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御世修真录 > 第二十章 比试
    黄昏,千寒以修炼为名谢绝了董艾和蒙学堂众弟子为他庆祝的宴会,将自己关在茅屋里规划着未来的计划。

    首先,关于焚心咒的事情他不敢告诉青玄门任何一人,以他这种无身份无背景的小修士,若被青玄门怀疑,很可能的做法是直接一刀切,解决有问题的人,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即便是自己在修行上展现过人的天分,也会在怀疑声中,处处遭到排挤,自保尚且有余,可他的家人朋友却恐怕难逃毒手。

    可就算真的按照那干枯手指的要求,自己三年内突破筑基期,成为宁有道的亲传弟子,习得九转长生诀,三年之后去见那神秘的手指主人祈求他能放过自己,这种将希望寄托在敌人的仁慈上的行为,就像被野狼叼住的兔子拿出自己珍藏的嫩草来换取自己的活路一般可笑。

    最终,无论他如何苦思冥想,这都是一个必死之局,要么他习得九转长生诀交给那干枯手指,以保家人平安;要么三年内寻到解开焚心咒的方法,终日苦修,期待有一日能手刃仇敌,可那时怕是连家人的坟头都找不到了。

    现在,只有一个缥缈到千寒自己都不敢想的希望,一个赌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的希望,那就是三年后以筑基力敌金丹。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千寒就像魔怔了一般,杀了他,只要我杀了他,我就能守护我所拥有的一切,我要让他尝遍我所受的所有煎熬和恐惧,即使同归于尽,我也要将他打落尘埃,令他魂飞魄散。

    千寒摸了摸藏在怀中的纳戒,从中取出一本泛黄古书,封面上赫然落墨这几个大字——《万化归元录》。

    这是一本古修功法,主修混元功法,来源已不得而知,在从班风顾的纳戒中获得这本功法之后千寒从未考虑过修炼这本秘籍,修仙界中千百年来也唯有一人凭借混元功法修至化神境,可事到如今,千寒鬼使神差的取出了这本秘籍,他用手抚摸着这本泛黄古书,脑海中想起了在叔叔家的种种美好回忆;想起了和毕良平日里的勾肩搭背;想起了亲切的呼唤出“梦琰”两个字时略微的忐忑;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吐纳灵气时的激动与兴奋。

    一幅幅过去的剪影如一张张画卷,在他心中悄悄流淌,不该再逃避了,金丹老鬼又如何,舍下这条性命也要与反抗这该死的命运,即使希望渺茫,他也愿意赌上自己的前程,赌上自己的亲人与朋友,赌上自己所能赌上的一切,在这绝境中拼得一丝生机。

    -------------------------------------

    次日,众人们期待已久的十强排位赛终于拉开了序幕,按照惯例,省去主持人的各种废话,决赛正式开始。

    千寒一改之前的策略,纵身第一个跃入斗法台,环顾四周,眼中露出睥睨的神光,若是连这小小的宗门小比都无法取得名次,他何谈以四年的道行去挑战那不知修炼了多少年的金丹老鬼。这场排位赛他不仅得赢,还要赢得众人为之惊愕。

    在他刚一上台,立刻有一持扇的白衣男子登台挑战。

    “擂主 千寒,蒙学堂一阶内门弟子,对阵,蒙学堂 三阶内门弟子施新觉。”,比试正式开始!

    与以往的比试不同,这次千寒的战术是速战速决,力求以最少的灵力击败所有敢登台挑战之人。在裁判话音刚落之时,二人同时朝着对方激射而去,双方都打定了同样的心思——速战速决!

    施新觉前冲之时双掌在胸前合十,轻轻一搓一柄金光灵剑凭空浮现,一手反手提剑,一手双指并拢遥遥朝千寒一指,斗法台上地板翻涌,五道纤细的荆棘藤蔓破土而出,以迅雷般的速度朝千寒缠去,千寒前冲之势不减,甚至比之前还快了三分,以极快的速度优势冲出了藤蔓的围击,施新觉暗道一声找死,手中光剑分出十几道虚影,又从四面八方向千寒攻去,这手分光化影术虚实结合,正是施新觉的杀手锏,依靠此术他不知将多少弟子玩弄股掌之间。

    闪耀着寒芒而来的道道光剑终于是逼停了千寒的脚步,他手忙脚乱的躲避着四周飞舞的剑光,甚至被一道剑光削去了衣角,施新觉没有放过这个破绽,在千寒闪避之间找准时机一剑刺去,千寒只得奋力扭动腰身避开要害,但仍是被刺中肩膀,光剑透体而出,却不见丝毫血迹,施新觉的这一剑竟是虚剑!场上众人无不惊呼,因为千寒背后即将有一道闪着金茫的光剑直刺后心。

    就在此时,裁判余正信袖中射出两道弧光,瞬间将场上飞舞的剑影尽数击碎。

    施新觉见到裁判干涉,定是见那千寒必死无疑才出手相救,这场比赛终究还是他胜了。

    施新觉从怀中又掏出先前那副折扇,一手搭在身后一手摇着纸扇,走到千寒面前,身体微微前倾,潇洒的说道“打得不错!”

