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刺秒 > 第三章 清辉 第二十二章 爆炸二
    “城环街?离我们不远,立刻转过去。”前排的思文看了一下周围,立刻指向一边的街道。

    “这里是约翰小队,正在前往,正在前往。”机车司机一把抓起灵能通话器回了一句,然后迅速加速转向冲入另外一条街道。

    不到五分钟,机车就停了下来。

    “从这里穿过去,就能直接到环城街了。”思文指了一下一个只能供一个人通过的小巷子道。

    “我们赶快过去吧,你就留在车里,不要出来。”约翰对着孙秒摇了摇头。

    孙秒才不理会他:“我又不是你们的犯人,我是你们请的客人,有这么对客人的?”

    “那你自己就想清楚了,清辉城最近可不太平。”司机说着也跳下了车。

    “切,吓唬谁啊?我去说不定还能帮到你们呢。”孙秒一副我是大师的模样,同时盯着思文看了一眼,然后看了一下巷子,然后又看向思文。

    思文双手叉腰:“你小子狗眼看什么?”

    “额,我只是在想,你能过去吗?”

    被打的满头包的孙秒跟着约翰挤过了小巷,巷子很小,但孙秒的年纪也是最小的,他反倒是最轻松的那个:“你们小队就三个?这么暴力的女人你也招进来?你要不要这么饥渴啊?”

    “胡扯什么,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了,执法小队最少需要三个人才能组织,正巧有了她我们就可以单独出来组件小队了,你要是从学院毕业也可以来我们小队哦。”约翰爽朗的一笑,邀请道。

    “切。我是阵符师,你开的起待遇?”孙秒一句话就把约翰呛住了。

    极其惨烈,孙秒在一个居民战战巍巍的带领下终于知道了这个词的意思。

    “昨天晚上他们家还没有什么事情的,大家一起打打闹闹。结果今天一上午都没有看到他们家开门,我们都以为他们睡过头了,所以过来敲门想问问,结果就闻到了一股血的味道,大家决定进来看看,于是……呕。”这个居民只是瞄了里面的场景就吐了出来。

    刚刚从天台跳下来的思文见到房间的景象的时候也没有忍住跟着也吐了出来。

    约翰和司机张狄脸色也阴沉的可怕。

    孙秒只是收起了笑意,站在正门口。

    外间还是没有什么,但是在里面这一个不算大的房间,鲜血染红了所有的墙壁,头颅被叠塔一样的放在正中央.

    头颅之上都留着无尽的痛苦和恐惧,这是被人虐杀致死的现场。

    尸体甚至被斩成一些碎块,除了头颅连身体是哪里都分不清楚。

    “对方逃走不久,是窗台。”约翰和司机张狄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了窗口的血脚印,两人就要从窗台跳了出去。

    “不对。”孙秒微微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随着孙秒的话两人都顿了一下,回头看向孙秒。

    “出血量不对。”虽然周围的墙面都被染成了红色,但孙秒的眼光来看,这个桌子之上有五个头颅,尸体变成这个样子血量绝对最少翻倍。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血红的影子从房间内间的一个小柜子之中冲了出来。

    速度极快,直扑向正在呕吐不止思文。

    红色的影子很快,但早有防备的孙秒更快,直刀带起一串的破空的尖啸,直斩向红影的脖子。

    血红色的影子全身一顿,迅速后撤,如果它就这样继续冲过去,他很有可能在触碰到思文之前就被孙秒这一刀斩杀。

    血红的影子后撤的瞬间又扑向了司机张狄,也是一个真正的老兵,右手一抬一把铁蒺藜就甩了出去,同时一把执法队专用的弯刀就出现在手中,与之交错于一处。

    这个时候所有人才看清楚这是一个枯瘦如柴的老者,全身的红色都是鲜血所染变成红色的。

    这个家伙不止杀了这一家人,而且还在这个房间之中等待这执法队的到来,甚至做出袭杀,简直丧心病狂。

    这个老者动作矫健的不像一个老人,比起张狄还要灵活百倍,但是这个张狄却也不是弱者,一看就是常年生死搏杀的专业老兵,两人身影迅速对碰,鲜血四溅。

    不知道是因为练功的原因或者是什么情况,老者的双手有一种金属一般的光泽,他的双手仿佛一柄强大的利刃,于张狄的刀碰撞在一起,居然发出金铁相击的声音,甚至火花四溅。

    旁边守着门口的孙秒和窗台的约翰眉头同时皱到了一起。

    老者很厉害,但给人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就好像不知道痛楚一般。

    张狄散落在地上的铁蒺藜居然被老者完全无视了,赤裸的双脚被刺穿过去也似乎毫无知觉可言。

    刀锋不知道与老者的手碰撞了多少次,张狄的双手都微微有些颤抖了,全力催动体内脉力,与之碰撞无数次后,终于寻找到了一处破绽。

    胜负已分,老者的左臂被张狄一刀斩下,张狄则被老者一腿踢到了胸口,整个人倒飞撞到了柜子里,几次翻动都没有爬起来。

    老者再次想扑上去,约翰出手了。

    “我不管你是谁,立刻束手就擒。”约翰一刀斩了过去,老者挥出仅剩的右手,两人瞬间弹开。

    老者和张狄之间的碰撞似乎完全没有给他带来一丝的疲惫,再次的扑了上来嘴里发出奇怪的咕噜声,沙哑而单调,仿佛不是人在说话。

    约翰不愧是小队队长,一出手孙秒就能感觉到他的强大,全身溢散的脉力在他周边环绕,呈现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每一刀挥出都会和前一刀互相交错,形成一道交错刀网。

