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塌房偶像到文娱巨星 > 正文卷 第五十六章:我有一个朋友
    天刚蒙蒙亮,丁炙身穿灰色运动卫衣,正在绕着临江小道匀速地跑着。

    除了他之外,周边还有着不少也在晨间运动的人们。

    有和他一样早起晨跑的年轻人,也有着几个在倒推着走的老太太,不远处公园处,甚至还有拿着麒麟鞭在噼里啪啦甩地不亦乐乎的老爷子们,看那架势,不比马师傅的混元形意太极霹雳闪电鞭来得差多少。

    丁炙特地为拍摄窥探时为角色留长的头发,这会儿又给剪短了,整个人显得更为清爽。

    此时距离《窥探》杀青已经过了数周了,据说正在紧锣密鼓地做着后期,距离上线也不会太久,大概率就在年后。

    《寒战2》作为动作电影,也还在做着后期特效,等到要上映后估摸着也得到年后了。

    而《八佰》此时已经上线了将近一个月了,后续已经拿到了延时秘钥,下映的时间则被推迟到下个月去了。

    票房成绩要破30亿的大关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要再往上走,则多少有些力有不逮了,毕竟已经上映了一个多月,影院的排片也变得少了很多。

    而且,到了现在这个时间点,前期的“好评”宣传的效用此时也到头了,一开始在评价上两极分化的苗头彻底长成参天大树。

    某瓣上喷这部片的评论也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不少,关浒的歪屁股这件事又一次被人们提了出来,进而也影响了不少观众对这部片的观感。

    大概关浒也没有想到,他当初挑演员时严防死守,生怕挑到个会炸雷的演员影响票房,到头来反而是他自己触雷了,这倒也还挺讽刺的。

    不过这和丁炙都无关,这部片是不是历史虚无主义,关浒屁股歪不歪,都没怎么影响到丁炙。

    和他有关的,反而是另一件事。

    那就是影评人周鹤之前那篇由《八佰》引出的的盘点现如今娱乐圈“娘炮”风气和硬汉特质的文章引发了意料未及的反响。

    她这篇文章里,从八佰里几个主要演员中,着重把魏城,于浩明这两个古早选秀出身的演员为主要切入点,顺便也把丁炙给归作这类,都是从偶像向实力派转变的这一挂。

    然后把他们和近两年来兴起的练习生选秀风气里,崇尚的韩式“阴柔”风做一个对比。

    毕竟那些前有网袜上衣跳“辣”舞的,还可以掰扯说是另类的舞台风格,至于后面的糖果超甜之流,那就是硬生生地给观众眼睛里泼硫酸了。

    属于谋财害命的范畴了。

    所以周鹤的通篇文章,其实都意在讽刺圈内越来越畸形的审美。

    女星往白幼瘦审美发展就算了,就连男星、尤其是流量偶像都越发有这一趋向了,还搞出什么“泥塑”之流的风气。

    所谓泥塑,实际上就是“逆苏”的意思,把男明星YY成女性,然后@#*&#%……

    具体的操作之一,就比如给这个或者那个男星冠以“老婆”的称号,偏偏还有些男星还引之为财富密码,暗地里也给自己买此类通稿,然后疯狂地全网铺。

    比如说,像是之前不久刚凉了的那个狗翰奸就是个中翘楚。

    这文章被一些人转到了以垃圾堆著称的某浪微博上后,瞬间踩到了一些人的尾巴,引发了一系列的谩骂。

    周鹤估计也没想到自己这一手能有这么大的反响,结果就连她的公众号,都被人给举报得无法正常运行了。

    结果这事好巧不巧还碰上了上头今年又一次的“限娘炮令”,周鹤这篇文章,居然被一些官媒性质的公众号给转发了,那些被饭圈文化冲昏脑袋的低龄人士可就炸了,甚至还跑去了官媒底下冲塔。

    什么“官媒”公器私用,被对家买通打压自家割割巴拉巴拉之类的迷惑言论。

    别觉得夸张,前阵子某人被刑拘那事,不是还有粉丝在商量着劫狱事宜嘛。

    冲官媒算是基操了,毕竟很多时候,咱们只是想要你家割割糊,你们粉丝比较给力,想要你们家割割死。

    所以后续就简单多了,那些有官媒性质的平台,直把最跳的那几家粉丝的正主,点名批评。

    被自家粉丝搞炸了的割割们,大多连忙紧急道歉,声称会约束粉丝巴拉巴拉的。

    而也有明眼人在官媒的发言中,似乎品出了点味道。

    看来上头似乎要对粉圈毒瘤这玩意儿开始关注了,说不准啥时候就会开始整顿了。

    而丁炙在这一系列的发酵中,又莫名其妙地被动涨了一波热度。

    他的粉丝后援团此时也活跃了起来,当时那个拉着男朋友去看了《八佰》点映,叫白依彤的那个妹子,作为丁炙的前铁粉,也焕发了对丁炙的那似乎沉寂已久的“追星魂”,开始张罗起了丁炙的后援团来了。

