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沃特人的遗产 > 第一卷 二一五:自求多福
    “尊敬的汤姆先生,我们这里的情况您应该有所耳闻,真的不是我不想拿出更多的‘诚意’来,而是我真的做不到啊!”眼看着五号的脸色变得愈加难看,托蒂心里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如果再加把火的话,很有可能会引火烧身、把自己也给搭进去。

    脸上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继续说:“实话实说,我们家里确实还有一点家底,不过大多数都是固定资产,还有就是我们当地的货币。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愿意把家里所有的财富全都贡献给您。”

    “呵呵。”五号冷笑了一声:“固定资产?当地的货币?全部的家底?你还真实够大方的啊!不过,这些东西是你做的了主吗?”

    托蒂偏袒双手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我刚才接到的电话您应该也猜到了吧!没错,那个电话就是我父亲打过来的,他已经知道了这边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和原委,因此也给我交了底,让我全权处理此事。父亲大人的原话是,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只要能取得您的谅解,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啊!”五号阴阳怪气的说:“说的倒是比唱的还好听。不过,如果只是一些本地的固定资产和你们本地的货币的话,那还是不要拿出来,我可没那个闲工夫处理这些没用的玩意儿。”

    没用的玩意儿?没用的玩意儿!

    这句话就像魔咒一样,差点把托蒂给气吐了血。

    说实话,他想要用这里的固定资产和当地货币来摆平五号确实是有私心、也是有算计的···最简单的说,早在没有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就已经谋划着想要举家搬迁,并且已经开始隐秘的做一些前期准备了。

    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老头子那个城防司令的位置能不能不保得住都不一定了,他们家自然就更要抓紧时间做好离开这片土地的准备···万一大祸临头,他们也算是有个退路。

    这样一来,他们家里拥有的那些财富,主要是固定资产和当地货币、这些离开之后没有半点卵用的财富,自然也就没有保留的必要了。与其在当前这种局势非常严峻、非常危险的情况下拿出来贱卖,还真就不如直接按照原价赔偿给眼前的这个家伙。

    一来是这些自唱用于赔偿的话,那是肯定不会折价的,不仅不会折价、而且还会稍微上浮那么一两成···虽说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价格是虚假的,可是哪怕是虚假的价格,那么高的一笔数字,不管说出来还是写在纸上、也是很有面子的好不好。

    二来,他们家里现在的情况是绝对不适合处理这些资产的,那样做除了给自己家里带来麻烦以外、真的没有任何其它的用处。这样一来,把这些资产用抵债、或者是赔偿的方式送出去,基本上相当于是废物利用一样。

    当然了,全世界通用的货币和硬通货之类的财富,他们家肯定还是要付出一些的,毕竟别人也不是傻子,如果只想用这些垃圾一样的东西糊弄别人,那肯定是过不了关的。

    而托蒂最开始所说的总价值近千万没到的黄金和游艇,就是硬通货中的比部分,也可以说是托蒂最先跑出来的一个饵,一种谈判的手段、套件还价嘛···既然是谈判,或者也可以说是商谈,那托蒂肯定是希望用最小的代价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问题是,五号并不这么想啊!

    对于五号来说,一点黄金和一艘游艇、那简直是没有任何诚意、是一个近乎于羞辱的价格,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呢。至于本地的固定资产?五号又不准备留在这里,也没有时间处理这些东西,这些固定资产对于他、对于陈某人来说,都是等同于鸡肋的东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啊!

    至于本地的货币,那就更没有任何用处了,出了这片土地,像这种小地方自己过家家玩的货币就跟废纸没什么两样好不好,谁特么也不会认可这种东西的。

    所以,在听到托蒂的二次报价以后,五号只是冷冷的看了托第一眼、就站起来身来向门外走去。

    虽然五号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也没有任何表示,但是五号这样的姿态、本身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也能够表达五号的态度了。

    托蒂一下子就慌了,他的想法是用最小的代价解决问题,可是他也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解决问题,并不是想要直接把事情谈崩啊!

