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欧气宿主的非酋日常 > 正文卷 第四章 她的时间不多了
    凌清嘉完全没有将罗晋城放在心上。

    她步履从容的向班级走去,路过楼道垃圾桶时突然停了下来。

    她看了一眼捏在手里,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光泽的身份铭牌,想起了刚刚那个面无表情,却眼含悲悯的美丽少女。

    还真的一个纯净又美好的存在啊,她在心里嗤笑一声。

    可悲悯是留给弱者的,我并不需要。

    下一秒她便将铭牌丢向垃圾桶,整个过程应该很快才对,但在凌清嘉的眼中却犹如0.5倍的慢放镜头。

    她又想起了楼道上的苏简,那时的阳光刚刚照射在她头顶,给她整个人都蒙了一层金光。

    神圣又温柔,像是专门为她降临的天使。

    角落里的我,同阳光下的她。

    一个低至尘埃,一个高在云端。

    她们往后都不会再有交集了。

    想到这里,凌清嘉突然伸手,将即将坠入垃圾桶的铭牌又带了出来,她说不准自己是什么心情。

    只是觉得那样美好的存在不应该跌入垃圾桶,不应该走下云端。即使只是一个身份铭牌。

    幸好周围没有人,更没有摄像头,不然这诡异的身手要是流露出去,明天她就应该出现在解剖室里。

    凌清嘉面毫不在意的想。

    她继续向高三(1)班走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林浩思的围堵,没有苏简的遇见,更没有罗晋城的恐惧。

    凌清嘉一进门就感受到了一众火辣辣的视线,她扫了林浩思一眼,果不其然在他的眼神里发现了得意。

    呵,不知所谓的东西,都两年了还是没有一点长进。

    一整天,凌清嘉都在同学们的排斥、捉弄、幸灾乐祸中度过。

    她对这些毫不在意,这么多年了,她凌清嘉什么折磨没有见过。

    回家途中,看着中午生机勃勃的校园,和现在周围有些枯败的草木,与遇见的第N个被傀儡蛊寄生的活死人,她淡淡的想。

    看来,她已经按耐不住了,准备了这么多年,摆血魂阵的东西,她终于准备完了。

    想到这里,凌清嘉眸光闪过一丝锐利,她沉思着。

    血魂阵真正成型需要千人血祭,她的猎杀要开始了,而她,也有很多东西需要准备了。

    (血魂阵:上古邪阵,从摆阵开始便需要日日以血养阵,共分为三种状态,第一种需每日以十人的血肉与魂灵为祭,第二种需每日百人,第三种再饮千人血与魂方可成功。)

    我的时间不多了。

    东西先不急,我必须先将噬心蛊给引出来,不然,到时候别说和她对上了,自己活不活得了都是个问题。

    (注:噬心蛊:子母蛊,喜食心脏,惧火怕光,极难炼制。炼制成功必须马上寄生,一经寄生,除非宿主即将死亡,否则绝对不会离开。)

    凌清嘉离开了学院,却没有像以往一样回家去,而是去市场买了猪心和朱砂。

    今天TA们刚开启了血灵阵,元气大伤,是个好时机。

    凌清嘉提着处理过的猪心来到了本省最大的医院,凭借着诡异的身手和对地形的熟悉,躲过层层监控,极快就来到了她的目的地。

    医院的停尸间。

    她背着身打开门,反手掷起一颗地上捡的石头,将停尸间里的摄像头击碎。

    关上停尸间的门,她知道,她必须快,停尸间的工作人员会在五点半交班,到时候一定回有人发现停尸间的摄像头出现了问题。

    她必须快,必须成功,错过这次就没机会了。

    她知道等换班后再来是最好的,但是不行,回去的太晚他会发现的,到时候他察觉不对检查时她就完了。

    她装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获得他的信任,她可不想失败。

    要不是她不敢炼蛊,毕竟TA们对这一片的材料都很熟悉,可以多但绝对不能少。

    不然,TA们这次元气大伤就是个埋骨的好日子。

    凌清嘉将手表放在洁白的床铺上,看了一眼时间,正好四点半。

    她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引出噬心蛊,半个小时离开。

    她面无表情的用刀片割破指尖,将手放进有猪心的袋子里,然后躺进停尸间储存尸体的格子间,将自己推了进去。

    格子间里有冷气,凌清嘉的身体越来越冷,不知躺了多久,她的身体都麻木了,才终于感觉到了心脏的抽疼。

    噬心蛊开始躁动了,凌清嘉眼神一亮,立刻催动猪心上的符咒,让猪心开始散发着暖暖的热意。

    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豪赌,凌清嘉早已为这一天做足了她能做的一切准备,却也只有五分把握。

    她感觉到了身体的冰冷僵硬,也感觉到了噬心蛊离开心脏向指尖移动的疼痛。

    凌清嘉的心脏越跳越慢,但她的眼神却越来越亮。

    只听“噗呲”一声,明明是很小的声音,却在寂静的环境中格外明显。凌清嘉知道,这场豪赌的第一步,她赌赢了。

    接下来是最难的一步,怎样在身体这样糟糕的情况下出去。

    她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她缓慢而坚定的将手移出放猪心的袋子,紧紧地拽住袋口。

    她必须快点出去,将噬心蛊转移到其他活物上,不然,噬心蛊子蛊死亡,母蛊会立刻感应。

    凌清嘉是以睡觉的姿势躺进来的,所以,她现在只能不停的将腿抬起放下,抬起放下,如此重复了十多次,身体才终于恢复了一丝暖意,不在难以动弹。

    幸亏她从来没有停止过锻炼身体,不然一般人可坚持不到这里,即使第一步成功了,也必定死在这里。

    凌清嘉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自己推了出来,她踉踉跄跄的离开了格子间,再一次感觉到外界正常的温度。

    她有一种劫后余生的狂喜,但她脑子很理智。

    她看了一眼时间,四点五十六。明明才过了二十多分钟,她却恍如隔世。

    凌清嘉感知着自己极差的身体状态,知道自己肯定不能就这样出去。

    她将装有噬心蛊的袋子封好,同手表放在一起,快速地揉搓神阙穴和命门穴。

    神阙穴位于肚脐的正中央,中医认为“脐乃先天之结缔,后天之气舍”。如果神阙穴受到寒气的侵袭,人们就会觉得全身怕冷,四肢发凉。反之,如果肚脐觉得温暖,那身体就不会感到寒冷。

    命门穴,顾名思义。就是我们生命的门户,是元气的根本。它位于腰部,第二腰椎棘突下。这个地方最容易受到寒气的侵袭,就会出现身体畏寒、关节疼痛等症状。用自己的手掌心按摩一下腰部的命门穴,至少要按摩五分钟,直到感觉腰腹部发热就可以了。

    凌清嘉两手双管齐下,还没有到五分钟就感觉身体热了起来,四肢也恢复了灵活。

    她轻车熟路的离开,除了一个坏掉的摄像头,和一个女生的背影什么都没有留下。

    站在医院外面的凌清嘉看着手里的猪心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噬心蛊放在哪里,她早就想好了。

    当然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毕竟,她可从来都不是个良善的存在。

    否则怎么会任他以整个学院为祭,开启血灵阵,而不想办法救救那帮愚蠢自私又丑陋的同学呢。

    虽然她以前做起来困难,但现在她摆脱了控制,不是吗?只要她愿意付出代价,她完全可以保大多数人的平安不是吗?

    呵呵,但是我不愿意哦。

    凌清嘉远远看着被一股血气笼罩的清远学院,平日里精致清冷的面容突然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仿若引人堕入深渊的恶魔,又像是待人采撷的罪恶之果。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