    说完便云淡风轻的向斗法台中央走去。余正信看着身边的这个维持着矜持的微笑的白衣少年,不忍心的对他小声的说道“快下去,是你输了。”施

    新觉蓦然惊愕的抬头望向高大的余正信,余正信又对他说道“你近他身的时候没注意到你的分光化影术多了一把剑吗?若不是我及时打断,现在你已身首异处了。”

    即便听了余正信的解释,施新觉仍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股慌乱感向他袭来,四周原本的欢呼声落在他耳中仿佛成了一声声嘲笑,他愣在原地,白净的脸庞此刻也涨的通红,气得他愤怒的将扇子在地上摔得粉碎,步伐快速的走下台去。

    余正信这才向众人宣布比试结果。

    第一场,千寒胜!

    台上观众热烈的欢呼声也逐渐停止,没过一会就又爆发出杂乱的讨论声,有胆大之人更是站起身来大喊黑幕,台上嘘声一片,余正信看众弟子们已闹成一片,正欲开口解释,突然感到高台上传来一阵浓烈的威压,台上几个带头起哄的弟子瞬间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喧闹的人群像是被捏紧脖颈的鸭子一般,声音戛然而止。

    一股窒息感弥漫在人群之中,仅仅三五个呼吸的时间,众弟子们却感觉无比漫长。直到威压逐渐消失,余正信才简单的向众人解释了方才那场比试千寒是如何趁乱将自己的光剑混入施新觉的分光化影术中。可经过刚才那一阵威压,众人们已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见场面有些冷场,余正信宣布暂且休整一刻钟,以缓解场上紧张的气氛。

    “余裁判,我不用休息,请直接开始下一场比试。”

    看台上这才传出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余正信看着身上衣着有些褴褛的少年,虽然有些狼狈,但双目中依旧透露出坚毅的目光,在这目光中,他好像读懂了这个少年的心思。

    “比试继续,有请下一位攻擂者!”

    随着余正信高昂的声音在斗法台上响起,观战台上的弟子们气氛也逐渐回温。

    一个壮实的圆眼男子翻身上台,这是一个粗线条的汉子,肩膀宽阔.额头宽阔,身材高大,看起来犹如凡间的一介武夫。在他上台之后看台上的议论声更大了。有人口若悬河的向周围人介绍道这汉子如何如何厉害,有人阴阳怪气的表示千寒这把必败无疑,总之观赛的弟子们纷纷对千寒不太看好,认为他上一局是侥幸取胜,这次碰到硬茬子必定被揍趴下。

    待到斗法台上两人站好身形,余正信宣布道“擂主 千寒,蒙学堂一阶内门弟子,对阵,外事堂 石咏志。”

    比试开始后石咏志率先发难,一身肌肉鼓起,整个人如飓风一般前冲而去,斗法台的地板都在他一步步的蹬踩下出现一个个凹痕。望着如恶狼般袭来的石咏志,千寒没有选择拉开距离,而是猛吸一口灵气,体内灵力飞速翻涌,这一场,他并不准备再吝啬灵力,准备以雷霆之势震慑众人,让他们失去再挑战自己的勇气。

    石咏志看着前方不断掐指捏决的千寒,冲击之势更加迅猛,对方这么长时间的准备,所使术法必定威力不俗。来了,感受到前方地面的异动,石咏志身体微微侧摆就要绕过这记岩突,就在他身形扭转的同时,地面瞬间突起四根石刺向他直插而来。

    石咏志暗骂一声卑鄙,一慢四快的岩突术打了个他搓手不及,只见他在岩突快要合围上的间隙提身而起,跃过岩突,在半空略作凝滞。但千寒的术法并没有结束,合围的岩突之上又钻出墨绿色的藤条,迅速的爬满石咏志全身。

    正是当日贾梦琰的拿手好戏,术上生术。

    石咏志也没慌乱,全身血气翻涌,双臂青筋暴起,抓着这些藤条的根部将其连根拔起,但此时已经晚了,先是一阵清风扑面,石咏志的眼睛里倒印出一颗人头大的火球,此时他身上还残留着几根尚未扯断的藤条,见避无可避他只好双臂交叉护在头前,一身灵力全都注入护体罡气之中。

    风,变大了,从开始微弱的徐徐清风,越吹越快,越吹越快,翻腾之间竟形成一股横向旋风,旋涡般的风眼刮来呜呜的声响,好像生锈的唢呐,吹来最终的奏曲。然而死神却不是旋风,而是那颗汹涌的火球,火焰顺着旋风的轨迹扩散开来,在呜咽的风声中它如同狰狞着面孔的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将石咏志整个人吞没。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