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仙途传 > 第二章 再次转世
    又是一个凄寒入骨的黑夜,冷冽的风在黑夜中剧烈咆哮....

    呼呼~

    呼呼~

    晃荡的木门被寒风吹动的嘎吱作响,

    嘎吱..

    嘎吱...

    嘎吱....

    .........

    便宜师傅...你在哪...徒儿好怕...

    爹...娘...我好想你们....

    阿美师妹...我想再看你一眼...美美...

    仙道...宗....好想回到...

    以前安稳的...日子....

    ............

    夏朝历 0431年 秦山村

    秦山村...一个在偏远深山的村庄,这里的人们,世代过着农耕的桃源生活。

    他们自给自足,热情洋溢,十里八乡,互帮互助,

    过着安静祥和的日子,直到....

    马逢的意识逐渐苏醒。

    怎么回事......难道我没有死?

    嘶...头好疼!

    我明明记得,白煞妖魔冲进宗门内,烧杀抢掠。我一个毫无修为的人,抄起短剑,护佑在那些少年郎前。

    漆寒无比的骨刺,将我胸口刺穿...我明明成了白煞的口粮,为何我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里马逢,急忙从床上坐起身,查看胸口的伤势...

    猛烈的起身,险些让马逢再次晕厥过去。

    等等,我的伤口呢,不对,这不是我的身体,引入眼帘的是一双白嫩纤瘦充满病态色的手,不仅手瘦了,一身多年养成的肥膘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要知道马逢在宗门,那可是辈分极高,虽天生静脉残缺,一生无法修炼。但也阻挡不了他仗着自己掌门亲传弟子的身份,去各种大小宗门宴会上蹭吃蹭喝,饮酒作乐,背诵唐诗三百首...常常想借此引起便宜师傅的注意。

    因此,年纪轻轻的马逢就养成了一身肥膘,啤酒肚。

    他常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总是:“既然,我修炼修不得,那我总得有一样行吧!我能吃,会吃,爱吃,我吃饭喝酒,总得行吧”

    见久,赶也赶不走,说也说不得。所有宗门上下都默许了,马逢的蹭吃蹭喝行为。

    ......

    对了,这又是哪里??

    马逢踉跄的站起身,警惕的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只见四周都是破破烂烂家具,像是路边捡来的朽木,打造成稀奇古怪形状的家具。

    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凹凸不平的破木床,一张四条腿不等的椅子,一张随着灌进来的寒风,在风语中摇摆的桌子...

    以及在风中忽明忽灭的火把...

    寒风灌了进来,不自觉让马逢打了个冷战。

    对了,这到底是哪??难道是白煞的监狱?

    突然,门被打开了。

    嘎吱~

    迎面走来一个约莫20出头的青年,乍眼看去同样也是消瘦无比,白嫩的皮肤充满了病态。一身单薄的棕色粗布麻衣,在这漆黑冷冽的夜晚,冻的青年嘴唇微青,浑身冷颤。

    “啊,小逢!你终于醒了,你快吓死我了!”青年惊喜的叫道!

    面对这青年盈满着深深关切的眸光,马逢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脱口而出?

    “老哥?”

    “哎哎,你快吓死我了知道吗?”

    “你整整睡了,五天五夜,我怎么叫你都不醒,然后我去求村口的赤脚医生老刘头,给你开了服退烧的药,每日煎服给你喝,果然,果然!果然你就醒了!哈哈哈,快担心死我了。”面前这青年抓起马逢纤细的双手,摇晃起来充分表达着内心的欣然之情。

    马逢面对突然到访的青年,有些木纳的摇摇头,但随后想到什么又点点头,恍惚间...精神有些神离。

    “对了对了,你肯定饿坏了吧,我去给你熬饭..隔壁王叔,知道你病了,给咱送来二两小米,我去给你熬粥喝。这可是好东西,你可要多喝点,平时咱都喝不到的。”

    “快快快,我扶你上床,等会一起吃饭~”

    马逢被颤巍巍的扶到床边,只觉一脚深一觉浅,全身四肢无力,头重脚轻很是虚弱。

    “好。你等一会,我去做饭。”青年轻掩合门,走之前不忘关心的回头嘱咐道。

    青年欣喜中,并未发现马逢的异常。

    门再度被关上,马逢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有些束手无能:陌生的地方,突然到访的老哥,白皙纤瘦的陌生身体....

