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凡大航海 >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五章 卑鄙与牺牲
    但是。

    当雷诺兹·班成功发动自己的至高奥义,自信满满的抬起头来看向对手的时候。

    却发现早有准备的艾文就立在自己不远处,右手持剑,左手食指指向自己,指尖有一道淡红色的超凡灵光闪烁。

    “呃...草率了!”

    艾文高超的骑士境界和剑术技巧,让他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对手除了骑士身份之外,同时还是一位正式巫师。

    拉开距离不光为自己发动奥义争取了时间,也给予了对方从容施展巫术的机会。

    随后。

    coun——

    让人直感到一阵头重脚轻的古怪咒言中。

    无形的力量以闪电般的速度击中了雷诺兹·班。

    【正式巫术·血液逆流!】

    对正式骑士来说不过是开枪勾动手指的功夫,已经足以移动到枪手的面前提前将之斩杀。

    而任何一种巫术的使用也不可能比扣动扳机更便捷。

    就算是强大的巫师手中掌握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但是在和骑士的正面短距离交锋中,使用的大多也只是和勾动扳机差不多,几乎能够瞬发的基础巫术。

    当然了,对那些“力敏加点”的异端巫师除外。

    在先前的激烈交手中,艾文并不是恪守什么骑士精神刻意没有施展巫术,而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现在。

    借着雷诺兹·班发动超凡奥义的空档,艾文终于得以使出了自己成为正式巫师之后,才掌握的第一个直接杀伤性巫术。

    基于学徒阶段对人体的一系列深入了解,才得以施展出来的——【血液逆流】。

    但是,对一位在新大陆和各种古怪玩意打交道的巅峰骑士来说。

    即使本身不具备任何超凡能量,可要是那么容易就被巫术解决掉,那在艾文之前就早已经被阿特利安人土著反攻清算了。

    日子又怎么可能过的那么逍遥?

    在巫术力量轻易穿过“祭礼之圆”临近他身体的一瞬间。

    啪——

    雷诺兹·班身上发出一声鞭花般响亮的爆鸣。

    一枚由“永恒之火”教会为军中供职的骑士们提供的【巫术免疫护符】,骤然亮起金色的超凡灵光,为他挡了一下。

    虽然没能让他真的免疫这个由正式巫师面对面使用的阴毒巫术,但也将它原有的效果削弱了四五成。

    不过尽管如此。

    哇——

    雷诺兹·班也猛地吐出一大口血。

    即使巅峰骑士的强大身体,也受不了本就因为肉体百分百解放而高速流动的血液,瞬间来了一个急刹车。

    原本十分健康的白皙皮肤此时一片殷红,分明就是皮下的毛细血管已经发生了大面积崩裂。内脏中的血管如何看不到,但显然也不可能毫发无伤。

    经过护符的削弱之后,这个“血液逆流”虽然没有真的让雷诺兹·班的血液逆流直接暴毙,但也让他巅峰骑士“肉体解放”的能力大打折扣。

    不等他重新调整身体状况。

    轰——

    艾文已经一脚踏碎海水,主动挥剑攻了上来。

    雷诺兹·班只能强忍着血管和内脏中的刺痛勉力抬剑抵挡,就连刚刚发动的【祭礼之圆】那长达两米的攻击、防御圈,也时隐时现不再稳定。

    原本在这道圈中,他拥有绝对的统御力,甚至能以剑术达到绝对防御的效果,不要说长剑就算是水都泼不进去。

    但此时。

    完美的剑术奥义出现了破绽,就难以再言至高。

    【奥义·浮舟!】

    被艾文抓住机会,如同轻舟掠水一般滑过他的身侧,在左侧胸肋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嘶——

    这也是师承名门剑术高超的雷诺兹·班,在这场战斗中第一次被艾文的剑伤到。

    错身而过的一瞬间。

    艾文已经用“魔法口袋”完成了手中武器的切换。

    当初得自“血手帮”的两柄精良双管火枪已经擎在手中。

    砰!砰!砰!砰!

    在刚刚闪身离开两米的距离时,便果断开枪,将四颗火热的铅弹尽数倾泄了出去。

    其实,艾文也怕自己攻击时滞留在圈中的一瞬间,会被雷诺兹·班抓住机会重建攻防圈,将自己彻底留在里面。

    人的名树的影。

    既然“至高剑术”的名字喊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人打假,那必然是有真材实料的,他是一点亲身验证“玛丽切斯基圆圈”的兴趣都没有。

    果然不出艾文所料。

    在他抽身离开的瞬间,“祭礼之圆”已经重新张开,根本没有看到雷诺兹·班挥剑,已经有两颗弹丸四分五裂颓然坠入海中。

    呲——

    那是充斥圈中通过各种算式和参数规划严密的伪“剑气”之力。

    另外两颗,一颗被他反身抬剑以迅捷剑的剑脊挡住,只有最后一颗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在他微微偏头的时候留下一道血痕。

    这下子,艾文更不准备再跟这种不讲道理的剑术奥义硬拼了。

    收起双枪,挥手就是两瓶绿莹莹的“强效巫毒药剂”掷了出去。

    你不是号称连水滴都能绝对防御吗?那气化的毒剂呢?

    认出这是什么东西的雷诺兹·班,已经无力声讨艾文这种骑士中的耻辱,竟然在堂堂正正的剑术对决中使用巫术、火枪和毒剂?!

    如果在至高剑术流派内部,这种行为必然会被逐出师门永久除名!

    经历了艾文一连串五花八门的攻击之后,雷诺兹·班气得脑门青筋咚咚直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甚至感到耳朵和鼻子里都有些温热在流淌。

    “卑鄙!”

