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月落星海待君归 > 正文 重生·重生之术(11)
    夜的轻纱不知不觉地笼罩了这城中的一切。守城的将士们更是提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夜幕降临,视野模糊,他们生起了火,点燃了火把,丝毫不敢懈怠。

    星柔见冷月并没有回去休息的打算,便在临近一处火堆旁取暖,此时此刻,星柔全然不顾,躲在一旁,依旧望着冷月,见冷月神色凝重,也不敢上前去问。

    而冷月则深知此事因他而起,内心惆怅百味,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兄弟,哪怕知道或许这样一味的执着是不明智的选择,他也不能亦或是不想放弃。他想要的很简单,让星海活过来。可是试问自己,真的要为了这自私的心愿,为了这个念头,哪怕万劫不复,哪怕连累了这些将士们和云渊城数十万黎民百姓,也在所不惜么?

    即使,冷月已经尽量在调整自己,使自己的一举一动不易被察觉,在旁人眼中,他还是那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城主,但还是被星柔看在眼里,忧于心里。

    星柔此刻有些凌乱,或许是茫然吧。这还是自己的大哥吗?星柔扪心自问,这还是那个如仙人一般不闻烟火气,不忍凡尘苦的冷月吗?当初陪他一起杀回城中之时,面临生死存亡之际,星海也从未见到过,冷月听罢炎天的一席话后,那种赫然而怒的样子,是怒吗?不,是杀气。是致人死地的杀气。

    突然星柔想起了日间炎天所说的话,那云翠山的重生之法。大哥是因何得到?那云翠山是否真的如传闻所说一样,有仙人的存在吗?可是现在的自己到底算不算重生?到底是往生使者同情赐予了一年的还阳光阴,还是冷月用重生之法的必然结果?难道是有某种交换条件?还是有什么必须要付出的代价?仿佛一瞬间诸多问题打入了脑海。不行,得先去问问炎天!

    星柔怕被发现,偷偷离开,去了冷月所说的忘尘观。这路真不好走,雨过后,满是泥泞小路,若是男儿身,倒也方便,可这女儿身,长裙拂袖在身,实在是难上加难。一脚没踩稳,便摔了一跤,正欲起身,只见炎天拿着一把纸伞从天而降:“姑娘,可是来寻我吗?”

    星柔抬起满是泥巴的脸:“我是来寻你,但是这位衣衫如此富丽干净的先生,能不能拉我一下,让我起来,小女子感激不尽。”

    炎天看着这姑娘,突觉甚是可爱有趣,于是伸手拉星柔起来说道:“你这姑娘,说话如此犀利,深更半夜,敢徒步来我这忘尘观,颇有胆识,走吧,到我观里喝杯热茶。”

    星柔跟着炎天来到观里,只见处处玄机命理,行礼说道:“谢谢先生,小女子如此行装,怕是会弄脏了这一尘不染的神仙居地,便不坐了,此行前来,有几个问题向先生请教。”

    炎天倒是不急,端了杯热茶,走向星柔说道:“无碍,心里无尘处处净。坐吧,姑娘!”

    “先生,冒昧前来,是星柔唐突了。还请先生见谅,这人世间真有逆天改命的说法吗?”星柔鞠躬深深的行了个礼说道。

    “逆天改命,有亦或无,冥冥中自有定数。”炎天喝着茶说道

    “星柔不明,先生,可否详细?”

    “姑娘,你是你,又不是你,是人非人,是灵非灵,是鬼非鬼,莫问,莫想,莫去探。”

    星柔一头雾水,左右都听不明白,又问了句:“先生可知,我因何而来?”

    “因果循环,执念所纵,一人生,万人丧。姑娘,你能来此处,便是你我二人缘分至此。我送你一句,何为生,何为死,皆是轮回注定,万人生或死,皆由你一人定”炎天眉头舒展,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皆由我?一人定?”星柔不敢相信的问

    “是也非也,言尽于此,好自为之。天色已晚,姑娘若留宿,客房在左手边,自行前去便可,若是下山,出门右拐,路很好走。”炎天说罢,双手一背,回书房去了。

    星柔感觉云里雾里的,也没办法再去问什么,毕竟天色已晚,如今是女儿身。再者,冷月回府若不见她,才会出事。想到这,脚步匆匆,按着炎天给的指引小路回府去了。一路上,星柔都在想炎天说的话,还有往生使者,那熟悉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百般不解下,又想到若是往生使者将自己复活,那么这重生之法并没有对自己的重生起到作用,或许是某种力量?还是更可怕的东西?若是因为这重生之法复活的,那交换的条件是什么呢?如今死士聚集城郊,瘟疫在杏花村肆虐,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记得管家说过,在冷月的房间里见到过一纸写着轮回重生之术的卷案,那么此术一定就在他的房里。炎天说万人生或死皆由我一人定。到底有什么含义呢?或许亲眼看一看这术法的运作之理,能有什么收获。事不宜迟,要尽快行动。星柔知道冷月这么做都是为了她,自然是不能让冷月因为这未知的一切万劫不复。

    星柔回到府中,见冷月还没回来,偷偷去冷月房中找那本重生术,翻了许多地方,都没找到,正当一筹莫展之际,靠在了书架上,手不小心碰到了桌案上的水晶珠。瞬间,书架挪动,竟然是一个密室。星柔走了进去,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简简单单密闭的空间,很素雅,没有奢华的雕饰,这面前的是...是有关星海生前的回忆,还有他的剑,还有那受伤染上了血渍的长衫,墙上挂着一副自己生前的画像。看的出来冷月一定是费了好大的心思让名人根据自己的回忆,一字一句叙述出来的形态来进行绘画,期间辛酸不言而喻。

    随手翻开了一本没有命名的书,映入眼帘的是“星海,这是你走的第七日,传闻七日回魂,我等了你那么久,你去哪了?怎么没有回来”

    继续往下翻“星海,云翠山你喜欢么,安静,风景秀丽,王府尽在眼底,我继任了城主,百姓安居乐业,你看见了么?”

    “星海,今日是你生辰,我给你准备了礼物,还去看了怪婆婆。只是婆婆不知所踪,我找了很久,也并未有其下落...”

    “星海,你看赏灯节云渊城也有了,还记得我们初识的场景吗?星海,还记得吗?”等等...每一页下面都很工整的写着,冷月待君归!

    星柔看了几页,已是热泪盈眶,说不清是感动,是感激,是不甘还是...某种说不出来的情绪或情感。

    担心冷月突然回来,便暂时放弃寻找重生之术,待冷月不在府时,再来寻找。拿着这本并没有命名的书,回房去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