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越象人伦 > 第十五章:精准推测
    第十五章:精准推测

    (一):莫名地想

    秦怀硕一天到晚寻查那一男一女两个灰衣人行踪,无果,回源来客栈陪谢正白和乔记吃晚饭。

    早上从老北庙山下出门时,黑天白昼几乎颠倒的冯秋漠还睡着,他也就没打扰。可整天心里都有那么一缕不知名的情丝,剪不断,理还乱。

    不愿多想,却又无法控制地想,也不知冯秋漠她们离开了那里没有,或是去了什么地方,秦怀硕暗暗骂了自己一声“真笨!”昨天晚上什么也没想起问过。

    思着想着就坐不住了,到后院牵了自己的那匹黑烈,骑上就往老北庙奔驰。

    上灯时分赶到,没进楼下自己的房间,就直接上楼,见她们都还在霍老太太那里闲聊,抬脚走了进去。

    好一个诗意仙子,丫鬟一旁闲着看着,她在给霍老太太剪手指甲!不时还用嘴吹着那又长又脏的指甲上剪下来的脏东西。

    那老太太早在秦怀硕上楼的那一刻, 竖着的耳朵动了动,随即眉开眼笑起来。

    “丑小子来了!丑小子来了!”

    “我就说你要来哈哈哈哈!”

    秦怀硕双手奉上,亲亲热热地在老太太身边蹲了下来,冯秋漠有些尴尬地抽回了自己正在忙碌的手。

    原来,冯秋漠和小娥要离开,霍老太太不让,带上她同行她也不干,死活就是要等那丑小子来。两个女子拿她没办法,只好陪她等等看,还好秦怀硕真的回来了。

    (二):就是丑,都是丑

    “你丑我也丑,咱俩都丑,稀罕你丑小子。”

    “这丫头太中看了,不待见不待见!”

    “得!人家为您洗脸洗脚,连指甲都给您修,您老倒好,您的“丑小子”一来,又稀罕人家去了。”

    一个从小到大都靠人伺候的越龙教大小姐,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吃力不讨好的经历!小娥看不下去了,为小姐说了句话。

    讨厌的老太太,安逸地把银白色的头挨在秦怀硕有力的臂膀上,回头对小娥说:

    “你不丑也不中看,跟老身不亲,跟丑小子也不亲。”

    小娥不怒反笑,笑得忍也忍不住。

    秦怀硕也和冯秋漠相视笑了起来,“丑小子”自自然然地接下了大小姐没完成的活,轻脚轻手伺候起这霍老太太来。

    小娥打了一盆热水,给他们放在前面,等老太太手上的指甲都修好了,秦怀硕把她的双手握着淋上热水,给她洗好又接过冯秋漠递来的软布给她擦干。

    接下来再为她洗脚,三个人边好生伺候祖宗一样的老太太,边东拉西扯地闲聊。

    洗好了的霍老太太好不安分,又吵着说要喝酒,三人拗不过,秦怀硕只好下楼找店家,不一会儿,店家便端上来了一壶酒和四个盅子。

    霍老太太隔心隔皮,不邀冯秋漠,更不邀小娥,嚷着让秦怀硕陪了她两杯。然后又接连催着秦怀硕给她倒了三杯,一一下肚。

    (三):喊我秦怀硕就好了

    不知不觉时候不早了,见霍老太太蜷缩着躺下,三人便悄然退出了房间。

    很想很想邀冯秋漠再单独说说话的秦怀硕,几次话到嘴边都被硬生生憋住,他和她还不算很熟吧,真的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有一件事他想不到也不敢相信,正当自己一步步舍不得下楼,冯秋漠竟先邀他了!堂堂一七尺男儿,说话让女子先开口,秦怀硕俊脸微微一红。

    “敢问公子困了否?”

