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娱乐之超级大亨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章 爱情逻辑
    ?5000字大更,求月票,求月票,求捧场,求捧场!!!!!

    各位兄弟有兴趣的可以加qq群:127875869或我的微信号:sechao001,请注明是读者。

    ―――――――――――――――――――――――――――――――――――――――

    男人有性才有爱,性就是爱的表达方式,想要拴住女人的心,就必须不断满足她性方面的需求。

    而女人意识里的爱往往是被爱,

    男人通过**表达对女人的爱,恰恰满足了女人意识里的爱,这样站到一个女人的角度看,

    因为被爱所以爱,

    所以不知不觉间她的灵魂就交给了男人。

    这就是张爱玲的爱情逻辑,虽然不全对,并且颠覆了中国的传统观念,但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卫雄的女人多是这种情况,

    刚与卫雄发生过一次关系的朱茵也同样如此,且刚好处于感情受创,内心极度空虚的时候,

    更容易沦陷。

    卫雄一手抓住朱茵的手,另一手揽住朱茵的腰,正想调笑几句,见朱茵脸色不对,便问道:“怎么了,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朱茵沉默的摇了摇头。停了片刻,扭动身体挣扎了下:“放开我,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卫雄霸道的说:“谁准许你走了?

    你忘记我说的了吗?你要陪我一天,现在才过去了半天,至少要到明天早上你才能离开。”

    朱茵把头转向一边,

    过了会转回来看向卫雄,冷漠的说:“的女主我不要了,这样我总可以走了吧?”

    卫雄嘿嘿一笑:“这可由不得你。”

    话音落下,他已经霸道的封住了朱茵的嘴唇,朱茵显然是想表现出自己对爱情和性的贞洁,

    挣扎了力度有些大,

    但并没有持续多久她的手就不由自主的环住了卫雄的脖子,略显生涩的回应起卫雄的侵犯。

    ……

    周星池一直等到快11点才离开。

    虽然一天等朱茵等了一天,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很疲惫,但一整晚他都没有怎么睡,

    始终迷迷糊糊的。

    第二天他本来是有事的,但他却全部推掉了,再次来找朱茵,可门铃按了几次都没回应,

    仔细听,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

    显然还没回来。

    这一夜朱茵到底去哪了?据他所知,除非是工作需要,不然朱茵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

    就算没有回这里,也会回父母家。

    难道是回父母家了?

    昨天他给朱茵的一些朋友打了电话,但并没有打到朱茵家里,毕竟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公开,

    而且若是朱茵父母问起来他怎么回答?

    应该是回父母家了。他心里不断的安慰自己,在门口等了会,他再次打了朱茵的电话,

    依然处于关机状态。

    话筒里传来的语音提醒让他的眉头皱了起来。朱茵真的回父母家了吗?或许他该查证一下。

    迟疑片刻后,他再次拨打了一个号码,

    正是朱茵父母家的,

    以前朱茵回父母家曾用这个电话给他打过,他便顺手保存了。电话响了三四声便接通了,

    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喂。”

    周星池面色一正,捏了捏喉咙,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粗狂一点:“你好,请问是阿茵的母亲吗?”

    中年女人:“我是,你是……”

    周星池:“我是阿茵公司的员工,公司临时找阿茵有点急事,可她的手机应该是没电关机了,

    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

    所以我就打了她在公司登记的另一个电话号码,请问阿茵有没有在家里,有点急事找她。”

    中年女人:“这样哦,

    真不好意思,茵茵这几天都没有回来,我听说她最近接了一部新戏,人应该是在剧组吧。”

    闻言,周星池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但他依然和颜悦色的说道:“好的,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打电话到剧组看看,就先挂了。”

    没有回父母家,会去哪里?

    莫非在温碧霞那?

    这也有可能,可他并没有打电话,因为他知道就算他打了,就算他猜对了,温碧霞也不会说的,

    昨天那一巴掌可是让他记忆犹新。

    ……

    嗯…伴随着一声轻吟,朱茵睁开了眼睛,迷糊的看了下周围后,双手撑在床上往上挪了挪,

    让自己半躺着,

    随后她看了下手表,已经早上11点了。

    她不知道自己昨晚睡的时候几点了,不过应该还没11点,她这一觉睡了超过12小时,

    真的是睡觉睡到自然醒。

    想到今天要去剧组,她不由叹了口气。按计划,本来早上7点就要开工的,现在早迟到了,

    而且她也没有去剧组的**。

    虽然已休息了一夜,可她全身,特别是腰仍然很酸,就算要断了似的,根本使不上劲,

    此外,下体也传来阵阵刺痛。

    显然是太过剧烈之故,现在她就想好好的再睡一觉,可不应该在这里,这里不是她该待的。

    毫无疑问,

    卫雄让她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真正体会到了这个男人的可怕,

    也更想离卫雄远远的。

    摸了摸再次隆起的小腹,忍不住又是一叹。

    昨晚她已经明确表示自己的危险期了,可卫*本就不理会,这让她既无奈又隐隐担忧,

    要是中奖了怎么办?

