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杀手王妃萌爆了 > 作品正文卷 第十二章:痛不欲生
    铁匠铺老板接过来细细的观看了一会儿。

    “姑娘,这可是唐家独门的暗器,谁家都没有办法造出来。”

    铁匠铺老板要不是看沈惜月是个姑娘家,都还以为是不是来戏弄他的。

    沈惜月有着一瞬间的讶然,也对,在这个时代,肯定没有现代那么文明,暗器什么的定然是家族守护的东西。

    罢了,她也不想为难铁匠铺老板。

    “那你可有制造的材料?卖给我!”

    “这个可以,材料的话在二楼,姑娘请随我来。”

    铁匠铺老板前面带路,沈惜月跟随上楼。

    沈惜月逛了不少地方,买了不少地方,幸好她提前买了一只储物袋,把东西都装好。

    回到沈家的时候刚好吃晚膳,这会儿沈惜月已经在大厅那里摆弄着材料,她要自己亲手做暗器。

    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暴雨梨花针的图样,比宣纸上面的大,沈惜月重新画出来的。

    “做个一百发的就行,时间来不及……”沈惜月估算着陵园开启的时间,她然后对比了一下暗器材料,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来。

    大厅门口长青和冬暖守着不让任何人进去打搅,她在忙碌着,然而不远处的屋顶上,有人透过窗口将她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她还会我们唐家的独门暗器,我妹妹……”

    唐青玉眼眶都是红的,要不是纳兰容城拦住,他早就冲进去大厅里面,和沈惜月来个相认,然后抱头痛哭。

    纳兰容城看着认认真真的做着暗器的沈惜月,又被她勾起了好奇心来。

    她到底还会多少?

    “唐伯父见了沈家叔叔出来,可有说什么?”

    “老头子说,此事暂时不得声张,就交代了这么一句话,手上还拿了两幅画像,一副是小丫头的画像,另外一副老头子死活不给看,小气巴拉的!”

    唐青玉手上拎着酒坛,也不喝了:“老头子和沈家叔叔神神秘秘的在书房聊了很久,但是内容我不知道,他们修为有多高,你也是知道的,我靠近不了。”

    纳兰容城点点头:“看来,月儿这身世,还真是不简单啊!”

    沈惜月若是唐家之后,如何会是沈家女?

    若真是沈家女,胎记又是怎么回事?何况唐伯父也没有否认,而且,唐伯父和沈家叔叔还聊了这么久,事情肯定不简单。

    让唐青玉不要声张,也就是暂时不会认回女儿,既然秘密找了这么多年,怎么又在找到了之后不认呢?

    王小娘的事情还没有线索,又冒出来这些事情,沈惜月啊沈惜月,你到底是谁?

    纳兰容城不由得对背后的故事有了一丝好奇心。

    “哎,容城,你看看,那边屋顶的是不是我家老头子?”

    就在纳兰容城沉思的时候,唐青玉咋咋呼呼的嚷嚷起来。

    甚至是伸出手指头去指着那个方向。

    纳兰容城顺着他手指头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唐伯父的身影几个起落,便降落到了另外一个屋顶上。

    那个方向也能看得见沈惜月的院子,正是恰好能够看得清楚大厅方向。

    “这老头,说不要声张,这会儿自己忍不住来偷看!”

    “看来,唐伯父还真有什么难言之隐……”纳兰容城很少看到过唐伯父为了什么事情如此的矛盾。

    他眼眶分明就是红的,嘴唇都在颤抖着,就是没有上前去的意思。

    “要不要过去安慰一下?我看他情绪不对劲啊。”

    “没事,他不是难过。”

    喜极而泣罢了!

    纳兰容城招呼着:“我们去一趟天机阁。”

    “去天机阁做什么?”

    “买秘密!”

    “对,天机阁,走。”

    两人消失在屋顶,徒留夜风徐徐!

    沈夫人站在铜镜前,望着铜镜里面的自己。

    包扎好的一边脸颊正在一阵阵的疼痛着,她连睡觉的时候,伤口都在疼痛。

    止疼药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本来就没怎么休息,现在疼的她根本睡不着。

    大夫说脸颊的伤口会留下疤痕去不掉,现在连疼痛都治不了,甚至缓解都成了困难。

    “母亲……”

    沈家四小姐——沈千思,一袭粉色纱裙,微胖的鹅蛋脸,柳叶眉下一双杏眼,此时满脸的担忧和心疼。

    “思思,陵园开启在即,你可得上点心,进入前十名才可以去北海学院学习。”

    沈夫人疼痛的睡不着,但面对着小女儿思思,她不愿意影响其半分。

    尽管这个女儿修炼比不上大女儿沈墨玉,但也是她十月怀胎生出来的骨肉,因着是小女儿,倒是格外疼爱些。

    “母亲放心,思思知道。”

    沈千思今年十三岁,稚嫩的脸蛋透着孩子气。

    “早些回去休息,一会儿你两个表姐会过来,到时候母亲会交代她们,进入陵园之后护着你。”

    沈夫人摸了摸沈千思脑袋,揉了揉她的长发,满眼都是慈爱。

    “好,母亲也早些歇息!”

    沈千思比起同龄孩子要格外懂事一些,若说沈墨玉是个惯坏了的刁蛮任性的千金大小姐,那么沈千思反倒像是个乖巧过了头的乖乖女。

    正因为这样,沈千思和沈夫人还有沈墨玉之间,有时候总像是隔了一层什么。

    沈千思退出去的时候,沈夫人就有这种感觉,觉得这个小女儿,总是和她不够亲近。

    每每来她院子里,话不多,而且极其容易让人忽视掉她的存在。

    “姨母!”

