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忍者就该出肉装 > 正文卷 第254章 雨之国
    大家都在享受着欢乐时光,白木却像是一个钟表上勤勉不辍转动的齿轮不断一刻也闲不下来。

    他要尽可能的将两个部队的人留在这里,让他们沉迷全金属狂潮的傀儡格斗还不够,楼兰传说也没有那么有足够的吸引力,必须开发出更加让人沉沦的游戏才行。

    回到楼兰的第一天,白木就借口要去找老相好,离开了云隐部队,回到了他就没有住过几天的皇宫。

    白,君麻吕,还有香燐都在皇宫的花园里打闹玩着,见到白木之后还是有点愣神。

    白深深鞠躬,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母亲雪女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欢迎义父回来……”

    君麻吕也立刻扔下来手中的花锄,半跪下来:“师傅。”

    香燐还睁着大眼睛,楞楞的看着白木,根本不记得这个不负责任的老爸。

    “小香燐~有没有想老爸啊?”白木最喜欢的就是香燐了,蹲下来摸了摸她的脑袋。

    “老师,这里有个怪叔叔……”香燐立刻看向教导他们的老师叶仓。

    “他是你爸爸,干的!”叶仓抱着胳膊冷眼相看。

    “就是那个又好色,又无耻,好吃懒做的爸爸吗?”小香燐天真的打量着白木,不得不说,忍界的娃娃发育就是快,一岁多已经说出这么囫囵的话来了,难怪五岁就能上战场。

    “咳咳……你就是这么教孩子的吗?”白木尴尬的红着脸。

    “你可以自己回来教,把孩子丢给我算怎么回事?我的风影是不是该给我兑现了?”叶仓冷着脸,面前的胡萝卜都快挂馊了也没有咬上一口,任由哪只驴都会闹脾气。

    “Emm……快了快了……已经在策划了……”白木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嘁……”叶仓一副信你个鬼的样子。

    白木讨了个没趣,蹲在香燐面前,背着手,露了老父亲慈祥的笑容:“香燐宝贝,猜猜爸爸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是一本黄色杂志吗?”香燐天真的问道。

    “咳!!!这他妈谁教的?”白木额头青筋暴起:“是一只可爱的小狗狗~~”

    白木拎着帕克的后颈皮,在香燐面前晃了晃,之前突围战中绑架了帕克之后,他就一直把狗带在身边,想着送给女儿当礼物。

    “哦……它好老啊,看起来就像是快要死掉的老奶奶!”香燐有些嫌弃道。

    “我是砂皮狗,可不是什么老奶奶狗……能让我叫几声救命吗?卡卡西!卡卡西!快来救我!”帕克生无可恋的翻着白眼,只希望卡卡西能早点来救它。

    “哦……!!这只狗会说话!我太喜欢了!”香燐一下子就高兴的抱着帕克直转圈。

    “小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而且是三个小鬼,我打赌他们一会就会拽着我的尾巴,像是抛飞饼一样把我丢进湖里。”帕克生无可恋翻着死鱼眼:“卡卡西,能不能快点来救我……”

    “白,君麻吕,我们一起来玩狗皇帝的游戏吧!”香燐已经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是,香燐公主……只不过什么是狗皇帝?”两人一直很让着这个可爱的小妹妹。

    “就是让狗狗当楼兰的皇帝,我们把皇宫变成狗窝,然后这样这样……”香燐很有想法说着自己的游戏规则。

    白木擦了擦汗,虽然自己这个皇帝很久没回皇宫了,也不能让帕克来当吧?

    不过……既然是女儿要玩的游戏,就算她要把月亮摘下来,也必须由着她不是?

    很快帕克就已经带上了黄金面具,全身披着金丝绣着的轻纱,脖子里挂满了各种颜色的珍珠玛瑙水晶。

    就连狗饭都是煎到恰到好处的最顶级A5和牛肉,十几个美女佣人跟在身后,做着马杀鸡按摩,洗澡都是用的玫瑰牛奶。

    “噢……一定是我上辈子拯救了忍界,那个卡什么的,不要来救我了,我要在这里当一辈子的狗皇帝。”帕克龇牙一笑。

    半天之后。

    “好了,狗皇帝的游戏结束了,我们来玩六马分狗的游戏吧!”香燐咧嘴一笑。

    “哦shit!卡卡西快来救我!”