    忽然,马逢“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死死的抱住脑袋。

    脑海中,突然涌现大量的记忆碎片,杂乱的记忆,混乱不堪。

    马逢,再度昏厥过去。

    三世记忆,被融合在一起

    ...............

    ...............

    ...............

    原来这里是夏朝,一个以武立国的皇朝,到目前为止,国祚延续431年,正是夏历431年。

    世界广阔如海,夏朝立于世界西南地区,易守难攻,尽显国运之势,皇朝顶峰之时更是曾踏足中原,

    但而后被中原势力所驱逐,那段历史似乎多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那青年便是马逢的亲生哥哥,马云。

    马云与马逢幼年时,跟随父母逃亡,那是马逢只有两岁八个月大小,哥哥马云也不过刚刚年满六周岁。

    在中原被驱逐之时,父母双亲于两兄弟乘坐划船逃亡中原。后被追兵说追赶,两位父亲母亲用生命,跳下清运河。

    用生命阻挡着,后方来势汹汹的追兵....就这样,两兄弟马云马逢成了孤儿。

    六岁大的哥哥,抱着嗷嗷啼哭的两岁的弟弟...一路沿街乞讨,要饭为生。

    更有一次,趁哥哥讨饭之时,有叫花子想将不到三岁的弟弟马逢,拐走当掉,好换取酒肉吃喝。

    马云,发现后。疯了一样去扑打撕咬,即使自己被老叫花子打的鼻青脸肿,仍然死死的抢夺老叫花子怀里的,饿的险些断气弟弟。

    “狗东西,你敢咬我,我宰了你。”老叫花子被咬疼了,揉搓着红肿的腰间,四处张望着寻找趁手的武器,想给这不知死活的小孩来一顿惨痛的毒打。

    只见他一手抱着弟弟马逢,一手抄起路边的竹棍,在空中挥舞着竹棍,传了一声一声,破空声~

    咻~咻~咻~

    “来,你个小比崽子,你继续来。”老叫花子一边挥舞着竹棍,一边身子慢慢后移。

    “还我弟弟,还我弟弟!”马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嘶吼着扑了上去。

    幼小的身子此时看来充满了倔强和不甘!

    老叫花子,一看这小子再次扑了上来,转身一躲。

    脚下生风,抱着年幼的弟弟,在拥挤的小巷里,拼命狂奔。

    “弟弟!弟弟!!呜呜呜,爹。娘。我该怎么办!”马云哭着追了上去,奈何年龄太小,体力,身高,都比不过老叫花子。

    距离是越追越远,越追越远!

    渐渐再也看不到叫花的身影....

    哐~

    马云昏倒在地,不知道是急的,还是几天未进一盐一水,饿晕了。

    ......

    不知昏迷了多久...

    ....弟弟..弟弟...弟弟!..

    马云惊醒了过来,马云还在原地躺着,站起身来,揉了揉胀痛的脑袋,发昏的眼睛,几天未果的肚子。

    开始继续寻找老叫花子...

    他找啊找,不知围着这座小镇,走了多远,不知道走遍了多少条巷子,问了多少人。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一破庙前,看到老叫花子。

    此时的弟弟,早已不知何处,老叫花子一脸郁闷的,颓坐在庙门口。

    “草,白白被狗崽子咬了这么多口,这小娃子,送到当铺便咽气了,真是倒霉!倒霉!”

    “我弟弟呢!我问你我弟弟呢”马云跑过来,未看见弟弟,瞪着泛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叫花子。

    老叫花子被看的心里发毛,面露难色的说。

    “他...死了!”叫花子不敢直视,马云的目光,低头叹息道。

    “死了!我弟弟被你害死了!他在哪你带我去!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马云发疯似的,冲到老叫花子身上,身上所有能攻击的部位,全都是用上了!

