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 第580章 你肯定偷看我洗澡了!
    古朝天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付老三他……他背着青风堂,在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之前他就暗中让大飞跟那些人贩子混在一起。除了大飞,他还私下里养了一些暗线,做起了倒卖人口和采生折割的生意……”

    众人皆是一脸震惊。

    但是按理说不应该啊。

    青风堂付三爷,借助青风堂这个大平台,他手里的项目和产业多不胜数,怎么会涉及这种万人唾骂风险又高的营生?

    哪个不比这个更赚钱?

    凌露疑惑地看向古朝天:“什么是采生折割?”

    古朝天道:“采生折割就是人为地把儿童,甚至是成人,制造出一些残疾,从而高众卖给那些乞讨组织,利用他们的伤残博得同情,赚取高额回报。最常见的手法是挖眼睛,打断胳膊打断腿。”

    凌露惊呼道:“这么残忍?”

    古朝天也算是豁出去了,瞪了一眼付炎吉后,接着说道:“这些丧尽良心的事情,其实也只是暗的。付老三真正从事的,是……是……是买卖人体器官的生意!他让大飞还有一些手下,潜伏到人贩子集团里面,其实就是在暗中搜罗和寻找配型,这可是笔大生意啊,一个肾几十万,一个心脏上百万,手,脚,肝,骨髓,这些都有价钱。”

    凌露越听越震惊。

    陆平也恍然大悟,古朝天的这番话,解开了他之前百思不得其解的谜团。

    “叶夫人,这家伙比胡二爷更可恨!”徐管家或许是急于跟付炎吉划清界限,于是主动落井下石地说道:“他的下场应该比胡二爷更惨!”

    此言一出,其他三名护法也都义愤填膺,摩拳擦掌。

    “徐管家倒是把自己撇的干净,难道说这些事情你从未参与?”陆平不失时机地说道:“据我所知,之前威胁白可心的事情,是你全程都在替这姓胡的跑前跑后。你在妇炎洁家里呆了那么久,他做的这些勾当,你应该都耳濡目染吧?你会不知情?”

    众人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确实难逃干系。

    关键时刻孔龙突然来了句:“徐管家肯定知情!他……他……他肯定知情!付三爷一直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另一半,什么事都交给他办。”

    陆平反问:“那你呢?”

    孔龙挠着头皮道:“我……老大我真不知道,这些事情他都是背着我干的。我只知道他……他们对付白小姐和以前欺负白老爷子的事情。而且我之前……之前不是都跟你汇报了吗?”

    陆平道:“希望你没有。否则……”

    孔龙赶快道:“真没有。老大,我真没有。”

    凌露有些失望地看向徐管家:“我当初让你到付老三那里,是让你看着付老三。你……你竟然跟他同流合污?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徐管家呢喃道:“叶夫人我……我知错了,我也是身不由己。”

    “别废话了!你的事情你们内部解决,但是这个付老三妇炎洁,我必须要亲眼看着他灭亡。”陆平指向付炎吉,说道:“这个人,太可恨。上次就该灭了他!”

    付炎吉都快哭了:“我叫付炎吉,不是妇炎洁,你都这么叫了我好几次了。”

    陆平强调:“反正发音差不多。”

    徐管家为了洗涤自己的罪恶,率先拎住了付炎吉的一只胳膊。

    另外三名护法跟上来。

    接下来的场景,与胡二爷如出一辙。

    血溅七尺。

    尸分五裂。

    至此,青风堂两个主事人被当场处决。

    古朝天跪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他眼巴巴地望着陆平和凌露,乞求着宽恕。

    “师兄,你看他……”凌露试探地向陆平问道。

    陆平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个人吧,处事确实是嚣张霸道了一些,上次我已经给过他教训了,而且念在他积极揭发妇炎洁罪名的份儿上,我觉得可以稍微考虑一下,从轻发落。”

    凌露低头看了一眼到处都是的付炎吉残片,说道:“人家都没了,你还叫人家妇炎洁?行吧师兄,一切但凭师兄作主!古老四,看在我师兄的面子上,我就暂且饶你一马。接下来你要配合我好好整顿青风堂,我决不能让青风堂沦落到被世人人人喊打的下场。在这之前,你们这几个人作恶太多了,你要想办法把他们的屁股都擦干净了。”

    古朝天千恩万谢地道:“谢谢叶夫人,谢谢陆……陆小爷。我一定,我一定!”

    随后凌露让古朝天差人清扫现场。

    她则拉着陆平的手,来到了一处叫做‘清风厅’的地方。

    这里算是山湖庄园最权威的一个房间,只有叶大当家和凌露两个人能够随意出入,其他人需由他们批准后方可进来。

    清风厅里布置的相当雅致。

    有音乐,有书画,还有一些名贵的古董摆件。

    西北角上,还有一个二十平左右的鱼塘,水草和石头点缀周围,好一副美轮美奂的生态美景。

    “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允许进来打扰。”凌露交待了一句后,屏退左右。

    里面便只剩下她和陆平两个人了。

    “师兄!”

    “师妹?!”

    “师兄,玫瑰好想你!”

    “师妹……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你真是我师妹?”

    二人不同心境。

    凌露轻叹了一口气,擦拭了一下眼睛里的阵阵湿润,说道:“师兄,其实你现在不认得我也正常。因为……因为我下山以后,就去整了容。”

    陆平惊呼:“你整容了?”