    “不困不困……”

    感觉仅此两个字的回答太少,秦怀硕脱口而出两遍,别的只言片语却又不被大脑存储好。

    实在内心一时激动不已,表面故作镇定地望向她的眼,回以一个想包含进去千言万语的微笑。

    这一微笑,迷得死世间万千女子!还是冯秋漠有事憋不住,轻启珠唇,鼓足勇气接着说道:

    “秋漠有话,想跟秦公子谈谈。”

    “你喊我秦怀硕就好了,有幸相识,对在下这种粗人而言,算是天赐缘分,还望彼此之间,莫要太过生分。”

    一股十足的男人味飘然而至,从头到尾这个男人没喊过自己一声小姐,“你”字的随性随意,恰到好处地露了些许男性的霸道狂野。还为此拉近了几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反而令冯秋漠为自己称自己的那声“秋漠”害羞极了。

    随着秦怀硕一个楼下请的手势,小娥露出一个只把脸对着小姐的偷笑,识趣地溜入房间,关上门。

    二人一前一后,各是“心怀兔胎”难以压抑下了楼,秦怀硕告诉正要关门打烊的店主,昨晚的房间再住一晚,随即递上一锭银子,吩咐其把后院的黑马喂好。

    (四):冰雪聪明的冯秋漠

    端茶递水完毕,秦怀硕剑眉轻轻一动,感觉不再像刚才那般尴尬了,无声地示意冯秋漠要说什么可以说了。

    “我觉得霍婆婆实际没疯。”

    提完这话冯秋漠抬头看了看楼上,随即面对秦怀硕做了个“小声”的手势。

    “哦?”

    秦怀硕有些不解,静等她说下去。

    “她老人家总是说你丑?她也丑,你们俩一样丑,难到这句话有什么含义?”

    这个秦怀硕还真没想过,一时露了个憨厚的笑容,略略带点尴尬。

    “我有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冯秋漠也没之前那般羞涩,细眉弯弯,大胆望住秦怀硕的眼睛问他。

    “一定要告诉我!”

    秦怀硕当然斩钉截铁想要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美女给吊起来的胃口,最主要的当然是生凭第一次回到家乡的目的,牵涉太多不容忽视的细节。

    “你丑,我也丑,你们两个共丑……”

    冯秋漠温情地话语一针见血。

    “她是在暗示我,她老人家和我有共同的仇人!”

    秦怀硕激动万分,同时,越来越佩服、越来越欣赏冯秋漠的冰雪聪明加貌美如花。

    “我真是这么认为的。你想想,一个疯了瞎了的八旬老人,因何第一次见面就那么粘人、并且老是重复说着那句话呢?”

    “嗯嗯!”

    “我还有个大胆的推测,但是只是推测,会不会,昨天大餐堂里的“戏”,都是事先的安排?”

    真是不说不像,越说越像!秦怀硕内心不淡定了。

    冯秋漠的话秦怀硕也越听越想听,越听越爱听,长这么大,除了师父乔三银的恩重如山,他真的从未曾感受过如此说话温暖的女人,就那么一下子,他简直对她的话上了再也无法戒掉的瘾。

    冯秋漠真乃世间罕见的聪慧女子,有些事通过后来时间的举证,令秦怀硕万般折服。

    但是霍老太太有一句话冯秋漠还是暂时没破译到,那就是“这丫头长得太中看,老身不喜欢。”既是太中看,又怎会不喜欢呢?

    其实“太中看”与“很丑”,是对立的反义词,这不是在告诉秦怀硕、冯秋漠两个人,你们是仇人吗?

    还有对小娥骂的那句“你不丑也不中看,但是跟老身不亲,跟丑小子也不亲”,不就是说你倒不算是我们的仇人,你跟我们没有关系吗?当然这是后话。

    促膝长谈,忘却日月,前半夜冯秋漠把秦怀硕推测、解析霍老太太的言行;后半夜彼此相诉自身不平凡的经历,以及对未来的打算。

    当然,源来客栈住着谢正白和乔记、冯秋漠撞见了母亲和那个不知名男人的丑事,还有乔三银如何失踪这样的事情,人在江湖必须小心谨慎,二人暂时还是掏心掏肺中留了一些底。

    谈到即将天亮时,秦怀硕终于情不自禁拉起了冯秋漠的手,答应她,在她和越龙教之间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之前,他会呵护她周全。

    二人说好,冯秋漠、小娥和霍老太太暂时就先在这家客栈住着,秦怀硕也等于有了两个“家”,得两头落脚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