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保护我方族长 > 正文卷 第八十九章 嫂嫂威武!嫂嫂霸气!(求月票)

正文卷 第八十九章 嫂嫂威武!嫂嫂霸气!(求月票)

    ……

    碧波浩渺的青萝海海域,海水清澈干净,水温偏冷。

    在这片海域之中,各类生猛海鲜的生长速率比较慢,然后更加凭添了这些海鲜的品质风味。曾几何时,这一片广袤的海域之中也是渔船遍布,出产颇丰。

    只可惜,青萝海海域之中,不知何时开始,海寇渐渐昌盛起来。以至于现在渔业经济近乎与停顿,很多商贸往来的船只比起百年之前前,已少了八九成。

    也仅有曹氏,房氏这些大世家的商船,才能在这一片海域中畅行无阻。

    此刻。

    在这浩渺海波之中,有一支船队正结成一个稳定的阵型,劈风斩浪,快速向前行驶。

    在这支船队之中,最为醒目的,便是一艘风格独树一帜的大型商船。

    这艘船名为“珞淼号”,乃是东港陈氏和长宁王氏联手打造的最新型商船。

    它不像一般的海船那样拥有数根高耸的桅杆,反而在本该是桅杆的位置竖起了一个巨大的圆筒状物体。

    它的体积,也远比一般的海船来的更加庞大,很多关节部位已使用了最新型钢铁结构,动力来源除了传统的风帆之外,在船舱底部还设置了一个巨大的动力舱,其中安装一个巨大的锅炉,以及一个利用蒸汽结构推动的螺旋桨。

    这是王氏秘密研究机构推出的最新型炼器产品——“王氏蒸汽机”。

    要说到蒸汽机这东西,乃是推动地球文明进步的最大利器之一。每一个普通人都知道蒸汽机的原理,但是绝大部分普通人都不知道蒸汽机的具体结构。

    就像王守哲,他当然知道可以利用蒸汽产生动力,也模模糊糊知道一些大概的结构。可你要让他突兀的设计出一整套蒸汽机结构,那是打死他都做不到的事情。

    好在王氏的研究机构,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内部已经人才济济。关于蒸汽动力的课题,早在数十年前王守哲便已经提出概念和原理,以及大概的结构方向和思路。

    蒸汽动力的结构其实并不复杂,这世界上也不缺聪明人,之所以会遭遇技术瓶颈,很多时候仅仅缺一个思路和方向而已。

    在有了明确的思路和方向后,铁匠加炼器师加技术人员,在乾金的鼓励下一点点攻克各种难关,前前后后耗费了数十年时间。搞出了这么一套结构庞大,却又显得十分原始的蒸汽动力系统。

    可它再原始那也是蒸汽系统,属于“烧开水”初级级别的‘高端科技’,比起纯粹的风帆动能来说要先进许多。

    要知道,限制船运行业发展的最大问题,就是船只的载货能力。因为只有足够强大的载货能力,才能带来足够大的利润。

    而限制船只载货能力的,实际上就是动力。

    以风帆作为动力,不仅很容易受到气候和洋流的影响,一年里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只能被迫停航,所能提供的动力也有上限,运输速度着实算不上多快。

    但以蒸汽系统作为动力,就没有这个困扰了。

    蒸汽系统所能产生的动力,上限远比风帆要高,而且,蒸汽动力也比风帆动力更加稳定,受到气候和洋流的影响非常小,能够稳定而长久地提供强大的动力。哪怕是逆流而行,速度也绝不会太慢。

    除此之外,因为煤炭在这个世界上的价格十分低廉,它的消耗也算不上高。

    以此为基础,船运行业未来还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

    不过,截至目前,王氏的蒸汽动力系统还处在实验投入状态之中,需要在实践过程中不断继续改进,还远没有到可以大规模投产的地步。

    “珞淼号”,便是王氏的试水之作。

    同时,这艘名为“珞淼号”的大型商船,也是这一整支舰队的旗舰。

    它运载着最珍贵的洋玻璃制品,船上更是安装了足足十二门神威炮,其防卫力量之强大,称它一句“海上移动战争堡垒”绝不为过。

    与珞淼号相比,其余九艘商船的防卫力量就要逊色多了,每一艘商船上仅仅拥有一门神威炮。

    “珞淼号”前弦甲板很高,距离水平面足足有五六丈高,这让它看起来远比一般的海船更为神骏。

    此刻,甲板前端,一座神威炮的旁边,正俏生生的立着一位女子。

    她模样长得颇为俊俏,一头长发被简单地扎成了一个马尾束在脑后,身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在玄武劲装和披风的衬托下,她的身段显得高挑而玲珑,看起来英姿勃发,很是飒爽利落。

