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秦国小坑货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自寻死路
    一句话出口,不仅是书院众人,就连外面围观的百姓以及被邀请来参加此次诗会的众人脸全部都黑了下来。

    前面说了,蜀中因为是杂居地,一直沿用着祖辈的传统。而对于外界的一些新奇事物很是抵制,这也就造成了蜀中并不了解外面办丧事是个什么流程了,所以对方正一手策划的诗会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在被杨大清一语道破后,顿时所有人看向门口那些花圈的眼神都不对了,脑中不自觉地就把这些东西和丧失联系起来,这样一想忽然发现这些花圈之类的东西还挺应景的。

    杨大清发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干笑几声连忙带头朝着书院里走去。

    众人穿过大门后他再次被眼前的一切给震撼到了。放眼望去满眼尽是或大或小的各种横幅,一张张白纸黑字赫然在眼前不断放大,就像进入了一个大型的丧葬现场似的,就差在门口挂上两个写着奠字的灯笼了。

    杨大清不敢确定地再次询问道:“贵书院当真没人仙逝?”

    众人沉默,可脸上的神色却分明表现出对他不会说话的愤怒。

    杨大清赶忙闭嘴,继续带着众人朝着里面行去。

    一个本来应该空前盛大的诗会开幕式便在如此诡异的氛围中进行着,谁都没有第一个开口说话,好像谁第一个开口便会触怒神明引起什么天罚似的。

    最终,作为诗会主办官的杨大清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地对周围人道:“既然人都来齐了,那么咱们的诗会就开始吧。”

    众人依旧沉默,就好像在欣赏一个小丑在台上卖力演出却丝毫不能博得任何人的喝彩。

    杨大清脸上如同火烧般难受,一句话说完就自顾自找了个地方坐下,静静等待着书院先生的开场致词。

    可令他失望的是,甘愿当小丑的只有他而已。书院的先生此刻心中的愤怒简直可以用滔天来形容,他们把憋屈的目光投向了一旁尤不自知发生何事的二世祖们。

    眼前的这一切全都是这些人干的,说什么协助书院布置会场,谁会想到居然布置出了一个灵堂?这简直是在有史以来的诗会上摸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黑啊!让他们这些整天教书育人的老学究们死后怎么有脸去面对先贤?

    二世祖们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仍旧看着这些自己等人亲手布置的会场暗自得意,一个个都把头扬得高高的,仿佛立了大功的将军等待着所有人膜拜。

    看看,这一切布置是多么的新奇?若没有那位心思活络的局长出谋划策,他们怎么能弄出如此宏大的场面?放眼望去简直是蔚为壮观啊!

    看到二世祖们的嘚瑟模样,一些沉不住气的学子们最先爆发了。

    “你们还好意思笑?”一名学子指着二世祖们就开始破口大骂起来:“一个好好的诗会被你们布置成了什么样子?简直是有辱斯文!”

    贾天兵毕竟年龄尚小,最先经不住挑衅跳出来:“不知好歹的东西,我们费尽心力帮你们布置会场,受苦受累不说如今你们还不知感恩,反而指责我们的不是了?”

    “哈。”书生怒极而笑:“感恩?好,好得很!那不妨让我们书院的学子帮你们衙门也布置一下,就照着这个样子来!”

    书生指着身后的众多白色条幅,越看越觉得晦气,如同发疯般地转身就把离他最近的几张给撕了下来。似乎觉得还不解气,于是将手里的纸张撕了个粉碎,把纸片朝着二世祖们脸上丢去:“看看你们做的好事!”

    二世祖们那里受过这种气?一个个纷纷露胳膊挽袖子的就要上前对书生进行一番武力教育。这时先生们发话了:“住手!此地乃是文坛盛会怎可容尔等胡闹!”

    可他只是一个书院的先生而已,那些二世祖们怎么会买他的帐?一个个上前有的揪住学子的衣襟就要开打,有的则直接奔着先生而来。

    方正见局面逐渐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连忙站出来道:“住手,你们如今都是衙门的人了。平日里我怎么教你们的?你们的与人为善呢?都被狗吃了?”

    杨大清好奇地看着这群二世祖们被方正一句话就震慑住了,纷纷退后如同一个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低头不语。于是问道:“方小友,你和他们?”

    方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见笑了,这些不成器的家伙都是我的下属。”

    “哦?”杨大清更加好奇了,连忙追问:“下属?方才听你说是衙门的人,难道你入了青川府衙为官?”

    方正有些腼腆地点点头:“不才在下正是新建城管局局长。”

    杨大清琢磨半晌也没弄清楚城管局到底是个什么部门,正要开口询问呢,却听二世祖里有人道:“局长,这些都是你吩咐下来布置出的会场,现在别人不仅不领情,反而还骂我们。这口气难道就忍了吗?”