    只不过丁炙本人对此并不知晓。

    他在这段时间又重新闲了下来,梁琼在年前为止,都没有安排通告和戏约给他。

    商务方面,在《窥探》上线和《寒战2》上映之前,梁琼都不会给他接太多的活动,按她的意思,翻译过来大概就是让子弹再飞一会。

    《寒战2》自不用说,丁炙与梁嘉晖同框飙戏那段,就足以让丁炙从大龙套晋升到大配的程度,要知道就连吴越那样的前辈的戏份,都没有他来得多。

    哦对,吴越就是和丁炙在戏里,一起“死”在便利店的那位悍匪,他也算是内地硕果仅存的功夫打星之一,更是国家武英级的运动员,只是在其他已经功成名就的武打巨星衬托之下,多少会显得稍微黯淡了一些。

    而《窥探》这部戏,在蜜桃TV内部的评级中,已经到了A+的程度,是属于在后续会力推的程度。

    梁琼相信自己的眼光,更相信蜜桃TV陈科的眼光,所以等到这部戏开播后,爆的几率肯定不小,那时候的丁炙,演技上有过俩大制作电影的亮眼表现,观众认知度上,也有着《窥探》的加持。

    到那个时候,再按照实际情况规划他的后续的发展也不迟,现在先观望一会。

    至于丁炙自己,那就更不着急了。

    演员这行,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类型。

    他在接《八佰》和《寒战2》时,还算个默默无名的小卒子,到手的几十万片酬,经过老东家川河那堪比童工合约的九一分成一番后,到手也所剩无几。

    而他在拍摄《窥探》时,已经是男主角了,450万的片酬,欢颂签了他的影视约,抽成并不算夸张,税后到手也有一百多万。

    丁炙并不像某些“最惨时卡里只剩下一百多万,心里慌得要命”的演员,一百来万对他来说,还算能够提供一定的安全感的。

    毕竟一百来万啊,上辈子收数倒经手过这样的数目,但真落到他手里的,顶天了就几个达不溜。

    所以事业上丁炙并没有太大的压力,佛得很。

    他烦心的是另一件事......

    跑完步回到家中,看着缩在沙发上某个身影,他眼白一翻,出脚就踹在了沙发脚上,把沙发那货给震醒。

    赫然就是李修缘。

    每次丁炙拍完戏赋闲在家,李修缘都准时准点来他这里混吃混喝,哪怕他实际上就比丁炙还有钱。

    假如不是李修缘这货有那么多什么小花,阿珂,淇淇,还有翠翠之类的备用“女神”,丁炙都快怀疑他是不是暗恋自己了。

    把这货搞醒去洗漱后,两人坐在餐桌前,噜噜呼噜地吃着丁炙打包回来的肠粉。

    李修缘虽然是东北人,对这南粤特色早餐倒也挺有兴趣。

    丁炙吃着吃着,似乎琢磨着什么。

    “修缘,问你个问题。”

    “啥?”

    “是这样的,我之前剧组认识了一个朋友,他最近遇到了些感情上烦恼......”

    一聊到这个李修缘莫名就来劲了,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了起来。

    然后丁炙看着这货,突然想起了他充其量就是个海狗,问他无疑问道于盲,顿时意兴阑珊了起来。

    “哎,算了,没事了。”

    “诶!不带你这样的!钓鱼呢你是!”

    然而任凭李修缘再三盘问,丁炙都没搭理他。

    但是,丁炙能够聊这个话题的朋友,思来想去,也还真就没找着。

    圈内朋友他本能地不想去问,唯一圈外的朋友又是个海狗王,更不靠谱。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

    丁炙翻找起了微信通讯录,那个一开始被认为是卖茶女的微信号。

    一开始,他就是闲的发慌,才故意想要逗弄那个“骗子”

    后来聊多了之后,不知道是聊出感情了还是啥的,对方到现在都还没开始施展套路。

    一来二去的,竟然真和那老哥聊成了网友。

    对的,就是老哥。

    根据对方平日里的措辞,聊天时的语境,结合丁炙在国家防诈中心app学到的知识点。

    对面十有八九是个抠脚大汉。

    而且这哥们不止一次和丁炙说过自己的异性人缘超好,也不知道对方是吹牛还是真的。

    反正都不认识。

    就问问?

    丁炙如事想。

    于是他打开了微信,再聊天框输入文字。

    “在吗?”

    “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

    丁炙把他和邹雨桐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套进那个“朋友”身上,问起这个“异性缘”超强的网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