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欧气宿主的非酋日常 > 正文卷 第十一章 出现主线任务
    故事的开始极其温柔,故事的结局蓄谋已久。

    ———

    林筱蝶看着像断尾的蚯蚓一样向自己艰难蠕动的刘强东,眼神悠远,却没有一丝触动。

    她仿佛看见了曾经弱小的自己,满怀欣喜的去到林家,生父的漠然,继弟的殴打,继母的算计。

    唯一对她好的管家叔叔强要了她的身子,她害怕的告诉父亲,没想到这却是她噩梦的开端。

    震怒父亲掌掴了她一巴掌,说她不知廉耻,原来是管家恶人先告状,说她为了讨好他而诱惑他。

    父亲原本是打算用她这个便宜女儿来联姻的,计划破灭的他居然丧心病狂的让她去陪公司的客户。

    她不愿意,但她摆脱不掉,这一刻她才知道什么叫做恨。

    她每一夜都躺在不同的男人床上,胖的,老的,丑的,有性癖的,她每天都感觉自己活不下来了,却又一次次的挺了过来。

    她想,我要活着,我要成为人上人,我要报仇,即使是不择手段。

    林筱蝶看着被黑气吃掉,只剩骨架的刘强东,有泪水从眼角滴落,划过脸颊,坠入脖颈,消失不见。

    原来…这就是他们那个时候的感觉吗,可我怎么没感觉…有他们那样兴奋呢。

    “我可以走了吗。”

    黑气头头露出诡异的笑容:“走吧,给你一分钟的时间。”

    经过绝望加工的灵魂是最美妙的。

    林筱蝶看着近在咫尺的校门,大步跑去,面上的漠然也慢慢转为兴奋。

    她要离开这里了,再见了,曾经的一切。

    “嘭!”

    林筱蝶重重的撞在了结界上,黑气头头看着跌倒后低头的林筱蝶,在心里默默念叨:“绝望吧!绝望吧!”

    林筱蝶紧紧的攥起了拳头。

    原来…是这样的吗?不仅它们出不去,就连我们也出不去。

    嗯哼?!黑气头头看着情绪低迷死寂的林筱蝶有些生气,你倒是给我绝望啊,你现在这样是在搞什么鬼。

    “你不绝望吗?”

    “既然大家都活不了,那我现在也不赖了。”林筱蝶看着黑气头头,心平气和的说。

    黑气头头向林筱蝶扑了过去:“既然你这么无所谓,那我成全你。”

    林筱蝶任命的闭上了眼睛。

    我这一辈子啊,半生流离欢喜渡,半生富贵骷髅屋,也终将这样草草收场。

    “铮!”

    是利刃划破风的声音。

    林筱蝶睁开眼,见到了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名长衣黑裤的短发少年,一剑将黑气头头的手臂划散了。

    “许清浅,你…没事吧。”凌清嘉逼退鬼物后,转身询问。

    林筱蝶同凌清嘉相顾无言,凌清嘉见自己认错了人,收起剑转身就走。

    他忘了,这个时候许清浅肯定在家里,她明明说了,他真是关心则乱。

    林筱蝶其实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但看见凌清嘉要走了,她那满满当当的求生欲又死灰复燃。

    她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刚刚谢谢你救了我。”说罢还娇羞的笑了笑。

    凌清嘉连眼角都没分给她,见她有缠上来的迹象,立刻提步,下一秒就离林筱蝶有两三米远。

    林筱蝶见状。一咬牙,大声喊道:“哎,同学,我知道许清浅同学在哪里。”

    闻言,凌清嘉停下了脚步,怎么会,她不是回去了吗,但他转过头,用眼神暗示她继续说。

    林筱蝶从小到大都没有被如此忽视过,她不禁怀疑,是不是此时的自己太过于狼狈,但她现在也没有时间和机会整理仪容。

    林筱蝶确实看见过许清浅,但那是下午。她也不清楚,现在许清浅在哪。但是,为了活着,许清浅就必须在。

    “三号食堂。”

    凌清嘉闻言转身就走。

    林筱蝶看着凌清嘉完全没有带上自己的意思。在心底暗骂了一声。

    急忙说道:“同学,你现在这样过去,太慢了。我有车,不如我们坐车过去吧。”

    凌清嘉脚步一顿,他知道这个女人是想赖上自己。但是,坐车确实比他自己走过去快。

    林筱蝶终于心满意足的和凌清嘉一起走了。

    而TA们口中的苏简,现在正披着毯子,在小黑同学的漂浮术下,向高中部的操场飘去。

    本来苏简是不想离开食堂的,奈何系统又发布了主线任务,没办法,主线任务是强制的。

    回忆起刚刚的场景。

    她当时都已经准备好进行精神力攻击了,结果,面前的小黑见她终于停了下来,做了一个苏简意想不到的动作。

    他居然颤颤巍巍地将身上的毯子给了她。

    据四蛋后来解答,这是白月光光环的作用,小黑原本是学校的一名男同学,虽然他死了,但也还是个属性为男的鬼。

    0000:【宿主,你接啊,人家小黑可是听说你冷,特地给你拿的毯子呢。】

    苏简:“……你早就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0000夸张的说道:【哎呀,宿主原来是不知道的吗,我还以为您知道呢,嘻嘻。】

