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月落星海待君归 > 正文 重生·惊现死士(10)
    清晨,和煦的微风,阵阵鸟鸣,打断了星柔的思绪。大哥竟然为我做了这么多,只为了让我活过来。忍不住自问道,三年前如果死去的是冷月,那么星海能为了冷月做到如此地步吗?换位思考之下,星海越发觉得亏欠冷月太多。事已至此,那现在能做的就是阻止他,我已就在眼前,只是他不知晓。相信会有那么一天,自己给他的温暖会化解曾经的伤痛。只是星柔未曾想到,她低估了自己也就是星海在冷月心中的位置。

    冷月自年幼起,经历了诸多人情冷暖,生离死别,在众人眼中他不过就是城主的嫡子罢了,虽天赋异禀,却不懂人情世故,少言寡语,高冷难交,继任城主后,这些风言风语便烂在了云渊城每个人的心中。

    谁曾想一个小小的云渊城,仅仅是南衡大陆边缘的一个不起眼的城池会有这么多事端,或许也是吧,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在这弱肉强食的世道,只有足够强大才能抵住这人言可畏。当然,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从遇见星海那刻起,冷月就像又活了一遍,有人问他冷暖,有人替他承担,就像母亲活着一样。而这些,星海或是现在的星柔都不曾知晓。

    星柔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推开房门,走到了院子里。冷月每日清晨都会在花园中练剑,传闻杀的人多了自己的身边也会有凌冽的杀气,让人望而生畏,单单只是一个眼神就能令敌人丧胆。远处的星柔明显感觉到那一招一式里所蕴含的杀意,或许,这就是多年来唯一可以宣泄的方式吧。作为城主在外面要庄重,成熟,须得有百万敌军临阵而不慌的气概,更要有善良,友好,体恤民苦的仁爱。唯有在府里这几柱香的时间才是自己的,才能丝毫不掩饰的宣泄自己,那滔天怒意,还有那满怀的不甘心和遗憾,更多的则是身不由己吧。

    “兄长,听闻最近在城东兴起了一条街道,名为小食街,各地方的小吃云集。我很是好奇,兄长可有空陪我同去?”星柔调皮的,双手合十虔诚的祈求道。

    “起来这么早啊,星柔姑娘,也好,今日我并无要事,一同去吧!”冷月把剑收回鞘中,打了个寒颤,可能是昨夜着了凉。说罢两个人简单收拾了下,就出门去了。

    一路上,星柔见冷月心不在焉,便打趣道:“兄长,可是有思念的姑娘家?这才清晨,这么没精打采的。”星柔一改往日温柔贤淑的模样,蹦蹦跳跳的问道。

    冷月不好意思的挥了挥手中的扇子:“星柔姑娘,我并无心谈及儿女情长之心。”

    见冷月一本正经的,星柔“噗”一声笑了出来,说:“兄长,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不必当真。还有,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姑娘姑娘的,唤我星柔吧!”

    “好,星柔”冷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说话间,来到了这小食街,还真是应有尽有,让人眼花缭乱。小笼包,红豆饼,绿豆饼,冰糕,栗子糕,芝麻糖,...等等还有捏糖人的,吆喝糖葫芦的。星柔拉着冷月来到了一个捏泥人的摊位问:“老板,能捏我们俩的样子吗?”

    “能啊,请二位坐在桌前,老身得依着二人的样貌。”老板一脸和蔼的说

    冷月是有些不愿意的,看星柔兴致勃勃的,那么开心。不忍打断,于是勉为其难,浑身不自在的坐在那里。

    老板边捏着泥人边低声说:“姑娘貌若天仙,公子举世无双,还真是郎才女貌啊。良配,良配啊。”

    冷月刚想起身否认,只听星柔道:“老板,我兄长长得好看吧!”

    “好看,好看,可叹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啊!老身捏这泥人数十载,从未见如姑娘公子一般相貌之人,实乃幸之!”老板连连赞叹。

    星柔望着冷月,那眼神柔情似水,内心只是希望这片刻的温暖能让他暂时忘了那些不开心的,哪怕只是片刻。

    泥人捏好了,星柔拿着泥人,眼巴巴的,委屈的说:“兄长,这老板偏心,把你捏的这样好看!”

