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 > 正文卷 第一百零七章 愿煞
    很快,他就来到了乙字一百三十七号房。

    知道等会儿鉴宝堂就会发现有三十多个正式朝奉缺席,必有事端发生,很有可能会找他这样的夜里出去的人问话,是以他也安静的闭目养神起来。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他就听到了急冲冲的脚步声,还有一些略显焦急的呼喊声。

    三十多个正式朝奉一起消失,可算是一起顶大的大事故了。

    要知道,正式朝奉的地位,其实不低,是一个当铺的门面。

    若是在鉴宝堂内鉴宝死去了,那些当铺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这是官方摊派,你不来,上面有的是办法治你,加上主持珍宝会的莫东商会也会给与一定的补偿,半推半就,也就同意了。

    可这无缘无故消失,而且还是在鉴宝堂之外消失,那就不同了。

    一个正式朝奉的损失,就可让一个当铺受到震荡了,要是两个甚至三个一起消失,那几乎就是灭顶之灾。

    没有扛鼎的朝奉掌眼驱煞,这当铺还能开的下去吗?

    去明月花船的,可大多都是同一个当铺之人你拉我我拉你的,比如陈少君,就是被三朝奉张高几次游说给拉过去的。

    要是他没回来,林氏典当铺就会损失两个正式朝奉,就算还有大朝奉坐镇,生意也会大受影响。

    其他当铺中,甚至有三个正式朝奉一起出去的,损失就更大了。

    这件事情,影响极大,自然惊动了莫东商会的会长莫逐项,也引起了官府的注意。

    一番调查,陈少君自然也受到了问话。

    “不知道啊,我虽然也外出了,但都呆在我自己租的房间里,早上出门的时候,我还跟隔壁的大婶打了个招呼呢。

    这明月花船之事,跟我可没多大关系,你们看我这么小,哪里会去那种地方啊?

    关键我还很穷,没钱。”

    陈少君打着马虎眼。

    反正也找不到人证,三十个朝奉,除了鉴宝死去的,大多应该是回不来了,红衣教方面也不会放他们回来,所以陈少君也不担心他的话被人戳穿。

    当然了,关键是这事情其实已经有了定论,都知道他们是牵扯到了明月花船的案子之上了,巡检司与明月花船的一场大战,这时候可已经流传出来了,闹得沸沸扬扬,影响不小。

    是以,上面找他问话,顶多也就是例行公司,没谁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来。

    加上晚上出去的正式朝奉多了去了,除了那消失的三十多个正式朝奉,至少还有数十个朝奉在外面过夜,一个个问话下来,早就了解的七七八八了,放在他身上的心思自然就少了。

    于是陈少君很快就又回到了鉴宝房之中。

    没有第一时间开始鉴宝。

    陈少君皱着眉头,也在思考着后续影响。

    然后发现。

    影响不大。

    至少明面上对他来说,并没有影响。

    官府注意不到他,珍宝会莫家商会,也不会将目光投在他的身上。

    他唯一需要顾虑的,其实还是红衣教方面。

    但他归根结底,只是一个小人物。

    明月花船船主刘玉环,二尾妖狐明月,冷血银刀左不凡,还有那巡检司千户许正成等人,更多注意的,其实是那个‘先天境宗师’身上。

    先天境强者的事情,关他林氏典当铺新晋朝奉陈少君何事?

    易面之下,可没谁能发现他们是一个人。

    或许解宝师王新元会将那锥形物品丢失的事情怀疑到他的头上,不过想来也没那么快,会找上门来。

    他们可还自身难保呢。

    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官府肯定会把他们盯的死死地。

    陈少君仔细分析着,就放下心来。

    如往常一般,开始了正式鉴宝。

    随着珍宝会的持续进行,一些相对珍贵的宝物,也渐渐出现。

    加上少了三十多个正式朝奉,因此落在陈少君等人手中的宝物,也就多了起来。

    第一件宝物,陈少君鉴定的是一个茶壶。

    这茶壶据说是有着百年历史,是武道宗师强者用过的茶具。

    反正东西送过来,知道来历的,上面都会留一个卡片,简单记录一番。

    结果陈少君灵眼术一看。

    煞气稀薄,内部成色也很新。

    鉴定完之后,果然,这是一个新茶具,甚至茶都没泡过一壶,制作出来之后,就被人专门埋进土里以特殊的方法做旧了。

    通灵宝鉴,判级定品。

    凡级下品。

    奖励,通灵丹。

    聊胜于无。

    陈少君也专门在卡片写出了自己的鉴定结果。

    朝奉这一行当,鉴宝洗煞。

    虽然更为看重的是洗煞,但鉴宝才是根本,东西拿过来,你至少得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判断年份,定出成色。