    这位女子,自然便是这一支船队此次的负责人,王珞淼了。

    一般高品玄武世家的女子,优秀一些的会走学宫路线,剩下大部分则都是走的嫁人生子,为家族联姻的路子,尤其是一些出身嫡脉的女子,大多时候根本无法主宰自己的婚姻。

    曹丽娜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作为出身辽远曹氏的嫡脉女子,她的资质算不上差,却也只能听从家族的安排,嫁给陇左钱氏的钱勤宏做续弦。

    然而,王氏却有些不同。

    在王守哲的坚持下,王氏族内的所有女子都享有和男子同样的权利和待遇,包括嫁娶。任何一个王氏女子,都有权利选择嫁或者不嫁,家族只会给出建议而不会强迫。甚至乎,比家族男子权力还大一些,毕竟某些男丁长久不结婚生子,家族就会有一定措施……

    在这一点上,王守哲得到了珑烟老祖的大力支持。

    因此,王守哲同父异母的妹妹王珞淼,迄今为止一直未曾嫁人。她同家族中的同辈男子一般,用自己的努力和能力为家族撑起了一片天空。

    海路贸易,向来艰苦。

    王珞淼选择这种方式,来为家族承担一部分责任,也为哥哥王守哲挑起一部分担子。这二十年来,她一点一滴的学习着所有能学习的一切,一步步成长,一步步融入。

    海风吹拂,披风猎猎。

    随着岁月的洗礼,当初的那个懵懂少女,已经逐渐蜕变成了一个成熟,且能独当一面的女中豪杰。

    “珞淼小姐,外面风大。”

    不知何时,一个长得斯文俊秀的青年公子出现在了王珞淼身后。

    他看着王珞淼,关切地说道:“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在这一片青萝海海域中,还没有哪支海寇敢动悬挂着房氏旗帜的船只。”

    这支商队虽然是王氏姻亲联盟的产业,却是专门与辽远房氏往来贸易的。因获利颇丰,房氏对这一条贸易线越来越看重,派出了家族当代嫡子房景辉专门负责跟进对接。

    这青年,自然就是房景辉了。

    双方合作二十年之久,关系已经越来越密切了。

    房景辉的年龄比珞淼大不了几岁,别看他气质儒雅斯文,可一身实力也达到了灵台境三层巅峰。放到学宫去,少不得也是个姬明钰那等级别的核心弟子。

    可见,辽远房氏之底蕴,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六品世家,如今恰巧处在冲击五品紫府世家的边缘。一旦他们冲击紫府成功,再加上陇左紫府学宫亲传弟子房佑安作为奥援,未来发展潜力极大。

    “景辉公子。”王珞淼微微颔首致意,“这一次船上装载了数量颇多的玻璃器皿,我还是盯着点儿好,一旦有事也可快速反应。”

    王珞淼身为家主嫡妹,从小受到的教育和资源也都是一等一的好。

    虽然因为后续神武皇朝试炼场中的资源枯竭,而未能获得初级血脉资质改善液,但她是王守哲嫡亲的妹妹,王守哲自然不会亏待她。

    “启灵”,“淬血”,“洗髓”三丹一整套下来,她的血脉资质就已经达到了中品丙等的小天骄级别。后来,王守哲得到的那一批嫁衣血蛊之中,也专门给她留了一只,使用过后,她的血脉资质堪堪跨过了中品和上品的门槛,达到了上品丁等。

    如今,她也已经是一代天骄了。

    不过,她的年纪毕竟比王守哲小了十岁,起步也稍微晚了一点,如今的实力也仅仅是灵台境三层中后段,距离突破灵台境中期还有一点距离。

    此等血脉天赋,晋升紫府境虽然还有略有些许小风险,但天人境却没什么难度。更何况,王氏如今正处在飞速发展阶段,各处产业年收益逐渐上涨。

    就像学宫主持开发的冰煞浮岛,现在也进入到了年收益数十万的阶段。而先前大量投资的守达商行,也早就已经回了本,并且年收益极其可观。

    最令王氏众人期待的是新安镇,如今新安镇已经开始大规模开荒垦田,良田数量一涨再涨,给以种粮为主的王氏带来了可观的收益。

    而且新安镇属于新开荒镇,按照大乾律法,可享三十年免除国税和郡税的优待,仅需要缴纳长宁卫的卫税,以及给予王氏的世家税。如果是登记在王氏名下的良田,那就连这一成的世家税也免了。