    冷月眉眼一弯,摸了摸星柔的头笑了笑说:“我们星柔最好看了”

    说着星柔又看见了卖荷包的,见荷包如此漂亮,走上前,还没等开口,只听这卖荷包的说:“姑娘,这荷包啊,送给心爱的人,他若喜欢你,就会收下,便可护他平安。”星柔哪懂得这些,他上辈子可是个男人,还是个未碰及情爱的男人。于是转了头,拉着冷月就匆匆跑远了。

    “啾”的一声,冷月停住了,望向天空,是护城军的集结暗令,定是出大事了。“星柔,你先回府,待在府中,我不回去不准出府。”冷月很严肃的说道。

    “好。”星柔没敢多问,见冷月如此严肃,知道事情很严重,便答应了。

    冷月急匆匆的朝着城门去了。星柔并未回府,紧随其后,偷偷的跟着,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此事定与冷月有关。

    众人集结于城门口,冷月也到了,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城主,城门外十里,发现了死士。”一位将士跪在地上回道。

    “死士?可知从何处来?”冷月面无表情,那声音让听者不寒而栗。

    “回城主,这些死士与以往所见不同,不伤不死,不眠不休,我军已损伤众多将士,已派人去查,还未有结果,末将护城不力,请城主责罚”将士头也不敢抬,跪在地上。

    “起来吧,此事怪不得你,还有事要你去做。拿我手谕,立刻去忘尘观内请炎天先生,”冷月说道

    “是!”将士叩首起身退下。

    星柔在一旁听着,想来想去,都不知这死士的由来,跟冷月怎么也扯不上关系,又不放心,就一直在这躲着默默听着。

    半个时辰过去了,炎天来了。

    冷月赶紧拉过炎天,让周围的士兵退去,问道:“炎天,城外惊现死士,不伤不死,不眠不休,你可知道是何缘由,又是从何而来?”

    炎天手指一动,盘算了一刻后,叹了口气道:“冷兄,我早告知于你,执念太多皆成魔。这些死士,皆是人为。自古至今,术士数不胜数,你也该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此人术略在我之上,这些死士并未进攻城内,是不想与云渊城为敌。你且吩咐下去,让将士们退回城门,莫要惊扰,死士不会跟来。”

    “来人,传我令,所有将士退回城门,死士不靠近城门,不可轻举妄动”冷月厉声道。

    将士们接令分分退回。

    “炎天,这与执念有何关联,你可否详细告知。”冷月拉过炎天到一旁,满脸疑惑。

    “冷兄,你可知人死不能复生啊,我是术士,能感应气息,能先知变数,而这未卜先知的能力也注定了我将死之时,五识尽丧,不得善终。我身为术士,明知不能为却为之,是不得已,可你为何如此执着。”炎天语重心长的像个老者。

    “炎天,我不管这些,我只要他活,哪怕搭上性命!”星柔从远处看着冷月坚定的眼神。

    “这岂是你一人之力可为?他已身死,为了救他,连百姓也不顾了吗?”炎天恼怒的问道。

    冷月身体往后顷了下,像霜打了的茄子低声道:“我只是...我只是想让他活过来,我只是...”不停的重复。

    “冷兄,早知你今日这般,我当初就不该告知于你,他未入轮回,本意是让你相信,他或许就在你身边,想来你会因此振作。谁知你在云翠山误打误撞碰到了那重生之术。这两年,你执着于此,这可是上古秘术,逆天改命定是天怒人怨啊。且不说此法行不行得通,你可想过,若他能回来,看你所做所为如此,会原谅你吗?你有没有想过,你执意如此,他真的想回来吗?”炎天说话直白,句句肺腑,却直入冷月内心。

    这些话去晴天霹雳般,让冷月顿时间说不出话来。心想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吗?他从小便亲眼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一个离开,他处处隐忍。如今,只是想努力一次,就一次,想留住那个曾经一直守着他那天真的少年,就这么难吗?真的是自己一意孤行,他也真的如炎天所说,不会原谅我吗?

    “冷兄,你清醒点吧!趁此时还未酿成大祸,收手吧!”炎天见冷月呆住了,晃了晃他说道。

    “炎天,城中既已无事,你便先回去吧,我让人送你。来人!送炎天先生回去。”冷月那眼神,充满了杀气。

    炎天愤怒的甩了甩袖子,离去了。

    冷月站在城门口,望着远方,好像...好像那一夜,攻城时,视死如归的神情。

    星柔偷偷听着这些,看着这些。心好像被人一刀一刀的剜出般疼痛,比在忘川受天雷时还要疼。她心心念念的人啊,她上辈子一直护予周全的那个人,如今为了自己,竟然...竟然... 星柔哽咽,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突然好想去抱抱眼前的这个人,想去告诉他,自己就是星海,就是他不顾一切想要之活过来的人,管他什么神形俱灭。可是若自己再一次消失在冷月面前,他会不会更痛苦呢?星柔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依旧躲在那静静的凝望着冷月。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