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总有大小姐想对我图谋不轨 > 正文卷 3 那就再见吧
    “眼镜。”神宫和也轻轻地帮她摘下。

    期间片桐里纱没有反抗,也没有嘴硬,只是静静地看着神宫和也的脸庞。

    这个俊秀的少年,总是会做出出乎自己意料的行为。

    比自己想象要大胆,也比自己想象的要难以控制。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接二连三地去找他的麻烦吧?

    毕竟得不到,就会越想要。

    “…”

    “闭上眼睛。”

    “不许起来。”

    虽然这两句都是命令式的话语,但片桐里纱听得出来,这都是神宫和也关心她的表现。

    她双手缓缓摊开,听话,闭上双眸,在神宫和也的注视之下缓缓入睡。

    就这么持续了十分钟,眼见着少女的呼吸变得平稳,吹弹可破的小脸格外安详,他抚摸着里纱细软的粉色发丝,温和地笑了笑。

    “睡觉的时候还是挺乖的。”

    ‘那么,也该去做正事了。’

    回到刚才的座位上,神宫和也开始认真细致地阅读财务报表,足足堆有一指之高的文件厚度,够他啃一个晚上了。

    这些财务报表之中,有不少专有名词看的他是一愣一愣的。在电脑查询之后,发现这也都是经营学以及经济学里面的知识点,还有很多特别案列需要专门记忆,才能明白计划书到底写的是什么…

    万幸,神宫和也在以前接触过类似的知识,不然真的是从零开始的话,估计还真得在这发呆。

    工作桌上也都摆放着相关知识的书籍。

    又是厚厚一沓。

    神宫和也拿起其中一本,《企业战略论》,冈田正大所著。

    总共划分为三本,基本编,事业战略编,全社战略编。

    剩余还有《经营组织论基础》,《全球经营入门》,《经营学入门》等书籍。

    神宫和也一本一本翻过去,发现里面都夹着大量的纸张,即为片桐里纱本人学习的时候所做的笔记,娟秀工整的字体,将里面的知识点总结划分,做的十分细致到位。

    这不禁让神宫和也开始想象她认真学习的样子,同时也略有感慨。

    ‘果然这么小的年纪就要管控一个财团,是特别辛苦的一件事。’

    ‘需要大量知识积累,以及实践管理,每一步都特别困难。’

    “呼…”神宫和也轻叹了一口气,虽然听起来就很可怕,是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但…既然都决定走下去了,那就好好做。

    任重而道远。

    神宫和也开始从第一本理论书籍开始看起。

    而在此之后的房间里,只有三种声音。

    一种是里纱平稳呼吸,时不时会发出唔唔的可爱声音。

    另外两种就是神宫和也翻阅书籍的页面纸张摩擦声,还有铅笔在白纸上撰写的沙沙声。

    从深夜一点,一直到早上七点。

    期间最多休息十五分钟,神宫和也全程都在投入,并且专注学习着。

    在伪学习系统(签到)系统的加成之下,勉强是让他把经营学,还有经济学相关理论知识拉到了入门级。

    但这距离精通,似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看着窗外透入房间内的阳光,他捂了捂有些昏沉的脑袋,随后看了一眼放在桌面上的力保健提神药剂。

    这种东西喝多了肯定是会对身体有负面影响的。

    但是现在也是比较紧急的情况,为了爆肝不得不喝。

    只是这丫头…

    备了足足十几瓶,就不怕自己身体扛不住吗?

    神宫和也低垂着眉眼,再度深刻认识到了片桐里纱的压力,还有她所承受的事情是多么地严峻。

    缓缓拧开,然后一口气灌入喉中。

    刺激苦涩,还有些微酸,真的很难形容的味道。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刺激,让他一瞬间就精神了不少。

    在过两三分钟后,他发现胸中有火在烧的感觉,眼睛变得清明,整个人的精神也好了起来。

    “还真挺有用。”

    神宫和也自言自语了一句。

    ‘不过…以后要一直爆肝的话,最好还是尽快把治愈技能重新搞出来。’

    ‘这样就不会对身体造成负担,也能一直这么学习下去。’

    心里有了想法之后,神宫和也今天就打算去这么做。

    此时,在他的身后,被薄纱所包裹住的柔软床铺之上,粉色短发的动人少女已然睁开双眸。

    一直都缺乏睡眠的她,还是第一次有种醒来很精神,很舒适的感觉。

    而且…也许是有他的陪伴,她昨夜也没有梦到那些讨厌的事情了。

    很安心。

    缓缓起身,透过薄纱,她发现神宫和也此时正在喝力保健,然后又拿着那些自己以前学过的理论书籍,认真阅读着。

    ‘他难道是通宵了?’

