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月域攻略 > 鲲山篇 第五十九章 毒手老太(二)
    “哼哼哼——哼哼哼——”林里忽然传来一阵女子的哼吟。

    “怎么还唱起歌谣了?”

    “哈哈哈——哈哈哈——”又传来一阵女子诡异的笑声。

    “她是疯了吗?”烨木堇道。

    “你来了……”一阵轻飘飘的女子的嗓音。

    “又是这个声音……”林楚伊躺在地上说道,“刚刚在我耳边便传来这个声音。”

    “我也是……”茱淼淼回应道。

    许焕歌紧皱双眉,眼睛死死盯着树上的一切动静。

    “这光听声响,不见人影怎么办?”茱淼淼颤抖道。

    “好啊,让我来把你震出来!”

    只见烨木堇双眼紧闭,双手轻握,一团紫色之气汇聚掌心,烨木堇汇足全身力气,向前一伸,口中默念:“轰鸣擎天,聚力顿扬,震!”

    “轰轰轰——”周边树木迅速摇晃,如地震般晃动,树上落叶洒落,漫天飞舞。

    毒手老太从右边的一个粗壮的树上被摔了下来。

    “在那边!”

    毒手老太冷眼一斜,伸出毒手,对准茱淼淼的方向袭来。

    许焕歌迅速拿起诸天血魂杖,瞄准毒手老太的长臂,甩出尖锐刀刃。

    “嗖——”

    毒手老太立即转身,突然伸手拉住了许焕歌飞射而来的尖锐刀刃,右手用力一抬,快速扯过许焕歌射来的尖锐刀刃上的长长银丝,朝着树林间众多的树木迅速曲线滑翔。

    “什么?她故意的!”许焕歌大惊。

    许焕歌立即收紧手中诸天血魂杖未果,扯出的长长银丝如万千黑发纠缠于林间几十个树桩中,如一片密密麻麻的丝网撒布在四周。

    “我的诸天血魂杖!”

    许焕歌动用全身气力用力扯动,怎么都无法将拉出的银丝收回,手中的血魂杖真如一根无用的手杖握在手中。

    “我靠!”许焕歌气得直跺脚。

    “哈哈哈——”毒手老太爆发出一阵笑声。

    毒手老太从树上跳了下来,斜眼看见一脸惊恐的茱淼淼,伸出黑色长指甲毒手,朝着茱淼淼的方向袭去。

    “啊——她又来了!”茱淼淼大叫道。

    烨木堇迅速转身,一股混沌紫气袭入毒手老太的身体,将毒手老太摔到一边的树上。

    毒手老太偷袭未果,看到躺在地上的林楚伊,迅速起身,长臂一挥,对准林楚伊又快速伸出长指毒手。

    林楚伊瞳孔忽然放大,愣楞地看着那双毒手袭来,身子却不能挪动半分。

    “楚伊姐!”茱淼淼大叫道。

    林楚伊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许焕歌回眸,立即放下了手中的诸天血魂杖,向林楚伊身子飞扑了过去。

    预想的疼痛没有袭来。

    林楚伊感觉一道黑影飞过。一个清瘦的身子紧紧地抱住了自己,林楚伊从这个人的肩头直直看到,毒手老太的黑手伸了进来,鼻尖顿时一股血腥之气涌散。

    “啊——”许焕歌痛叫了一声。

    “焕歌!”烨木堇大叫一声,拿起手中长刀向老太太的毒手砍去。

    老太太立即觉察,右手一缩,连带着手心的鲜肉一把从许焕歌的肩上抽出,五股鲜血从许焕歌的肩上流出。

    “啊——”许焕歌皱着眉又痛哼一声。

    烨木堇顺势将毒手老太引到一边,毒手老太迅速爬上周边的一颗树上,又消失不见了。

    此刻林楚伊感觉到抱着自己的双手渐渐放松,许焕歌强撑着身子,从林楚伊的身上起身,嘴角的鲜血止不住滴到了自己的脸颊。

    再抬眼,便看到许焕歌的一双清澈的眸子。

    “焕,焕歌……”