    “汤姆先生,汤姆先生,等一等、情等一等。”托蒂一边着急忙乎的呼喊着,一边匆忙的伸出双手想要拉住五号。

    可是五号的身手在那摆着呢,如果不是自愿,五号怎么可能被托蒂抓住。

    轻松一个错步躲开托蒂的双手,五号板着脸严肃的说道:“有事儿说事儿,别拉拉扯扯的。”

    “对不起,对不起汤姆先生,是我太着急了、请您千万不要生气。”托蒂一边语无伦次的解释,一边迅速思考:从这个家伙的态度上来看,他对于我开出的价码是非常不满意的,甚至连继续谈下去的兴趣都没有。这家伙表现出来的这一切、是故意伪装出来的一种谈判技巧呢?还是他本来就不想谈,而是想要直接置我们家于死地?

    如果是前者还好,不管他使用什么谈判技巧也好,还是胃口太大也罢,只要他愿意谈,那就肯定有办法能够满足他的胃口,不管他的胃口有多大,只要他有欲望、有需求,就有办法能够摆平他。

    可是要是后者,那可就真的麻烦了啊!

    “难道是父亲的仇人故意让他来坑我们的?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父亲有那么多的仇人,还有那么多眼红父亲这个位置的人,那些人都有足够的理由和动机做这样的事情。不过,哪怕真的是这样,也不是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个家伙既然能够被别人请出来找父亲的麻烦,那最起码也能证明,这个家伙也是有欲望、有价码的。不管这个价码是多少,只要我们能出的更多、出的更狠,终归还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怕就怕,这家伙是个死脑筋、认死理儿,给他再多的钱他也不愿意干,那就真的麻烦了啊!”

    至于暂时稳住五号,之后在找个机会找五号麻烦的事情···这个,托蒂还真不是没想过。可是在没有确定五号的身份和背景之前,这种事情是肯定不能做的。他现在惹出来的麻烦就已经够多了,如果再节外生枝、再惹出更大、更多的麻烦来,那就真的不好收场了。

    尤其是现在关系他父亲屁股下面的位置,还有全家人安全的情况下,托蒂就更不能、也不敢随随便便的任性、搞事情了。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现在不想大出血是肯定不可能的了。”只是转念间,托蒂心里就想了很多、很多,接着托蒂脸上堆满了笑容说:“尊敬的汤姆先生,您容我把话说完嘛。之前那些东西您如果不满意的话,我再想办法,再想办法让您满意不就好了嘛。要不···您给我提示一两句?我可以代替我父亲在这里给您承诺,不管您有什么要求,只要我父亲和我能够办到的,我们肯定不会推辞。”

    “呵呵。”五号再次冷笑了一声,紧接着就是不停的打量着托蒂,直到把托蒂看的心里发毛之后才开口说:“你确定可以代表你家老头子?”

    托蒂硬着头皮说:“千真万确,一点都不带掺假的。别说这种事儿我不可能骗您、也不敢骗您,就算我真的想骗您、我也做不到啊!”

    也不管托蒂是真心还是假意,既然他这么说了,五号还是愿意继续和托蒂谈一谈的···当然,前提是托蒂别在唧唧歪歪的和他讨价还价。

    现在是托蒂为鱼肉、五号为砧板,这种时候还要和托蒂虚与委蛇,那也太憋屈、太不爽了,凭什么呀。

    慢慢悠悠、拿足了姿态,五号重新坐回刚才的沙发上、竖起一根手指拿腔拿调的说:“第一,对于耽误了我的大事儿,还有对于我本人受到的惊吓,你肯定是有责任的、也必须要负赔偿。”

    托蒂半躬着身子赶紧点头说:“必须的、这是必须的。”

    五号点点头:“至于赔偿多少···(拉长声调)那就要看你们的诚意(诚意两个字加重语气)足不足了。”

    托蒂继续点头:“足,我们诚意十足、诚意满满,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五号并没有说出他想要的‘诚意’是多少···说到底,他也不过是昨天才来到这座城市的,今天才开始听说托蒂和城防司令的名字,他对于这一家子的实力和家底是不知道的。

    这样一来,五号也就说不出一个真正让这一家子肉痛、却又能拿出来的价格。如果说的少了,五号是肯定不愿意的,那样他会觉得自己吃亏了、也会觉得大老板交代给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办好。

    可是如果把价码开的太高,而这一家子有真的拿不出来的话···五号的目的又不是真的想要把这一家子全都逼死。实际上,把这一家子全都逼死了,五号自己虽然觉得解气,可是对大老板交代给他的事情没有任何帮助,也没有任何意义啊!

