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啸仙宗 > 第四百七十章:沈清姝被擒
    第四百七十章:沈清姝被擒

    沈清姝追了一圈,最后才知道原来厉王殿下早已打道回府,最后居然绕回了洞房,可把她气得很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吃了这个哑巴亏,一个人回去发疯,不知道拿了多少人撒气。

    而在游吹云和白七彩的温泉小院这边,终于陷入了新婚之夜的温存。

    “你进来做什么?我要睡觉了。”白七彩也不知是慌张还是什么,赶紧掀开了大红被子钻进去,将自己裹得死死的。

    而痴汉一般的游吹云搓着双手便进来了,重新点燃了两根红烛,随后来到大床边脱了鞋袜。

    “我能做什么?今夜是你我洞房花烛夜,我当然是按照规矩办事啊。”

    虽然裹着被子,但是能够看到白师姐翘起的圆润,真是令人食指大动啊。

    玛德,过了这个村恐怕就没这个店了——游吹云色心一起,再加上今日本就暧昧难当,窗户纸既然捅破了,那便让它更大一点,于是他一挥手便在那凸起之上拍了一巴掌。

    白七彩浑身一抖,随后不可置信的望向游吹云,而游吹云这么一掌之后立刻怂了,讨饶似的笑意不止。

    不过虽然他表面怂,但实际动作可一点不怂,看对方也只是瞪眼睛,于是变本加厉不断上手,这就去扯被子了。

    白七彩严防死守,她虽然生来率直不输男子,可毕竟也只是女子,在这些方面还是很被动的,她涨红着双脸紧紧拉住被子做最后的倔强:“不要~你自个儿睡地上去。”

    “地上这么冷,娘子怎么好意思让为夫睡地上?”游吹云笑眯眯如同一只大色狼:“娘子就一点不心疼为夫的么?”

    白七彩捂在被子里发出浓浓的一声腻音,就是不让游吹云得逞:“别那样叫我~哎呀,你好烦啊,走开啦。”

    最后的最后,还是游吹云挠她痒痒,终于是门户大开,游吹云钻进了被子,从后面贴住,二人算是同枕而眠,真真正正的像一对夫妻啦。

    白七彩未经人事,已然完全羞红不知所措,只感觉背后似有一火炉灼烤,直教身上汗津津。

    感觉到男人在耳边吐气,白七彩狠狠地在他大腿上掐了一把,然后如同蚯蚓一般往前面耸开,不料男人霸道的一把拽回,再度贴上。

    “你好烦啊~”

    游吹云却不再解释,只是心中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他抱着所爱的人,只想一辈子不放开了。

    “师姐,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隔了好一会儿,游吹云其实并没有其他太过分的动作,白七彩终究是输了这一场,轻轻吐气道:“当然记得,堂堂少宗硬闯女宿,被当值的我逮起来——我那是也就瞥了你一眼,只道一个黑黑的书生,丑死啦。”

    游吹云哼了一声,竟然摸上了她小肚子捏捏:“又黑又丑的书生跟你在一张床上睡觉了……”

    “啊呀,你好烦!”白七彩将他的大手握住,阻止他的骚扰。

    “你还好意思骂我,当时我真是误闯了,被你们五花大绑捆起来生疼,哎,那时候我就是一个凡人嘞,我都没看清楚你长什么模样,就被架起来四脚朝天了。”

    “活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错了没!”

    感受到腰间脖子的痒意来袭,白七彩终于是几回合败下阵来:“不要……”

    “错了没!”

    白七彩却咬牙就是不认错,毕竟她可是白师姐,就算是暧昧也不能让她认错的。

    游吹云心中顿时生起征服欲,忽然起身将她罩住,随后这两个年轻男女便昏天胡地起来,被子都给蹬到了地上。

    最后的最后,白师姐枕在游吹云的肩膀上,她想近距离的仔细看自己的男人,可是那该死的鬼面具让她始终心中难受……这也是她难以顺从的原因之一——她希望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而不是这幅鬼面具。

    男人怜惜的抚摸着她额头的的伤口:“是沈清姝做的?这娘们,我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白七彩也不说话,只想在这个臂弯里好好的闭上眼睛睡上一觉,她实在是太困了。

    游吹云也轻轻低头,吻在伤口之上,愿与她一同度过这个难熬的夜晚。

    ——

    第二日。

    白七彩早早的起身梳妆,奇怪的是,男人并没有醒……不过她也懒得招惹他,万一要是再动手动脚起来,又得害羞了。

    不过,让白七彩脊背一凉的是,她听到了苏醒的男人闷闷的喊了一声。

    “白妃。”

    白七彩猛地转头,盯向这个鬼面具男人。

    “你是谁?”

