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凡王们的浩歌 > 第二卷 青鸾的孤影 十九 长风缺:看她泣血剖心
    长风缺拄着一根拐杖,以单脚前跳,于临海城墙上迅速地前行。

    他身上随意套着一袭没有系上的银灰锦袍,现出里面穿着的白色翻领及膝袄子,一条原本就瘸的腿上用麻布将折了的小腿裹得严严实实。

    挟着再熟悉不过的海腥味的风,在这初春的清晨,兜过城墙吹得人满身凉意。

    这一面城墙矗立在海边的峭壁上,海浪不断地冲刷着峭壁,掀起高浪,发出震耳的哗哗声,这声音让长风缺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战场上千军万马卷着黄土奔腾而来的景象,一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感到一丝恐惧,随后是深深凉意。

    天气晴好的时候,如果在城墙上极目远眺,可以在海天交际的尽头,看到岛屿的身影,岛屿的再东边一千里,日出的地方,便是由更多岛屿和一整个大陆构成的海民的故乡——扶桑之地。

    显然今日灰蒙蒙的天气什么也望不到,尽管失望的长风缺心里很想回去——虽然那里也曾腥风血雨,但早在他出生之前,他的族人已毫无争议地统领那里逾百年,在他的记忆中,撇开因为先天原因遇到的所有不快,扶桑就是他的温柔乡。

    可是他的父亲,那个叱咤风云、威厉凛凛的扶桑王毫无归意,他好不容易挫败皇族,又借刀杀人,灭了李残部,如今识趣地退回临海城,坐起壁上观,只是避开淳越军的锋芒,整备军力伺机而动。他知道他的父王凶如猛禽,可谋略却没有高深到此,一想到他父王那如鹰般总在高处透出尖锐冰冷的双眼,和另外那双总是藏在暗处的阴深的眼,长风缺心中就又会不禁打个颤。

    但真正叫他无法回去的,终究不是这些,而是此刻他去见的人。

    长风缺从城墙上下来,穿过有鲲鹏军士巡逻的街市,进入自己的府门,并不搭理一众见到他而垂手侍立的家仆——这些仆人也都多多少少有些仪貌或是肢体残缺,他只顾迅速穿过庭院,来到一间厢房前。

    他看了看门前特意找的容颜俏丽的侍女,侍女无奈地向他摇了摇头,他站在门前仔细系起锦袍,随后抬手轻拍了拍房门。

    屋内毫无反应,长风缺推开房门,素衣的璎璃失神坐在案前,即使有人进门,她仍一动未动。

    长风缺稍走近些,瞥了一眼案上未动过的膳食,又仔细去看璎璃,不由地轻叹口气,心中满是忧虑。可是一想到璎璃所爱的那个男人已经死去,他竟又有些侥幸。

    “璎璃……该动身了……”他小心说道。

    璎璃这才缓缓转过头,她的两边脸颊已削瘦内陷,面色苍白无光,双唇亦毫无血色,惟有双眼红肿,可眼中除了满布的血丝也已空洞全无神色。

    长风缺不忍再看,只别过头去看侍女,她已捧上崭新的华裙与饰物。

    临海城东南隅的校场,高台上戎装的长风氏依序而坐。

    扶桑王长风決和年轻的侧妃瀛氏坐于正位。他们的左侧坐着一贯沉郁的姬泯,世子长风灏与妻儿坐于右侧,长风瀚、长风渺携妻再分坐左右,长风缺带着璎璃和他的拐杖坐在最右。

    这是一场庆功宴,只是按长风氏被坚执锐、永不忘战的家训,照例要以演武开场。

    来自城墙外海湾上由巨大号角发出的声响四起,除璎璃外,众人皆站起来转身眺望,临海城海湾上数百艘巨大的战船齐发,驶离港口整齐列阵,密密麻麻布满了海面。城上的旗手变换手中旗帜,海面上的号角声便此起彼伏,船阵迅速变换着阵型。

