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庶女想成咸鱼 > 家宅篇 第四章 军中第一餐
    老十大嗓门刚停,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临近的帐篷里,住着一群马官,

    约有百来人,到了开饭时,总会早到帮着火头军将饭搬到马车上,送到士兵处。

    盛着浓稠米汤的几十个木桶被简易马车拉走,十个大锅装满滚烫热水紧跟其后。

    宁梓溪跟着马官们去了军队中,

    车轮滚在雪地里发车呲呲声,赤手扶着木桶,冷风传来手惯性一缩,木桶差点翻到,

    “慢点,你是火十三。”

    宁梓溪看着扶着木桶的手满是冻疮,将视线转向了手的主人。

    那人笑了笑,

    “我也是十三,我是马十三。你看我的胸牌。”

    胸口左边缝制着一个铜牌,碗口大般大小盖住了心口。上面试显眼红色马字,旁边刻着十三。

    “你也别着急,下午你也有胸牌了,到时好好缝上。”

    看着宁梓溪的眼神一刻不离自己的胸牌,马十三解释道。

    看着马十三的胸牌,宁梓溪闪过早上火头军众人的胸牌,黄色火字,旁边清晰的数字。

    “为何众人都不叫名字,叫数字?”

    马十三听着这话,神色一顿,略有些落寞,不知想到什么,扬起了笑脸,

    “若是将来能活着,我一定把自己名字对着山林大喊三声,让村里的人为我为荣。

    但是如今,我不能将自己名字说出,

    整个大军,除了军师,没人知道彼此的姓名。

    我们都想好好活着,不想给家人带来灾难。

    名字只是个名字,还没有数字记得快,要名字干嘛。”

    听着马十三解释了跟没解释的话,宁梓溪似懂非懂,

    说的好像这个大军要造反似的。

    胸牌有什么来着,

    红字马官,

    黄色火头军,

    绿色军医,

    蓝色步兵,

    黑色骑兵,

    白色水兵。

    这没么多胸牌,没想到自己竟然知道。

    等会儿,

    “马十三,你给我说了其他兵的胸牌颜色了吗。”

    马十三搓了搓自己发僵的手,摇了摇头。

    宁梓溪露出一丝假笑以示回应,人跟着马桶,灵魂神游太虚。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

    自己看过的一本史书记载,

    姜国残暴无情,一人带领无名军揭竿起义,后被吴国国主(原姜国三皇子)所灭,三万大军一年全灭。

    按照野史记载,无名军众人并无名号,只有数字,

    一个数字代表一个士兵,若是不幸牺牲,新加入的无名军替之。

    那军师也是一个奇人,制了一本花名册,将所有人姓名写于那本册中,

    本来只有薄薄几页纸,随着无名军名声大噪,人越来越多,一个数字所代表的人也越来越多。

    那个册子变得越来越厚,册子军师日夜不离手,到死也护着。

    所幸结果是好的,

    这本无名军的数字花名册如今供在凤国皇家寺庙中,

    花名册中的所有幸存村落都得到凤国照顾,将士们的遗骨能找到的也将其葬于故里。

    不得不感叹一句,无名军确实是很有意义的一支军队。

    不过,也不知那个野史所说,只要加入无名军的人,无一生还。

    宁梓溪嘴角抽动,

    自己如今是加入无名军了,

    这无名军也有三万人了,按照历史记载,

    三万将士无一幸免,

    所以无名军要没了。

    “火十三,你扶好,我们把这些搬下来。”

    一片雪茫茫,眼前的地面一眼看不完,比其他地方的雪压实了许多。

    士兵拿着帽子整齐的坐在一旁。

    想起卯时自己的帽子用来盛粥,看着众位士兵面前并无碗筷,

    这才确切明白,帽就是碗。

    倒也是个巧帽,能带,能装饭。

    老十也来到了这里,不用其他东西,咳嗽一声,缓缓嗓子,小吼一声。

    “开饭。”

    随着声音想起,士兵两人排队来到饭桶前。

    老十和马十三站在木桶旁边,等着士兵到来打饭,宁梓溪负责递土豆。

    士兵动作并不着急,秩序有序,眼神中满是渴望。

    一个多月,总算吃顿大锅饭了。

    一个士兵将帽子递过来,老十打了一勺稠粥,马十三打了一勺水,都倒在了碗里。

    适才温热的粥冒起了白烟,宁梓溪微愣,将土豆递给了士兵。

    接着士兵们一个个到来,三个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一个时辰解决了三千多人的打饭。

    宁梓溪几人也盘在地上吃起了饭,

    虽然水热,宁梓溪只要了一勺白粥,拿了一个土豆坐在老十旁边,

    老十到底身板硬,吃东西也是蛮实,眨眼功夫,粥已经没了一半。

    宁梓溪如今的身子小,饭量也小,早上喝了些米汤,又吃了这个拳头大小的土豆,早已经不饿了。

    看着老十吃的特香,尝了一口白粥,不难吃,比早上白粥的味道多了点豆香。

    看着老十吃的,仿佛人间美味。

    环视了四周,每个人都低头吃饭,顺着碗边吸允着白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满足的表情。

    宁梓溪扯了扯老十的衣服,小声说到,

    “十哥,我吃不完,你帮我分担些。”

    老十听着这话,先是点点头,之后又摇摇头,

    别人的自己吃就吃了,看着宁梓溪的筷子模样,还有老大的“拳拳”告慰,

    这粥坚决不能喝!

    “十哥,我真的吃不了,你帮我解决,等会儿你有了力气把我也顺带运回去,我走不动了。”

    宁梓溪满脸希翼的看着老十,老十揉了揉鼻子,

    看着十三渴求的模样,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绝。

    老十将宁梓溪的粥播到自己碗里,又从锅里打了半瓢水,涮了涮宁梓溪的帽子,将水倒在了自己碗里。

    低头快速的干起了饭。

    士兵们吃完饭,就着地上的雪把帽子刷的干净,抖了抖水,又戴在了头上。

    火头军的众人和马官们也就着雪水将木桶刷干净装在了马车上,

    宁梓溪也如愿的蹭了一个位置,被老十运回了屋子。

    坐在露天马车上,宁梓溪朝老十问到我,

    “十哥,为啥要给白粥里掺水。”

    老十叹了口气,

    “三千人就那么两桶粥,不掺水根本吃不饱,就你这小鸟胃,自是不懂得,还好如今休战,不然这米如何够。”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