    牙咬,拳打,脚踢,锁脖,疯了般向老叫花子扭打着,一边泪如雨下,一边拼了命的去扭打。

    “我也是想给你弟弟....找个好人....家,谁承想你一直拦着我,可能在奔跑的路上,给你弟弟...晃死了...“老叫花子呜呜咽咽的说不话来。

    “爹...娘...是我没用,我没保护好弟弟....呜呜呜...”马云听到这话,随即停止了对叫花子的抽打,内心宛若晴天霹雳好似丢了魂,瘫软的坐到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失声哭起来。

    “小孩...我带你去找你弟弟,咱们把他埋了吧,不然一会就被狗啃了。”.老叫花子,不敢直视孩子的目光,内心也是酸铁苦辣,打翻了五味瓶。是啊都是苦命人,我怎么就馋虫上脑,一时糊涂了!唉!!

    “呜呜呜,弟弟...”马云的嗓音都哭哑了,眼皮红肿。

    想站起身,尝试了一次,扑通瘫软在地。

    扑通~第二次尝试,又一次瘫软在地上,没办法,马云已经几天未进食了...刚才能坚持下来,已经是全凭找弟弟的气,现在听说弟弟死了,马云宛如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上,饿的站不起身...恐怕再不吃饭,马云也再难坚持下去了。

    老叫花子的心,终究不是铁的,看的也是非常难受。

    上下一阵翻腾,漏脚趾头鞋,翻出带着味道的两枚铜钱。

    “等着别动,我去给你买饼子吃。”老叫花子眼神复杂的,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孩子。

    马云,一听,一言不发,用尽全身力气。抓住叫花子的衣服,休怕他,跑了不带自己去找弟弟了。

    “哎呀,我就买块饼子,就在前面百米处。放心,饼给你吃的,你看你饿成什么熊样子了。

    吃饱了,我才能带你去找弟弟。”老叫花子一手抓着小马云的胳膊,往下推脱到嘀咕道。

    马云犹豫半天,还是放开了抓住对方衣服的手。

    “哎,这就对了嘛,你等着。”

    “你若敢骗我,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抓住你!”马云瞪着恶狠狠的眸光,注视着老叫花子的背影。

    已经走出五步远老叫花,停了停脚步,回头望着马云,苦笑道。

    “好。我张富贵就算再不是东西,我也长得是人心。放心吧,我买完就回来,我不跑了!”

    .....

    约莫一刻钟左右,老家伙裹着衣怀,回来了。

    从怀里掏出两张热腾腾的饼子,伸手递给马云,眼神中充满着愧疚,

    望向那两张饼子,叫花咽了咽口水,把头瞥到一边去。

    “吃吧,小鬼,吃完和我一起去找弟弟。”

    马云接过递来的白面烧饼,三口并作一口,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咳咳咳!水~水

    马云吃的太快被噎到了,剧烈的咳嗽起来,本来就被冻的发青的小脸,此刻被憋的涨红。

    “慢点吃,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没水,你慢点吃。”说罢,身上轻轻拍打马云的后背,希望这样会让噎住的喉管,舒适一些。

    ......

    吃完,马云也恢复了些许力气,随着老叫花子。

    整整穿越三条巷子,在颗枯黄柳树下,看见了已经小脸发青被粗布包裹的弟弟。

    马云跪倒在弟弟面前,伸手抚摸马逢的小脸儿。

    “弟弟,你醒醒...弟弟....”马云泪已经流干了,哭的眼眶生疼,冰凉的手,摇晃着弟弟的小脚丫,可是却无半点反应。

    “唉,已经死了,你怎么弄他也是死了!”老叫花不忍直视,面前的催泪场景。

    “都是你害死了我弟弟!都是你!”马云偏过头来怒视着面前这衣着褴褛的老叫花。

    “唉,先回庙里吧,庙里有神像,祈求老天或许有些许作用。”老叫花似乎想到了什么。

    就这样,一老头,一小孩,一幼儿,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寺庙。

    他们在庙宇里,生起篝火,马云抱着弟弟..老叫花在一旁跪倒在神像后面,祈求祈祷,往苍天开眼,救救这可怜的孩子。.

    他们舒然不知...

    一道全新的灵魂,如漂泊的幽魂,注入到这孩子身上。

    ......

    随着一声嘹亮的啼鸣声,弟弟马逢哭出了声。

    “弟弟!弟弟!你活了!!!”

    “我曹,苍天真的开眼了?!!?”

    .

    .

    .

    (本章完)

    .

    .

    .

    新书开荒,

    预知后续如何,尽请期待。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