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掌珠令 > 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云薇vs二皇子
    郭县令见到一位皇子,一位王爷,今儿真是郭家祖坟冒青烟了。

    要不一会审完案子先去祭祖酬神?

    他一个七品县令没有上朝的资格,去吏部听调派时,连吏部侍郎都见不到。

    以前他见过爵位最高的人就是诚国公。

    虽然靖王时常出入云府,来往神京城同万平县,郭县令盯着云府也找不到借口登门拜访靖王殿下。

    何况靖王早早封王,他最近对朝臣更显得高冷,整个人沉默孤傲,然而眼底却是有光。

    靖王不曾拉拢过任何官员,对谁都是一个样子,不认识,不结交,不喜欢。

    二皇子同靖王站在一起时,郭县令觉得还是靖王风姿好,长得俊美。

    二皇子过于严肃的国字脸,微黑的面皮不如靖王儒雅矜贵。

    郭县令赶忙起身,躬身行礼:“下官拜见靖王殿下,拜见二皇子殿下。”

    虽然二皇子居长,按照爵位顺序称呼是完全没毛病的。

    郭县令知道二皇子擅律法,为人方正讲规矩体统,按照爵位称呼他们,二皇子绝对挑不出错。

    哪怕二皇子成为太子的概率——郭县令觉得并不比早已封王的靖王高。

    二皇子衣领扣得整齐,双眉中间有一道清晰的川字,说道:”郭县令不必多礼,我受了父皇的诏令,完善律法,在刑部观政,今日听闻有苦主状告拐卖孩童,特意来旁听案情,意求完善律法。”

    言下之意,二皇子是来做正经事,并不是为云薇而来,相反跟过来的靖王就有点儿女情长,不务正业了。

    “郭大人只管审理案情,不必顾及本殿下同阿阳。”

    二皇子对穆阳时,异常的冷静严谨,“你是我兄弟,我不能眼看见你犯错,云姑娘敲响鸣冤鼓本该受罚——”

    “二殿下,我同弟弟也是原告之一,薇妹妹能言善辩,我们兄弟口舌笨拙,看到当官的大人就成了软脚虾,话都——咳咳——说不清楚。”

    王大熊跪直身体,瑟缩胆怯,小脸苍白,随时都要晕倒。

    心有灵犀的王二熊和哥哥几乎同步,只多了一个抽搐,一对不善言谈的少年。

    “所以我们才领板子,让薇妹妹陈诉案情,郭县令并没有看在王爷的份上徇私。”

    “没有徇私?!”

    二皇子略显不悦,语气平缓说道:“皇上设立鸣冤鼓是为百姓的冤屈多一条出路,又怕百姓对鸣冤鼓视为儿戏,下令但凡敲响鸣冤鼓的人都要受刑杖,以此告诫百姓非大冤屈不可敲响鸣冤鼓,浪费朝廷官员的时间。”

    “方才本殿下是没见到差役如何打你们板子,看你们两个生龙活虎,显然是差役看在——”

    “我爹给差役银子了!”

    王大熊心说二皇子来找茬的吧,还不是针对他们,而是冲着靖王去的。

    靖王真可怜,这兄弟是踩着靖王扬名立万,更为凸显二皇子公正廉明,坚持律法真理,又能体察百姓冤屈,甚至对朝廷官员也有施恩的效果。

    毕竟民告官始终是官场的大忌。

    不给意图告官的百姓一个深刻的教训警示,如何维护官员的体面同高于平民百姓的地位。

    二皇子说是来旁听,他始终觉得云薇是小题大作,

    姜老太太同拐卖孩童牵扯不上,没听说农妇的女儿被带去伯爵府当千金小姐养大是拐卖了。

    还不是仗着阿阳的势恣意妄为?

    王大熊讪讪说道:“我爹怕我受苦才偷偷给了差役银子,二皇子殿下不满可以再打我们兄弟一次,这次狠狠打,我们挺得住。”

    二皇子眸子微沉,弹了弹手指,“官差竟然收了银票?他们徇私舞弊,父皇最恨贪污收受贿赂,这还了得?郭县令按照律法该如何判差役?”