    徒劳地骂了一声之后,雷诺兹·班不准备硬接“巫毒药剂”已经解除“奥义”,撕裂海水潜入到了水下。

    此时的他已经放弃了对艾文速战速决的计划,从海底飞快向着混战中的两艘战舰扑过去。

    因为在刚刚对峙的空档,他已经隔着几百米远在纷杂的喊杀声中,听到了自己老搭档“星登堡号”舰长斯坦利的痛哼。

    他知道在两个超凡者以及一个“狙击火枪手”的围攻中,自己身为资深骑士的老伙计可能也快要招架不住了。

    自己必须立刻回援!

    否则一旦船上的超凡者决出胜负,自己的普通船员即使人数占优,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对一位肉体已经接近魔怪的巅峰骑士来说,即使潜水状态的游速也远超猎豹,在艾文还准备应对他偷袭的短短几秒时间,已经距离战场不足百米。

    “别急,不要走啊!”

    在他身后艾文已经飞快追了上来。

    甚至从“魔法口袋”中取出一根坚韧的长绳,甩手掷了出去。

    手中的“活化灵光”漫延到长绳上,变成一条像蛇一样的活化绳索,自动钻入海水中一下子缠住了雷诺兹·班的脚踝。

    瞬间绷直!

    船上的局势正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艾文当然不希望这个搅局者回去。

    以他强大的力量和超绝的剑术水平,自己也没有任何信心能保障米兰他们的安全。

    况且,他想要彻底将艾文在这里终结掉,艾文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一个意志坚定自律性极强的半步大师,与大骑士的距离可能就只差一瓶“巨兽之息”了。

    在两个人重新纠缠的时候。

    “星登堡号”上却是战局突变,甚至可以说是终于迎来了开战以来最大的转折!

    在没有多余的超凡力量能来阻止米兰的情况下,他的玄学射击频频得手。

    砰!

    终于斯坦利因为被鲍里斯的指挥刀砍中大腿而脚步迟滞的时候,米兰又一次的玄学射击擦过了他的腰侧,也带走了一大块皮肉。

    “啊——!”

    然后被加里抓住机会一斧枭首。

    此时,除了因为力量耗尽已经躲到下层舱室的埃德蒙德之外,“星登堡号”之上已经再也没有了活着的超凡者。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

    开战这么长时间,已经足以让行动自如的“奋进者号”复制对方的战略意图,成功从另一侧靠上了“星登堡号”。

    加入生力军之后,人数差距也被拉平,甚至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斗“星登堡号”反过来已经落在下风。

    局势急转直下!

    这个时候最后幸存的超凡者埃德蒙德也再也躲不下去。

    其实他躲起来本就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对已经展开接舷战的希留斯战士拥有充足的信心。

    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在己方拥有雷诺兹·班这位巅峰骑士兼半步剑术大师的情况下,竟然会在接舷战时落在下风。

    不,此时已经是可以预见的失败!

    除非雷诺兹·班能在短时间内击杀对手,赶回来支援。

    不过...

    埃德蒙德透过舷窗看到海面上炸开的一片片巨浪,承认自己几个人确实小瞧了对手,于此同时也下定了决心:

    “斯坦利已经归于神的怀抱,接下来到了我为神明献身的时候了!”

    就在下层舱室中,火盆重新被燃起。

    只是这一次,埃德蒙德滴入其中的不再是圣油,而是自己身为“永恒之火”祭司的虔诚之血。

    脸上没有丝毫恐惧反而带着无边的狂热,他用镶金的象牙柄匕首切开双腕,涓涓的血液流入火盆,明黄色中已经泛着白光的火焰腾起接近一米。

    “永恒之火,我向您祷告;

    永恒之火,我将信心投注于您;

    .....

    永恒之火,我的眼中再无别神。”

    【神术·牺牲!】

    “牺牲”很崇高,但要是换做任何一个同级别的巫师在这里都不可能做出这种选择,或者逃跑,或者凭借自身的价值争取俘虏待遇。

    但对“永恒之火”的狂信徒来说,这才是自己生命的意义!

    甚至在“永恒之火”的教义中,祭司是神的仆人,现世虽然短暂但死后却能够在神的国度中获得安宁的永生。

    所以,对这些狂热信徒来说根本就不怕死。

    庄重而虔诚的祷言越来越响亮,在整艘战舰上空回荡,也让希留斯士兵中许多虔诚的信徒士气大振。

    同时跟着呼喊:“永恒之火,我将信心投注与您!”

    “......”

    “不好!赶快打断他,不能让他完成神术。”

    曾经经历过一次的鲍里斯显然清楚神术完成的后果,最终剧烈爆炸拖着半条船陪葬的那一幕好像又在眼前浮现。

    刚刚与加里合力斩杀对方舰长之后,还没有来的及松一口气,内心便已经被无边的惊惧充斥。

    再次抬起手中的秘宝指挥刀,一拉身边的加里刚要冲向通往下层的舱门。

    轰隆——!

    木门已经自行炸开,一个燃烧的人影跨步走了出来。

    身披火焰长袍,额头有两根火焰的犄角慢慢生长,身体表面布满燃烧的裂纹,如同一头可怕的地狱炎魔。

    但他的脸上却有光彩溢出,如同最纯洁的圣徒!

    埃德蒙德如同火炬般燃烧的眼睛扫视着已经占据绝对上风的法勒提斯士兵,张嘴送出了自己好像岩浆沸腾般的问候:

    “烧!烧!烧!”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