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剧:我在大理寺玩套路开挂了 > 第二卷 狐仙灭门 第二十八章 换赏赐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赶回孙府时已经是子时。

    虞青凤两天没合眼,这会儿任务完成,恨不得闭眼就睡。

    好不容易熬到回到孙府,虞青凤直接奔赴客房的那张床,也不管裴无厌会不会跟她同床共枕了,反正那张床她势在必得。

    赏赐侍寝?不可能的,裴无厌同样两天没睡,倒头就能睡成死猪。

    一前一后走到门口,虞青凤半眯着眼,迷迷糊糊跟随裴无厌想要迈进门槛,却撞上了一堵肉墙。

    下意识抬手去摸,这突然冒出来的障碍物是什么,上下左右,摸了个遍才回过味来,这是裴无厌的胸膛。

    “摸够了?”裴无厌垂着眼皮,神色古怪,三分委屈,三分抱怨,四分斥责。

    “够了。”虞青凤抬起迷离的眼。

    “蔺鸣让管家收拾出来隔壁的房间,他可是对你体贴得很,别驳了人家的好意,去睡隔壁。”裴无厌多少有点阴阳怪气。

    “我今晚的表现功劳苦劳都有,不是赏赐侍寝吗?”虞青凤坏笑,习惯性逗弄小奶狗。

    裴无厌瞬间瞪大眼,嫌恶地后退一步,伸出双臂阻止虞青凤进入,“不必,我现在看到你就倒胃口。”

    “啊?”虞青凤摸了摸自己的脸,熬夜毁容了?

    裴无厌别过头,在喉咙里含糊不清地嘀咕:

    “你一个女子,众人面前高谈阔论孙震平身为男子的缺陷,拦都拦不住。你是真不怕坏了名声,嫁不出去。”

    虞青凤想起裴无厌当众打断她就觉得来气,这男主是封建直男,不讨喜,那是她的工作好吗?

    那要是女仵作,还得亲自上手勘验男尸呢,人家男主还要求娶女仵作呢,人家那是什么神仙男主。

    “这有什么?我看他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还想让仵作当场给他验明正身呢。大家亲眼所见,看他如何抵赖!”

    “你还想亲眼所见?”裴无厌瞠目结舌,提高音量。

    虞青凤理直气壮地直视裴无厌的双眼,无所谓的样子。

    “嫁不出去也没关系啊,反正你们这里的封建直男,我一个都看不上。”虞青凤更加含糊不清地嘀咕,算是自言自语。

    “你多虑了,你看不上的人也看不上你。”

    裴无厌双手抓住虞青凤的双肩,给她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身,又在她背后一推,推出门槛,顺手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虞青凤被拒之门外,还被嫌弃了,却犹如胜者一般洋洋得意。

    这就对了,就是要与众不同,就是要惹男主讨厌。

    谁让你是男主呢?今天你对我多讨厌,日后你就会对我多着迷。这套路就是你这个男主的宿命,逃不掉。

    这一晚,虞青凤前半夜睡得极不安稳。

    先是孙乾运跪在裴无厌的门前,给孙震平求情,孙府下人们跟在后面跪倒一片。人多自然嘈杂。

    裴无厌隔着门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话,吓得这帮人鸟兽散。

    还没等清净多久,孙夫人幽怨的哭声断断续续隐隐约约,一直到有人大叫着夫人晕过去了,才算是彻底安静。

    虞青凤是饿醒的,醒来时屋外艳阳高照,出门一问时间,吃午饭都嫌晚了。

    裴无厌他们三个都不在房间,听下人说是去跟刚刚赶到的知府房大人商议开堂审理的事宜。

    虞青凤吃完午餐,在院子里晒太阳,正好看到房清沛夫妻相互搀扶从前殿往客房方向缓缓走来。想来是刚刚见过了房清玄吧。

    虞青凤朝他们走去,她还有话要跟这对儿夫妻聊聊。

    “房庄主,房夫人。”

    听到虞青凤的呼唤,夫妻二人抬头,见走来的是虞青凤,赶忙作揖行礼。

    “感谢虞姑娘,若不是你,小女怕是要永远在那枯井之中……”

    “二位节哀,房小姐在天有灵,也希望你们能够平安康健。”

    虞青凤不太会安慰人,只有这么两句苍白无力却也是真心诚意的老话。

    “如今小女可以入土为安,我们夫妻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房小姐和袁昆真是一对儿苦命鸳鸯,生不能同衾,死同穴也算是成全了这对儿苦命人吧。”

    虞青凤想要劝说房清沛夫妻把房映秋和袁昆同葬。

    房夫人摇头垂泪,“袁昆尸骨无存,我们也只能把那夜明珠与映秋一起……”

    “尸骨无存!”虞青凤一腔怒火,“袁昆可有家人?”

    “没有,袁昆是孤儿,所以被秘密囚禁于密室,也无人在意。当时我们不知道,还以为是他把映秋藏起来,便默认了房大人对他的处置。我们,我们对不起他……”

    “房清玄草菅人命,私自用刑,简直可恶至极!袁昆死得不明不白,又有谁替他讨要公道?二位,你们可以作证状告房清玄……”

    房清沛陡然抬眼,摇摆双手阻止虞青凤继续说下去。

    “虞姑娘,你莫要说笑了。”

    “说笑?”