    ……

    至于阿飞,他居然真的在楼兰创建了一个电视台节目「阿飞时间」,专门表演脱口秀和真人秀,为楼兰本就有趣的生活,增添加了一抹更加玩笑的色彩。

    阿飞忙的真是分身无术,白木去电视台找它的时候,它还正忙着准备晚上的节目。

    「志村团藏与猿飞日斩间不得不说的三两事」

    「火影办公室故事」

    没有战斗,没有外景,只有一间办公室。

    以浮夸的演技和逗人的台词,演绎着逗人的乐趣,就算木叶忍者,也都看的哈哈大笑,丝毫不觉的被冒犯。

    跟白木拥抱了一下之后,立刻嘱托白木有机会多带点白绝过来,人类的脑子里实在太缺少幽默细胞了,它一个人要分身演整个剧组,太累了。

    ……

    白木又召见了一下,宰相安禄山,兵部大臣•蝎,工部大臣•汉,海军大将•干柿鬼鲛,税务总管•角都,让他们确保木叶和云隐部队能够在楼兰留住两个月,并且尽一切可能的针对他们的心灵弱点,腐蚀他们的心灵。

    奇拉比喜欢说唱演唱会,那就安排了无数观众给他捧场。

    喜欢赌博的,那就不断的借钱给他赊账。

    总之,两个月之内,不允许任何一个人走出这座城市。

    随之他立刻拿金币覆盖了净化术,以传送技能回到了火之国境内。

    穿越沙漠之类的事情,他这辈子不想再走一遍了。

    ……

    二尾和八尾已经是囊中之物,九尾查克拉也有了金角银角,距离十尾开花就只剩下一个七尾重明和轮回眼的外道魔像了。

    七尾重明不出意外的话,已经封印进了泷隐村,还是幼儿的芙身上,在知道人柱力的情况下,难度几乎为零,不论是偷还是抢,问题都不大。

    至于芙,反正弦慈和尚有办法无伤取尾兽,之后再送回来就行。

    所以白木还是决定先前往雨之国。

    这个永远充斥着潮湿阴暗的国度,位于忍界大陆的中央,所有的阴云都汇聚于此,这里无时不刻都在下着雨,除了青蛙或者根本没有任何动物喜欢这个地方。

    白木也不知道这个消息闭塞的忍村里是什么情况,晓现在是什么状态,弥彦死了没有。

    ……

    嘀嗒,嘀嗒……

    白木一路走在雨之国境内,见到了不知道多少块石碑路牌,上面写着「雨隐禁村,擅入者死」,黑云压城,阴雨绵绵下,比兰若寺还兰若寺。

    刚刚踏入雨隐村的地界,唰的一下,一个浑身躲在蓑衣里的雨隐忍者就跳了出来,拔出细长的剑指着白木,冰冷的语气:

    “雨隐已经闭村,任何人禁止入内,如果没有什么像样的解释的话,就准备死吧。”

    白木不紧不慢的从怀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慢慢的取出一粒塞进嘴里,他不怕遇见事情,就怕没人旅途太无聊。

    一卷任务卷轴塞进了雨隐忍者手里。

    雨隐忍者拉开一看,瞪大了眼睛:“刺杀……山椒鱼半藏?”

    “不好意思,拿错了。”白木飞速换手,递上去一卷新卷轴。

    “木叶根部间谍身份证?你当我傻子吗?”雨隐忍者怒道!

    “吁吁吁……”白木吹着口哨,不露声色的把一踏钱摆在了卷轴上。

    “呃……咳,你回去吧,今天我就当没看到你。”雨隐忍者左右看了看,不露声色的把一踏钱收下。

    “吁吁吁……”白木一个字不说,又吹着口哨,一叠钞票摆了上去。

    “咳!那你过去吧……我什么都没看到。”雨隐忍者捏了捏鼻子,放行。

    “吁吁吁……”又是一踏钱。

    “Emm……如果你要出来的话,记得还是走这条路,我每周一二三执勤,你要注意避开一下前面的两棵大树,那里还有两个暗哨,他们人不错,但是可能不像我一样机灵……”

    “吁吁吁……”一踏钱。

    “啊咳咳……那个半藏大人平时都躲在高塔里,只有每个月月初才会召见一下部下,除了女人和牌友,他谁都不见……”

    “吁吁吁……”一踏钱。

    “祝大爷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桃花不断,早生贵子!”

    “吁吁吁……”一踏钱

    “那个……我给大爷跳个舞吧。”雨隐忍者踢踏踢踏的踩着泥泞的山路,开始扭腰。

    “吁吁吁……”

    “大爷,我叫躲雨的平次,是半藏大人左右手的左右手,我这就带你一起去去刺杀半神!”

