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靠嘴炮拯救病娇 > 正文 第99章:仙帝养成记16
    下午叶思瑶在院子里练剑的时候,严晟端着一壶茶坐在树下的石凳上,时不时出言提点几句。

    在他旁边同坐着的程北沐,看着舞剑的小可怜,又想起前几天想要掰直小可怜的事,觉得严晟作为金銮山庄老宗主的心腹,应该有能力和他做些学术交流的:“严兄,金銮山庄的继承手续,你了解多少?”

    严晟狐疑的看着他:“手续?”

    程北沐想了想,决定还是用直白的方式问:“就是怎样才能让瑶瑶顺利当上宗主?”

    严晟一愣,其实他早就看出叶思瑶这小子对程北沐动机不纯,正愁找不到办法拆散两人,结果程北沐自己送上方法来了。

    于是他使劲地按下快翘起的嘴角,严肃道:“很简单,让少宗主早日拥有子嗣。”

    程北沐微微蹙眉:“那他要是不愿意呢?”

    严晟诧异:“娶妻生子还有男人不愿意的?”

    程北沐搅着手指,吞吞吐吐道:“那他要是……不喜欢女人呢?”

    “难道他喜欢男人?”严晟明知故问。

    见程北沐低头不语,严晟故作认真道:“程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你把人接过来,就得好好教导他,金銮山庄宗主之位向来只传亲生骨肉,少宗主要是不娶妻生子,那还有个屁竞争优势啊。”

    程北沐沉默半晌,问:“那依你看,给他娶个什么样的女子合适?”

    严晟:“当然是越漂亮越好。”长得越漂亮,移情别恋成功率越高啊。

    见程北沐面露疑惑,严晟赶忙解释:“这修仙之人,越是漂亮,说明修为越高,我看瑶瑶也有金丹期了吧?咋不得找个门当户对的?”

    “……让我再考虑考虑吧。”

    程北沐话音刚落,严晟突然目光一凛,从腰间拔出佩剑,照着程北沐脚下刺去,还没等程北沐反应过来,他就收回了佩剑,指着地上说:“没事,砍条虫子。”

    程北沐低头望去,果然看到地面上有一条被砍成两半的金虫……金色的虫子?还真是少见。

    “这应该是蛊虫。”严晟目光幽幽望向庭院里还在练剑的叶思瑶,勾起嘴角:“程兄,你这无情山庄还养虫子啊。”

    程北沐一听到“蛊”这个字,大概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为避免严晟察觉,只能附和:“啊对对,我养了一些鸡,顺便就养养虫子喂它们。”

    严晟显然没有那么好忽悠:“头次听说拿蛊虫喂鸡的。”

    程北沐横了他一眼,负隅顽抗:“我家鸡也修仙,你管得着吗?”

    “行行行,你说啥就是啥。”严晟胡乱敷衍他,望向叶思瑶的眼神更深沉了。

    程北沐又坐了一会儿,觉得和他没啥可聊的,就起身去实验室看小白鼠去了。

    叶思瑶练完剑,准备回房间沐浴更衣,路过回廊时,有个小纸团打到了他后脑勺。

    纸团落在地上滚了滚,中间似乎包着什么东西。

    叶思瑶皱了皱眉头,弯腰捡起了纸团,缓缓展开。

    纸团中,包裹着的是那条被砍成两半的金色蛊虫,断口处还流着恶心的粘液。

    叶思瑶想了想,重新把它包入纸团,丢开,对着墙背后冷声道:“仙长,有事不放出来说。”

    “呦,程兄不在,少宗主对我的态度都变冷漠了?”严晟大笑着从墙壁后走出,双手环臂,斜靠着木柱,眼神瞥向地上的纸团:“这小玩意儿是窃蛊吧,想偷听我和你舅舅说话?”

    叶思瑶轻笑道:“不算偷听,你大可告之舅舅。”

    严晟懒洋洋地走过来,好奇地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赞叹道,“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让程北沐这么惯着你,连蛊毒这种邪魔外道的东西他都由着你修炼?”

    没错,蛊毒多为魔道人士修炼,一直被那些所谓名门正派的修道士所不耻。

    严晟说他邪门歪道,叶思瑶也不介意,他笑了笑:“媚道不照样在你们这些修剑道士心中是下三路的道法吗?我看仙长对舅舅不仅没有歧视,还挺在意的。”

    “少宗主言重了。”严晟听出他话里有话,乐此不疲的和他周旋着:“媚道再怎么说也是光明正大的吸取别人修为,倒是这蛊毒,不带着个面具假意迎合,恐怕很难会对人下蛊吧?我听说玉峰山的林子青好像就是死在这种金色蛊虫之下,林道长为人谨小慎微,从不单独出门,这下蛊之人也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把人能三更半夜约到西山那荒山野岭的地方。”

    林子青多次在酒宴上言语侮辱程北沐,说他修媚道恬不知耻,叶思瑶得知后,以幻蛊制造了一个美艳少女,将其约到西山,直接给杀了,尸体都懒得处理。

    叶思瑶全当听不懂:“这我哪儿知道。”

    严晟嗤笑道:“少宗主是在山庄待久了吧,怎么比我这散仙消息还闭塞。”

    “我哪有仙长见多识广。”叶思瑶抬起头,将鬓边被练剑时流的汗水打湿的头发撩至耳后,挑衅地看着他:“仙长既然对我多有疑虑,又何必答应舅舅教我剑道呢?不怕我学了做坏事吗?”

    “我这人喜欢看戏啊。”严晟走向他,附身将手臂按在他耳边的影壁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露出嘲弄的笑容:“我就想看看你这张面具在撑不下去的时候,真容会是个怎么样的嘴脸?”

    叶思瑶笑着问:“怎么?仙长这么想知道我的真面目?”

    严晟轻浮地捏住他下巴,强迫抬起,仔细端详这张脸,邪笑道:“想的很。”

    叶思瑶静静地看了他一会,眼神向他身后瞥去:“舅舅你来了?”

    严晟闻声迅速撤手,惊慌片刻,看到叶思瑶低头偷笑,便知道自己被耍了,气的伸手去拔剑:“臭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

    叶思瑶毫无畏惧的将脖子伸向他:“来啊,朝这砍,像砍我的窃蛊一样把我砍了。”

    严晟红着眼凝视了他片刻,当然不可能在程北沐的地盘动这小子,只能将满腔怒火憋回去,收起剑,愤愤的警告他:“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要让我发现你对程兄有半点不轨,我保证手刃你的头颅!”

    “恭送仙长。”叶思瑶规规矩矩地冲他行礼,目送他转身离去。

    严晟曾经是爷爷的心腹,此人出了名的忠贞不二。按理说,爷爷死后,严晟应该为父亲效力才对,可他不仅离开了金銮山庄,还意外的和舅舅走得很近。

    从他刚才的表现可以看出,舅舅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小,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过往?叶思瑶想不明白。

    本来有人站在舅舅这边,叶思瑶是乐意的,只要严晟安分守己,不干涉他和舅舅之间的感情,那叶思瑶也不稀罕去碰他。

    但就在刚才,他利用窃蛊听到了严晟居然鼓动舅舅给他娶妻,这让他实在无法忍受。

    没有人可以把舅舅从他身边夺走,哪怕是打着对舅舅好的名义,也不行!

    既然严仙长这么想看自己的真面目,那就找个机会给他看好了。

    希望他不要后悔。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