往了地下城,而刘云笙则被之前的两位长老困在了别墅内。

    “啊啊啊啊......怎么还不回来。”

    苏越看着一旁耐心喝茶的女性老者,对方已经将他和柳洁晾在一旁有些时候了,可刘云笙还不回来。

    “要不你先回去吧,说不定刘云笙那里出了什么事,你回去还能帮到他。”柳洁一旁劝着不耐烦的苏越。

    “那不行,把你留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苏越可不希望柳洁出事,从之前的一系列事可以看出刘云笙们六人间感情很深厚的。自己若是帮了刘云笙,说不定未来自己能多一条路走。

    当然,苏越绝无半点巴结的意思,孙顺那种跪地奉承的套路虽然好用,但苏越拉不下来脸。

    “呵呵,就是把她留在这也还是会出事。”

    突然,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了苏越面前,是一个身穿蓝色唐装的老头。老头先看了看一旁的女性老者,女性老者立马起身行礼,但被老头免去了。

    “这官不小啊……”苏越想起了那位白发少女,也是所到之处都有人行礼。

    老头又看了看苏越,什么都没说,转头看向一旁的柳洁了。只见他仔细打量着眼前留着绿色长发,面似少女,身穿女性绿色西服的人偶。

    “你就是变成人偶的陶礼吗?”老头发问。

    “不是,陶礼已经死了,我不是他。”柳洁神态自若,丝毫没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老头吓到。

    “呵呵,有意思,你是要与陶家断绝关系吗?虽说你现在没有了陶家血脉,但你的灵魂仍然是陶家的,你觉得他们会允许你以人偶的身份苟活于世吗?”

    柳洁听完便陷入了迷茫,但苏越缺听不下去了。

    “我说老头,先不说陶家允许不允许,凭什么自己存不存在于世要由他人决定?”

    “别以为你体内有六阶寒劲就能为所欲为了,这事轮不到你个平民插手。”

    老者严厉的训斥了苏越,但苏越更恼火了,普天之下有资格训斥自己的只有自己的母亲。

    “陶礼,你现在跟我离开,我带你回到陶家,尽量说服他们不杀你,如何?”

    老头问着柳洁,他知道柳洁死过一次,体验过死亡带来的恐惧之人最害怕的就是再次面临死亡,那么自己就从她最在意的地方下手来说服她。

    “我会跟您走,但我希望您别因为我而伤害刘云笙,他很有法术方面的天赋,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段大哥。”

    “等下......柳洁......”苏越刚想拦下柳洁,却见柳洁微笑的看着苏越并摇了摇头。

    “那时刘家族长,整个风界市你最不能得罪的人之一。”柳洁在苏越耳边小声的说道。

    “那......我也跟着去行吗?”

    听到苏越说也想跟着去,族长又有些疑惑了,这个平民跟着掺和干什么?很快他明白了,他是想和刘云笙等人套近乎,借机融入到上层人士当中,自己又岂会让他如愿。

    “苏越,别......”

    “哎......”族长打断了柳洁的话。

    “既然你想跟着去,那就去吧。”

    族长并未阻止,他倒想看看,这个跳梁小丑般的平民又能在陶家闹出那些笑话。接着,族长把十枚黄币交给了损术师,带着两人离开了地下城。

    “唉,那小子命不久矣……”

    女性老者已经可以预测到,苏越在陶家会蹦哒的多欢,但蹦哒的再欢也终究是一只蚂蚱,人们会在笑够后轻而易举的碾压死它。

    就在女性老者为苏越哀悼时,她没有发现,那本在苏越面前展示后又被女性老者藏起来的紫色封皮书却慢慢消失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