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是情深不逢时 > 全部章节 第2章 貌合神离
    一宿没睡,许忆梵的状态很糟糕,顶着两个黑眼圈,肤色蜡黄,耷拉着眼睛,无精打采。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实在躺不住了,就穿好衣服,游魂一样往楼下走去,除了周妈,屋子里空荡荡的,她的心也空荡荡的。

    “太太,您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呀?少爷已经帮您请好假了,今天不用去公司,要不多睡会吧。”周妈正在打扫卫生,看见许忆梵从楼上下来,连忙笑盈盈地说。

    许忆梵皱了一下眉头,大概是知道了怎么回事,心里有些不愉快。

    沈诺文的表面功夫一直做得很好,连周妈都被收买了。

    “周妈,您来许家有20年了吧,怎么感觉您打小看着长大的人是他沈诺文而不是我呢?”许忆梵不满地撅着嘴,“以后我的事,少给他说。”

    周妈仍然是笑盈盈,“少爷平时对您是真不错,闹了矛盾呀,好好说,我相信少爷应是不会为难太太的。”

    许忆梵转头默默翻了个白眼。

    这个丈夫当得可真是无懈可击,要不是昨天看到夏知发过来的照片,许忆梵还真就不知不觉被淹没在爱情的糖衣炮弹里。

    “周妈,我有点饿了,您给我煮一碗馄饨嘛。”许忆梵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挽着周妈的胳膊,用脸在她肩膀上蹭着撒娇着说。

    许忆梵撒起娇来的时候,声音暖暖的跟棉花糖一样,让人打心里想摸一摸她的脑袋。

    昨天一天没吃饭,许忆梵是真的快成了个饿死鬼,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一碗混沌,吃饱喝足后蜷在沙发上看起电视,眼皮渐渐沉下来,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把自己包围住,滚烫的热感传来,让她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渴……”

    “水就来。”声音在耳侧响起。

    这个声音低沉,淡泊,响起来的时候如羽毛般轻扫你的耳朵,让人欲罢不能。虽然有点迷糊,许忆梵依然能第一时间感觉出身后的人是沈诺文。

    她慢慢睁开眼,睫毛颤了颤,微不可察地蹙了下眉,哑声道:“我不舒服,你放开我。”

    “小梵,把水喝了。”沈诺文一只手接过周妈递过来的水,放在许忆梵嘴边,一只手仍圈住她的腰,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许忆梵捧起杯子,温和地说,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他,好像要把他看穿,“和哪家公司的合约?我怎么不知道。”

    “和南嘉传媒,最近谈的业务。”沈诺文不慌不忙,每个字吐的清清楚楚。

    “南嘉传媒……就是那个最近很火的女明星刘也可的东家?”

    “嗯。”

    “听说南嘉创始人很神秘,还没露过面,昨天见着了吗?”

    “没有,昨天来的是对外业务部的程经理。”

    许忆梵点点头,脸色看起来很平静,想开口问点什么,但是自尊心不允许她这么做。她扭了扭身子,试图挣开沈诺文的怀抱。不想沈诺文双手一收,果断一把抱起她,直接朝楼上走去。

    “沈沈沈……沈诺文,你干什么?别想对我图谋不轨!”许忆梵神色一慌,摆动四肢挣扎起来,本来蜡黄苍白的脸因怒意而涨得通红。

    “小梵,我是在履行作为丈夫的职责。”沈诺文眼里含着薄薄一层笑,神色温柔。

    结婚两年,也不是没有同过房,但是一想起那张照片,许忆梵心里便涌起一丝恶心。

    “如果我不同意,你这是犯强奸!”她怒瞪。

    沈诺文还是浅浅地笑,一脚踢开房门,把她放在床上,从背后拥住她,压住她不安分的脚。

    “别闹,我有点累,陪我睡会儿。”

