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乐园 > 碧落黄泉 1967 一个人的宇宙
    当副本消失之后,林三酒又一次回到了昏暗的通讯室里,许久没有碰触过人类的空气,浮着暗凉的灰尘气味;大型机器像林木一样远远近近地围绕着二人,偶尔会缓缓地眨一次或绿或黄的灯光。

    尽管与想象中不同,但她终于有了一条能通往斯巴安的途径。

    “从这儿发消息吗?”林三酒四下看看,问道。

    “不,”梵和在副本一结束时就已经停止了呼吸,神态却仍然自然平和,似乎一点也不难受。“你随我来。”

    明明是她叫林三酒跟上的,等林三酒真一抬脚跟上她的时候,梵和又回头瞥了她一眼。“你不怕我给你带进陷阱里去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别忘了你还有押金在我这儿呢。”林三酒摆了摆手,“再说,大不了我吸口气,咱们一块有麻烦。”

    梵和好像也拿她没办法了,干脆沉默地在前领路。她行动起来时无声无息,如同月夜里被风轻轻一摇的树影,就滑入了星光云影之间幽暗的缝隙里。要不是她几次停下脚,出声招呼了林三酒一句,恐怕林三酒早就跟丢了。

    就连黑泽忌那一个感受物体压在世间时“存在感”的办法,都找不着梵和——她说自己超越了人类局限,看来确实不是夸大。

    “你这个行动办法挺好的,”林三酒跟她在兵工厂高高低低的建筑阴影中走了一会儿,越走越觉得佩服,问道:“你是怎么办到的?有什么诀窍吗?我也想试试。”

    梵和又回头看了她一眼。“我们是……是敌人吧?”

    “噢,是啊,”林三酒理所当然地说,“不过不打架的时候,敌人也可以聊聊天嘛,你们兵工厂也总有放假的时候吧。”

    “放假”这个概念,似乎让梵和困惑了好一会儿。林三酒给她解释了好几遍,梵和都没弄明白“放假”和“上班”是怎么一回事——对她来说,以兵工厂成员的身份,去执行兵工厂的命令,就是她的存在方式了,人怎么能从自己的“存在方式”中放假呢?

    “总之,”梵和搞不明白之下,摇了摇头,换了话题,“你看到前面的那一片空地了吗?”

    “看到了,”林三酒来了点精神。

    昏淡月影下,是一片十分广袤的空荡后院;她们已经穿越了整个兵工厂分部,来到了另一侧的金属高墙下。直到林三酒走入空地的时候,她才发现地面上铺的并不是石砖了。

    整片空地,就是一块平滑光洁的深灰色金属,唯有离近了才能隐约看见地面上一条条细细的黑色缝隙;中央是几层圆与半圆的弧线,长长短短的笔直缝隙像放射线一样从中央圆形辐射而出,覆盖了后院。

    “这是干什么的地方?”林三酒问道。

    “兵工厂少部分人才知道的内部渠道,近年来变成了专门给我们原型用的设施……”梵和含糊地解释了一句,说:“我与我的根系分开了,我无法直接向它输送讯息。不过我身上的所有部件,都与兵工厂内部渠道有联系,所以只有从这儿你才能联系上斯巴安——只要我的根系还在他身上,他就能感受到。”

    也不知她做了什么,话说到一半时,地面就忽然悄无声息地裂开了。几处形状长短各异的金属平台顺滑地升了起来,除了地面深处几不可闻的低低机芯声之外,仿佛一团团昏暗的梦在夜里迅速凝结出了坚硬笔直的形状。

    梵和一闪身,走入了一高一低两处金属薄台之间——那儿正好有一个立人的地方。

    “看着真厉害,”林三酒凑上去,看着金属薄台上叫人看不明白的显示灯光与触摸按钮,问道:“但下雨进水了怎么办?”

    梵和闭了闭眼,干脆没有回答她。“当我与根系联系上的时候,你把你的意识力拿出一部分,放在我的胸口上。”

    “胸口吗,”林三酒有点不好意思,清清嗓子问:“用意识力是怎么一回事?”

    “你的心智与精神仍然属于人类,不能直接——”梵和说到一半终于失了耐心,“反正你放就行了。”

    要是放只手她还不放心呢,意识力反而安全多了。林三酒抽出一小团意识力,再一抬头,发现梵和的双臂已经消失了——她吃了一惊,才看清楚原来它们不知何时深深地没入了两侧的金属薄台中;乍一看上去,仿佛梵和是这整一圈设施的一部分,即使仍是人形,却令人感觉不出来她也是个人了。

    “开始吧。”梵和垂着眼皮说。

    那一小团意识力,落在了梵和锁骨下方。

    刚刚一碰到对方的皮肤,林三酒立时心神一晃,仿佛承载着她的世界像一张幕布一样被抽走了,她正直直地跌入了无穷无尽的深渊;一圈一圈的光,气味,纹理与结构,在不断下坠沉没的林三酒眼前逐次打开收拢, 氤氲滑落——她只有遥遥的一点感觉,隐约知道自己的双脚仍旧站在地面上。

    “我在寻找根系,”梵和的声音似乎不像是从耳边响起来的,她却说不出自己是怎么听见的。“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太远了,远得好像不在这个世界里……我几乎感觉不到根系的踪迹……”

    斯巴安会知道是自己吗?林三酒透过那一团意识力的连接,无声地朝梵和问道。

    “会,”梵和果然感知到了她的问题,答道:“透过根系传输的讯息无法作假……不止是语言,他还会感受到你的一切……你的心跳,荷尔蒙,血流,基因构成……因为你与我联系在了一起,而我的根系又在他身上,所以——”

    她没有把话说完,林三酒却突然明白了。

    那一瞬间,就像是她在跨越空间的时候,一个不慎撞进了斯巴安的体内。

    在隔了不知多少距离,多少时间,多少个世界的另一头,有一个人独自形成了一处宇宙。

    林三酒以极速一头跌了进去,从斯巴安的心跳,荷尔蒙,血流与基因构成的太空里,缓缓地浮了起来。

    “你们会以超越人类的方式产生某种联系,”梵和的声音遥遥地说,“以后它会不会消失,我也不知道。或许算一个副作用吧。”

    可以……可以对他说话了。

    林三酒浮在斯巴安之中,浮在一截截断断续续的时间碎片里,想说话,却好像自己的声音也被碎片割破了。

    她从未感受过这样寂静、巨大而凝滞的孤独。

    。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