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是情深不逢时 > 全部章节 第19章 保险箱
    沈诺文的屋子只有十来平方,在偌大的沈宅毫不起眼。

    白。

    通一色的白。从吊灯到墙壁到家具再到地面,白得空荡荡。

    白得像一座灵堂。

    许忆梵不禁打了个寒颤。

    幸好清水湾的房子装修没有让沈诺文参与意见。

    “他的房间一直都是这样吗?”许忆梵在屋子里踱步四下打量着。

    “以前……反正有一段时间阿文哥就爱这风格!年少嘛,谁没个奇思异想的时候!”沈齐媛笑嘻嘻地说。

    “那行吧,阿媛,你有事儿就去忙着吧。我自己在这儿等他。”许忆梵这是想自己探索一下沈诺文的房间,有外人在场,她总是不好施展手脚。

    沈齐媛脑子简单,听不出许忆梵是要赶人的意思,她连忙摇摇头,“嫂子,我闲得很,阿文哥让我陪陪你呢!”

    许忆梵额头上划过三道黑线,她苦恼地扶住额头,装作很痛苦的样子,“哎呀,我头怎么突然这么疼呀,阿媛,你快去帮我叫叫沈诺文。”

    “可是,阿文哥说让我一定要跟着你……”

    沈齐媛没有料到这种突发状况,站在原地干跺脚,两手握在一起交替拍打着,不知怎么办才好。

    这妞就是被卖了还得替人数钱吧!

    许忆梵只得豁出去了,她心一狠,用力在自己肚皮上掐了一下,疼痛感立马沿着神经传递到大脑。

    这下是真疼。

    眼睛里冒出一些泪花子,她捂住肚子蹲下来,仿佛正忍受着上刀山下火海的痛苦,龇牙咧嘴地呻吟:“哎哟,疼死我了……疼死我了……这下肚子也好疼……你,你快去叫沈诺文!快去……”

    沈齐媛哪见过这种阵势,生怕沈诺文责怪自己看护不周,一溜烟地就跑出去找他了。

    见人走了,许忆梵狡黠一下,站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嘴上嘀咕着,“还真是疼,今年奥斯卡不给我座小金人都对不起我刚受的罪。”

    她坐着床头柜上打算先歇一会儿。

    这人闲着,眼睛可没闲着。

    她的视线如狙击枪一般,精准地扫描着房间里的每个角落。

    太干净了!

    倒不是说眼前这屋子有多干净,因为长期没有住人的缘故,家具上面都蒙着一层灰。

    常人的屋子,就算久未居住,也是会留下一些曾经用过的物品。也许是一个杯子,也许是一本书,也许是一支笔,也许可能是任何东西。

    而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一丝烟火味。

    许忆梵瞬间兴致全无,她嘟起小嘴抱怨:“真是无趣!”

    这时,一阵尖细的声音在她耳朵旁飘来飘起。

    许忆梵警觉地一偏头。

    原来是只苍蝇。

    她有些烦躁,伸手往空中一拍,没得手。

    这只苍蝇才刚逃出生天,又转回来在她耳朵旁边扑闪着翅膀,更加用力,得意洋洋。

    许忆梵怒了,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番,“今天我就不信,我还逮不住你了!”

    原本安安静静的房间出现了一幅滑稽的景象:人模狗样的妙龄少女,羊癫疯发作似的追着一只小苍蝇七上八下到处乱跳。

    苍蝇被追得烦了,瞅着眼前的衣柜有个小缝,逃也似的钻了进去。

    许忆梵不甘落后,把衣柜门一推,视线正落在趴在衣柜内壁的苍蝇上。她屏息凝视,抬起巴掌蓄势待发,等了2秒看苍蝇并没有要挪位置的意思,一巴掌呼一下地就拍了下去。

    这一拍苍蝇没拍到,倒是把那一小块地方给拍凹陷了!

    许忆梵刹那间脸色一垮,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去。

    完蛋,闯祸了!

    不至于吧……这衣柜豆腐做的?

    正当她一脸懵逼时,从衣柜下方忽然弹出一个小柜子。

    难道是保险箱?

    许忆梵在好奇心强烈地驱使下,拉开了抽屉。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