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太古第一大神 > 太古风云 099章 开挂的杨一卿
    杨一卿是个很寻常的书生,就像是绝大多数书生一样,自幼在私塾读书,读书有成,便入京赶考。

    所不同的是,杨一卿的浩然气,迟迟不能养成。

    这样问题就很大了,读书人没有浩然气,还是读书人吗?

    就算是他诗文再好,满腹韬略,也没有半点用处。

    科举不顺,仕途自然不成。

    心灰意冷的杨一卿打算就此作罢,回家耕读传家,教育下一代,继承自己的志向。

    依稀记得,回家的路上,他忽然被一册金书砸在了脑门上,那尽数颇重,身无缚鸡之力的杨一卿,直接就被砸晕了。

    待他醒来,打开金书,忽忽然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两尊神魔似乎在其中交战。

    他冷眼旁观,冥冥中似乎自有天意,从两尊神魔交战之中,他悟了。

    朝闻道。

    杨一卿罕见的以自悟出来的功法,一夕之间直上御神,达到了太古大半修士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高度。

    而且他的元气与众不同,竟然如同黄金一般。

    他的功法更是神奇,一旦施展开来,便如同一尊四面神祗,能遍观四方,没有任何疏漏。

    自此以后,杨一卿便不再是以前的杨一卿。

    为了探寻更高的境界,完善自己的功法,他一路西行。

    因为他听说,佛门的功法,元气似乎也是黄金色。

    来到西漠灵山脚下,杨一卿刚要登山,一缕青烟从空中落下。

    杨一卿福至心灵,盘膝而坐,张口一吸,那一缕青烟尽数落入他的腹中。

    青烟入腹,杨一卿修为节节暴涨,顷刻间突破连连,元神大成,飞天成功。

    元气在识海交织,一座青金天宫渐渐形成。

    元神入住,天宫境,便成了。

    杨一卿的一身元气,也从黄金色,化作了青金色。

    青金色的元气,泛着古老而又神秘的气息,让他的气质,多了几分古意,再加上数十年如一日的读书修身,杨一卿此刻神智大开,心念微动间,似乎便能搅动天下风云,有一种天下风云尽在掌握中的错觉。

    而杨一卿捡到的那册金书,也被他炼化成一把折扇,黄金扇骨,青金扇面,上书:君子不器。

    杨一卿没有上山,而是五体投地,拜了三拜,便起身大笑离去。

    离开灵山的杨一卿,似乎冥冥中有人指引,穿过了无法之地,来到了南海之上一座庞大的海岛上。

    海岛之上阳光明媚,绿树成荫,飞鸟成群,小兽奔腾。

    杨一卿朝着海岛躬身拜了三拜,便静静等待。

    过了许久,一匹白马腾空而来,白马嘶鸣一声,示意杨一卿坐上去。

    杨一卿从善如流,翻身上马。

    白马一路奔行,不多时,来到了海岛中央。

    海岛中央,是一片宽阔的草地,草地很大,有数百亩,种植着不少粮食,还有一些奇花异草。

    一个两三岁的男孩在草地上追着一群小鸡仔跑的飞快,小男孩的笑声,引来了许多蝴蝶,围绕着他翩翩起舞。

    草地中央,有一栋木屋,炊烟袅袅,显然有人在做饭。

    白马落下,杨一卿福至心灵,五体投地,对着男孩行跪拜大礼。

    男孩忽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杨一卿,忽然开口道:“你是谁?”

    杨一卿恭声道:“东皇神朝伏牛山伏牛村书生杨一卿。”

    男孩回头朝木屋喊了一声,“娘,来了个书生。”

    木屋的们咯吱一声打开,一个少女从屋中走了出来,少女布衣荆钗,面容姣好,根本不像是生了孩子的。

    少女走了过来,皱着眉头,看着杨一卿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杨一卿只是看了少女一眼,便不敢再直视少女,低眉垂目,恭声道:“东皇神朝伏牛山伏牛村书生杨一卿,无意间进入此地,还请主人勿怪。”

    少女闻言,面容一紧,连忙问道:“原来是故乡来客,不知尊客,可知道大夏有个叫秦墟的?现在如何?”

    杨一卿闻言,点头道:“倒是知道一些,不过此人名声不显,只听说他在湮空魔域遇险之后,回到了秦家,奇遇的事情,倒是不甚了解。”

    少女正是秦墟的妻子澹台婵,听杨一卿这么说,当即松了一口气,幸好秦墟没有一直找自己娘俩,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尊客是如何来到此地的?这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

    澹台婵观杨一卿修为不俗,但是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入这个地方的,肯定有原因。

    杨一卿笑道:“此地是在南海,南海虽然处处禁地,却并非不能进入,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澹台婵闻言,不由叹了口气,苦笑道:“先生,既然进来了,就再也出不去了,你认为此地是南海,只是有人让你如此认为罢了,先生若是不信,可以御空,看一看是否还在南海之中。”

    杨一卿惊疑不定,旋即腾空而起,越升越高,心里也越来越凉。

    森林之外,尽是一片蛮荒,一眼看不到尽头,隐隐间,还能看到巨大的阴影在其中走动,那阴影散发出来的气息,令人惊惧,远不是他所能对付的。

    颓然落下来,杨一卿喃喃道:“我明明记得这里是南海中的一座海岛啊。”

    澹台婵笑了笑,对着男孩招了招手,说道:“云儿过来,这位是你师祖为你找的老师,以后要跟他好生进学。”

    小秦云眨了眨眼睛,对澹台婵道:“娘,这位客人能做我老师?”

    澹台婵点头道:“你师祖选的,自然不会差,肯定比为娘强多了。”

    杨一卿终于回过神来,看向小男孩,心里阴霾霍然清空,费这么大力气把自己弄来,就是为了教这么一个孩子?到底是谁呢?自己这一路以来的奇遇,是不是与此人也有关系?

    杨一卿如今智慧练达,稍一思索,便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杨一卿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姓甚名谁?”

    “秦云!”小男孩脆生生的道:“秦岭的秦,云霄的云。”

    杨一卿若有所思,秦云?秦岭的秦云?怕不就是那位秦墟一直寻找的母子俩?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