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成团宠的我只想当咸鱼 > 第798章 他们都回来了
    宋北北看着手中的信,这些信件中的她,一口一个昭昭哥哥,像热恋中的小孩子一样分享自己琐碎的日常,什么新鲜事都要告诉他……

    她怎么可能不认识沈昭?

    他们不但应该认识,而且关系很亲密。

    可她为什么一点点关于他的事都想不起来了?

    静默片刻,宋北北忽然猛地想起了伏诚先前为别人治疗心理创伤的事。

    那个女孩子被自己的养父侮辱,之后就得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伏诚没有开办过心理诊所,他一般只做学术研究,哦对了,还与警方签署了顾问协议,是警方的犯罪心理顾问。

    他在案件中接触了那个女孩,对方当时已经有严重的自杀倾向,宋北北看那个女孩实在可怜,就求伏诚救救她。

    最后伏诚就是用催眠删除了与她养父相关的所有记忆。

    难道自己也是……

    宋北北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和一个能随意修改自己记忆的人在一起,那岂不是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自己都可能不知道?岂不是任他宰割?

    不信,她一定要查出真相,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

    但前提是,不能让伏诚知道。

    宋北北冷静下来,起身出去又端了一盆花来,直接将花连根拔起,然后将重新包好的信又放了进去。

    ……

    宋家此时热闹非凡。

    赫毐当时是在宋家门口发病晕倒的,就被玉无瑕扶了进去,一直养伤到现在。

    现在虽然醒了,但是宋家有美女伺候自己,回家只有自己一个单身汉,赫毐肯定赖在这里不走了。

    除了他这个新客人之外,宋南风也带着自己的一众“外挂”过来了。

    蓝青是代替释放留在中原的,释放跟着南疆王回去做世子了,她便留下来替释放报答宋家的恩情。

    其实说是这么说,她真正的原因就是觉得中原好玩,宋南风也好玩,她还没玩够,不愿意回去。

    如今蓝青已经是杀马山上响当当的人物了,她会放蛊,任何一个中原的帮派都不敢在她面前造次。

    就算是那种以毒和暗器起家的帮派,也弄不懂这神奇的蛊该如何破解,所以也不敢轻易得罪葬爱帮。

    再者就是殷佑棠。

    曾经的小皇子天天在杀马山上风吹日晒的,和一群猛兽混在一起,人没那么娇气了,已经开始有男子汉的感觉了。

    他身量蹿得很高,五官明朗立体,十足十的帅小伙儿。

    但就是不爱笑,还有一股睥睨万物,谁都瞧不起的狂妄之气,明明并没有鼻孔看人,但他瞅别人一样,就是容易叫人觉得他满眼都是瞧不起……就跟沈昭那种感觉极为相似。

    就是让人第一看见着十分想揍他,但是相处久了,知道人家一副狂妄的样子是真的有本事,就真正的心悦诚服了。

    别说他一直注意着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就算不隐藏,他如今这样子也没几个人能将他与当年瘦小的殷佑棠联系在一起。

    还有一个,就是如今正叽叽喳喳抱怨马车颠簸的鸡仔。

    “赶个路至于这么玩儿命吗?我的老腰都被震碎了!”

    “早知道留在山上陪老婆孩子了!”

    “来这么久了平胸萝莉也不出现,还不给我拿鸟食过来!”

    “……”

    这个碎嘴小鹦鹉真是一刻都不停歇,蹲在宋南风肩头上噼里啪啦的,好像是跟人吵架似的。

    宋南风实在觉得它聒噪烦人,抬起手“啪”的一巴掌把它拍开,不耐烦地道:“吵死了。”

    鸡仔晕乎乎地爬起来,谄媚地蹭了蹭宋南风的腿:“老大,人家不敢了嘛,老大你就看在我抛下妻儿跟你来这里的份上别生气了。”

    它现在懂的话是越来越多了,而且以前只能说一些短句子,现在超长的句子都能说,还不带喘气的。

    宋南风都懒得理它,因为只要一理它,它就拍马屁拍个没完了。

    忽然,有人走了进来,宋南风转脸看去,见是宋清,立马站起来道:“大哥,你来了,我听说北北出事了?”

    宋南风到现在都不敢细看外堂那雪白的灵堂,真怕妹妹真的出事了。

    殷佑棠也直勾勾地看向宋清,紧张地等着回应。

    宋清见房间里都是自己人,便也直接说了:“北北没事,出事的是‘宋北风’。这件事具体说来话长,我待会儿和你们慢慢说。”

    听到宋清亲口说宋北北没事,殷佑棠明显松了口气。

    宋清看向殷佑棠,担忧道:“十一皇子,北北曾经说过你是假死逃生,如今你怎么也回京城了?”

    殷佑棠避开他的视线,面无表情地道:“我是来放虎归山的。”

    宋清微微蹙了一下眉头:“放虎归山?”

    殷佑棠点头:“我当初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一只小虎崽儿,它不适应江南的气候,一只体弱多病,所以我便将它送回京城,打算明日就将它放回山野。”

    宋清惊讶道:“你一路带着一只老虎过来?”

    这得多张扬啊?不怕到处引人注意吗?

    宋清想到妹妹曾经还那么担心这个小少年,不由为他捏了把汗。

    宋南风笑道:“大哥你不用担心他,那老虎自然是伪装过的,我们用一张完整的牛皮盖在老虎身上,别说人认不出它来,就是动物都无法识别它身上的味道。”

    鸡仔在一旁叫道:“好残忍!怎么可以剥牛牛的皮皮呢!”

    殷佑棠看了它一眼:“那碗红烧牛肉就你吃的最多,你还携家带口来吃。”

    鸡仔又嘿嘿傻笑两声,装傻:“我不知道那是一头牛!”

    殷佑棠无奈,他又不喜欢人多,便也不打扰宋家兄弟重逢了,说了一句“我先去休息了”,便先离开了。

    他刚走出去,蓝青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早就在一旁憋笑了,此时终于憋不住了。

    宋南风不解地看向她:“你笑什么?”

    蓝青看了一眼殷佑棠的背影:“我笑那个小孩,分明就是为了看你妹妹而回京城的,非要编一个放虎归山的理由,至于大老远费这么大力气送一只老虎回来吗?他呀,这几年来心心念念都是你妹妹。”

    宋南风诧异道:“不可能吧?我怎么没发现?而且我妹妹与他相处的时候一直是男人的身份,我是最近才告诉他我妹妹是姑娘的。”

    蓝青道:“我骗你干嘛?我有证据的!”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