    “嘶——我没事——”许焕歌朝着林楚伊笑了一下,随后慢慢撑着身子从林楚伊身上起身,一只手捂着右肩的五指伤口,眉头不由地紧锁。

    “嗯……”林楚伊不停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脸上憋得通红,她第一次感觉全身无法动弹是多么令人窒息的一件事,她想立即起身,她想看看许焕歌的伤口,她想抱着许焕歌……

    “你别动了,你中了鬼打墙,没办法移动……”许焕歌虚弱的声音在上方响起。

    “焕歌,你没事吧!把我扶起来,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林楚伊大叫道,她虽然努力克制着自己,但感觉自己的声音依然发着颤抖。

    这时,一双微凉的手握住了她的胳膊。

    “我没事的,你别动了……”

    她斜眼用余光看着许焕歌,只见许焕歌微微皱着眉头,嘴唇发白,低垂着头,嘴角的呻吟硬是死死控制在嗓子中,右边的肩膀流出大量的血液,穿过手中的缝隙,滴落到地上的草丛中。

    而此刻,许焕歌的左手“天眼”中间眼珠部分发着红光。

    许焕歌感觉,自己左手“天眼”在烧灼,但这种疼痛远不及右肩的疼痛。

    全身像是被一刀劈过还用力搅了一下的那种剧痛,从未这么痛过,不是在幻境中吗?受伤也会这么痛吗?

    许焕歌感觉自己青筋直跳,头一阵眩晕。

    “焕歌!你没事吧?”烨木堇在旁大叫道。

    许焕歌紧闭双唇,微微垂下头颅。

    许焕歌一言不发的样子让林楚伊慌张。

    “焕歌哥,你不要吓我……”茱淼淼在旁惊叫道。

    许焕歌低垂着的头渐渐抬起,对着烨木堇和茱淼淼微微一笑。

    “我……没事……”

    刚说完,许焕歌整个人突然朝着林楚伊身上倒下。

    “焕歌!焕歌!你醒醒,快醒醒,不要吓我!”林楚伊哭丧道,一瞬间红了眼眶。

    林楚伊运转全身气力,打通自己的七筋八脉,手臂终于有了知觉,她立即回身紧紧抱住了许焕歌倒下的身躯,这是林楚伊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许焕歌这么精瘦,一个男子的腰居然也可以这么细,双手抱在他的腰间感觉碰到的都是他细长的肋骨,但双臂却强而有力。

    “焕歌……焕歌!”林楚伊紧紧抱住了许焕歌的身体,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焕歌哥!“茱淼淼在旁站着焦急地大叫道。

    岂料茱淼淼的一声呐喊很好地引起了毒手老太的察觉,只见她长臂再次伸展,毒手朝着茱淼淼飞速袭去。

    烨木堇迅速飞向茱淼淼,将其抱在怀里,随后转身将早已准备好的粉末朝着毒手老太撒去。

    毒手老太顿时收手,朝着另一方向飞去。

    “你向她撒了什么?”茱淼淼抬起眼眸看着烨木堇轻声问道。

    “麻醉粉,上次剩的。”烨木堇皱眉道。

    只见远处毒手老太突然站在原地不再动弹。

    “这是有效果?”茱淼淼从烨木堇的肩膀上偷偷看去。

    “不知道……”烨木堇依然皱眉。

    突然周边又传来一阵悠扬的铃声,还伴有一阵一阵的女子的笑声。

    “你来了,你来了就好了……”

    有一阵诡异的女子声音传来。

    林楚伊抱着已昏迷不醒的许焕歌缓缓抬起头,前方毒手老太背后突然袭来一阵刺眼的亮光,林楚伊顿时头晕目眩,倒在许焕歌的身上晕了过去。

    随后,烨木堇和茱淼淼也相继纷纷倒了下来。

    黑暗侵袭,如梦如醉。

    一切嘈杂声音销迹,会留下最初的美梦,笼罩着初心一片,经历起前尘过往。

    “碰碰碰——”

    “小姐,快开门啊!”

    “小姐,醒了吗?”