    “孤自然是厉王,是游吹云。”

    “你不是游吹云,你是厉王。”

    厉王缓缓起身,他觉得有些疲乏,似乎昨晚并没有睡好:“厉王,就是游吹云,好了白妃,不要做这些无谓的掰扯,我们是一同一个人。”

    白七彩再度陷入沉默。

    厉王大概脑子里有些印象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并不在意,因为他从始至终只觉得厉王就是游吹云,游吹云就是厉王,所以他缓缓起身,从后面缓缓抱住身体有些僵硬的白七彩,嗅闻她香喷喷的头发,只待更近一步之时,忽然听见外面有人敲门奏报。

    “老爷,老爷!我是如花!殿下我有要事奏报。”

    厉王有些烦躁的喊道:“滚进来,在门外说。”

    那如花一阵屁滚尿流的跑进来——一开口便是:“夫人,夫人出事了。”

    厉王一脚将屋门踹飞:“你说什么?”白七彩也偏头看来,眼睛微瞪。

    如花伏在地上:“夫人昨夜……昨夜心情不佳,去了前线叫阵……结果被,一个道人被捉住了,带回了人族那边囚禁起来了。”

    “什么!?”

    厉王身形一闪便拎着如花的领子,甩了她两巴掌:“你为何不早早知会孤?偏等出事了才来寻孤?”

    如花惨叫道:“老爷饶命……”

    “哼。”厉王一把将其掷于地上,回头望了一眼白七彩之后狠狠的一跺脚,随后吩咐喊来代甲,拿了供奉的招魂幡,便要领兵出战。

    不过就在代甲为他披挂之后,竟然收到了鬼王谕令,让他尽快入宫一趟,没办法,他还没狂到当众抗旨的地步,于是急急来到主墓室,打算将沈清姝的事情禀报之后立即出兵。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料鬼王却抢先道:“此事朕早已知晓……”

    “啊?”厉王猛地抬头:“儿臣……儿臣不懂父皇的意思!沈清姝那丫头头脑简单,您怎么能让她草率出战,这才被擒。”

    “是她不遵谕令,违抗朕在先,又殴打了守门将领违反军规强行带人出战——朕知道之时,她已经沦为了阶下之囚。”

    厉王默然无语,最后只能一揖及地。

    “罢了罢了,清姝娇纵妄为,这是她付出的代价。可是你也不要忘记,清姝为何这么愤怒以出战泄气,那便是你不忠感情,偏要娶偏房的原因,你知错了么?”

    “……儿臣绝无下次!”

    原来沈清姝是吃醋吃大了,跑到前线去发泄这才被擒。

    “嗯,你上来。”

    厉王犹豫了一下,竟然缓缓来到王座之下的台阶。

    “上来。”

    厉王迈步登阶,但是他的心脏立即嘭嘭嘭的跳个不停,不知道为什么,他越往上走,就越感觉脊背发麻。

    最后,他走到了鬼王面前,也就是在那座棺椁之下,单膝跪地。

    “你愿意把你的那口黄金棺材拿出来吗?”

    “——儿臣当然愿意,便是为父皇战死,也是值得的。”

    厉王这时候倒是没有犹豫,直接将黄金棺材掏出呈放在手心。

    鬼王伸出骷髅手指,缓缓伸向这个游吹云自觉最重要的物什……黄金小棺里可藏着一些秘密呢。基本佛家秘籍,妖族小王爷的兽头弓……栗员的军刀。

    等等,栗员是谁?

    游吹云登时头疼欲裂起来,鬼王伸向黄金小棺的手立即点在他的额头上,好似有一股阴暗之力立即洞穿他的脑子。

    “朕只是看看你的小棺,你可以收回去了。但是朕却看出你最近修行功法,似乎有些走火入魔啊。”

    游吹云一身冷汗:“父皇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觉得最近感觉自己分裂成了两个人,就算是记忆也分岔了?”

    “是——”

    “那是因为你用魂幡修行作战的原因……魂幡中有些罕见的灵魂特别强大,你持魂幡时常交流,便会汲取对方记忆,导致走火入魔,脑袋里不断有不一样的记忆乱蹿。最严重的后果,类似于夺舍。”

    游吹云点点头:“原来如此。”

    鬼王嗯了一声:“不过你放心,朕已经暂时压住了你脑袋里面的分裂,虽然不会痊愈,但也不至于继续恶化下去,让你被夺舍。”

    游吹云五体投地:“多谢父皇救命之恩。”

    “嗯,你说你要去救沈清姝是吧?”

    游吹云再度点头:“她是儿臣的妃子,儿臣必须将她救回来。”

    “好。”

    鬼王二话不说竟然直接把自己那杆带着龙的黄旗主魂幡召唤出来,交给游吹云:“此物可助你一臂之力,我刚才已经将使用之法交给了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父皇,这怎么可以呢?万一,万一儿臣不慎丢失了……”

    “无事,这世间能够留住这杆魂幡的人屈指可数,我招招手便能让它归来。”

    “……多谢父皇。”

    (本章完)

    7017k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