    ……

    白木从这个家伙身上已经知道了,整个雨隐村都烂了,烂透了。

    在二战时期昙花一现的雨隐村,曾经让整个忍界都为之忌惮,然而在山椒鱼半藏看清了忍者的本质,其实是血继限界之后,彻底的颓废了。

    再也没有雄心壮志,曾经要带进雨隐村成为一流忍村的决心也在酒精的麻痹下消失殆尽,成了一个只会打牌的废物。

    据躲雨的平次说,前段时间雨之国出现了一个叫晓的组织,寻找志同道合的人,致力于让忍界和平,让雨之国崛起。

    那个黄头发的首领小鬼还真有一手,雨隐村的忍者本来就越来越对颓废的半神失望,一下子被他说服了不少人参加那个晓组织。

    这下子,情报传到半神耳朵里就不舒服了。

    这不是拉帮结派,想谋权篡位吗?

    即便晓从来没有想过要取代半藏的领导者地位,半藏也没办法信任他们,而是选择和志村团藏一起,以和谈的名义将他们骗出来围歼,以稳固自己的统治者位置。

    弥彦还是像是原著里一样的死了,长门被炸残了双腿,身体也被外道魔像抽的生命力枯竭,此刻不知道躲在哪里休养。

    山椒鱼半藏也正在全力搜捕他们,对长门最后爆发的那个外道魔像,更是深深的忌惮,同时对那双传说中六道仙人的轮回眼,也是志在必得。

    只可惜,事件已经发生了两个月,他们还是没能搜索到长门和小南。

    对于弥彦,白木其实内心还有一丝愧疚,他真的是一个很阳光,很善良的人,自己本来有能力救下他,只可惜当时力量太弱,没办法对抗黑绝。

    如今强大起来,终于可以不用再顾忌黑绝从背后掏心了。

    从躲雨的平次那边知道这里的情报之后,白木让他先离开了,他要先去找长门和小南。

    雨之国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整个雨隐村再加半个根部的地毯式搜查都没有找到他们两人,白木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然而……下一刻。

    一团半黑半白的家伙从树林里钻了出来,不是熊猫,是绝。

    “终于等到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职责。”黑绝沙哑着嗓音道。

    “别怪我!我负责收集尾兽来着,九只尾兽,已经抓了八只,要怪就怪带土去吧,那个懒货到现在什么事情都没干成。”白木摊了摊手。

    “什么……居然已经有八只尾兽了吗?真不愧是斑大人最看好的孩子,简直勤勉的就像是磨坊里的黑驴!”黑绝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这么顺利。

    “那么最后一只是九尾吗?九尾人柱力不需要多久就会生产了,那个时候是她封印最虚弱的时候,我们可以趁机……”黑绝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的计划。

    “九尾已经有了,缺的是七尾。”白木轻松的嚼着口香糖。

    “???九尾你哪来的九尾?”黑绝傻眼了。

    “金角银角拥有九尾查克拉,你该不会不知道吧?”白木鄙夷道。

    “混蛋……你居然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滥竽充数……十尾的一身精华都在九尾身上,你这样的作法就像是制作一件衣服少了两条袖子,如果不能让母……斑大人复活的时候,披上最美丽的衣裳,我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怠惰!!”黑绝低沉的嘶吼着。

    “也许斑大人也想赶时髦穿件T恤也说不定呢?”白木无所谓的摊摊手。

    “嗯?”黑绝发出了父亲般不容置疑的哼声。

    “呃……好吧好吧,我会想办法弄来完整的九尾的。”白木只能抓了抓脑袋,乖的象个儿子一样。

    “嗯,七尾人柱力我已经锁定目标了,我会给你带过来。”黑绝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话说,长门他们去哪里了?你应该知道吧?”白木问道。

    “嗯,我一直等着你们过来给他们黑化洗脑,带来新的意志,如果再不来的话,我都想自己动手了!”黑绝不满道。

    “我回去就骂带土那只懒狗,整天想着搞三角恋!一点点事情都不上心!”白木甩锅。

    “他们现在就躲在那边的山崖下面,心态已经彻底崩溃,任何人给他们心里种一点负面的种子,都能长成沾血的荆棘,交给你没问题吧?”黑绝感觉白木有点靠不住的样子。

    “你就像是放心阿飞一样的放心我吧!绝对不会有问题的!”白木竖起一根大拇指。

    “正是因为这样才不放心的……一个个的没有半个靠谱的。”黑绝骂骂咧咧的沉进树中游走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