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面赤心打灰人 > 风暴迷洋·诅咒海港:城堡重建项目 2. 重建城堡需要几步?
    AD大公说过,如果晕车,吐一吐就舒服了。

    吼!

    烈焰从李迦束的鼻腔、嘴巴、耳朵中喷出。自己半仰着身子,朝天空喷吐了数秒钟。

    随后弯下腰,深呼吸。

    第一次穿越晶壁系,确实让自己的胃不舒服。

    “大大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呀!”

    ???

    李迦束定睛一看,好家伙,吓到人了。

    眼前,一个身高约1米4,身穿紫绒绸衣的男青年,跪在泥土地上,双腿颤抖,低着脑袋不敢抬头。

    而男青年的身旁,大概是护卫?另一个身高1米7,穿着锁子甲的中年男人,瘫坐在泥地上,原本握持的长矛掉在一边,瞠目结舌,惊恐地望着李迦束。

    ......

    作为弗叠列什家族最后的独苗,初阳想要尽可能地在神秘的魔鬼面前,保持身为领主的尊严和贵族教养。

    但在亲眼见到从黑魔法阵中召唤出的,那身高2米1的恐怖魔鬼,吼出惊惧凡人灵魂的咆哮,喷吐出赤红色的烈焰之后,初阳害怕了。

    他低着脑袋,不敢抬头,挤出一丝勇气祈求道:“大大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呀!”。

    为什么自己会鬼迷心窍地去使用先祖留下的亵渎秘卷?关键是还真召唤出了魔鬼?

    祂能帮到我么?祂会吃了我么?

    初阳·弗叠列什,他跪在泥土地上,不敢抬头。

    就像领地上的农奴,面见他时一样。

    就像他随父亲,去西牙里王国首都,面见国王时一样。

    “咳咳,凡人,先给我站起来。”李迦束清了清嗓子。

    初阳:“啊?”

    “站起来,除非你想成为我的餐后甜点!”李迦束发出可怕的声音,“在地狱里,跪下的生物,都是被洗干净脖子的食物!”

    “而你,胆大妄为的凡人,既然你有幸召唤了我,那我就准许你和你的侍从多活一会儿——除非你让我感到无聊了。”

    “所以,现在,先给我站起来!”

    “不许跪!”

    李迦束用魔鬼特有的声线咆哮道。

    紫绒绸衣的男青年一咬牙,双手撑地,站了起来,随后又赶紧扶起身旁的中年护卫。

    俩人低着头,不敢喘气,杵在魔鬼的眼前,等待祂发话。

    顺便一提,AD大公有给李迦束的身上拍了恒定‘通晓语言’的buff,除非遇到某些极为罕见的语言或是夹带超凡力量的秘语,李迦束不必担心语言交流的问题。

    “那么,召唤我的契约者,你的名字?”李迦束伸手指着初阳。

    紫绒绸衣的男青年,颤声答道:“初阳·弗叠列什,回大人,我是本岛的新任领主,家族的祖上,曾是您阿斯摩蒂尔斯大人的信徒。”

    李迦束摸了摸下巴,开口道:“你弄错了一件事,初阳。伟大的魔鬼真神,阿斯摩蒂尔斯大公,祂是一个大忙人,可没空回应你这样的小人物。”

    “吾乃阿斯摩蒂尔斯大公麾下的一名契约使者,而我的魔鬼名号是......”

    “阿克塞拉瑞特·李!”

    初阳连忙谄媚,“明白了,尊敬的阿克塞拉瑞特使者大人,我......”

    李迦束粗暴地出声打断道:“你们凡人念我名字的速度太慢了,节约时间,以后你称呼我......”

    “AC李,就可以了,懂么?节约时间。”

    初阳有些懵逼,毕竟魔鬼大人给出的名字发音实在难念,希望自己以后不会咬舌头吧。

    初阳:“懂的,懂的。尊敬的艾,呃,AC李大人,我遵循先祖留下的黑魔法仪式,在亵渎秘卷上签下自己的姓名,召唤您至现界,我愿付出祭品、代偿、甚至灵魂,祈求您能......”

    “帮助我们弗叠列什家族......”

    李迦束:“嗯?”

    “......重建领主城堡。”初阳缩了缩脑袋,原本他心里藏着的话术把戏,在魔鬼的威压下,直接扔掉了。

    吟游诗人的故事,自己也曾听过。诗人们都说,尝试和魔鬼抠字眼的人,都会被魔鬼玩死。还是如实说明,自己昨夜在契约书上写下的诉求吧。

    李迦束点点头,暗想:“还好,有九狱契约文书在,项目的内容就是定死的,有效避免甲方X**更改项目要求。”

    接着,李迦束摆摆手,讲道:“重建城堡,对我而言,不是什么难事。”

    自己转过身,看见了初阳的城堡。

    典型的西欧古代城堡,位于一座约200米高山的,半山腰平缓凹面处。

    但是,它的半边,大约60%的建筑,不是已坍塌,就是摇摇欲坠的残破危楼。

    剩余半边的40%建筑,倒算是留存完整。远远望见,几处窗口有着蜡烛的光亮,显然有人居住在对应的房间。

    现在是午夜时分,月光与星光洒落下,弗叠列什家族的城堡,以一副破败的姿态,苟延残喘。

    房子是消耗品,哪怕是西欧的封建贵族领主,他们的屋子,也终有彻底坍塌的一天。

    李迦束并不认为自己是个裱糊匠。

    自己是来造房子的。

    当然了,眼前的状况,确实挺棘手的。

    得先把坍塌的部分,以及残楼危房的部分,爆破掉......