    虞青凤后知后觉,自己的确是痴人说梦了。

    一来,房清玄房清沛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二来,虽然他们俩都是太傅大人的堂弟,可房清玄是四品高官,房清沛虽是富甲一方的商贾,但也只是一介布衣,太傅自然会向着房清玄。

    鸡蛋碰石头,这种事房清沛夫妇是不会做的,他们不单只有房映秋一个女儿,还得为其他儿女的后路着想。

    “罢了。二位节哀,房小姐在天有灵也希望你们能够平安康健。”

    虞青凤颓然又重复了一遍安慰之词,转身默默离开。

    寅时,知县衙门开堂审理杨家灭门案和房映秋命案,主审是廉书荣,副审是房清玄。

    裴无厌和蔺鸣是旁听,虞青凤站在旁听席裴无厌的身后,不敢置信地望着公堂上高高在上的主审官。

    这廉书荣怎么换了一身皮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还真当得上“青天大老爷”这个名衔。年老十岁不说,那一脸威严肃穆,活脱脱阎王判官,不怒自威。

    惊堂木一敲,虞青凤的双腿都一哆嗦。

    这选角还真是反差萌。

    虞青凤的身侧是她特意差人带来的梁小花。

    尽管梁小花已经疯了,但仍保留着寻找狐仙为父亲梁磊平反的执念。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她当然不能缺席。

    虞青凤只盼梁小花能够安安静静地旁听,因为只要她稍稍弄出一点动静,她就得赶紧把人送走,不能扰了衙门的威武。

    案件审理按部就班,廉书荣条理清晰,引导孙震平、杨丝婉和张汉忠如实陈述罪行,当着门外围观百姓的面,还原了真实案情。

    期间数次,审案过程被门外百姓的惊呼声咒骂声打断,房清玄习惯性就要赏那些百姓板子,都被廉书荣拦下。

    这三名罪犯全都非常配合,显然是廉书荣之前已经跟他们达成了协议。

    协议的内容便是他们老老实实认罪,还能少受一些酷刑,不连累亲属,最后还能赏他们一个痛快。

    没有凌迟之刑,虞青凤一开始还有些惋惜,可仔细一想,这大概就是编剧的私心吧,不希望他的主角团们是封建酷刑的卫道者。

    虞青凤斜眼白了房清玄好几眼,这家伙居然还能当副审,不公平。待会儿得跟裴无厌好好说道说道,不能就这么便宜了房清玄。

    梁小花全程躲在虞青凤身后,倒也真的安安静静,一声不吭。

    虞青凤感受到了身后梁小花颤抖的呼吸声,不知道她是真的听懂了,还是恐惧这威严的场面。

    退堂之后,虞青凤把梁小花送回自己的房间,急匆匆去找裴无厌。

    “我要赏赐。”虞青凤直接跨入敞开的大门。

    裴无厌、蔺鸣和廉书荣都在。

    裴无厌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说好的赏赐一定会给,早晚问题,现在不必多说。”

    “我要换赏赐。”

    “你要什么?”裴无厌好奇。

    “我要人。”

    裴无厌一缩脖子,眼中竟然闪过一丝惧色。

    虞青凤哭笑不得,在裴无厌眼中自己就那么如狼似虎?

    “我要梁小花,我要带她回京城,在大理寺给她找份工作,让她有安身立命之处。”

    裴无厌松了一口气,“大理寺不养闲人。”

    “可以让她去后厨……”

    廉书荣打断虞青凤,换了衣服,他又变回那个嬉皮笑脸的气氛担当,“她做的饭我可不敢吃,还想多活几年呢。”

    虞青凤笑着转向廉书荣,“廉大人,这还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狗配铃铛跑得欢。您换上那身官服,还挺像模像样呢。”

    廉书荣眯眼瞪着虞青凤,沉声调侃:“我看你平时跑得欢,送你个铃铛?”

    “行啊,廉大人送的铃铛,怎么也得是金铃铛吧?”如果真的是金的,虞青凤不介意随身佩戴。

    蔺鸣微笑着打断这两人的斗嘴模式,说:“那就让梁小花去我那吧,正好,我祖母喜欢热闹,府上多一个丫鬟无非就是多一张嘴的事儿。”

    “真的?”虞青凤欣喜地凑到蔺鸣身边坐下,“多谢蔺大人,还是蔺大人体贴周到,慈悲为怀。”

    裴无厌端起面前茶杯,一饮而尽,喝茶生生变成了干杯。

    “还有,房清玄那么可恶,怎么还能当副审,也应该治他的罪。”虞青凤转向裴无厌。

    “我们正在商量回京城之后联合刑部一起弹劾房清玄的事宜。刚刚房清玄还跟我提及太傅大人,暗示愿意打点一番,让我们不再追究他渎职之罪呢。”廉书荣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虞青凤赶忙望向裴无厌,看他的态度。

    “裴大人,你可不能因为跟太子关系好,就卖太傅的面子,徇私枉法,这房清玄绝对留不得,不能再让他为祸一方百姓。这端州,得换个清廉刚正有头脑的父母官。”

    裴无厌抬手敲了一下虞青凤的额头,责备:“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我为官之道了?别忘了你的身份。”

    虞青凤吃痛,揉着额头。

    廉书荣咳嗽一声,坏笑着说:“虞姑娘,你可真是没眼力见儿,这种话适合吹枕边风,不适合当着我们的面说,裴大人不要面子哒?”

    蔺鸣、裴无厌、虞青凤同时白了廉书荣一眼。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