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梦万古,我的修炼变质了 > 正文卷 第七十五章 第三梦【求推荐求收藏】
    小南山。

    望着孟夏的背影渐行渐远,项元魁道,“小祖,不去约战吗?”

    项黎摇摇头,“此次能找到项公传人,我已经很满意了。和绮琴一战,我也知道了我的长处和不足......魁叔,回去后我要走项家生死路!”

    项元魁大惊失色。

    “生死路试炼?小祖,你还太年轻了,二祖都是比你大两岁的时候,才闯的生死路!”

    二祖,也就是刀王项松。

    燕山项氏最具天赋才情的男人之一,支撑人族的最强柱石之一,燕山项氏永远的骄傲。

    项松都比项黎大两岁才去闯,可想而知这个生死路到底有多危险。

    项黎摇头,望着孟夏远去的背影道,“我不是项松,孟夏也不是项固,我要想重续当年‘项氏双奇’的传奇,就必须对自己更狠!”

    项元魁想了又想,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连绮琴都能杀死,也否管孟夏是否用了阴谋诡计,但那天赋才情的确是恐怖。

    小祖要想赢,必须要比现在更拼命。

    但生死路可不是开玩笑的,完完全全就是一条白骨铸就的道路。

    这些年,燕山项氏不知道多少少年英才埋骨于此,如今更是谈之色变。

    项黎:“若我闯关失败,请您帮我照顾下娘亲!”

    项元魁:“是,我以性命担保,只要我项元魁还活着,就绝对保你母亲无恙!”

    项黎笑了。

    刹那之间,整个天地都似因这个笑容,而变得明媚了数分。

    ......

    山麓。

    孟夏刚刚下山,就看到几个身穿丧服的人,对一个男子拳打脚踢。

    男子被打的鼻青脸肿,但他始终都没有还手。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全部都是我的错,你们杀了我吧!”

    “呸!”

    女子一口浓痰吐到男子头上,“杀了你我的女儿就能活过来了?滚,我女儿的坟谁都有资格参拜就你没有!”

    又一阵宣泄过后,女子被家人拉开。

    几个送葬的人,摇头叹气离去。

    此地唯余行尸走肉一般的男子!

    他的名字叫做杜文斌,曾经是武院十大弟子中的第六席。

    孟夏远远的望了一眼,扭头就此离去。

    这是人生一道大坎儿,杜文斌要是迈不过去,他这辈子就废了!

    孟夏没有靠近,也没有去灌鸡汤。

    因为这种心结,不是三言两语能化解的。

    最重要的是,孟夏没有资格代替罹难者原谅他。

    ......

    武院“学区房”。

    孟夏走入一个小院,步履愈发沉重。

    前后历经项固、小灰两场梦境,孟夏应该是见惯了生死,但现在他心头依旧堵的厉害。

    生命太脆弱了!

    哪怕是梅元羲这种天才,说被扼杀就被扼杀。

    “现在回想起来,外面的世界比山阳寨危险太多太多。我能活到现在,或许还是猕猴山在暗中起到了威慑作用!”

    “我必须变得更强!”

    孟夏眸子变得坚毅,对变强的执念愈发的浓烈。

    进入房间后,孟夏关上门窗,然后就从储物格中取出一个宝匣。

    历经一番鉴定,确认只是一个普通宝匣,没有什么后手过后,孟夏这才选择了开启。

    宝匣做工精巧,只装有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册子的扉页上,用非常漂亮的簪花小楷写着“星空”两个字。

    星空曲,一想到蜉蝣曲的威力,孟夏心头顿时火热了起来。

    打开扉页,赫然看到一行娟秀的小字。

    “圣族蔑人族、贬战族、否灵族,然人族夫子观天以醒万民,战族战王剔骨甲以造文字,灵族灵皇化古树以通万灵......我圣族有何以长于万族?”

    “琴惟愿仰望星空,以曲律化圣族之戾气,养圣族之浩然。”

    看完绮琴写下的星空曲开卷语,孟夏顿时大为惊讶。

    这绮琴还真是好大的抱负!

    尤其是这一句仰望星空,让孟夏不由想到了前世看到的名言。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过,一个民族只有有那些关注天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有希望。如果一个民族只是关心眼下脚下的事情,这个民族是没有未来的。

    如果绮琴真的能做到“养圣族之浩然”,她将来说不定真的有一定的几率能够成圣。

    孟夏咋舌。

    他这算是扼杀了一位未来的圣人吗?

    孟夏心头有叹惋,但更多的还是庆幸。

    彼之英雄,我之仇寇。

    若绮琴将来真的能成圣,那拜托她还是去死吧!

    再继续向后翻,娟秀整洁的曲谱就出现在了面前。

    星空曲严格意义上来说,孟夏其实已经听过很多遍。

    但真正看到曲谱原稿,还是让孟夏欢喜不已,甚至有种朝圣的感觉。

    看着看着,孟夏就忍不住跟着哼唱起来。

    到了后来,更是忍不住取出琴,一边看一边弹。

    看到精妙处,忍不住拍案叫绝。

    弹到古怪处,则又忍不住冥思苦想。

    当想通透后,心头惊喜无比,比吃了蜜还甜。

    好一首星空曲,这奇思妙想真是太绝了!

    不过,弹奏难度真的是太高了。

    其中很多转调,孟夏甚至都看不懂。

    “厉害!”

    对星空曲了解越深,孟夏就越是佩服绮琴的才情。

    若真是给绮琴更多的时间,她或许真有一定的资格带领圣族仰望星空。

    想到小战王竟然逼迫绮琴嫁他为妾,孟夏顿时鄙视不已。

    这小战王或许也就那个水平了!

    就在此时,孟夏的脑海却是响起了一阵机械电子音。

    【检测到星空曲,是否开启大梦空间进行学习?】

    [是。]

    手中的星空曲曲谱飘起,然后则开始哗啦啦翻页。

    嗡!

    一道幽蓝的光芒亮起,以星空曲为中心,开始向四面八方辐散,孟夏瞬间被卷入其中。

    待孟夏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然变成了一个小婴儿。

    手心极痛,还在滴答滴答流血。

    孟夏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跟着小婴儿一起哇哇大哭。

    老实说,这感觉真是荒诞!

    面前则是一个英俊的男子,以及一个长相非常美丽的女人。

    男子面色阴沉,“确认过了吗?”

    女子也有些茫然,“妾身已经确认过三遍了,女儿自愈能力极差,完全没有继承我圣族的强大恢复能力,也没有继承大人您的天赋!”

    男子面色有些难看。

    “那她真的能算我们的子嗣吗?”

    女子默默流泪,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和丈夫都是圣族,但女儿却完全没有继承圣族的天赋。

    这还算是圣族吗?

    孟夏听懂了。

    绮琴父母都是圣族,但她却没有继承圣族的天赋......

    换句话说,食人魔一族无法通过父母交合繁衍。

    非常重要的一个情报!

    那么问题又来了......食人魔又是如何繁衍生息的?

    男子:“把她放到外面,明早还活着就养,若死了......”

    女子顿时跪下,痛哭流涕道,“老爷,外面正下着大雪,她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啊,身体里也流淌着您的骨血啊!”

    男子有些不落忍,但最终还是狠心让妻子将襁褓中的女儿放到了雪地里。

    他想要知道,他和妻子到底生了个什么东西!

    望着漫天的雪花,感受着刺骨的冰寒,孟夏久久无语。

    造孽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