    “姨母!”

    就在沈夫人一边疼痛着,一边陷入沉思的时候,内室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传来两道娇滴滴的女子声音。

    门帘被一双白皙如玉的手掀开,随即两个少女走了进来。

    “如云,清妍你们来了。”

    方如云,15岁,双眉修长,肤色白嫩,一双手更是白皙如玉。

    方清妍,14岁,闪烁如星眼睛,明眸皓齿,周身透着一股秀雅脱俗的气息。淡紫色的纱裙,两条衣带绣着三三两两的夕颜花。

    “真不知道那个废物是怎么下的了手,对姨母也这样。”方如云愤愤不平。

    “太坏了,那个废物肯定是平时我们打她打的太少。”方清妍有些后悔,早就知道以前就直接把沈惜月打死拉倒。

    沈夫人笑了笑,摆摆手:“不打紧,现下陵园开启,你们也是有机会的。”

    “沈惜月是死是活,就看你们的。还有啊,姨母还有一个任务交给你们,记得保护好思思。”

    沈夫人笑容可掬的从旁边的桌面上拿出来了两只储物袋。

    “里面是一点灵石和符篆,在陵园里面,记得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思思。”

    方如云和方清妍两人都是开心的接过储物袋,但方如云随后反应过来。

    “姨母的意思是说,沈惜月那个废物也会进入陵园?她疯了吧?怕是不用我们动手,她自己就能死在里面的妖兽手中。”

    “姐姐,你太看得起那个废物了,需要什么妖兽出手?怕是普通的一只野兽,她就得丧命!”方清妍将储物袋系好,声音带着鄙夷脱口而出。

    沈夫人摇了摇头:“还是小心为妙,总之,姨母希望,陵园关闭的时候,让她永远留在里面……”

    方如云和方清妍行礼:“姨母放心,我们两个,肯定会完成任务,也会保护好思思表妹。”

    “好,这就乖了,快回去准备准备!”

    沈夫人疼得快要撑不住了,她脸上还保持着笑容,但隐在袖口中的手,已经在微微颤抖。

    方如云和方清妍两人行礼退了出去。

    “啊……”

    哐当——

    嘶啦啦——

    一声压抑不住的痛呼,紧接着沈夫人疼的脸庞都扭曲了,再也忍不住拉住了桌面上的桌布,然后桌布被她拉扯掉,上面的茶杯和茶壶,通通落了满地。

    茶水茶渣纷纷散落,地板上一片狼藉。

    沈夫人痛的额头上的汗珠宛如黄豆般大小,压抑不住的痛呼一声接着一声。

    “王小娘,哈哈哈,小娘,你一辈子都只是个小娘而已。你的女儿也要即将死在陵园里面,怕是尸骨无存,尸骨无存,哈哈哈……啊……嘶……”

    沈夫人疼痛难当,但声音多少带着些许的狂笑,癫狂一般又是狂笑又是呼痛。

    方如云走出去很远,她时不时的摸向腰间的储物袋,只觉得姨母对她十分的好,她一定要好好的完成姨母交代的任务,杀死沈惜月那个废物。

    然而方清妍却是在走廊就和方如云分开了,她借口想要去看看沈千思,和其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但方清妍望着方如云走远的身影后,重新折返回到了沈夫人的屋子窗口。

    她隐身在阴暗处,望着里面沈夫人疼得死去活来,恰好将沈夫人的狂笑和话语听了个清清楚楚。

    “二小姐,姨夫人这是?”

    “沈惜月划了姨母一刀,有传闻说,宫里的太医都没有办法医治,也没有办法给她止疼。”

    “那是刀上有毒?”

    方清妍身边的丫鬟雪儿好奇的询问。

    “没毒!”

    雪儿望着里面沈夫人疼得死去活来的打着滚,她缩了缩脖颈,只觉得这一幕极其的可怕。

    “二小姐,雪儿总觉得不妥,要不你别针对沈惜月了吧?”

    方清妍显然听进去了:“雪儿不用担心,我会再观察观察,才决定是否动手。”

    “嗯,奴婢就知道,二小姐向来谨慎聪慧!”

    “好了,别拍马屁了,说好了去看看思思表妹的,走吧。”

    “是!”

    方清妍主仆二人离去。

    沈惜月做好了暴雨梨花针暗器,做好了三个。

    她走出来院子里伸伸懒腰,走动走动。

    “三小姐,奴婢发现上面站了个人,是个男人,一直往咱们院子里看……”

    长青有些慌张,她向来稳重,很少有这样的表情。

    沈惜月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了过去,可不就是有个中年男子一直往这边看吗?

    她微微皱着眉头,这个中年男子站的不是很远,只是在屋檐上而已。但,沈惜月却对此人没有任何印象。

    “要不要去告诉老爷?”长青拿不定主意。

    沈惜月虽然只是看了几眼,但瞬间就察觉出来,此人修为高深,她必定不是对手。

    “嗯,你快去快回!”沈惜月这一次没有想着自己对付,她深知自己这点刚刚入门都不算的修为,是个修士就能打死她。

    沈惜月低声的冲着长青嘱咐了一声,长青就提起裙摆走出了院子。

    “阁下不妨下来,上面风大!”

    主要是仰起头跟对方说话,沈惜月不太舒服。

    中年男子一身玄色长袍,浑然天成的一身正气凛然。

    脸庞刚毅俊朗,但此时此刻那一双眼睛,似乎染上了晶莹。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