    孙秒静静的站着,看着眼前的两人的冲杀,金属交击的声响不断:“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这一家人?你们有什么仇怨?”

    约翰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不断的询问着眼前这个人的情况。

    老者却一直发出这似乎不属于人声音的嘶吼,拼命向着约翰进攻,想打开一条逃跑的路。

    约翰的刀法很不错,彻底的压制了老者,逼的老者只能在小角落之中左通右突,但却始终逃不出约翰的刀网。

    “小姑娘,执法队可不是过家家的地方,如果你还这样的话,明天我们约翰小队还是解散的好。”张狄按着自己的伤口往后退到了孙秒几人的旁边。

    “没事吧?”孙秒处于好心还是问了一句,能进入执法队的都不是什么弱者啊,眼前这个张狄看脉力只有三阶中位的水准,但是动手的能力比起一般四阶都要强,生死搏杀的话韦雨安那种四阶,他一个人能打三五个了。

    “没事,断了几根骨头,这个老东西好狠。小兄弟,不错啊,面对这种情况都这么淡然的?”

    孙秒尽量扬了扬笑容。

    旁边呕吐了半天的思文终于止住了自己身体的颤抖,勉强支撑起身子从腰间取出脉力枪,结果被孙秒一把夺了过来。

    思文刚想转手抢回来,就看到孙秒熟练的扣动了扳机。

    “砰。”枪响。

    脉力子弹准确的命中了老者的额头,老者整个人往后仰去。

    孙秒看出约翰是在留手,想抓活的。

    但是孙秒没有这个想法,这个老者给孙秒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不像是一个活着的生物。

    “砰。”第二枪命中了他的心脏。

    老者整个人后退了一步,可即便如此他似乎依旧没有死去,甚至没有倒下的意思。

    仅剩的一只右臂一掌拍出,直冲向约翰,速度比起刚才交手快了不知道多少。

    约翰匆忙抵挡,整个人后退数步,刀网爆起在老者身上带起一连串的血花。

    就在约翰被逼退的瞬间,老者抬起被斩断的左臂对准了那个瑟瑟发抖的无辜居民。

    约翰眼中闪过一丝急色,身形急转,就准备向后撤退。

    老者的左臂之中喷射出一道红色的血箭直刺居民。

    约翰已经追之不及,眼看就在血箭即将即将要伤到那个居民的时候,一把木刀横档在了血箭之上。

    专挑弱者下手?孙秒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手却没有任何的迟疑,刺影微微前指斩出一道巨大的弧线,将血箭一分为二。

    孙秒全力爆发之下这一刀带着巨大的刀气空斩而出,白色的风刃瞬间逼近了老者,这一刀的速度奇快无比。

    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击,老者愣强行变招左手横扫,将风刃拍碎。

    可是这样的变招却让他原本防守的空档出现了一丝漏洞。

    后退了一步的约翰看到老者的暗袭被挡开之后,变迅速的再次欺近老者,精准的寻找到了这一丝漏洞直接斩下,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老者似乎在发出刚才的进攻之后有些反应迟钝,完全无法补救约翰的这样一记斩击,两招之后,从左肩到心口,被约翰斩出了一道巨大豁口。

    孙秒一愣,瞬间抬起脉力枪“砰”,子弹再次命中老者的胸膛。

    一直盯着对方动作的孙秒和约翰脑子都闪过一个不可能三个字。

    因为这样的伤口之下,老者没有一丝鲜血流出来。

    诡异的情况还没完。

    老者的脸上突然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了过来,直盯着孙秒几人的方向。

    额头之上血淋淋的巨大窟窿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怖的癫狂感,一个奇怪的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面对如此恐怖而狰狞画面,孙秒心中都升起一种极其不祥的感觉。

    “小心。”约翰大喊了一声,身体迅速的飞掠而出,正好挡在了四人身前,双手交叠一层肉眼可见的白色光幕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前,将所有罩在其中。