    片桐里纱怔了怔,她的心脏又不受控制开始加快跳动,面色也逐渐红润起来。

    真的…

    真的有人愿意为她付出的么?

    迄今为止,从三年前正式决定要成为掌权人以来,片桐里纱独自一人熬过了多少个夜晚。

    她自己都数不清了。

    每天都是学习,工作,然后接见各种企业的老板,还要和财团里面蠢蠢欲动的那些人勾心斗角,用各种策略来化解他们的刁难。

    一路过来…

    真的好累。

    所以为了让情绪有地方发泄,她才会在学校那里展现那么恶劣的性格,还以嘲笑别人取乐。

    …

    确实,正如神宫和也所说,她可怜的经历,不是她对别人胡作非为的借口。

    做了坏事就是坏的。

    没有狡辩的必要。

    不过…

    如果神宫和也真的能够带着她脱离这次困境。

    那她也可以考虑不再那么做…

    里纱鸭子坐在床铺上,她的双手情不自禁地开始攥紧床单,将其变成皱巴巴的模样。

    而下一刻,窗外的阳光越来越强烈,照射进房间的地毯之上,有着暖暖的感觉。

    这也让神宫和也与片桐里纱都彻底清醒了过来。

    突然之间,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神宫和也缓缓把视线从书籍上转向片桐里纱所在的床铺上,隔着薄纱,两个人在对视着。

    片桐里纱没有给他摆脸色,而是嘻嘻一笑,玉颜生春,双颊晕红,看起来可爱极了。

    “早上好~和也~”

    神宫和也听着少女的温柔叫唤,先是一愣,随后心里便开始有种痒痒的感觉。

    慢慢了解到片桐里纱的事情之后,会让他有种想要疼爱她的想法。

    只不过,这丫头很容易得意忘形,而且嘴巴还特别硬。

    所以,霸道冷漠的人设暂时还不能崩。

    虽是这么想的,但他的眼中依旧蕴含着藏不住的笑意,面无表情,但也并没有看上去很冷漠。

    “嗯。”

    “要不要过来休息一下?”里纱笑容妩媚娇丽,那轻巧的小动作看起来惹人怜爱。

    “不用,我不是很困。”

    “起床吧,差不多也到要去学校的时间里。”

    “我不想起床。”软糯可爱的声音响起,里纱在跟他撒娇。

    那嘟着嘴的模样,是神宫和也第一次看见。

    “除非你来抱我,否则我都不想起床~!”

    “……”

    神宫和也看着她这么喜欢撒娇,那肯定就是上去好好地体罚她一下。

    摄人心魂的奶香气,还有嘴巴里面的甜蜜,滑嫩的肌肤摸起来手感特别好。

    美好的早晨,也许就应该这么开始。

    几分钟过后,片桐里纱的嘴巴还有晶莹液体拉出丝,她眼神迷离地抱着神宫和也,轻声问道:“我的嘴巴是不是特别甜?”