    郭县令头大如斗,大颗大颗的汗珠滚落,格外怀念方才做傀儡工具人。

    云薇抬起头,说道:“既然二皇子殿下承认这是德政,显然皇上如同百姓的父母,不忍儿女被官官相护弄得无处伸冤,这才设立了鸣冤鼓。”

    “方才本殿下说了这也是警示——”

    “是,我听明白二皇子殿下的说辞。”云薇声音清冷,回道:“既是德政皇上不愿要了百姓的性命,按二皇子的意思先重重的责打一番,有几个告状的百姓能活?

    何况执行廷杖的差役都应有一颗仁爱之心,同情告状的人,给他们留一条活路诉说冤情,这有何错?

    倘若把告状的人打死了,哪个百姓还敢来鸣冤?皇上设立鸣冤鼓的初衷成了一纸空文,反而加重百姓对官员的不信任。

    不来告状勉强还能活,来告状或是丧命,或是被打得半残,失去劳力,再无法抚养妻儿,孝顺父母,反而成了亲人的累赘。”

    “二皇子殿下公正廉明,您认为这还是德政吗?”

    二皇子:“……”

    云薇向前两步,挡在穆阳面前,白净的脸庞犹如白瓷,白得能发光,眸子清澈明亮,褶褶生辉。

    二皇子都被震得有一瞬间愣神,往常二皇子一旦开口,纵然朝廷重臣也多是不敢还嘴。

    一般而言,他都是站着道理的一方。

    “二皇子殿下勿忘酷刑害国,德法结合才是王道,制定律法是为约束百姓不为恶,是为惩恶扬善,并非教条一概用律法酷刑。”

    云薇是不会让穆阳同二皇子针锋相对,更不愿自己的麻烦牵扯到穆阳,二皇子显然是法家门徒。

    “秦二世而亡的例子,还望二皇子殿下铭记于心。”云薇刺了二皇子一句。

    二皇子鲠了一下,“你怎么不提秦重刑法最终统一六国?!”

    云薇勾起唇角,正中无比向皇宫方向拱手,道:“所以神武帝结束乱世一统天下,开创的天穆王朝疆域堪比大秦帝国。

    皇上能同始皇帝比肩,而二殿下——”

    云薇露出为难之色,似不忍言,不说比说出来还让二皇子难受!

    二皇子岂不成了秦二世胡亥?

    “没有始皇帝的胸才大略最好不要用酷刑律法!

    秦于暴政,并非是亡于始皇帝,始皇帝活着时,六国遗贵们可老实了。”

    “法理不外乎人情,差役有一颗仁爱之心比酷吏更好一些,孔孟之道所说的天下大同,注重百姓善心品德。”

    云薇又岂能让网开一面的差役同郭县令成为二皇子的出气筒?

    “差役对我两个哥哥网开一面,并非是因为收了银票,差大哥早就同我姨夫说过,银票全部捐献出去,充做大皇子殿下出征的军资,毕竟他们虽是地位卑微,始终不忘报国啊。”

    云薇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敲响鸣冤鼓后,差役对告状的人行廷杖,若是告状人只是消遣官员,是二皇子口中鸡毛蒜皮的小事,差役当给他们一个警告,让他们明白皇上不可欺,然而一旦告状之人冤屈深重,差役稍稍徇私,也能让告状之人顺利诉说冤情。”

    吓得脚软的差役重新挺直了脊背,面容肃穆,仿佛是忠君爱国的高义之士。

    至于银票是不是要捐出去——捐出去也挺好的,横竖跟着云姑娘办事不会吃亏。

    往后他们再出去收’保护费’时,百姓们也不会总是背后骂他们了。

    二皇子脑子有点乱,怎么就成这样了?

    郭县令垂手侍立,暗暗说了一句,活该!

    本来没二皇子的事,今日这番话万一传扬开——郭县令余光瞟见衙门门口的百姓,一定会传开的。

    对二皇子是个不小的打击,皇上不怕二世而亡就重用坚持律法的二皇子!

    虽然云薇故意往大了说,二皇子绝不是胡亥之流的昏君,但就怕皇上不这么想,毕竟皇上最相信宠爱的儿子始终是大皇子。

    乐文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