    许忆梵愣住,不敢动。

    身后的人呼吸渐渐沉重,脖子后传来延绵不绝滚烫的气息,夹杂着浓郁的烟草香,让人眼皮愈来愈重,意志也渐渐沉沦。

    ------

    许忆梵醒来的时候,沈诺文正从浴室出来,下半身裹着浴巾,露出挺拔结实的身材,半湿的头发上滴下来一滴水珠,沿着挺直的鼻梁往地板上坠去。

    就是这张脸,总是能让她意乱情迷。

    许忆梵眨巴两下眼睛,又拍了两下脸,抓开不知什么时候盖在身上的被子,走到阳台,吸了口气,再缓慢吐出来。

    “刚才妈打电话来说晚上回家吃个饭。”等她再转过头来时,沈诺文已经穿好衬衫,正有条不紊地系好领带,摆正手腕上的手表。

    许忆梵当然知道他说的是哪个妈。

    沈诺文是沈家的养子,一直被掩藏得很好,直到他20岁那一年,失踪了半个月,沈家才放出消息寻人。许忆梵醒来的第二天,看见电视上滚动播出的寻人启事,才知道原来那受伤的男人是沈家的半个少爷。

    电视上的沈诺文非常好看,脸部线条凌厉,眉眼清冷,是她万年不变的口味。

    许忆梵再次看到他便是在学校的迎新会上,而那时,全学校都知道沈诺文名草有主。

    许忆梵就想接近他,刚开始只是因为那天的患难真情。

    但是沈诺文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

    沈诺文越是高冷,许忆梵的心就痒痒的,就想得到他。

    后来想着想着,就把自己赔进去了。

    沈诺文不在乎她,陆清溪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也不把许忆梵放在眼里,有时还笑着用指尖点点她的脑袋说:“小梵啊,什么时候你也叫我一声清溪姐姐。”

    “清溪……阿姨,哈哈哈!”这个时候,许忆梵心里一定是把白眼都翻到天上了,但是脸上还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许忆梵拉回思绪,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他似乎从来没有不修边幅的时候,总能把自己从头到脚都打理得很好,连睫毛都是精致的一根一根排列在眼睑上。

    “你再睡会儿,我要去公司了,晚点来接你。”见她不说话,沈诺文走过来,说着,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碰。

    许忆梵摆摆手,转身又缩进被窝里,用被子把脑袋捂得严严实实的,等沈诺文走开,才露出两只漂亮狭长的眼睛看着他关上门,关门声噔地一声落在许忆梵心里。

    沈诺文走后,许忆梵翻来覆去睡不着,给夏知播了个电话。

    “小梵,怎么样,有没有去现场捉奸!”电话刚一接通,那边就传来夏知高昂的声音。

    夏知是夏氏集团的二小姐,顶头上还有一个哥哥夏歌。夏家和许家是世交,两人从小便在一起长大。许忆梵的朋友不少,能和她一起下苍蝇馆子的只有夏知一个。

    最好的狐朋狗友。这是许忆梵给她的备注。

    “跟死人怎么捉奸?”

    “不过这沈诺文表面谦谦君子,这两年怎么看,也觉得他应该是放下那个女人了,没想到……”

    没想到是藏得太深。

    “不过这人都死了,还记挂什么呢?你说你哪点比不上陆清溪,堂堂许家大千金为他沈诺文吃了多少苦,我都记得大三那年冬天,沈诺文被人下了药,如果不是你……”

    “好了,都是过去的事情,这一纸婚约我也得来的并不光彩,这自己挖的坑还是得自己跳。”

    许忆梵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赶紧打断了夏知。

    爱一个人,扑汤蹈火在所不辞,即使做了些什么,也是没必要拿来挂在嘴边的,她可不想做一个怨妇。

    “我可是永远站在你这边的啊小梵!要不咱去藤野会所喝一杯?你许忆梵不是贪图美色吗,要什么样的,我让那边先准备。”

    许忆梵觉得夏知说得有理,人不能永远吊死在一棵树上。

    正准备回答,突然想起晚上还要一趟许宅。

    “方才家里打电话给沈诺文说今晚要回娘家吃饭。”

    “让他自己回去,没必要把自己的位置摆得这么低,这个时候,不需给他面子。”夏知是一直被哥哥宠大的,说什么便是做什么,若是做错了什么,夏歌一定会在后面给她擦屁股。

    许忆梵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好。

    挂了电话,匆匆洗了个澡,挑了个最艳的口红,许忆梵站在镜子前面,左看右看,还是把本来挽起来的亚麻色长发散下来。

    这个发色她保持了很多年,从18岁第一次看见沈诺文的那天起。

    再看了镜子中的自己两眼,许忆梵满意地笑起来,突然想起周妈是个麻烦事,于是她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从楼上忘下去,没看见周妈的影子。又到阳台上去张望着,直到看见正在花园里忙活着的周妈,才偷偷抿起嘴咯咯笑,一溜烟地跑出了清水湾。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