    因此,新安镇的收益格外可观。

    有了钱之后,王守哲开始四处搜罗能提高资质的洗髓丹,无极宝丹等。以王珞淼的地位以及家族贡献,将来未必不能再分得一枚无极宝丹。

    闲话暂且不提。

    房景辉见王珞淼态度如此坚定,无奈叹了口气:“既如此,我便在此陪珞淼小姐说说话吧~”

    说着,他就走到了王珞淼身边,以闲聊般的语气说道:“再过五六日便能抵达我们房氏的盘水港了,皆时光清点卸货便要几天时间,珞淼小姐可有什么打算?不准备去哪里逛一逛……”

    就在两人说话间。

    蓦地。

    一阵尖锐刺耳的尖啸声蓦然响起。

    那是瞭望台上的瞭望手发现敌情,吹响了警告啸。

    瞬时间,商船队伍里所有人的精神都一下紧绷了起来,王珞淼和房景辉也立刻停止了说话,仰头看向瞭望台。

    瞭望台上,瞭望副手正有条不紊地挥动旗帜,以旗语传递消息。

    “海寇来袭?”房景辉脸色一变,“究竟是哪一路海寇,连咱们的商船都敢劫掠?”

    王珞淼脸色一寒,立即根据旗语传达的海寇船只数量和来袭方向,进行了一系列的部署和安排。

    作为旗舰的“珞淼号”,则是调转方向,主动挡在海寇来袭的方向。甲板上,那十二座神威炮全部炮弹上膛,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所有非战斗人员全部躲进了船舱里,甲板上留下的,全都是有战斗力的玄武修士,以及懂得操作神威炮的家丁家将。

    商船载货量大,是不可能跑得过海寇的,靠着“千里镜”的优势率先发现敌情,摆出防守阵型最为划算。

    几乎就是船队完成调度的同时,浩渺大海之上,也出现了几十个小点。那是数十艘中小型快船,风帆鼓胀,正顺着风的方向极速疾来。

    在那几十艘快船之后,还跟着几艘大型海船。这些大型海船的速度比快船要稍微慢一点,却也比商队这边载货用的大海船快出了一倍有余。

    这些海船上方,海寇的旗帜高高飘扬,还没靠近,就给商队里的所有人带来了强烈的压迫感。

    很快,快船在众人的视野之中就变得越来越清晰,双方的距离开始急速拉近。

    一场激烈的海战打响。

    神威炮如雷般的轰鸣声,在海面上炸起了一道道水浪。运气足够好的情况下,还能轰沉一艘小型快船。

    随着海寇快速接近,对方弩炮也开始反击。

    然而,跟神威炮干净利落的战果相比,弩炮的效果就一下子相形见绌了。

    “娘的!”长相粗犷的海寇首领聂龙,愤怒到双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该死的神威炮,威力怎么会如此强大?”

    之前他也听说过,王氏和陈氏的神威炮威力不凡,他为此还嗤之以鼻过。却不料,现在尝到了苦头,不仅好些个兄弟都被神威炮打死了,连船都被毁了不少。。

    “兄弟们继续冲!”

    聂龙气得赤发皆张,浑身气势骤然暴涨。

    与此同时,他单腿在甲板上一踏,整个人蓦然腾空而起,凌空踏步,朝着珞淼号的方向飙飞而去。

    不过须臾之间,他的身形便已经到了商队旗舰珞淼号的上空。

    随着他右手一张,一把厚背大刀蓦然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中,那是一柄法宝级的长刀。

    这还是他晋升天人境的时候,曹氏上任家主曹宥斌送给他的。否则,凭他的实力和财力,想要弄到这么一柄法宝长刀,还真没那么容易。

    聂龙双手持刀,猛地一刀向旗舰斩去。

    瞬时间,海量玄气汹涌而出,凝聚成数丈大小的半圆形刀芒呼啸而去,气势磅礴,霸道而惨烈。

    十分显然,聂龙是一个用刀高手,已经领悟了些许刀意。

    此刻,他悬浮在空中,魁梧的身躯便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浑身的玄气波动更是激涌澎湃,有如怒涛一般,再加上那铺天盖地般的刀芒,当真是威势赫赫。

    哪怕他看起来就是随意一刀,这一刀的威力,依旧足以劈涛斩浪,摄人心魄。

    这就是天人之威!