    长风缺侧目观察他的父亲,长风決注目着水军,脸上照旧没有多余的表情,但那昂首挺立的姿态,严峻得不容置疑的脸庞,略微眯起又放出光来的眼睛,又分明彰显着身为氏族魁首的威厉和高傲,眼前这支倾其半生之力打造的水军于九地已无有匹敌,早已拥有不限于偏护大海一隅而足可以争霸海岸线上整片大陆的能力。鲲鹏扶摇直上,此刻乘卷风暴而来,他很满意。

    水军演练完毕,众人回到座上。校场里步骑兵已整装布阵,旌旗飘扬。号角声悠扬响起,鼓声隆隆作响,将士喊声震天动地,兵马随着旌旗迅速奔跑变阵,沙场上扬起黄尘滚滚。

    长风決站了起来,锐利地审视着这支为他击溃皇族而折损过半的军队,“吾王神武!”银甲军们齐声高呼,看来还能为他讨下诸王。扶桑王一扬手,呼声戛然而止。

    长风缺转头看璎璃,眼前的一切与她无关,她苍白滞然的脸色与身上一袭红梅鸢尾的华服截然不符,但又让人不禁无限怜爱。长风缺知道她每时每刻都在煎熬,但他劝她在此,是想要她活下去——心存仇恨才不容易放弃,而委身成为他的女人,哪怕是在名义上,虽然还是卑微,但他的族人才可能放过她。

    银甲军散去,演武终于要结束,长风缺一脸漫不经心,紧绷的神经才稍有松弛,校场上的变化却又叫他不由皱上了眉头。

    一队玄金甲的军士手执兵器被放进了校场。为首的一位身形昂藏,着的是龙首腰带铠。

    一直呆滞坐着的璎璃倏忽站起,死死盯着校场里的人,长风缺赶紧拉她衣袖,却拉不下来。他又侧目瞥向长风決,他父王尖锐鄙夷的目光正向他投来。

    他的几个兄弟也都纷纷向他投来鄙视嫌弃的目光,姬泯则目视前方,一如既往藏着阴险。长风缺索性放手。

    校场里的头领并非李曜,但这场角斗需要这个象征来刺激鲲鹏军士的神经,却也令璎璃的所有痛苦涌得她瑟瑟发抖。

    十数头凶猛虎豹闷哼着从玄金军士的四面趋步围拢而来,又有四辆战车在外围奔驰,驾马的军士大声叱喝着,身后载着手执兵戈的重甲,一路扬起黄土。

    “威武!威武!”旁观的鲲鹏军齐声大呼。

    帝俊的俘虏们神色紧张地张望着,但很快背靠背围在一起,躬身举刃,作出决死的姿态。不愧是龙骧军的战士。

    号角声再起,鼓声隆隆,十数虎豹纷纷扑向玄金,“拼啦!”军士们嘶声高喊,迎头回击。

    猛兽的嘶吼与惨烈的叫喊并起,不知是人是兽的鲜血喷溅,有兽被刺破肚膛,有人被撕咬在地。

    为首的高猛将士尚能腾挪抵挡,一旁的军士却被两头猛虎扑倒,凶狠摆首间,一手一脚已被撕裂,衔在虎口,剩下一具血淋淋的躯体在黄土上翻滚挣扎。

    “杀!杀!”鲲鹏军吼得气势如虹,剩下的玄金甲失魂落魄,一名年轻军士终吓得肝胆俱裂,丢下手中兵刃,嘶叫着奔逃出猛兽的包围。可哪里能逃得出去,在外围扬着土奔驰的战车很快赶到他的面前,他来不及再叫一声,叱喝声中长戈奋力挥至,一颗头颅飞滚到地上,喷出鲜血的躯干尚立在原地,随后倏然扑倒。

    “杀!杀!”

    长风缺拄起拐杖站起来,看向身旁的璎璃,眼神绝望的璎璃全身不住地颤抖着。他们的一旁,长风缺的兄弟们连同他那小侄子,都看得兴起,这对他们来说确是从小司空见惯,可面对璎璃,长风缺只有不安无措,他后悔带她来到这里了。

    场上已躺了数人数虎的尸体,鲜血染红了他们身下的黄土。那龙首腰带铠的帝俊将领仍骁勇抵抗,一时腾闪,一时对峙,一时嘶喊着以手中陌刀连连刺中猛兽,就是不肯束手就死,仿佛是昔日的李曜厮杀于此。