    老者的身体瞬间就如同气球一样迅速的鼓胀了起来。

    “额?”孙秒眉头一皱,五阶?不可能啊?刚才看这个约翰出手了那么久,别说五阶了,应该属于那种才进入四阶中位,都没有稳固的那种啊。

    看到光幕的出现,本已经凝聚在孙秒手中的一枚晶白的子弹也被孙秒转握在了手心之中。

    “轰。”巨大轰鸣爆炸而开,所有能看到的地方都是血红一片。

    几人都感觉脚下的大地在颤动,冲击波席卷将周围的墙壁都吹飞了出去,木屑血肉层层叠叠的落在了光幕之上,思文和那个居民再次呕吐了出来。

    爆炸的声音让人的耳朵之中只剩下轰鸣,但冲击却完完全全的被光幕挡了下来,孙秒等人没有感受到一丝力量。

    突然,孙秒抬手刺影如同一束流光飞射而出。

    血光散去,这个房间被炸成了一个直径十米的凹洞。

    约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颓然坐到了地上。

    眼前的一切都是血红色的,所有的尸骸,建筑残迹都消失不见,一切仿佛被爆得连粉末都没有能剩下,恐怖的威力。

    “还能自爆这么鬼扯的?”张狄急忙扶住约翰忍不住骂了一句。

    “不是自爆,是腐蚀。”孙秒仔细观察了一下,一切的断口都光滑如镜面一般,微微沾染了一点红色的液体,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是血,而且是普通的人血。”

    “那个老者到底是谁?”思文这个时候反倒很认真的思索起来。

    “就是那家的老者,不会错,他们一家六口,那个老者是爷爷,以前见过好几次,很和善的,一直行动不便,而且要人推着走的。”那个居民战战兢兢的说恐惧的牙齿都在打颤道。

    “哈?你说他脑子有病我信,你和我说他行动不便?和善?你逗我?刚才差点没杀了我们。”张狄咆哮着没抓起这个居民的衣服骂他了。

    “老狄别吓他了,这个事情就是那个老者练习邪法献祭走火入魔,所以失了智,发疯了,他已经自爆死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去吧。”约翰挣扎的想要站起来,却完全没有了力气。张狄努力的将他扶住,然后还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递给那个平面:“这是安神丹,你回去之后化在水中,每天服用一点,对你有好处的,你走吧,没你的事了。”

    “谢谢,谢谢。”这个居民一边感谢一边快步离开了这里,他是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了。

    孙秒往前走去,张狄扶着约翰急忙跟上,思文一看如此立刻也跟了上来,几人似乎走在一层血浆之上,说不出的恶心。

    “队长,什么意思?这个案子就这么结?”思文重重的呼吸了几口气。

    “那个老者跑了。”孙秒一把将刺影拔了起来,在刺影之下是一条血淋淋的小腿。

    “真是可怕,好像爆炸的是他的皮层一样,只剩下血肉依然就这么跑掉了?这东西是人吗?”张狄细细的检查了一下这条似乎是被那个老者自己斩下来的独腿道。

    “不像活人。”孙秒从约翰手中接过刺影,大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迅速的做着对比。

    “肯定啊,活人早就受到那种攻击应该死了。”约翰也忍不住骂了一句。

    孙秒的脉力枪精准的打中了他的头和心脏,饶是如此,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迅速能做出反击,后来约翰更是斩开了他的半个胸膛。

    “很像是一个傀儡一样。”孙秒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傀儡?你是指有人在背后操纵他?嗯,很像。”约翰思索了一番。

    思文紧紧盯着地上残骸,强忍着心中的不适道:“和之前那个案子很像,残忍,血腥,凶狠,会不会是同一个凶手?”

    “如果凶手是这个老者的话应该不是,但如果真是背后有人操纵的话,那就很有可能了。” 张狄扶着约翰点了点头说道。

    “什么案子?”

    张狄介绍道:“一周之前两个喝酒的醉鬼被人在桥底被人虐杀,手段和今天一样,极度残忍。两个案子没什么区别,但是哪个案子现场大量鲜血缺失,我们当时以为是鲜血流入了河中。”

    “这个可没有鲜血缺失,只是被这个老头用什么办法喝到肚子里了吧?”孙秒很理解的分析。

    “呕。”孙秒话一说完,思文又开始呕吐了起来。

    “心理素质这么差还要当执法者,真是为难。”孙秒忍不住帮这个女性执法者拍了拍后背。

    “我只是,呕,我只是第一次见呕。”思文吐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她也是第一参加任务,也不能怪她,多谢你保护她了。”约翰对自己的队员还是很爱护的。

    “没事,在那种情况下你还敢救人,执法队里都是你这种疯子吗?”在孙秒眼中,那种付出生命也必须完成某些事情的人总是值得敬畏了,这个约翰确实值得人敬畏。

    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居然为了保护一个带路的居民,几乎是准备放弃掉那个老者。最后甚至为了四人全力打开类似于防护罩之类的东西,看他的情况,消耗应该不小。

    “嘿嘿,我当执法者就是为了不让一般的人在我面前受伤,何况队友呢?”约翰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五阶之前不要强行修炼心法,虽然能让你在作战的时候有所提升,但是对你自己的成长会造成致命打击的。”孙秒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是他第二个见到五阶之前修炼心法的人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