    在床上坐了会,她起床去浴室洗漱了一番,半个多小时后才回到卧室,穿上自己的衣服,

    脚步略显异样的离开了休息室。

    办公室里没人!

    她没有停留,直接开门走了出去,“朱小姐。”刚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一个女人声音传来。

    转头看去,不是陈梦瑶是谁?

    陈梦瑶打量了下朱茵,微笑道:“老板有事出去了,他离开时吩咐我,让你醒来后,到楼下用餐,

    他已经在3楼的中餐厅订好你的午餐了。

    朱茵淡淡地说:“不用了。”

    陈梦瑶微微一笑,她早知道朱茵会这样说,也没有勉强:“另外,这个是老板给你的。

    他让你先拿回去好好看看。”

    朱茵迟疑的接过陈梦瑶递过来的文件,打开一看,果然如她所想的,是的剧本,

    她一时愣住了。

    卫雄信守承诺,这将是一个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机会,可如今她就握住手中却没有任何喜悦。

    片刻后她点了点头,

    将剧本放进手提包里便离开了。

    陈梦瑶看着朱茵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这是一个有着自己独立个性的女人,

    但这有如何?

    卫雄对于女人来说就像海洛因,一旦沾染上,想戒掉就难了,最有可能的是越陷越深,

    直至无可救药!

    这几年里,被卫雄玩坏的女明星不在少数,她们外表光鲜亮丽,在卫雄面前却不堪至极,

    什么淫荡荒唐的事都做得出来。

    或许朱茵就是下一个。

    ……

    在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和一次又一次的**中,朱茵可以什么都不去想,全身心的投入,

    但一觉醒来却不得不面对现实。

    当她走出电梯,距离家门只有十来米的时候她看到了蹲在地上的周星池,脸色顿时微变。

    以此同时周星池也看到了她。

    在哒哒哒的脚步声中周星池快步走到她面前:“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从昨天等到现在。”

    他是真等急了,

    开口时根本就没注意语气。

    气势汹汹的样子让朱茵本就皱起了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随后便见她冷笑道:“去哪里了?

    呵,难得你还在乎我去哪里了。”

    在看到周星池的那一刻,说实话她心里闪过了一丝愧疚,毕竟就感情而言她是爱周星池的,

    但周星池的质问却让这丝愧疚荡然无存,

    剩下的只有烦躁和恼怒。

    昨天在酒店看到的一幕幕从她脑海中闪过,同时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你没有做错,

    这种男人就应该受到惩罚!

    周星池发现了自己的错误,连忙放低姿态:“我怎么会不在乎你,我知道这次是我错了,

    你就原谅我这一次,

    我保证从今以后和karen断绝一起来往,就算在公司里遇到也不会跟她打招呼,我是说真的,

    你原谅我这一次。”

    这一番直白直接,没有任何脱离带水的话他已经在心里修改了好几遍,到刚刚才总算成稿,

    也是针对朱茵性格所施展的策略。

    果然立刻见效。

    朱茵脸色稍齐,语气平淡的说:“我现在很累,什么都不想说,正好让我们都好好的冷静几天。”

    随后便见她拿出钥匙打开门,

    周星池欲言又止,他其实还想问朱茵昨晚去哪了,可看朱茵的样子显然没有继续跟他说话的**,

    只能把话吞了回去。

    砰……看着重新关上的门,他忍不住叹了口气,随即心里又闪过一丝疑惑,朱茵未免太过冷静了?

    这似乎不像朱茵的性格。

    他本来还准备了其他说辞,都没有用上。

    房间里,朱茵靠在门上长出了口气,之前在的士车上她就感觉体内残留的液体在缓缓流出,

    走路时更加明显,

    感觉到已经从大腿内侧往下流了。

    而且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走路的姿势有些异样,更别说是别人,她还真担心周星池会看出来,

