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女神求你快逃 > 第六百八十二章 秦微凉的选择
    多情湖畔发生的事情一直在某一个女子的眼皮底下。

    她就是秦微凉。

    不过这一次她的选择很聪明,并没有直戳戳地出现在鸠浅的面前,惹得大家都不愉快。而是暗暗地停在距离段横川不远的地方,既是守候也算远离。

    然而,当一切都浮出水面之时。

    秦微凉也坐不住了。

    她迫切想要询问烟尽雨一些事情,为此她用上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

    比如说:威胁。

    像是说如果你不过来,我就把你知道他的身份的事情,告诉他,然后揭开最后一层遮羞布......

    裴三千或许不会正面告诉鸠浅,自己泄露了他的身份。

    但是,她是真的会。

    到时候她只要多一句嘴,烟尽雨和鸠浅之间互相的默契不言将会瞬间瓦解。

    秦微凉不信鸠浅会真的对烟尽雨杀了他的那一件事情毫不在意,同时也不相信烟尽雨的心中对鸠浅没有丝毫的愧疚。

    烟尽雨难得为了非亲非爱的另外一个人离开自己选择清静的地方。

    所以,他很不开心。

    “相比于你,我更喜欢裴三千当我的弟妹。”

    他知道秦微凉的想法,所以一开口就说了这么一句让秦微凉斗志一熄的话,同时也算是表明自己的立场。

    秦微凉承认自己受到了打击。

    不敢按照何种道理来说,烟尽雨都是这个世上与鸠浅最亲近的人。

    此时,与鸠浅最亲近的人说她不如其他女人。

    秦微凉很难过。

    不过,她不是一个知难而退的人。

    “如果某一天,我能有幸站在他的身侧,我定会一如既往地尊敬大哥。”秦微凉以退为进,话说的很漂亮。

    “免了吧。说,你找我何事?”烟尽雨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和干脆。

    “我想问问裴三千是不是打算破境。”秦微凉直言不讳。

    “如你所料,是的。小浅已经帮她掐灭了前身的因果,现在的裴三千,命是新的。”烟尽雨觉得她还会问个中细节,干脆和盘托出。

    “大哥,你我皆知,人各有命。他就算力可通神,也做不到帮别人改命。”秦微凉心里有些不悦,暗道他都愿意帮别人改命了吗?

    “你是瞧不起小浅,还是瞧不起裴三千?”烟尽雨问道。

    “大哥,实不相瞒,我觉得裴三千的天赋能够修炼到真九境便是极限。”秦微凉直言不讳。

    “她的道注定她能走得比命远。”烟尽雨了解鸠浅,知道他的小浅一定会帮她。

    “她的道?放弃一切,用以迎合他的道吗?”秦微凉对裴三千这种女人嗤之以鼻。

    “我不喜欢这个说法,我更喜欢称之为因果相依。”烟尽雨皱了皱眉头,换了个说法帮裴三千说了句话。

    “大哥,你我皆知,她就是迎合。没有鸠浅,裴三千早在她刺杀我的时候就该死了。”秦微凉不知道,此时她的话使得她非常像一个深闺怨妇。

    “你现在跟我说这个?没有小浅,你会比裴三千死的更早。”烟尽雨觉得秦微凉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心中暗暗冷笑。

    “那可未必。”秦微凉脸一别,自信和高傲同时存在于她的脸上。

    “你的剑是我擒住的,当时我对你的杀心,不亚于我对殷家之人的杀心。你主动对我出了剑,若不是小浅当时喜欢你,然后又恰恰在你身边,我一定会一剑杀了你。”烟尽雨觉得有些事情可以告诉秦微凉了,免得她无知还自大。

    “现在的他还是喜欢我。”然而,秦微凉只听到了这句话其中她感兴趣的一部分内容。

    “他对你的选择是忘却,现在他的未来是裴三千。”烟尽雨继续打击她,说道。

    “感情是一种因果相交的冲动,是无法选择的。”秦微凉心说如果真忘了,当时她渡劫,他跑过去干嘛?

    “但是...感情可以放弃。”烟尽雨继续打击。

    烟尽雨说到这里,觉得秦微凉该退去了。

    秦微凉闻言一楞,嘴巴努动了一下,说不出话。

    “大哥,我想争取一下。”秦微凉坚定地说道。

    “这是你的事,大可不必与我说。若是我有幸有一点点机会帮助你们其中的一个,我一定会帮裴三千。她比你可爱。”烟尽雨从来都不看好秦微凉,此时更是直言不讳。

    “但是我比她好看,鸠浅最喜欢的就是静静地看着我。美女与英雄,向来是缺一不可。我知道我以前有诸多选择使得我与他渐渐背道而驰,但是我愿意付出余生去弥补以往的过错。”秦微凉信誓旦旦。

    “你是想说,裴三千能做的你也能,是吗?”烟尽雨悠悠地问道。

    “对,她可以的,我都可以。她不可以的,我也可以。”秦微凉很自信。

    “你的态度依旧是这么高傲,小浅跟着你的时候一定吃了很多苦。”烟尽雨说完就觉得自己说了一番废话,他的小浅为这个高傲的女人流过眼泪。

    “我没有高傲,我只是说的事实。为了他,我可以放下身段。”秦微凉快速地反驳。

    放下身段?

    烟尽雨眼睛一眯,心说你这就是最大的高傲。

    他不想再和这个女人多说下去了,他怕说下去,自己会想要为他的小浅清丽麻烦而杀了她。

    “你说完了吗?还有问题没有?”烟尽雨平淡地说道,语气之中听不出悲喜。

    “还没完。我承认她的气息发现了一种我看不明白的变化,我想问问大哥:你觉得她能够破境吗?在不久的将来?”秦微凉慢慢地问道。

    “会。”烟尽雨坚信不疑。

    闻言,秦微凉快速横眉冷对,说道:“不,我觉得不会。”

    烟尽雨没有说话。

    秦微凉继续说道:“我会与她公平竞争,到时候输的人一定会永远地离开鸠浅的世界。”

    烟尽雨抬起头,睥睨般地俯视秦微凉,眼中有杀意的寒芒。

    刹那间,秦微凉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与烟尽雨的微妙感情变化,有些畏惧烟尽雨的冷漠,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

    于是,这一次她识相地先一步告退。

    只见她对着烟尽雨微微欠身,之后身形消失不见。

    烟尽雨在秦微凉走后站在原地思考了一阵,一阵之后皱了下眉头。

    对与烟尽雨而言,找不到理由忍着不杀一个人的感受很糟糕,就像是吃了一口屎还不能吐出来。

    他知道原因。

    无非就是觉得属于自己的东西突然某一天有了自主的意识而选择离开自己,自己不甘心。

    这一点,是被誉为公主的一类女人的通病。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