    方正心道不好。这群二世祖仗着身世还没人敢拿他们怎么样,可自己孤家寡人的,虽然是新任的局长,可这个衙门不是刚开张吗?百姓们估计就连听都没听说过。现如今被他们把布置会场的帽子往脑袋上一扣,就相当于在脸上写着都是我干的!这让那群蠢蠢欲动想要为书院打抱不平的学子们怎么想?

    哟,原来是你小子干的啊?好嘞,那群二世祖咱们惹不起,你这个不知来历的人咱们还是可以掂量掂量轻重的。

    于是乎,书院中不仅那些学子们,就连老先生们也都将愤怒的目光投向了方正。

    方正连忙解释:“不是这样的!”

    杨大清万没想到方正才是主导这一切的幕后之人,不过当他看到所有人仇恨的目光都看向方正的时候顿时心道不好,看来书院的人打算把所有的火气都朝着方正发泄了。

    都怪自己多嘴,如果刚才不点明这件事情多好啊!

    可方正毕竟与京中的那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临出来之前他也被皇帝陛下秘密召见,要他在前往蜀中的途中密切关注方正的消息,如果有任何发现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地将其找到并且安全带回京城。

    杨大清很是清楚方正代表着什么,而且这里面牵扯的不仅仅是皇家的家事,而且还密切牵涉到了朝堂的安稳。所以此事一定要慎之再慎,一旦出现任何意外将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

    眼见方正就要遭到众人怒火的掩埋,杨大清当机立断站出来喝道:“住手!”

    一声断喝后,他向一众护卫道:“你们分散出去,如果发现有人敢擅动立刻抓起来以袭击朝廷官员罪论处!”

    “哗”

    一阵喧哗过后,在场中人不得不因为惧怕朝廷的威势而偃旗息鼓了。可他们心中的愤怒之火却不曾熄灭,一个个对方正怒目而视。

    杨大清有些头疼地看着所有人道:“你们忘了自己的身份吗?大秦的学子何时变得如江湖中那些野蛮武夫一般无二了?再说了今日乃是文坛盛会,你们此举置那些圣人先贤于何地?”

    白鹿书院的先生学子们顿时羞愧得低下头去。

    杨大清继续道:“本官虽不清楚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何事,不过在我看来,既然文人之间产生了矛盾,那大可以以文人的方式来决定胜负嘛,没必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平白污了自己的名声!”

    这时一些心中仍旧不服的学子们也暗自点头,杨大清的处置还算公允,既平息了众人的怒火也给了大家一个机会。既然如今是中秋诗会,而且白鹿书院和城管局之间发生了矛盾,那何不用文人比试的手段来决定到底谁输谁赢呢?

    而且他们断定,这群不学无术的二世祖们绝对不可能在诗词方面战胜他们!因为一方是勤学苦读的学子,而另一方则是整日里游手好闲的二世祖,两者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好不好?

    顿时学子们心里的愤怒刹那间化为了无限的动力,一个个把挑衅的目光投向了城管局众人。期间还有人带着鄙视道:“就凭他们?配和咱们一较高下吗?”

    二世祖们的脾气上来了谁都拦不住,还没等方正出口阻拦,这些人纷纷叫嚣道:“敢说我们不配?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

    方正暗暗叫苦,一群混吃等死的玩意儿还想和真正的文人比试?这简直是在找死好不好?可话已出口,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的。尽管不是他这个局长亲口所言,不过到底还是自己同僚说出来的,也就等于代表了整个城管局应战了。

    杨大清对方正的手段还不怎么清楚,不过眼下的当务之急便是要安抚下白鹿书院众人的情绪,于是便也顾不了许多直接做主道:“好,那本官宣布今年的中秋诗会不再遵循以往的规矩了。而是由双方各自出题让对方作诗,各凭本事定胜负!”

    那些受邀来参加诗会的人顿时眼前一亮,这主意好啊。以往的流程未免让人感觉太过单调,没想到今年中秋居然就因为一件小事而改了规矩。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大家想要看热闹的热切心情,于是众人纷纷应和起来。

    “好,杨大人英明,本该如此。”

    “就是要让这帮二世祖们灰头土脸的滚出去!”

    方正看着群情激奋的场面,顿时嘴里一阵苦涩,不由得狠狠地瞪着多嘴的城管人员,让你多管闲事!现在好了吧?都被逼到不得不和文人打擂台了。要知道他们可是钻营文学多年了,这要上去比试不就相当于自寻死路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