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风水异闻录 > 全部章节 第二十章 引诡入宅,试探虚实
    我灵机一动,忽然想到一个试探秦澜的主意。

    我说,“有一个办法,可以快速抓住秦博古的鬼魂,只是需要你配合。”

    “大师尽管说,我照做就是。”

    秦澜答应得格外痛快,以至于让我有些怀疑,她真的和幕后黑手没有关系。

    不过,事关性命危机,我也不敢马虎。

    我对秦澜说,“你立即去厨房盛一碗生米,上头放着一片生猪肉,另外在猪肉上插三炷香,准备好后到房间来找我。”

    秦澜按照我的吩咐去准备,我则划破手指,挤出一滴鲜血涂抹在一支钢笔的尖端,并将钢笔藏在袖袍中。

    一切准备就绪后,秦澜端着碗回到房间,他心中似乎隐约有所猜测,“大师,你是不是想要我做诱饵,勾引秦博古出来。”

    “怎么,你不敢?”

    秦澜贝齿紧咬,美眸灼灼的说,“只要大师在我身边,我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那就好。”

    外头刚下过雨,还是湿漉漉的。我拿起一件雨衣,在泥水里滚了几滚,旋即披在身上回到房间。

    泥土的气息,能够遮蔽我身上的阳刚之气,不至于把秦博古的鬼魂给吓跑。

    回到房间以后,我把灯关上,蹲坐在卧室角落,并对秦澜说,“你现在闭上眼,开始重复念叨秦博古的名字。”

    秦澜按照我的吩咐,站在窗台下手捧着碗,嘴里不停的咕哝着。

    活人捧着生米和白肉祭祀,对鬼魂来说是莫大的吸引,更何况秦博古与秦澜之间本就有血海深仇,绝对能把他的鬼魂给招来。

    如果秦澜是幕后黑手,那么面对秦博古的威胁时,必定会使出真本领。

    倘若秦澜只是个普通女孩,必定会被鬼魂吓得惊慌失措。

    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掐住厉鬼对秦澜下手的前一瞬间将其制服,既不能演戏太假,也不可让秦澜真正遭受危险。

    短短几分钟过后,寂静的窗外忽然刮起一阵不知名的旋风。

    狂风撕扯院落枝条呜呜作响,路灯发出嘶嘶的电流声,忽然全部熄灭。

    借着阴惨惨的月光,我看见一个黑影由远及近,模模糊糊的钻进了屋门。

    秦澜似乎有所感应,冷不丁打了个激灵,用颤抖的嗓音问,“大师,我现在能不能把眼睛睁开?”

    “可以,他已经进来了。”

    我压低声音说道,“你要记住我的话,无论发生什么危险,都要站在原地不可走动半步。”

    秦澜小腿忍不住哆嗦,俏脸像切开两片的面包一般煞白,却还是冲我点了点头。

    这样吓唬他,我有些于心不忍,可如果能排除掉秦澜这一选项,将目光放在秦茵和秦德文的身上,事情就要容易许多。

    但愿秦澜值得我去信任……

    走廊上阴气由远及近,我赶忙屏住呼吸不让对方察觉到我的存在。

    嘎吱一声,虚掩着的门被推开,秦博古穿着白色病号服,身体僵直脑袋耷拉着,脸色铁青,指甲尖锐修长呈猩红色。

    他向前走时,膝盖是笔直的,好像是踮着大拇脚趾在往前移动。

    “还我命来。”

    沙哑凄厉的嗓音从秦博古口中发出,他猛然瞪圆了猩红色的双眼,尖锐指甲朝着秦澜的勃颈,猛的插下去!

    我躲在角落里,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却无动于衷。

    “啊!”

    秦澜惊叫一声,手一哆嗦碰掉了碗里的肉,其中一根燃着的香直接落在她的高跟鞋缝隙里,烫出了皮肉烧焦味。

    即使如此,秦澜也按照我的吩咐,一动也没有动。

    秦博古的指甲与秦澜的脖颈,仅剩下寸许的距离,我手握钢笔蓄势待发,眼睛却一直盯着秦澜的表情。

    在这生死存亡之际,秦澜竟绝望的闭上双眼,竟完全放弃抵抗。

    此时此刻,我终于能百分百的确定,秦澜绝对值得我信任!

    我甩手将钢笔刺出,沾染着我鲜血的笔锋,稳稳刺入秦博古的后脑。

    仿佛是沸腾油中泼了冷水,秦博古体内的阴气瞬间四分五裂的崩散,刹那之间便化作一阵风消失。

    一向坚强的秦澜,却在这一刻蹲坐在地上,放声的呜咽着。

    我将雨衣脱下,俯下身想搀扶他。却没想秦澜甩开了我的手,嗔怒的说,“是不是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很好笑?”

    既然已经断定秦澜是自己人,我便没有遮掩的,将自己之前的疑虑和盘托出。

    秦澜美眸圆睁,“你是说,罪魁祸首就在我父亲和妹妹两个人之中?”

    “是。”

    “这不可能!”

    秦澜失去了往日的沉稳,别激动的辩驳说道,“他们都差点被鬼给害死了,这你是知道的……”

    还没等我解释,虚掩着的卧室门被敲了两下,门外传来秦德文乐呵呵的声音,“你们小两口待会儿再叙旧,先下去吃个饭。”

    临离开之前,我压低声音凝重对秦澜说,“无论如何,你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千万不可暴露!”

    秦澜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辩解什么,最终无奈的点了点头。

    饭桌上,琳琅满目的摆放着各种美食。还没等我落座,陆鹤鸣就徒手撕开大肘子,像饿死鬼投胎似的往嘴里塞,似乎完全忘记我的警告。

    我从桌子底下偷偷踹了他一脚,小声提醒说,“别吃那么急,小心点!”

    陆鹤鸣愣了一下,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手足无措的盯着手中的大肘子,一脸的欲哭无泪。

    他愤愤的瞪了旁边的慕容长青一眼,似乎在埋怨她不提醒自己。

    可慕容长青慢条斯理的夹着素菜,根本不搭理陆鹤鸣。

    我夹起肘子,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发现里面确乎没有阴气的存在时,便微微点了点头,陆鹤鸣紧绷着的心才敢放下。

    “大家不用客气,就当是在自己家一样。”

    秦德文热情的招呼着,秦澜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顿饭注定不会愉快。

    可秦茵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饭桌上的尴尬。

    她给我倒了满满一杯酒,笑盈盈的揶揄说道,“姐夫,三十岁就算高龄产妇了,我姐今年都已经二十八,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大人的事情小孩别插嘴!”

    秦澜俏脸通红的呵斥了一句,目光却偷偷瞥向我。

    “你们可要抓把紧了,结不结婚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但我还着急抱孙子呢。”

    秦德文夹起一块肥美的腰花,放在我的盘子里,“年轻人,你可要多努力。”

    我顿时有些警惕,将腰花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口,味道仍然正常。

    我刚才从菜肴原材料中感受到浓郁的阴气,究竟是从什么地方传出的?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