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千秋不死人 > 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一章 哑巴吃黄连
    “哟,正主来了?”大黄道人看到了虞七,虞七自然也感受到了大黄道人。

    “师叔也来了?倒是来得及时,亏得我及时出手,镇压住了泾河水患,不然千里泾河泛滥,不知多少百姓会遭受劫难。”虞七笑吟吟的看着大黄道人。

    虽然是笑,但那笑容落在大黄道人眼中,却是杀机盎然,叫人不毛而栗。

    他在等大黄道人开口,若大黄道人敢开口讨要龙珠,他就立即出手将其镇压。

    虽然碍于道门圣人颜面,他想获得圣人的支持,不能斩了十二真人,但将其捆束镇压,还是没有问题的。

    虞七的手段有多强?他虽然没有和对方交手,但现在却已经有所感应。

    强到虞七一出手,龙珠就被镇压了,他这个龙珠的主人,连反映的时间都没有。

    “我正在附近修行,忽然看到泾河决堤,所以特来查看。那妖龙呢?”大黄真人扫视千里泾河。

    大黄道人心中发毛,被虞七盯得浑身战栗,汗毛此时忍不住竖了起来。

    “师侄也在啊!”大黄道人干干一笑,面对着虎视眈眈的虞七,决口不提龙珠的事情。

    龙珠虽然重要,但他的性命更重要。

    大黄真人嘴角抽搐,有心指着虞七的鼻尖怒骂,但所有话语到了嘴边,全都纷纷咽了回去。

    谁也没证据虞七说的是谎言。

    除非是找到那孽龙。

    龙珠日后有机会拿回来,但是若自己被镇压了,那可就完蛋了。

    虞七霸道的性子,普天下谁不知道?

    “那孽畜见机得快,吞了龙珠就跑了,谁也不知跑到了哪里”虞七轻描淡写的将龙珠推到了那孽龙身上。

    “那孽龙或许当真有机缘突破,修成真龙之躯!”虞七感慨了一声,然后化作流光拔地而起,身形消失在了天地间。

    看着虞七远去的背影,大黄道人面色阴沉下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天边那道消失的身躯,许久后才叹了一口气:“此事不能硬来。现在已经被对方抓住把柄,千万不能给对方发作的借口。”

    大黄道人也是精明,龙珠虽然到了对方手中,但只要他不承认龙珠是他的,虞七也就拿他没办法。

    “师叔赶紧出手镇压泾河水患吧,一旦泾河决堤,不知多少百姓会死于非命”虞七静静的看着对方。

    “好,我这便出手!”大黄真人闻言开始施展咒语,镇压水患。

    虞七法眼睁开,扫视泾河,那孽龙当真是消失不见,与水脉相容。

    比如说这次变法,其实完全可以做交易,只是虞七没有适量的筹码。或者说没有各大世家看上的东西。

    虞七瞪大眼睛,抬起头看向远方苍穹,嘴角微微翘起:“做贼心虚就是这样。”

    泾河水患化作无形,闻仲大军逃过一劫,心有余悸的开始整理大军,继续向琉璃关进发。

    现在关键是先将那藏入泾河中的孽龙给抠出来。

    抓住孽龙作证,再想办法从虞七手中讨要回龙珠,就比较简单了。

    道门能与虞七做的交易太多。

    “啪~”

    “啪~”

    一道道铁棍不断划破虚空,砸在了老者的身躯上,只见老者周身金光闪烁,将那铁棍带来的伤害瞬间化解掉。

    琉璃关

    琉璃关守将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者,虽然看起来老迈,满头白发须发银白,但是一身腱子肉在山风中不断晃荡。

    “啪~”

    “想我鲁达当年曾在闻太师的帐下学过十年兵法,算起来闻太师也是我的师傅……”白发老者,也就是鲁达,此时挥手示意挥舞铁棍的众侍卫后退,然后一双眼睛看向白云,眸子里露出一抹凝重。

    “可是,大义面前,家族面前,实在是没得办法。现在背后的家族更是将我等推出来当先手,试探大商王室的底蕴,我也是无奈。”鲁达穿好衣袍,虎步生风的向前院走去:“太师亲征,我正要与太师亲自过招,请太师亲手指点当年所学。眼下就是最好与太师切磋的机会,我辈兵家之人,能与闻太师切磋,是无上荣耀。”

    “可是大帅,我听人说那虞七心狠手辣,佳梦关的总兵已经死了……”侍卫面色忐忑的看着自家大帅:“您要是能胜过虞七,倒也还好。若胜不过虞七,怕那佳梦关总兵,便是您老人家的前车之鉴啊。纵使是太师肯放过你,只怕虞七也不会放过你。”

    “大帅,闻仲的大军还有一日就要到达了。”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就见一个斥候快步来到了大帅的身边。

    “混账,闻仲也是你该叫的?”老者瞪了那斥候一眼,声音里道不尽的威严在流荡。

    士卒闻言下意识缩了缩脑袋,一双眼睛看向自家大帅,低下头不敢言语。

    鲁达闻言一愣,脚步顿住:“尤良死了?太师不是已经放他一条生路了吗?你小子可千万莫要唬我。”

    “太师是肯放他,但有人不肯啊。您当真以为虞七那厮是吃素的?门阀世家在他手中吃了多大的亏?不还是依旧要忍气吞声的受着?他要是省油的灯,只怕天下间就没有刺头了!”