    既然如此,那他干脆就不说具体的价码,让这家伙自己回去筹集资金,而他正好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对这一家子的实力还有资产进行调查,从而让自己不会别这一家子给忽悠了。

    如果这一家子真的想要糊弄五号···不管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还是其它的理由,五号都会让这一家子知道知道什么叫后悔。

    随意撇了托蒂一眼,五号不动声色的竖起第二根手指说:“第二,我们需要一个低调、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场地···(加重语气)你听清楚了啊,重点是低调、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然后还有这个场地一定要大,而且还要交通便利、方便出行。”

    看着托蒂一脸茫然的样子,五号也不管他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装出这副样子来麻痹自己···反正五号也不在乎。

    装作猛然想起什么来似的继续说:“哦、对了,场地里还需要你提前准备一些食物和生活物资···(故意沉吟片刻)至于数量嘛,那自然是越多越好,尽你所能多弄一点东西储备起来好了。”

    五号这么说其实是故意透露一点信息给托蒂,让他知道自己身后有人、而且还对这座城市有所企图、并且准备行动···至于具体人数和什么企图、什么行动?那就需要托蒂自己慢慢猜了,五号是肯定不会告诉他的。

    托蒂很上道的没有多问,而是继续点头道:“好说、好说,您就放心的把这件事交给我好了,不管用什么方法,也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肯定能找到这样的地方、并且把这个地方拿下来。”

    五号也不管托蒂反应,继续竖起第三根手指继续说:“第三,我需要你发动所有的关系,在附近的几座城市里也安排好同样的地方、准备好食物和生活物资···(加重语气)而且,还要想办法打通当地的关系,让他们适当的照顾照顾那几个地方。”

    “这个···”托蒂一脸为难的看着五号,沉吟片刻、咬着后槽牙后说:“我尽力。”

    于此同时,托蒂的心里暗中腹诽:“你特么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啊!还让我在其它城市里找关系适当的照顾照顾?我特么照顾你大爷个腿儿啊!就凭你的实力和背景,还用的着我来找关系照顾吗?你特么只要和东南战区总司令卡洛斯提上一嘴,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嗯?”托蒂脑子一转继续想道:“这么看来,这个家伙和东南战区总司令卡洛斯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好啊!不对、不对,这里边还涉及到了约翰大公,如果这家伙和约翰大公真的有关系的话,那事情就复杂了啊!这件事儿、这件事儿根本就不是我这样的人能够参与的了、更不是我这样的人能够玩儿的起的,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再说,这也有可能是这个家伙故意在给我挖坑,不能信、最起码也不能全信。现在,不管这家伙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我反正就是先答应下来再说,至于答应下来以后的事情,还是回去找老头子商量商量再说吧!”

    五号根本就不去猜托蒂心里想什么、又怎么想的,他眼睛一瞪:“不是尽力,而是必须、是一定,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但是我提出的所有条件都不能打半点折扣,听清楚了吗?”

    托蒂连忙点头答应:“听清楚了、听清楚了,您就放心好了,我一定办好您交代的所有事情。”

    五号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接着竖起第四个手指:“第四,想办法在这座城市里给我准备几个职位···嗯,就在你找到我需要的地方之后,安排到相应的辖区里面就行。”

    “这个···”托蒂的脸色跟吃了黄连一样难看,他现在是真的为难了:“尊敬的汤姆先生,这个我真的做不到啊!就算是我的父亲,也只是在武装力量方面有足够的影响力而已。如果是在地方上安插人手,就算是我父亲亲自开口,地方上的大员们也会想方设法的阻挠。这件事情、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不想办,而是我真的没有这个能力啊!”

