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凰凌天下 > 成见 第五十六章:帷幕
    天戈符渐渐燃烧殆尽宇文怀的身影也慢慢浮现,他依旧是那般耀眼,就连能灭杀晖阳强者的天戈符都奈何不了他。

    “哼,要是本尊能力恢复万分之一那天戈符也照样奈何不了我。”睚眦不知怎的对宇文怀生出几分敌意,就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

    “前辈实力高强自然不惧。”宇文怀轻笑。

    “那是自然,本尊问你我徒儿身处险境之时你为何不现身?”

    “有些虫子还没有清理掉自然就花了些时间。”

    “哼,强词夺理。”

    “若前辈不高兴那便就是我的不对了,我给您道个歉。”

    “本尊可没有让你道歉,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与我徒儿解释吧。”话罢睚眦就钻入了丹雪的精神空间不再理会宇文怀。

    “这,可比对付那些家伙麻烦多了。”宇文怀挠头看向不远处的虚真人。

    此时虚真人正跪抱着一具尸体,那具尸体是整个机关术的核心,宇文怀将机关术摧毁她自然就浮出了水面。

    看着虚真人痛哭流涕的模样,不用想都知道他怀中之人自然是他死去的妻子,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将他的妻子改造成了一个机关,但因为煞气的原因保持了妻子的原貌,这应该也就是他为何制造这个机关的原因吧。

    “踏踏踏。”虚泽在宇文怀破除了天戈符的时候早已醒来眼中也早已没了魔气,正迈着沉重的步伐向他找寻多年的母亲走去。

    看着跪在地上的父亲,他没有丝毫犹豫抬地起手掌一巴掌将他抽开,“你不配在这里忏悔什么,你也没有理由在这里忏悔,母亲是不会接受的。”说完自顾自的将母亲扛上肩转身离去。

    “你不懂,你不会懂的!”虚真人疯了似的扑向虚泽。

    虚泽转身那一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去,看着失心疯似的父亲还是那句话,“我们一家人,何故如此呢?”

    “还差一点点,就一点点,你把你俞儿给我,还差一点点俞儿就能活了!”虚真人妄想去夺取却被虚泽一个转身躲过。

    “你真的是,疯了。”虚泽凄凉的说道。

    “上古秘法,集齐九九八十一具冤魂就能让人死而复生,就差一个,算我求求你了,把俞儿还给我。”虚真人跪在地上乞求。

    “九九八十一具冤魂?用那些旁门左道你就不怕毁了母亲的阴德!”虚泽怒斥。

    “那其实并不是什么旁门左道,这个法术是出于一位高人之手。那位高人也是想复活自己的心念之人,但由于太灭绝人性被三大门合力击杀。这道法术也就流落民间,想不到他居然能找到,如此说来他会机关术和玄符咒也是拜那位高人所赐了。”宇文怀在一旁念道。

    “哈哈哈,我就说吧,这个法术一定能让俞儿复活。”

    “那我也不可让你用八十一人的性命来换母亲一人的性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简直是有违天道!”虚泽瞪了一眼宇文怀就自顾自的走开。

    “就算我逆了这天,我也要护我心念之人!若是连心念之人都护不了,我踏上这一道又有何意!”虚真人大吼,就连天空都为之变色闪起了阵阵雷鸣。

    “俞儿,既然如此那我便以命换命!这天道容不下我!”虚真人眼望片刻已经乌云密布的天空,他的惩罚要来了,他,该解脱了。

    “闪开啊混蛋!”虚泽虽痛恨他的父亲但他毕竟是他的父亲,血浓于水的父亲。

    “那是他应得的惩罚,你过去只不过会一同被劈的魂飞魄散,改变不了什么的。”宇文怀阻拦住虚泽。

    “他就是个不负责任不敢接受现实的混蛋,何必把话说的这么大义凛然,母亲的死又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虚泽恨恨的说道。

    “我其实什么都知道,包括母亲的死,我之所以一遍又一遍的去追问就是因为这几年他得到了那本秘法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想让他认清现实,母亲,已经不在了。”话罢抬眼望天,雨点比雷声先至。

    天边呈现出像条长龙似的亮晶晶的闪电,随后便是“隆”的一个雷声。闪电越闪越亮,雷声越打越响。不一会儿,黑云滚滚,遮住了半边天。

    虚真人期待的看向天空,像是期待着闪电落下解脱他这罪恶的一生。

    不负他的期许,闪电无声而落,他享受着属于他的解脱,而后雷声又至,再看向虚真人所跪立之地他早已神形俱灭。

    最后一道冤魂就是他自己,此法所创之人未能完成,虚泽和宇文怀却成了唯二的见证者。虚真人的冤魂飘向俞怜而后彻底被俞怜所噬,最后一步也终于完成了。

    九九八十一道冤魂齐聚,俞怜开始发生变化,周身浮现出了愈发浓重的煞气,突然本该闭合的双眼猛然睁开,强大的气息瞬间将虚泽击倒在地,俞怜周身的煞气就连宇文怀也感到了一丝心惊。