    僵持间,长风缺的几个兄弟脸上都有些挂不住。此时沙场上空猛然传出数声猛烈刺耳的长唳,众人举目,两只展翅开来的体型竟比地上猛兽还要巨大的海雕俯冲而去。

    玄金将领圆瞪双眼,慌乱中想举刀抵抗,可瞬息间两只海雕已然猛力扑打巨大的翅膀杀到,两对利爪一前一后牢牢擒住他的肩膀和手臂,两双翅膀几乎将他包裹起来。

    “哇!”长风缺听到侄子一声惊奇的欢呼,随即沙场上一连串惨烈喊叫,两只海雕再次腾空而起,尚站着的玄金将领满面鲜血,双眼处竟只剩两只深陷的血窟窿,腾起的海雕从他头顶扔下两颗眼珠,围在一旁的虎豹瞬间一拥而上,将他扑倒在地,凶狠地啃噬起来。

    “不!”璎璃一声惨叫,瘫坐下来。长风缺赶紧去扶,却扶不起来。“啊!”她猛摇着头,疯了一般。

    一声拍案声起,长风缺回头看,长风決脸色无比阴沉,向护卫抬了抬下颏。

    四个护卫上前,两人阻开长风缺,两人架起璎璃,直拖到长风決的面前。

    长风缺推开护卫,拄着拐杖瘸腿大步跟在后面,“父王!”他急切地喊道,站定在璎璃的身旁。

    长风決毫不理睬他,锐利目光盯着瘫坐的璎璃威厉地问:“你是谁?”

    “她是我的女人!”长风缺叫道。

    长风決冷冷睨视长风缺,说:“你的女人?既是你的女人,为什么为败兵哀嚎?你不堪用也罢了,还要找个李的奸细来?”

    坐在一旁的姬泯,微牵着嘴角,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她以前是李曜的女人,但李曜已经死了,现在做我的女人又有何妨?我们堂堂鲲鹏子嗣,何必跟一个女人过不去!”

    长风決咬牙切齿,“哼,鲲鹏子嗣,你也配?蠢货就是蠢货,李氏因为一个蠢皇帝和一个妓女丢了九地,你不为忌,反倒凑成一对!你也不看看,这副佯装柔弱的皮囊里,藏了多少肮脏和阴险!”

    坐在地上的璎璃忽然噗嗤笑了,随后身体颤着越发笑出了声。

    众人疑惑看她,她已慢慢的站了起来,苍白消瘦的脸上绽着浮夸笑容,“大王教训的是,小女子一介风尘,没见过大场面,刚才的壮烈景象实在把我吓得够呛。大王说小女子的皮囊里藏了多少肮脏和阴险,其实我们这种人,无非是取悦男人,肮脏难免,阴险能有几多?大王把小女子看得重了,您要是不信,我这就给您看看。”

    璎璃说完,牵着笑,抬手解开衣襟将身上的华服褪下,随后一件件衣物从她身上滑落,一具凝脂曼妙的胴体全然展露了出来。

    长风缺震惊地盯着璎璃,一动不动。他的父王和姬泯无动于衷,他的几个兄弟怔了怔后纷纷嗤之以鼻,而那几个王妃夫人更是面色厌恶。

    璎璃轻捂双唇笑道:“大王您看,小女子这身子,除却脏了一些,哪里还能藏得下阴谋。大王一方之主,何须顾忌我呢?”

    长风決站了起来,腾腾跨步到长风缺的面前,狠狠说道:“你们两个倒是般配!不要让我再看见她。否则把你们一起喂给下面那些虎豹,哼!”说完扭头就走,高台上的诸人便起身纷纷随着他离开。

    长风缺躬身拾起地上的衣服,披到璎璃的身上。此时璎璃垂下了头,散落的鬓发遮挡着她的面颊。

    “璎……璎璃,我不该带你来这的,你……别难过……”长风缺轻声地支吾。

    璎璃的身体不住颤抖起来,她抬起头,转过来望向长风缺。

    她红肿的双眼中淌下来两行鲜红的血液,划过她苍白面颊,她冲着长风缺冷笑一声,沙哑地说:“不,你应该带我来……我连眼泪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难过?”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