    啊啊啊,狗逼系统,我迟早要剐了你。

    “我知道我还会跑吗!”精疲力尽的苏简语透杀意。

    【哎呦呦,我以为宿主是在同小黑玩耍呢,再说了,是你自己不问,本系统没有自动解答功能。】0000幸灾乐祸的声音在苏简脑子里回荡。

    苏简感觉自己的肝有点不好了,她恨恨的想,你最好不要让我逮到机会,狗逼系统

    0000:【叮!触发主线任务:摧毁鬼影楼,请宿主赶紧回归大部队进行探索。】

    苏简看着投影在空中的主线任务满脸无奈的用精神力点开了任务介绍。

    摧毁鬼影楼:青禾湖中为何夜半哭声阵阵,被吸引来的人又为何凭空消失,传说每个人都能在这里获得极乐,真真假假,又有谁能分的清。

    任务评定:C级任务,完成奖励积分100,失败扣取100。

    依据小黑的提示,同学们在操场,因为那边的人气最足。

    所以,就出现了刚开始的场景。

    同学们大多集中在各部的操场,因为青禾湖就在三个部门的中央。

    ———

    操场上,同学们都三三两两的团坐在一起,手机在身边发着耀眼的白光,伴随着隐隐约约抽噎声,远远看上去像是在进行某种古老的仪式。

    苏小月就是其中的一名,她哭着抱着神情呆滞,身体冰凉的男朋友谭君,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坐在操场围栏的门口,周围没有一个人,因为她男朋友的关系。

    身旁的同学们都排斥她,让她赶紧将她明显有问题的男朋友丢出去。她不愿意就被赶了出来。

    男朋友是为了救她才这样的,她怎么狠的下心。

    可是她好饿,其他同学的发现不对后,都跑去超市拿了很多东西,她因为小君行动缓慢,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什么都没有拿到。

    “你哭什么。”一道清灵好听的女声响起。

    苏小月因为哭的专心,下意识就说出了口。

    “呜呜呜…我好饿啊。”

    说完后她才反应过来她的周围应该没有人才是,她吓得赶紧抬头,看见了一个美丽的少女。

    长而直的黑发柔顺地垂落在肩上,身上还披着一件毛茸茸的雪白毯子。

    此人正是刚刚飘到的苏简,她看着长相可爱却哭的一场伤心的苏小月,强忍着心痛,从袋子里拿出一盒包装完整的小蛋糕。

    一切为了任务!一切为了任务!

    苏小月接过苏简手上的蛋糕,说了声谢谢,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从苏简的眼里看出了心痛,等她揉揉眼睛再仔细看去,什么都没有,还是月光女神的纯洁与淡然。

    0000:【叮!恭喜宿主支线任务完成度达到80%,望戒骄戒操,再接再厉。】

    看着苏小月狼吞虎咽的吃起蛋糕,苏简抱着上涨的完成度满意的走向操场打门。

    一推,没推动…锁了。

    苏简站在操场门外想,就隔了一道门,也算是回归大部队了吧。

    苏简推门的声音引起了操场內同学的注意,即使她的声音并不大,谁让TA们精神都高度紧张。

    “是谁?!”离操场门最近的同学用手电筒向苏简这边晃了晃,苏简用手挡了挡刺眼的光。

    “是月光女神,啊啊啊,月光女神回来了,现在就差幽兰小姐不在了。”

    明显是许清浅粉丝的男生激动的大吼,然后苏简就被他们迎了进去。

    “你不进去吗。”苏简问吃的狼吞虎咽的苏小月。

    苏小月摇摇头,苏简便不管她了。

    一路上,苏简体验到了贵宾级待遇,嘘寒问暖的,送吃的的,递水的,应有尽有。

    她不仅再次感叹光环的强大。

    等苏简被带到操场中间时,手上已是塞满了东西,后面还有男生帮忙拿着其他的东西。

    “清浅还是这么受欢迎啊。”一声温柔又宠溺的感叹声响起。

    “月白哥哥。”这个声音她熟悉,是许清浅的青梅竹马萧月白。

    萧月白走了过来,接过了苏简手上的东西。

    带她去了自己的帐篷,边走边问她这么久去哪里了,有没有受伤。

    苏简这才想起萧月白是许清浅的未婚夫。

    她一心二用,边敷衍萧月白边想办法,她可不要住进萧月白的帐篷。

    人家都是未婚夫妻了,要是等会萧月白要亲她抱她,她该怎么办。

    杜姚华看着自己撒娇了好久都没让自己住进去的帐篷,苏简一来萧月白就就带着她径直走了过去,心里恨恨的。

    她可不能让TA们住在一起耳鬓厮磨,她喜欢了萧月白这么多年,好不容易TA们的感情出了问题,她一定要在TA们结婚前将萧月白抢过来。

    “哟,都说祸害遗千年,我还不相信呢。结果,您这位害死母亲的孝顺女儿居然到现在都还活着,看来古话说的没有错啊。”

    苏简正在想借口拒绝去萧月白的帐篷,这不,想睡觉有人递枕头了。

    苏简感激地看了杜姚华一眼。杜姚华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觉得一天不见,苏简的脑子似乎出了问题。

    苏简则没有管杜姚华,直接开始了她的戏精模式。

    许清浅脚步一滞,小声的说到:“月白哥哥,我们还没结婚,还是分开住吧。”

    萧月白眼神一暗,双眼直直的盯着许清浅,许清浅移开了视线。

    “浅浅,你还是不能原谅我吗?”

    “不是的,月白哥哥,我只是…不能原谅我自己。”

    是的,狗血的剧情再次发生了。

    许清浅母亲的车祸是因为两个蜜里调油的小情侣吵架了,吵到了要解除婚约的地步,许清浅的母亲不忍心女儿伤心独自去找萧月白,结果坐上了被做了手脚的车,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