    或许是报复过了,

    亦或许是其他原因,相比昨天那种濒临崩溃的感觉,今天再看到周星池,愤怒已经小了很多,

    至少能够平静的说话。

    站了会,她便走进了卧室,去剧组的事她暂时不想去理会,就算会被王晶臭骂一通她也认了。

    再睡一觉才是正事。

    ……

    相比其他影片,的票房走势的确有点奇怪,继第二星期票房走高后,

    第三星期多数国家和地区票房大体稳定,

    就算下降幅度也有限。

    值得一提的是台湾,相较第二星期又提升了近8个百分点,让一众台湾媒体大呼奇怪。

    到1月29日,

    影片在香港上映一个多月后终于以8724万的票房下话,差点就打破了的记录。

    四天后,

    也就是2月2日,影片也在美国下话,取得了1.43亿美元的票房,与它的众多前辈相比,

    这个成绩只能算不错。

    到2月11日,最后还在上映韩国和马来西亚在同一天下话,全球共取得2.55亿美金的票房,

    票房大头依然是美国市场,

    但是如果以观影人数计算的话,贡献最多的却是亚洲市场,占到了总观影人数的64%以上。

    由此可见,

    中国风的题材还是在华文圈更受欢迎。

    正如评论的:毫无疑问,是一部充满想象力的喜剧片,

    制作也非常精良,

    绝对对得起买票进入电影院的观众。但跟大部分中国元素浓厚的影片一样,这部影片也有一个硬伤,

    那就是美国观众看不懂。

    当然,这种情况比起几年前已经好了很多,

    但由于缺乏对中国神话故事的了解,美国观众有时候会感到困惑,为什么孙悟空要送唐僧去取经?

    这在亚洲观众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在美国却是个问题。

    ――――――――――――――――――――

    在卫雄和一众香港电影人的努力下,欧美观众对中国元素电影的接受能力比几年前已经提高了很多,

    但依然任重道远。

    总的来说,是成功的。为此卫氏电影按惯例举办了盛大的庆功晚宴。

    原本周星池是要去接朱茵的,

    却被拒绝了。

    经过这一次出轨风波后,他反倒是有点希望公开和朱茵的关系,可惜两人仍处在冷战中,

    朱茵既没有说分手,

    也不理他。

    在剧组里面,朱茵最谈得来的就是温碧霞,而温碧霞也没有其他男人聊天打趣的兴致,

    因此庆功宴开始后两人就待在一起,

    有说有笑的,

    看起来心情都不错,“你那部恐怖片不是杀青了吗?最近应该有空了吧,明天我们逛街去?”

    朱茵道:“好啊,

    你都不知道我松了口气,以后我再也不接恐怖片了,虽然明知道是假的,可还是吓得要死,

    有时候晚上都不敢睡。”

    温碧霞轻笑道:“这简单,找个人陪你一起睡不就行了,怎么样,你和星仔现在是什么情况?”

    朱茵看了下周围,

    离得最近的也有几米远,便闷闷的说道:“我还没理他,最近他一有空就打电话给我,

    或去我家找我,求我原谅。

    他是个要面子的人,能这样我其实挺感动的,可一想到那天的画面,我就迈不过心里的坎,

    总有一点疙瘩。”

    温碧霞心里暗道:恐怕不止这个原因吧。但表面却说道:“这就要看你还是不是爱他了。

    如果还爱他,

    舍不得就这样放手,就给他一次机会,毕竟人都是会犯错的,只要他以后能真心悔过就行,

    如果已经不爱了,就干脆点,

    别这样拖拖拉拉的。”

    还真被温碧霞猜到了,但也并非温碧霞所想的那样,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她一直在担惊受怕,

    担心自己会怀孕。

    按照她的生理周期,她的例假1月23日就应该来了,最多推迟一两天,可却没有。

    等了三四天还是干干净净的,

    她的心顿时就揪紧了。

    正常情况下她应该去药店卖个验孕棒自己验一下,但她却不敢去,担心会被人认出来。

    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

    还没有来!这种情况在以往是非常少见的。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她开始厌食、嗜睡,

    这让她更加担心。

    就在她快要绝望,准备偷偷去医院检查一下时,比以往迟了两个星期的例假终于出现了。

    按理说她应该高兴的,

    可却没有。

    当时的感觉挺奇怪的,她也说不上来。

    听温碧霞这么说,朱茵低头切了块牛排放进嘴里,默默的嚼了会才叹气道:“真的挺烦的,

    还是你比较好,

    单身一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去考虑另一个的感受,也不用烦恼这些感情上的事。”

    温碧霞笑道:“你是在打击我吧。”

    ……

    在宴会大厅的另一边,周星池在跟几个人聊天,身后不远处是莫纹蔚,两人看起来很近,

    但全程没有任何交流,

    就连对视都无。

    自从那天被捉奸在床上之后,两人只通过一个电话,是莫纹蔚打给周星池的,通话时间很短,

    莫纹蔚希望停止两人关系,

    周星池没有反对。

    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下就算莫纹蔚不说,他也知道该怎么做。此后两人便在没有联系过。

    今天是两人这段时间来第一次见面。

    过了会,周星池走到一张摆放着餐食的桌前拿吃的,刚好莫纹蔚也走过来,两人对视了一眼,

    便各自把头转开了。

    随后周星池随便拿了东西朝朱茵方向走去。

    莫纹蔚看了看周星池,又看了眼正在和温碧霞聊天的朱茵,眉头微微一皱,脸上闪过一丝不快。

    女人都是会嫉妒的,

    这种嫉妒很多时候都无关任何事和物,,只是单纯的心里不平衡,就像此时的莫纹蔚。

    (三七中文 et)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