    凌露点了点头:“是的,去韩国整的。”

    “你……你……你为什么要整容啊?”陆平哭笑不得地说道:“你本来就长的够漂亮了,还用得着整容吗?不过……现在也还可以,就是看起来像是比你的实际年龄大了几岁。而且……而且很多地方……确实整的有点儿过分了。”

    “师兄你还是那么……坏。”凌露拿手指头点了一下陆平的鼻尖,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傲人的部位,有些娇羞地说道:“但是我只整了脸,别的地方不是整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多大呀,那时候身体还没发育开呢。”

    陆平当即一愣:“意思是,没塞硅胶啥的?”

    “纯天然!”凌露脸上又红了一下,随即收敛了一下情绪,说道:“你以为我愿意整容啊,又疼又担风险的。但是……唉,我也是没有办法。”

    陆平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凌露道:“师兄,我一直没告诉你,我为什么要上山学艺。其实……其实我是为了报仇。我整容也是为了在报仇的时候,不会被仇家提前认出来。因为……因为我那个仇家势力太厉害了。”

    “你还有仇家?是谁?”陆平更是一脸惊讶。

    凌露说道:“这个……这个以后慢慢再跟你说吧。师兄,你怎么也跑到华夏来了?上次……我记得上次在那个女士会所,我遇到的人是你吗?当时没看清楚脸,但我总觉得他跟你走路的样子有些像。后来回来以后,我就经常梦见你。”

    陆平点了点头:“正是我。我那天也是……也是跟你一样的感受。觉得……亲切。”

    “你见那老头没有?”

    “你跟那坏老头还有联系吗?”

    俩人聊了几句后,几乎是同时抛出了同一个比较关心的话题。

    然后互视一笑。陆平道:“看来你也一直没有师父的下落。”

    凌露撇了下小嘴:“他向来是神出鬼没的,捕不到风,捉不到影。而且,脚还很臭。”

    “不许背后说师父坏话!”陆平摆出了一副师兄的架子,轻拍了一下凌露的小肩膀,煞有介事地教训道:“他老人家把毕生的绝学都传给了我们,我们要懂得知恩图报。在我眼里,师父他老人家是最帅的,最仁慈的,最稳重大方的一位老人家……”

    “咳咳……你说的这些你信吗?好像你背后没说过师父坏话似的。”凌露一脸不服。

    陆平越来越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当年小师妹的影子,反而更入戏了:“我当然不信啊。你经常说的,那个糟老头子坏的很。像他那样高深莫测的人,真要藏起来还真不好找呢。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师父的下落,但是没有一丝线索。”

    凌露道:“你还记得吗?当年在山上,我可是帮你顶了很多雷的。”

    陆平嘿嘿一笑:“当然记得。那老头一生气,一体罚,你老护着我。而且……而且你每天晚上还给我踩背,按摩,这个习惯,不知道你以后是不是……是不是应该再培养起来?毕竟,到足疗店里去按摩,是需要花钱的。”

    凌露噗嗤乐了:“一见面就欺负我,一见面就欺负我,小心我告师父!”

    陆平一摆手:“去告啊。我不拦着。”

    凌露一嘟嘴:“我好想师父。”

    陆平附和:“好像我不想似的。他都那么大年纪了,还到处乱跑。”

    凌露眼眶里又蓄起了湿润:“师父他肯定能长命百岁!”

    “你敢咒师父早死?”陆平条件反射般轻轻地拧起凌露的耳朵,斥责道:“你算一算吧,师父他今年应该都已经九十四五了吧?你的意思是,师父只有四五年的寿命了?”

    凌露一咂舌,马上改口:“那就长命千岁,千千岁!”

    “不够大气!”陆平纠正道:“难道让师父万岁万岁万万岁不好吗?”

    凌露伸手摸了一下陆平的额头,嘻嘻地笑个不停:“师兄,咱俩这是干什么呢?参拜皇上皇后呢?”

    陆平一把抓住了凌露的小手,顺势撸开了她的衣袖,手臂处露出一块淡淡的胎记,不由得点了点头:“师妹,看来你是我师妹没假。胎记还在呢。我记得,好像在另一个部位,还有一块。比你手臂上的还要大了一些。”

    凌露一脸兴师问罪:“师兄你到现在还不肯相信我是你的玫瑰师妹吗?”

    陆平就是习惯了跟师妹闹,于是低头看了一眼她丰翘的臀部,说道:“你要是把另外一块胎记亮出来,我就全信了。”

    凌露慌忙一捂,羞怯道:“师兄你怎么还是那么……不对,你怎么知道……你……你肯定……你肯定偷看过我!老实交待,你在山上的时候,是不是偷看过我洗澡?”

    陆平否认:“我没有!”

    凌露反问:“那你怎么知道我身上还有一块胎记?”

    “我……我……我猜的,猜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师兄我一向是个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偷看你洗澡呢?连你洗脚我都不好意思直视。”陆平眼神扑朔地回顾着多年前的那些画面……唉,那时还是太年轻,对男女之事还是太懵懂。

    太可恶了,那天我陆平竟然没经起好奇之心,趴到溪流岸边的草丛中,偷看师妹洗澡,从头看到尾,一看就是半个小时。

    羞羞的,天晓得当时我陆平的脸有多红,心有多乱。扑腾扑腾的。

    还是年少无知啊!

    后悔极了。

    为什么……当年就不知道多看几次呢?

    唉,一共才看了一次。

    亏大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