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魔面赤心打灰人 > 风暴迷洋·诅咒海港:城堡重建项目 3. 海岛之城,水浅么?
    有一句话,李迦束在生前听过很多遍。

    “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土木工程,需要很多人力才能干成。

    但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工地干。

    封建领主有一个‘好’,按照惯例,让农奴和自由民(小手工艺人、自耕农等等)应贵族老爷的征召服徭役,不用发工资,最多管口饭。

    可是,让老弱病残去搬砖,肯定不如健壮劳动力的效率高。

    请问,如何定义‘健壮’?

    其次,就算发挥标准的封建精神,不发工资只管饭。土木工程作为一种长周期的集约式生产活动,劳动力对粮食的硬性需求,是无法回避、节省的黑洞。

    而且,最好别拿木糠和观音土去喂劳动者,肉蛋奶才是能量源泉。

    那么,在一座孤悬海外、天气多变、封建领主家族衰败的大型岛屿上,健壮劳动力和优质口粮的储备,够吗?

    或许,可以依赖一些,本地特有的底蕴?

    ......

    城堡高塔内。

    李迦束向窗外望去,俯瞰那位于四五公里外,昏暗云雨之下的海港口和城镇村落。

    初阳·弗列叠什的领地,是这整座岛屿,但实际有人烟的,只有李迦束望见的‘固斯城’。

    说是座城,其实仅是海港、渔村、港口小镇、农场耕地的建筑集群。

    哦,还得算上领主的城堡。

    初阳的这座城堡,位于地势相对更高的,岛屿中央山谷的边缘一侧,能将海港与城镇村落全数收入眼帘。

    尽管现在已是上午6点,固斯城仍不见阳光。黑色的大片乌云,在海港以及更远的洋面上空翻腾,没有电闪雷鸣,只下着窸窸窣窣的小雨。

    昏暗。

    但,李迦束有一双魔鬼的眼睛。

    凭借魔鬼血统自带的黑暗视觉,李迦束清楚地望见,三艘中型船只,以及一艘大型船只,在昏暗云雨中驶入港口......

    等等,那艘大型船只,似乎有列装火炮?而且甲板上有血迹?

    可能就是初阳在昨夜提及的,选择来固斯城中继补给的海盗吧。

    初阳的领地,很穷,很落后,但情况其实也很复杂。

    情况复杂,也意味着存在机遇。

    噔噔噔。有人踩着楼梯,上来了。

    “使者大人,您要的面具和斗篷,已经准备好了。”

    是昨夜的那名中年护卫。他手上抱着一个木盒,低着头,恭敬地递给李迦束。

    “嗯。”李迦束伸手接过木盒,问道:“初阳起床了没?”

    中年护卫答道:“老爷他......”

    “昨晚老爷与大人您,交谈甚久,休息的迟。可能是疲乏了,尚未醒来。”

    “大人,需要我去喊醒老爷吗?”护卫又小声问道。

    李迦束想了想,计算了一下时间,开口道:

    “不用喊醒他,让他继续睡。哦,如果上午10时,他还没醒来,再去喊醒他吧。”

    尽量保证8小时充足睡眠,但也别赖床。

    “好的大人。”中年护卫说道,“您没其它事的话,我就退下了?”

    李迦束:“......抬头,让我看看你的脸。以及,你的名字?”

    中年护卫抖了抖,随后小心翼翼地抬头,以免冒犯到眼前的魔鬼。

    他看起来40多岁,棕褐色的胡茬精心修剪过,面容谈不上英俊,甚至可以说因为坑坑洼洼的皱纹和伤疤,完全就是‘小鲜肉’的反义词。

    因为熬夜,他顶着一副黑眼圈。

    “回大人,小人的名字是哈莫。”

    “嗯,哈莫,你家里几口人?当了多久的领主护卫?”