    “我这是在哪?”俞怜的双眼看向站立的宇文怀,她的双眼赤红却又带着一丝妖媚。

    “阳间。”宇文怀吐出两字。

    “阳间?我不是死了吗?”俞怜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

    “娘!”虚泽听见了母亲的声音瞬间站起身向俞怜奔去。

    “泽儿?看来我是真的在阳间,你都长这么大了,你父亲呢?”俞怜抚摸着虚泽的头轻声询问。

    虚泽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俞怜一一道述,听完后俞怜叹了口气,语气中带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还有着一丝丝无奈,“他还是这么胡来。”

    “母亲……”

    俞怜用手挡住了虚泽的嘴,“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父亲的不对是他的不对,你可不要走他的路,我是八十一具冤魂才醒来的恶鬼,如果你想将我留在人间,那你和你父亲又有什么两样呢?”

    虚泽悻悻的低下头,“我知道了母亲,那您就留下些时日陪陪孩儿吧,孩儿还有好多话想与娘说。”

    “不了,停留的时日越多留下的念想越多,那样我就越不想离开了,我还是早日去见你的父亲,那样在我身上的冤魂也能早日超生。”俞怜摇了摇头看向宇文怀。

    “年轻人,你的实力很强,把我送回地府吧,我本就该属于那,但请你不要惩罚我的儿子。”俞怜低声致歉。

    “冤有头,债有主。是你的你逃不过,这并不关你儿子什么事,反而你能主动承认也算是个好鬼,能再进行下一世的轮回,只不过你的丈夫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你说的冤有头,债有主。这一切的起始因果在我,到了地下我会和当差的解释的。”

    “他们可没有我这般好说话。”

    “那也不能苦了我丈夫。”俞怜叹息。

    宇文怀愣神了一下随后无奈,“好吧,也不枉你在这世间再走一朝。”

    “谢谢了。”俞怜拨弄着虚泽的发丝,她当然不舍可那又能怎样?那可是八十一条人命啊,她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导致他人不能得以超生,她的丈夫已经做了错事,后果就由她来承担吧。

    “娘,我舍不得你。”虚泽抱紧了俞怜,此时的他不像是一个三四十岁而且还是晖阳阶的高手,而是一个十一二岁留恋着母爱的孩童。

    “泽儿,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能在死前看到你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已经欣慰至极了,记住泽儿,要多做善事,特别是要多多关照一下那八十户冤死的家人,我对不起他们。”赤红的眸子流出青泪划过脸庞滴落在地。

    “我知道了母亲,您就,您就没有什么再要将给孩儿的吗?孩儿一定照做。”

    “不要怨恨你父亲,我知道他的性格是怎样。你一定吃了不少苦才有了这一番能力,去保护比自己弱小的人吧,这也算是为你自身积累善缘。”俞怜劝解。

    “我知道了母亲。”

    俞怜欣慰的点点头看向宇文怀示意他动手,宇文怀心领神会,运转真气打开青铜石门,石门的那边便是地府!

    “我走了,泽儿,往后这世间你孤身一人,要好好照顾自己,剩下的全凭天意吧。”俞怜用了很大的勇气挣脱了虚泽的怀抱,站起身向青铜石门走去。

    “母亲!”虚泽大喊,俞怜回头。

    “再笑一下。”虚泽露出惨淡的笑容。

    “笑得真难看,我走了。”俞怜留给了一个令他铭记一辈子的微笑,背过身摆摆手豪爽的走进石门,直至石门闭合虚泽才从那微笑中走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宇文怀低声摇头。

    走近虚泽拍了拍他的肩膀,“人生如大梦一场,你我亦是初醒人。好好珍惜当下的来之不易吧。”

    “谢谢。”虚泽眼神落寞,提起刀整理行装,“祝你们一路顺风。”随后向着身后慢慢前行。

    “你要去哪?”宇文怀问道。

    “行医济世,这天下我要争出一个名号来,不然我无颜面对我的父母。你叫宇文怀是吧,当我闻名天下之时我再前来报恩。对了,替我向那个女孩道个歉。”话罢只留下一个和他母亲一样潇洒的背影向着山的那边走去。从此以后江湖上多了个传说,南宁少了一位名士。在这慌乱的时代,一个医武双全的修士又即将闻名于天下。

    “天下争端起起伏伏,闻名于天下又何尝不是那么简单。可他第一天出山就做了一件错事。”宇文怀酝酿了一下。

    “这个烂摊子凭什么要我来收拾!”宇文怀气愤不已,看着眼前残破的大殿和地上的坑坑洞洞,内心越想越气。

    还未走远的虚泽又加快了脚步,他,或许真的有在努力追赶自己的梦想吧。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