    五号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托蒂、打量着、打量着···直到看的托蒂都快哭出来的时候,五号才不动声色的说:“不用非得安排领导到领导层,也不一定要有正式编制,只要能在相应的辖区内任职,能够了解到及时的情况就行。”

    “这样啊!”托蒂心里长出了一口气,表面上小心翼翼的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以想办法安排一下,不过、不过很有可能只是临时编制,没有什么权利、也赚不到多少钱。”

    五号微微翘起嘴角说:“权利?钱?你觉得我会却这些玩意儿吗?”

    “不会,您当然不缺这些,我这不是担心您不满意嘛。”托蒂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出汗了。

    五号继续竖起第五根手指:“第五···”

    听到这个第五的时候,托蒂想死的信都有了,心里忍不住咆哮起来:“还有第五?你特么有完没完?哪来这么多苛刻的条件?我尼玛,碰你瓷儿的不是我,招惹的你的人也不是我,你特么凭什么就认准我了?你特么就算薅羊毛也不能可着我自己薅啊!我、我、我特么这是招谁惹谁了?”

    谁知道,五号接下来的话却是:“第五,以上的所有条件你必须尽快、今早的完成,而且不能有半点弄虚作假···(沉吟片刻)嗯,就一个星期吧!一个星期以后你如果没能做到、或者没能按照我的要求做好的话(拉长声调),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听到五号的这番话后,托蒂心里长出了一口起的同时、又感到为难和紧迫。

    说实话,五号提出的几个条件并不是太难办到,尤其是五号并没有提出赔偿的具体金额,这样一来,里面的可操作空间就很大了。

    问题是,五号只给了他一周的时间,这特么就有点为难了啊!如果只是本地的事情,对于托蒂来说、一周的时间还是狠宽裕的,可是涉及到了周边的几座城市和防区,还有打通关系的事情,那就让他很为难了呀。

    就在托蒂想要申明自己的难处,想要让五号多宽限一段时间的时候,却听到五号说:“对了,东南战区的总司令,叫什么来着?”

    托蒂无奈的回答:“卡洛斯。”

    五号:“对,就是那个家伙,他应该快要到了,你想办法去接一下吧!让他直接到酒店里去找我···(沉思片刻,看看手表)嗯,半个小时以后吧!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办。对了,别跟我讨价还价,我不是在跟你商量,听清楚了没有。”

    “呃~”看着板着脸的五号,托蒂无奈的说:“清楚了、清楚了,我保证在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您的交代。”

    五号眼皮一翻:“那你不赶紧去,呆在这干嘛?等着我请你吃饭吗?”

    “不敢、不敢。”托蒂一边后退一边说:“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小心翼翼的退了几步,托蒂这才转过身走向门外。只不过,这个时候的托蒂,脸色黑的像锅底灰一样,简直比吃了苍蝇还要难看。

    说实话,从下到大他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这件事儿对他的打击还是蛮大的。只不过,形势比人强啊!为了父亲、为了家族、也为了自己,他实在是、实在是不能不暂时屈服啊!至于以后要不要找回这个面子,要不要调会头来找这个汤姆的麻烦···那还是看情况而定吧!如果有机会,托蒂是肯定不会放过的,可是没有机会的话,他也不会、更不敢回来找这个场子。

    实在是,实在是,他已经被五号的做派和展现出来的强大背景给吓坏了啊!

    不说别的,只是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就把东南占据的总司令卡洛斯给惊动了,而且亲自赶过来解决这个问题,还特么实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调用专机赶过来···这特么得需要多深厚的背景、多大势力啊!

    而且,这件事儿貌似还惊动了约翰大公···虽说惊动约翰大公的事儿不一定是真的,可是万一呢?万一要是真的呢?那这个汤姆可就小母牛上电线、牛掰哄哄带闪电了。。

    这样强大的背景,这样厉害的人物,真的是他托蒂这样一个小人物能够招惹的起的吗?如果不是事赶事、如果不是倒霉碰上了,以他的身份,恐怕就算想要认识人家都难入登天吧!

    找人家的麻烦,找人家报仇?人家不找机会收拾他、收拾他老子,他就得找个地方烧高香了,还特么上赶着去触人家的霉头?那特么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