    “回大人,家中四口人,妻子在城堡里做洗衣工,小女儿帮厨房打下手。”

    中年男人顿了顿,“大儿子在港口的酒馆做侍应生,不和我们住一起。”

    “至于当了多久的领主护卫......”

    “我其实不是固斯城的本地人。年轻时,我在西牙里王国的本土做山贼,后来,雾月老爷救了我的命,于是我便金盆洗手,随雾月老爷来到这座岛,结婚生子,服侍弗叠列什家族至今。”

    李迦束用爪子挠挠下巴,“雾月老爷?指前任领主么?”

    护卫哈莫点头,“是的。”

    “嗯,哈莫,昨夜我听初阳提起过,他父亲,在上周因病逝世。”李迦束问道,“前任领主,是染了什么病?医生和牧师没治好他?”

    护卫哈莫摇摇头,“雾月老爷走的很突然,短短三周时间内,器官机能衰退,大片皮肤乌青乌青的,无法下地走路。”

    “医生说看不出是什么病,好像也没传染性。吃了些草药,不管用,唉。”

    “至于牧师......大人,我们岛上,虽然在港口小镇有一座年久失修的,【赎罪圣主】的教堂,但本岛并没有【赎罪圣主】的牧师常驻,咳,他们只在每年收取什一税的时候,才会过来。”

    “而且,雾月老爷平时就对赎罪牧师很冷淡,哪怕是生病时,也没有让我们这些下人,去王国本土求助赎罪牧师。”

    李迦束微微挑眉(就算是魔鬼也有眉毛)。

    “大片皮肤乌青,器官机能衰退......哈莫,我问你。”

    “雾月·费叠列什,他平日里,是不是有钻研过,嗯,炼金术一类的玩意儿?”

    护卫哈莫一脸惊讶地看着李迦束。

    听魔鬼使者的话语,似乎,初阳老爷并没有告诉魔鬼使者,前任领主钻研炼金术的秘密?

    但神秘莫测的魔鬼使者,猜出了这个秘密?

    “是,是的,使者大人。”哈莫咽下口水,连忙答复道:“雾月老爷在平日里,有钻研炼金术和黑魔法,这件事只有我和管家,以及初阳少爷知晓。”

    “初阳少爷,哦不,老爷,他昨夜一定是太劳累了,所以才忘了和大人您讲此事。”

    哈莫补充了一句。

    好家伙。

    李迦束心想,看起来,昨夜甲方和自己交底了,但没完全交底。

    这固斯(Goose)城的水,不浅呐。

    自己可没忘记,这里是低魔世界。

    炼金术和黑魔法,可能真的会鼓捣出什么东西。

    除了客观的物质与社会规律,超自然力量的因素和风险,也得被考虑进去。

    叹了一口气,李迦束轻轻地拍了拍,哈莫的肩膀。后者一个踉跄。

    “嗯,初阳年纪小,丢三落四忘了一两件事情很正常。”自己说道,“你黑眼圈有些重,去好好休息一会儿吧,哈莫,你辛苦了。”

    中年护卫微微一愣,随后恭敬地回答道:“谢谢大人,那我告退了。”

    噔噔噔。他下楼了。

    李迦束看了看窗外,远处的海港口和城镇村落,已经亮起来一些灯火。

    低头,打开自己手上的木盒。

    从盒中,取出一件宽大的麻布斗篷,以及一副黄铜面具。

    这件大尺寸斗篷和面具,是李迦束昨晚吩咐初阳,让城堡里的匠人,连夜制作的。

    斗篷用于遮挡身上的魔鬼特征(角、尾巴、翅膀、赤色皮肤)。

    面具遮挡魔鬼真容。

    毕竟自己需要实地调查一下基层,吓到人就不妙了。

    虽然2米1的身高,已经是极为显眼了。

    把斗篷和面具塞进次元袋里,随后,李迦束向窗户外一跳。

    翅膀张开,在窸窸窣窣的小雨中,向着昏暗,但有光亮的海港口,滑翔而去。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是么?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