    “嗯——什么声音?”林楚伊皱起了眉头。

    好累,感觉怎么都睡不够。

    林楚伊皱着眉头,不想睁开眼睛,感觉浑身上下很是疲惫,被窝里暖暖的,感觉一双温润的双手抱在自己的腰间,而自己也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虽然摸起来没有肉感还硬邦邦的,但总体感觉还是热的舒服的。特别是鼻尖有股淡淡的好闻的清香,她凑起身子往前挪了挪,找寻了一个更佳舒适的位置,抬起脸颊准备继续入睡。

    忽然,她感觉自己鼻尖一股急促的热气,似乎是一阵急喘。

    “碰碰碰——”

    “小姐,小姐!”

    又是这讨厌的声音。

    “吵死了——”林楚伊猛得睁开了双眼。

    一张放大惊恐的双眼看着自己。

    是许焕歌先醒的。

    一觉睡起来便是莫名其妙地环抱着林楚伊,他不是受了重伤昏倒在地了吗?怎么一觉醒来就这番场景了?

    许焕歌脸上发烫,此前从未与女子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问题是自己的双手居然还放在林楚伊的腰间,此刻他只觉得心脏骤跳,浑身发热,感觉双手抚在一个烫手山芋上,惊得完全不知所措,尤其是刚刚林楚伊不自觉地往自己怀里凑近,像一股电流般击中身躯,全身酥麻僵硬,浑身热气沸腾,全然不敢再度动弹。

    许焕歌和林楚伊二人双目对视,僵硬足有5秒钟,林楚伊看着许焕歌顶着一张红透了的面颊,惊恐麻木的双眼,和自己麻痹的腰间上搭着滚烫的双手,顿时回神,用足力气,条件反射似的,一脚正中许焕歌的下身要害,随后又一脚将许焕歌踢下了床塌。

    “你个下流胚子!”

    “哎呦——”一声发自肺腑的痛吟。

    那是真的疼啊,刻骨铭心的疼,断子绝孙的疼!

    许焕歌未曾料到林楚伊有如此大的反应,对着自己的命根就是猛得一脚,一脚将自己踢飞而且还是狠狠地一脚!完了完了完了,不断子绝孙也是重伤难治了。

    “你——哎哟——”许焕歌痛得冷汗直冒,双手捂住下方的要害处,憋着嘴,红着眼,怒气冲冲地看着林楚伊。

    似乎真的下脚重了。看着许焕歌躺着地上不断痛哼的神情,整个脸憋的通红,不似装的。

    林楚伊憋了憋嘴,内心虽有愧疚,但一想到刚刚二人宽衣合寐的神情,在奇门是万万不可的,除非是已嫁之人,已有婚约的二人都会被约束。顿时林楚伊觉得有理有据,嘴上又开始不饶人了。

    “你什么你,我还没问你呢,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快说!”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哎呦,真的,哎哟,一觉醒来就这样了!”许焕歌躺着地上抱着下身痛哼。

    林楚伊看了看许焕歌和自己,外衣已脱但白色衬衣未解,身上也并无不适,好像是没做什么坏事。

    “砰砰砰——”

    “小姐,再不起来,老太太就要来了!”

    又是刚刚的声音,似乎在叫自己。

    “嗯——等一下啊,你先在外等着!”林楚伊朝着门外叫道。

    随后,林楚伊连忙弯下腰捂住了许焕歌的嘴:“嘘——”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林楚伊轻声问道。

    许焕歌红着双眼摇了摇头。

    “咦,你左手上的天眼印记不见了。“

    许焕歌红着眼低头看了看左手手背。

    “我们不是在乌极山吗?”

    许焕歌红着双眼又摇了摇头。

    “你不是被毒手老太打伤了吗?”

    许焕歌红着眼捂着自己下半身一言不发。

    林楚伊看着地上的许焕歌,涨红的双眼,似乎还有点泪珠泛在眼圈里,是有那么一点可怜啊!

    于是尴尬地轻咳一声,道:“我记得你不是右肩不是受伤了吗?现在没事了不疼了?”

    “右肩是没事了,可我下身可是出大事了!”许焕歌委屈地看着林楚伊,继续道:“都说最毒妇人心,你怎么下手这么重啊!我要是断子绝孙了,你负责吗?哎哟!”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