    “不过您老人家可是我辈楷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等佩服之至。为了与闻太师过招,就连性命都豁出去了,佩服!佩服!”小将面带钦佩的伸出大拇指。

    用生命去切磋?

    小将看着自家主帅,眼神里满是敬佩与信仰。

    主帅不愧是主帅,将生死置之度外。

    不投降的是傻子。

    到了他这个位置,自然是那边势大往那边倒,不管倒向那边,荣华富贵吃喝不愁。

    在上面的位置,轮不到他们觊觎,他们也没有本事觊觎。

    “呸,真特娘的狠!”鲁达面色阴沉不定,过了一会才道:“去将城头挂上白旗,打开城门,若是朝廷大军来了,直接放任其进城。”

    “啊?”小将闻言一愣,呆呆的看着鲁达:“大帅,您不和闻太师较量了?”

    “命更重要!”鲁达翻着白眼,眼神里满是唏嘘:“唉,都是上面的较量,何苦牵扯到咱们这群边关的汉子?咱们只想着保护身后的百姓,抗拒不安分的胡虏,可是绝没有半点不该有的心思。朝廷大势已成,谁能阻挡?螳臂当车不过自己寻死而已。传我法令,墙头挂上白旗,就说我琉璃关降了。”

    闻仲大军第三日到达琉璃关,遥遥的便看到了那悬挂在琉璃关上的旗幡,还有打开的城门。

    在城门前,一排衣衫整洁,去了铠甲的官员,此时静静的站在城门前等候。

    “太师,您可来了!鲁达等的花都要谢了!我可终于是盼星星、盼月亮的将您老人家给盼来了!”鲁达一路小跑,径直来到闻太师身前,将闻太师的马缰牵住。

    看着一脸精明的鲁达,小将只觉得心中那个高大背影轰然倒塌,信仰瞬间崩溃。

    “是!”小将精神萎靡的走出帅府,消失在远处。

    “兵家的人,吃谁的饭不是吃,何必起无谓争端,搭上自己的性命?”鲁达翻了翻手中长刀,哼着戏曲继续练武。

    甚至于就连小时候婴孩时期的记忆,都在脑海中展露无疑。

    “太师天威,小将岂敢做对?这不是听闻太师来了,然后赶紧下拜,献城投降!”鲁达的声音里满是谄媚:“太师,小将何时才能再有机会,来到您老人家账下,听候您老人家的教导?”

    “你先度过眼前这劫再说吧”闻太师笑着骂了一声:“不过你小子还是和当年一样精明,这次我与孔宣一道出山,兵家变法大势已经定下,无可更改。不管是谁,胆敢阻拦都是螳臂当车化作齑粉的下场。”

    “原来是你这孙子!”

    “你小子,这唱的是哪一出?”闻太师低头看向鲁达。

    修炼出人神之力,前尘过往一点不差,俱都在脑海中盘旋而过。

    “算你小子机灵,知道弃城投降,老夫定会保下你的性命,只不过这总兵的位置,怕是要挪一挪!”闻太师看向鲁达,声音里满是感慨。

    “鲁达愿意追随太师隐居潜修”鲁达连忙道。

    “再说吧”闻太师不以为然:“未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太师,您老人家可得救救我,将我拉出泥潭啊!”鲁达的声音里充满了紧迫。

    不怕不行啊,事情真的是太严重了。

    没看到总兵都已经死了一个吗?

    “太师,我给您牵马入城!”鲁达笑着牵住闻太师马匹,大步流星向琉璃关走去。

    “大法师,琉璃关的守将鲁达降了。闻太师传信,问你如何处置?”一个小兵来到了虞七马前,对着虞七恭敬一礼。

    “降了?倒是精明之辈。”虞七诧异的抬起头:“不过对方既然投降,我却也不好做的太过,免得后面百城与我死磕。告诉闻太师,罢免了鲁达总兵之职位,赦免其死罪,将其留在军中,回返京城听候发落。”

    “是!”小将闻言恭敬一礼,然后翻身上马,消失在了大军中。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