    当一个天人境玄武修士全力以赴出手时,爆发出的战斗力是极其可怕的。什么商船,什么神威炮,都根本是无济于事。

    这也是为何有一个天人老祖存在,便能称霸地方,成为豪强势力的道理。

    天人境修士早已经脱离了凡人层次,仅凭一己之力,就极有可能灭掉一个普通的八品世家。而且在关键时刻,经常能左右一场小规模战争的走向。

    “不好,是‘赤发龙王’聂龙,珞淼姑娘小心!”房景辉脸色发白,急忙挡在了王珞淼身前,左手一掣,一道灵盾旋转着飞起,张开一道能量护盾将两人都挡在其中。

    只不过以他的实力,去硬挡这一招,纯粹是螳臂当车。

    就在这关键时刻,“珞淼号”内部,蓦地一声长啸声响起。只见一条蓝色水龙从船舱内破仓而出,如一道利箭般直击那道刀芒。

    “轰!”

    两股能量猛地交击,一道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珞淼号”上的桅杆,甲板,都纷纷破裂。

    与此同时。

    一个身材颀长魁梧的老者,手持着一杆银色长枪从船舱中飞身而出,凌空悬浮在了“赤发龙王”聂龙的对面,朗声大笑:“聂龙,有我在此,还轮不到你嚣张。”

    “是你?陈氏老祖陈儒鸿?”聂龙瞳孔一缩,表情一下子凝重了起来,“你不好好在东港待着,竟然出来跟船?”

    他对陈儒鸿也十分忌惮,传闻此人晋升天人境后,东海那边已经有数波海寇被他剿灭了,甚至其中还包括一个天人境的大海寇。

    那大海寇横行于东海附近海域已经百多年了,便是连东海卫的东海王等人,都拿他无可奈何,却竟然死在了新晋天人境陈儒鸿手中。

    那一战,也令陈儒鸿名声大噪,一时间东海海域的各路宵小都蜷缩了起来。

    很多人都猜测,陈儒鸿的血脉天赋恐怕不简单,否则也不可能如此快速晋升,拥有斩杀同级的实力。

    “老夫出门,自然是为了清剿你们这些鬼蜮宵小。”陈儒鸿表情冷漠地说道,“聂龙,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陈儒鸿,你不要太猖狂!我聂龙横行青萝海多年,修为又比你高出一截,你拿什么来杀我?”聂龙恼羞成怒,身上气势暴涨,猛地一刀朝他斩去。

    这一刀,可不像之前那一刀那么随意了,而是正儿八经地用出了全力,刀势愈发沉混霸道,带着一往无前的惨烈意蕴。

    “哼~!”

    陈儒鸿冷哼一声,毫不畏惧地提枪迎上。

    “轰轰!”

    两位天人在空中战作一团,就连脚下的海面都惊起了层层波涛。

    在陈儒鸿有意无意的引导下,两人的战斗不断地远离珞淼号,免得伤及无辜。

    这一幕,让房景辉惊喜交加:“珞淼小姐,儒鸿前辈竟然也在暗中护卫?如此一来,这一波海寇死定了。咱们一起杀敌,先将海寇爪牙击溃。”

    “唉~~景辉公子,你恐怕想的太简单了,这一次的海寇突袭,绝非偶然事件。”王珞淼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无奈地看了眼房景辉。

    说起来,这房景辉应该只需要在辽远盘港接应便行,几次三番非得亲自来回押运,其心思她王珞淼岂能不知?

    并非她王珞淼无情,只是平常家族中优秀的子弟们见多了,这房景辉的总体表现也只能堪称平平无奇。

    别说与她的哥哥王守哲相比了,便是连她的守勇哥哥,守廉哥哥都远远比不上。

    说起来这一次的船运,乃是她哥哥王守哲一手策划的,这十艘商船的货物全都是货真价实,却是被她哥哥当成了诱饵,引诱暗中的敌人出手。

    王珞淼无从知晓哥哥为何知道会出事,但是她从小到大见证的奇迹太多了,对哥哥有着无条件的信任。

    这一次,又被哥哥料中了。

    “珞淼小姐,你是说,这一次海寇袭击,后面还有幕后指使?”房景辉终究也不算太笨,当即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什么,“难不成,是曹氏?曹氏一直觊觎我们这一块海贸的利益,只是十几年前得罪了庆安左丘氏,以至于自顾不暇。”

    他话音刚落。

    海寇旗舰上,又是一道气息强大的天人境修士腾空而起,短短几个呼吸间便驾临到了“珞淼号”上空,他背负双手悬空而立:“你们商队,竟然还有天人境在暗中守护,哼,倒是小瞧了你们。只可惜,有我曹邦彦在,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逃。”