    “…”神宫和也忍得辛苦,索性把她推倒在床,然后继续索取了一番。

    直到里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之后,他才停下。

    而后,神宫和也就在片桐家里写了三十分钟的冷水澡,才勉强把刚才的火焰压制下去。

    关上淋浴,神宫和也深吸一口气,看着镜子中有些囊肿的自己,无奈地自语着:“以后还是稍微收敛点,这种事情做起来就没有个头了。”

    “还是要分清主次的。”

    “不过…这丫头软起来,我还真的有点抗拒不了。”

    ……

    他这边洗浴结束,片桐里纱那里也整理好了着装,换上了熟悉的金城制服,蓝色夹克外套,黑色衬衣,长筒白丝袜,再配上一对简约的loafer学生皮鞋。

    而此刻的她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事实上她刚才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行为。

    怎,怎么回事就…

    就那样引诱他了…

    明明自己也不是那种性格的人…

    “…和也。”

    “你真是个变态。”

    神宫和也在降完火之后,听到这久违的称呼,不知为何反而内心稍微安定了一些。

    “谢谢夸奖。”

    ——

    “你不去学校?”片桐里纱在跟他走出宅邸的时候,很是惊讶地问道。

    “嗯。”

    “稍微有点事情要做。”神宫和也又要开始久违的签到大业了。

    不指望系统能让自己的技能有多少增长,但至少。

    给个入门级的治愈,能让他天天熬夜身体也受得住就行。

    “欸——什么事?”

    “告诉我。”片桐里纱直接站在他的身前,挡住了他。

    “这是命令。”少女重回高傲姿态,双手环抱胸口。

    神宫和也挑了挑眉,“凭什么告诉你。”

    “…不说的话,我今天就把你对我做的事,全部都跟你那两个女朋友摊牌。”

    “脖子上的草莓,还有胸那里的痕迹…”

    “又皮痒了?”

    “快说!”

    “不说。”神宫和也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看来,真的要把她从里到外都调教好,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最终,片桐里纱也没有知晓答案,反而臀部还多了几分火辣辣的感觉。

    这让她又气又恼,今早的那些感动也全部都化作了羞恼。

    她恨神宫和也!!!

    ——

    在神宫和也不来学校的这段期间里,片桐里纱姑且也是老实了一天。

    她也没什么空闲去找其他人的麻烦了,比起这些,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弄清楚。

    有关赤井朱里。

    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来到了朱里所在的班级里,不由分说地便上前拉起了她的手,片桐里纱的眼神很坚定,语气也显得格外冰冷。

    “跟我出来一趟,朱里。”

    没有选择无人的角落,也不是阳光明媚的天台,片桐里纱还是带着赤井朱里来到了吃下午茶的地方。

    小包间里,两个少女面对面地坐着。

    散发着淡淡热气的红茶,精巧美味的饼干点心,片桐里纱不管自己吃不吃,来这里都会点上这么多。

    “朱里。”

    “…”赤井朱里听着她叫唤自己的名字,肩膀不可抑制地抖动了一下。

    不敢抬头看片桐里纱,显然也是心虚所致。

    到现在,似乎不用多说,片桐里纱都已经能猜测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所以,果然还是自己最亲密的人背叛了自己吗?

    为数不多,被自己认可为朋友的存在…

    “是你吗?”

    “把我平常有和你说的一些事情,都泄漏出去。”

    “是你吗?”片桐里纱有些不死心地多问了一句。

    她之前在调查的时候,都是特地略过赤井朱里的,而这么久都查不出什么端倪。

    也…

    “……”

    “是我,对不起…”赤井朱里看起来有些痛苦地低下了头,她的表情似乎也从未这么丰富过,纠结难过,释然…

    片桐里纱内心震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这包间里,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还有里纱自己心碎的声音。

    之所以…

    赤井朱里也要叫自己的母亲“妈妈”,是因为要满足母亲的妄想。

    只有这样才会让她从癫狂的状态恢复过来。

    而片桐里纱自己不可能分身,所以只能拜托赤井朱里。

    这个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的朋友。

    她很能给自己安全感,空手道最高段,还是拿过奖项的天才武道少女,并且也总是维护自己。

    片桐里纱之所以能在学校里那么轻松地欺负他人,除开她的身份之外,就是有赤井朱里的保驾护航才能如此。

    可是…

    为什么呢?

    几年的交情在一刻化为泡影,不需要多余的解释,冷冰冰的现实就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好残酷啊…

    片桐里纱眼角噙着泪水,如果不是在今天,找到了一个能为她付出的人的话,或许她此刻也会崩溃。

    但…

    “…”

    “那就再见吧。”

    “朱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