    特别是古玩一类的东西,一个不小心,把做旧的赝品当真品收了,价格天差地别,损失就大了。

    第二件宝物,则是一个大器。

    一个重达三百斤的铜葫芦。

    说是从一个佛像上取下来的东西。

    不说其他,只是这三百斤的铜,价值就不菲了。

    陈少君灵眼术打开,眉头微微皱起。

    两重煞气。

    一个,在外围,若他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这铜葫芦本身。

    一个,则在内部。

    内部的煞气,比铜葫芦本身的煞气,还要更重一些,只不过显得迷迷蒙蒙,似是并不具备太大的攻击力。

    小心的打开铜葫芦顶端的瓶盖,‘啵’的一声响,却只觉得里面空空荡荡,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

    “那里面的煞气,会是什么?”

    陈少君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

    好在煞气并不算重。

    至少对陈少君的威胁不大。

    点烛烧香。

    无波无澜。

    于是陈少君就开始了正式的鉴定。

    神望之术施展。

    精神力化作浪涛,覆盖上去。

    滋滋滋……

    外围的煞气,很快就被陈少君浇灭一空。

    整个铜葫芦,似是也因为他的洗煞,变得更为光亮一些,宛如新铸。

    紧接着,他才将精神力控制着冲向了内部的迷蒙煞气之上。

    顿时之间,就如火上浇油一般,那股股煞气,就迅速蔓延,向着陈少君冲了过来。

    并且每一缕煞气之中,都好像蕴含着特殊的杂念。

    “我要发财。”

    “我要娶妻。”

    “隔壁的花娘对我笑了,应该是喜欢我,我今天就去找她,希望能够成就好事……”

    “希望一个月后的科考,我必能高中。”

    ……

    每一缕煞气被他磨灭,就好像有人在他耳边呼喊,述说着自己的愿望。

    无数缕煞气,就是无数个愿望,侵扰的他心神恍惚,头皮发麻。

    “该死,这是众生煞。

    心愿没有达成之后,愿望转为怨恨,从而生成的愿煞,也就是众生煞。”

    陈少君脸色一变。

    众生煞,可以说是煞气中极为难缠的一种。

    因为蕴含了众生的愿望,愿望有多强烈,那么化作的愿煞就会有多恐怖。

    就算只是一缕,也需要陈少君花费三倍的精神力去消磨。

    更别说每消磨一缕众生煞,他还需要忍受一遍遍的念叨,那情形,别提多折磨了。

    “这铜葫芦,应该是哪个寺庙专门用来收集香火信仰的东西,拿这东西出来鉴定,这到底是哪个寺庙做的事情?这么缺德?”

    陈少君心中一阵咒骂。

    愿望之中转化成的愿煞,一般各个道观寺庙都会自行处理,毕竟他们收集到了香火信仰,自然要承担对应的因果。

    要知道,这香火信仰可是好东西,不管是用于道法修炼,还是祭炼法宝,都极有成效,是修行瑰宝。

    这也是为什么,大周皇朝境内,会有那么多道观和寺庙的原因了。

    就是为了收集信仰,增添影响力。

    可现在,这劳什子寺庙,把里面的信仰之力给收走了,却唯独留下了愿煞给他,这不是害人吗?

    难怪陈少君有些气愤了。

    不过,既然接手了,他就要完成对应的洗煞工作。

    于是,他只能不断驱使精神意志,化作磨盘,将这一缕缕愿煞,消磨干净。

    耳中则忍受着一遍遍的愿望述说,嗡嗡嗡的,好像千百只苍蝇在耳边飞过一般。

    即便有些愿望在他听来,啼笑皆非。

    但因此转化成的愿煞,可就不是那么可爱了。

    一息,两息,三息……

    好在,愿煞虽多,但陈少君的精神却更加强大。

    很快,就将所有愿煞都消磨干净。

    而陈少君也是一副精疲力尽的模样,精神消耗倒还罢了,关键是头疼。

    “倒要看看,是哪个人这么缺德。”

    鉴宝完成,陈少君这才放松下来,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鉴宝画面。

    通灵宝鉴,穿云而出。

    追根寻源,一幅幅画面,也随之在陈少君眼前浮现。

    这一个铜葫芦,确实是一个佛像手上之物。

    那佛,号称多宝佛。

    手上众多宝物,其中就包括这铜葫芦,还有一个琉璃瓶,聚宝盆,青光剑……

    这多宝佛,本是盛京城五十里外,一个多宝寺的镇寺之佛。

    香火鼎盛,周围十里八乡的百姓,但凡有什么事情,都会上多宝寺祈福烧香。

    而铜葫芦和那琉璃瓶,聚宝盆,则是那寺庙专门用于收集香火愿力的宝物。

    每隔十天半个月收集一次,寺庙内的和尚倒也安分。

    不过……

    ……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