    “曹邦彦!怎么可能是你?你你你,你好大的胆子。”房景辉的脸色再度煞白,相比于聂龙那种海寇贼子,曹邦彦在辽远郡可是名气极大的天骄。

    而且传闻此子做事向来睚眦必报,心狠手辣。但凡得罪过他的人,下场都十分凄惨。房景辉甚至还听过传闻,曹邦彦乃是色中饿鬼,不知多少八九品小世家的姑娘被盯上后,都被暗中糟蹋了。

    只不过这些都是传闻,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更是无人敢出来告曹邦彦。

    “房景辉,嘿嘿嘿~”曹邦彦戏谑地笑了几声,“你太愚蠢了,这青萝海大海茫茫。等你们全都死了,谁知道是我做的?”

    “你……”房景辉被气得差点吐血,刚想反驳几句时,却被王珞淼轻轻一拉胳膊,拽到了身后,她抬起螓首朗声说,“曹邦彦,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驱使海寇来劫掠我们商船?”

    曹邦彦缓缓飘落到了船上,眼神贪婪地盯着王珞淼:“小妹妹,你便是王氏嫡女王珞淼吧?果然与传闻一样,风姿飒飒,气韵不凡。只要你肯乖乖从了我,我便饶你一条性命。”

    “畜生……”房景辉愤怒不已,刚想冲上去时,却被王珞淼一把抓住,往后丢摔了个跟斗。她表情淡定自若道:“你也是天骄,从了你倒也没什么。不过,我们王氏没有得罪过你们曹氏,为何要对我们动手?”

    “珞淼……”房景辉摔在地上,一脸震惊和悲愤。

    “有意思,有意思,你这是在套我的话吧?”曹邦彦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既然你这小美人儿如此识趣,那我便让你们做个明白鬼。你们王氏,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马上要完蛋了。”

    “得罪了谁?”王珞淼微微皱眉,“难道我们对海寇打压,得罪了‘赤发龙王’聂龙?他缘何如此能量,可以驱使曹公子?”

    “聂龙?我呸,聂龙不过是我们曹氏养的一条狗,凭他也敢驱使本公子?”曹邦彦一脸傲然之色,眼神不住地在王珞淼身上扫来扫去,“你这小美人儿,莫要太没见识……”

    “嫂嫂,我的任务已经完成,都录下来了吧?”王珞淼突然对身后说道。

    “录下来了。”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船舷甲板上,蓦地多出来了一个人,一个戴着斗笠纬纱看不清真容的女子。

    她的纤纤玉手中,还拿着一个圆盘大小的奇怪道具。若是有点见识的人就会知道,那是非常珍贵的灵宝,“天机留影盘”。

    此物炼制极难,大乾没有一个炼器师能生产。只有传说中“寒月仙朝”的某个炼器家族,才能仿制神武皇朝的天机留影盘。

    此物在寒月仙朝便是罕见物品,到了大乾国更是价值极贵,非等闲世家买得起。

    十五年前,王守哲见识过它的妙用后,便留上了心。耗费了不少人情和乾金,才弄来了这么一块。这不,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性。

    “你是谁?那是天机留影盘!”曹邦彦脸色一凛,寒声道,“你们刚才竟然在套我的话?”

    王珞淼撇了撇嘴说:“蠢货,到现在才醒悟过来么?凭你这种智力,竟然也想对付我们王氏……瞧不起谁呢?”

    “你!”曹邦彦被气得差点吐血,怒极而笑道,“好好好,我承认我被你们激怒了。我会让你们两个……”

    他话还未说完。

    便见眼前一道水光闪过,不知何时那斗笠女子已经欺身而近,皓腕轻抬,隔空轻飘飘的一掌。

    “轰!”

    曹邦彦感觉自己胸口像是被一头荒古巨兽撞到,肋骨咔嚓嚓碎裂,身躯像神威炮炮弹一般向后倒飞而去,撞碎船舷栏杆后去势未消,又是飞出了百多丈后才摔落海中。

    “这……”房景辉的瞳孔猛缩,堂堂曹氏天骄,竟然被人一招击飞!虽然有出其不意的嫌疑在,可,可那神秘女子,也太强大了吧?

    “嗛~~”王珞淼撇嘴嗤笑,“什么天骄曹邦彦,牛皮吹得这么想,本小姐还以为他多厉害呢。”

    “嫂嫂威武,嫂嫂霸气!”

    ……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