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月落星海待君归 > 正文 重生·星海昏迷(4)
    早早起来,清晨微薄的阳光给树影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睡了一晚上,身体已无大碍。忽闻箫声阵阵,伴随着鸟鸣声。我虽不懂音律,也只觉得柔肠百结,肝肠寸断。沿着箫声走过去,蓦一抬头,只见落花迭影,清晖映人,冷月手执玉箫立于树下。清扬唇角,轻声的说:“星海,你醒了,可好些了?”

    “大哥,我没事了。这几日可有头绪?既要杀回城去,定要好好谋划,敌众我寡,以你我二人之力,恐进而难之。”

    “你昏迷这三日,我集结了云渊城的护卫军,这些人都是云渊城的老将领,曾随父亲出生入死。父亲临终前将军令牌交给我,叮嘱我非万不得已不可动用护城军的力量。”冷月说道。

    “大哥,我们何时出发?”

    “今晚子时。星海,待我大仇得报,你我兄弟二人浪迹天涯,逍遥快活”

    “好”我们相视一笑,点了点头。

    星光闪耀·不见君

    子时,电闪雷鸣,狂风阵阵,冷月召集了所有人,为掩人耳目,我和他各自带了一队人马,分开去往城主府。以烟花为号,前后夹击。

    随着一个烟花的绽放,我们冲进城主府。几百个士兵举着刀杀了过来,刹那间,刀光剑影,血液飞溅,融入到雨水中,刺眼的闪电映在地上,只见一抹抹惊心的绯红。兵刃随意的丢在地上,血肆无忌惮的流淌,还有上百名仰面倒地的士兵,各个身上带伤,蜷缩在地上爬不起来。不出半个时辰,城主府内人员已全被控制。

    正寻冷月,忽听后院内仍有打斗声音,我循着声音过去,只见冷月与一长者,那长者身穿锦绣黑衣,袖翼皆是金丝勾勒出的祥云,头戴凌云金冠,眉宇之间透着成熟,但不显得苍老,想必就是冷月的叔父了,云渊城现任城主。

    只在一瞬间,冷月手中的剑被打落,人也摔落在地。城主出手极快,犹如白光惊鸿一闪,手段狠辣,招招致命。他突然凌空飞起,逼人的剑气向冷月刺去,我顾不得许多,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挡住了这一剑。无尽的黑暗中,大雨滂沱,我只觉喉咙间满是血水涌了上来。与此同时,冷月趁其不备,一剑致命,我倒在了冷月怀里,只听冷月撕心裂肺的呐喊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便无知觉了。

    —— 刚一醒来就听见一阵阵怒吼声。

    “你们若救不了他,全都得死!”

    是冷月的声音,他转身见我醒来,那急切的眼神,脸色煞白,焦急的问道:“星海,你醒了,可好些了?你为什么替我挡下那一剑?”

    我很想用无谓的语气告诉他,没什么大不了,谁让你是我大哥呢!可是疼痛撕裂全身,我浑身无力,硬生生只能挤出两个字“无事”

    我还想说点什么,还未出口,就见冷月红彤彤的眼睛,浑身颤抖着对我说:“星海,叔父已死,我大仇得报,城主之位于我而言,不过形同虚设,待你伤好,你我兄弟二人便浪迹天涯,管他红尘纷扰几多时”

    我精通医理,深知这一剑正中心脉,便用尽全身气力对他说:“大哥,大仇得报,你可以安心了,我自知时日不多,你不必介怀,有幸与你相识,此生足矣!”

    突然,他像发了疯一样的吼道“星海,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不能有事,我们去找怪婆婆,婆婆一定有办法的,我不准你有事!”

    连夜备了马车,来到无花谷,才见婆婆,冷月便“噗通”跪下了,哀求道“婆婆,求求你,救救星海!”

    婆婆连忙扶起冷月,带我们来到后院房内,给我探脉的过程中询问冷月事情的来龙去脉,又看了看我的伤口,叹气的摇了摇头。

    冷月急问“婆婆,星海伤势如何,可有办法?”

    “这一剑正中心脉,不偏不倚,就是神仙来了,也难救”

    冷月呆住了,万般后悔与自责涌上心头,满脸泪痕的看着我。

    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哭的如此狼狈,却又那么好看动人。

    “都怪我,报仇何用,星海视我为至亲,我守着他就好,为何执着于报仇,如今,大仇得报,却害得星海至此,我...”就见他一个人嘴里嘟囔着这些话,反反复复。

    可能是因为疼痛剧烈,体力不支,我便昏睡过去了。

    婆婆把冷月叫了出来,说道:

    “这孩子啊,跟他师傅一样,总是为了所谓的江湖道义,不顾生死。当年我和他师傅同一师门,他比我年长,入门较早,我唤为师兄。师父授我们药理,他研究解毒之法,而我则是苦练各种毒药,师父故去,我二人不得已下山历练,久而久之,暗生情愫。也度过了一段非常难忘的时光。直到一天,乐医为救一名逃犯,与我发生争执,我心有不甘,一剂毒药,失手杀了他救的人,那时我已身怀有孕,他并不知情。他说医者悬壶济世,救人不分善恶,命皆同等,说我不配为医者,自此反目,我赌气离开,突现意外小产,我一直恨他入骨”

    “婆婆,星海偶然间提起,说乐医临终前曾说他这辈子唯一遗憾的就是,当年眼睁睁让心爱的人离去,再也没能见上一面。”冷月拱手作揖说道。

    “他当真如此说的?”婆婆不敢相信

    “是的,所以我不想留有遗憾。婆婆,星海于我而言,至关重要,这一路,他百般护我周全,明明可以脱身,却三番两次为我以身涉险,他若真的...活不成...”冷月情绪激动,话还未说完,便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若你们没有尝试一命双用之法,或许我还能保住他的性命,如今..”

    冷月听后,噌的从地上站起来,问道“婆婆,敢问一命双用是何意!”

    “实话说,这法子我也没有尝试过,当初你身中剧毒,星海为救你,以己血换你血,你受伤,他十倍伤痛于你,那时我也没有把握,但星海毫未迟疑,并叮嘱,一定不要告知于你。唉,我再去研究一番,翻翻医书”说罢,婆婆便离去了。

    顿时如晴天霹雳一般,冷月怔住了,这一路的经历,一幕幕在脑海里翻涌,难怪我中毒初醒,星海脸色惨白,身体虚弱无比,身上多处伤口。那日被追杀,手臂受伤,他满额汗珠,替我包扎。被暗器所伤,他亲手切开我身上皮肉,那时,我疼痛万分,心神恍惚,仿佛已被疼痛感占据了全身,他十倍于我,可是如何度过的...我只知他身体不适,却不曾想过这些都是因我而起。现在细细想来,他几次昏厥都是我受伤之时,我为何早没料到,星海,他竟为了我,承受了如此之多。此时的冷月,心情无法平复。

    回到房间,坐在床边,望着眼前躺在床上的这个人,千言万语,万千思绪,只盼着他能早日醒来!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