    不,甚至不能爆破,那样有太高的风险会影响危及另一半无需拆除的结构完好部分。

    只能用人工,分阶段拆除。

    然后把可回收的材料,以及不可回收的建筑垃圾,都运到附近空地。

    到这一步,重建完全没有开始,甚至,连准备工作都算不上开始。

    拆除坍塌危楼部分(并运走可回收材料和建筑垃圾),仅仅能算是......

    准备工作的‘准备工作’。

    李迦束内心叹气,但语调保持高深莫测,对初阳说道:“嗯,不是难事,没有哪个魔鬼比我更懂造房子。”

    “不过话说回来,你在契约书上许愿的时候,为何不直接祈求,让魔鬼大公·阿斯摩蒂尔斯大人,用魔法给你‘变出’一座新城堡?而是祈求,让我们魔鬼,帮你重建一座城堡呢?”

    没回头,李迦束向初阳询问道。

    毫无怀疑,如果AD大公想的话,祂真的可以用魔法凭空变出一座城堡。当然了,魔法能维持多少年,就不得而知了。

    初阳低着头,答道:“AC李大人,世上没有免费的面包,这个道理我是明白的。”

    “魔法和奇迹的代价,我担心自己支付不起。所以,退而求其次,在先祖留下的亵渎契约上,我祈求的是,魔鬼大人能‘帮助’我,重建城堡。”

    “身为现任的本岛领主,我自己付出一些,AC李大人您用您魔鬼的力量帮助我一些。想必这样,我便可以支付的起,祈求魔鬼的代价。”

    李迦束转身,低头看向初阳。(2米1看1米4,需要低头)

    “你还算理智,没有太贪心。”

    “初阳·弗叠列什,抬起头来。”李迦束说道,“让我看看,此次契约者的脸。”

    先前,初阳和他的护卫,虽然站了起来,但两人都始终低着脑袋,不敢正脸与魔鬼对视。

    紫绒绸衣的男青年,抬首与魔鬼对视。

    “嗯,还行,人模人样。”李迦束点点头,“你放心好了,没有魔鬼比我更懂造房子。遵从我的指导,便能以我的智慧与力量,助你达成目的。”

    “不过,你小子要是有异心,敢耍什么花招的话......”

    话音未落,李迦束用魔鬼尾巴,卷起先前护卫掉落在泥土地上的长矛,一只手抓紧矛头。

    随后,粗铁锻造打磨成的锋利矛头,被李迦束轻轻松松,单手捏成了一颗铁球。

    “胆敢忤逆我,这就是后果。”自己用邪恶反派的口吻,威吓道。

    初阳的心脏一阵猛跳。这位魔鬼使者太可怕了,锋利的铁器,单手随随便便就捏成球,甚至连手心的皮都没刺破!

    毕竟,目前的李迦束作为一个新生的魔鬼,虽在中魔高魔世界是杂鱼,但在偏僻低魔的世界里,[DR5/善良,5点火焰抗性,30尺每12秒的飞行速度],不敢说能横着走,至少自己当个中BOSS是够资格的。

    “明白的,AC李大人,我绝无二心!”初阳赶紧表态,生怕魔鬼拿自己的脑袋试试硬度。

    李迦束点点头,随手把损坏的长矛丢给一旁快要吓尿的中年护卫,并吩咐了一句:“找铁匠融了,做成农具。”

    啪!李迦束打了一个响指,另两人一哆嗦。

    “带路吧,初阳,回你的城堡。”

    “午夜时分,寒风呼啸,你们凡人的小身板,要是因风寒染病可就难搞了。”

    “还有许多信息,我需要一件件去了解。回到城堡后,我们再详谈。”

    “重建城堡,需要准备很多,你得给我交交底,我才能制定全周期方案。”

    初阳抹去额头的冷汗,向李迦束微微鞠躬,说道:“好的,AC李大人,请跟我来。”

    路上,为了缓解凝重的气氛,李迦束尝试和初阳唠唠家常。

    “初阳啊,家族里几口人啊?”

    “回大人,母亲生我时因难产离世,哥哥5年前应了我们西牙里国王的征召,在西牙里王国与法葡士王国的一年战争中,不幸阵亡。”

    “我的父亲,上周因病逝世。也就还有几个远房表亲,与我有血缘关系了。哦,他们的封地在王国本土,离我们岛挺远的。”

    “所以,本家就剩我一个。”

    “......呃,嗯,所以,初阳你继位领主之职,刚满一周时间?”

    “是的,大人。”

    “嗯,那你结婚了没?或者身上有婚约么?哦对,在外面有情妇也行,你有吗?”

    “回大人,我们家族,其实算是破落户,本土的那些大贵族,看不上我们这块‘海外破地’,所以......尽管前几年,父亲在世时有过尝试,但本土的那些贵族领主,没一家理睬我们,我身上自然是没有婚约。”

    “至于情妇......”说到这,初阳有些不好意思,“AC李大人,我刚满15岁。”

    “其实,今天是我生日。”

    “哦,你生日啊,祝你生日快乐。”

    “......”

    “等会儿,15岁?你刚15岁?!”

    李迦束差点噎住,停下脚步,侧首再次仔细打量着初阳·弗叠列什的脸。

    在初阳的脸上,李迦束看见了阴险,看见了勇气,看见了青涩,也看见了迷茫。

    人和人不一样,时代环境不一样,出身不一样,教育不一样,年龄说明不了什么。

    但年龄可以说明另一些事情。

    没人会把希望寄托在,行将就木的老人身上。

    初阳和中年护卫也停下脚步,不敢喘大气,等待魔鬼的新指示。

    李迦束盯着初阳的脸,瞧了半晌。

    最后,自己重新抬起脚步,转身,继续向城堡走去。

    “赶紧走,凡人,午夜风寒,小心着凉。”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