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魔面赤心打灰人 > 风暴迷洋·诅咒海港:城堡重建项目 9. 首先,为什么而劳作?

风暴迷洋·诅咒海港:城堡重建项目 9. 首先,为什么而劳作?

    世界上有很多苦差事,

    土木工程只是其中之一。

    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尚是小屁孩的李迦束曾问过他,人为什么要劳作?

    每天吃吃零食看看动画片,不好吗?

    父亲只是看了看窗外初升的太阳,然后摸了摸儿子的头。

    他说:“这个问题没答案,但若改动一个字,爸爸就能给你答案。”

    “人为什么而劳作?”

    后来,他在参与抗洪救灾时不幸牺牲。

    再后来,李迦束去当土木人了。

    一艘行驶在海洋上的轮船,无论是‘触礁沉没’还是‘加速行驶’,对油箱中的燃料来说,没什么区别。

    无论如何,总之,在古代封建时期,劳作的目的很简单。

    种田,才能有粮食吃。

    ......

    ‘沉默者号’海盗船,驶离了港口,航向下一个目的地。

    帕夏船长与初阳老爷,还有异乡人阿克塞拉瑞特,三人在酒馆里聊了很久。

    但毕竟,手底下还有几十口海盗小子们嗷嗷待哺,帕夏船长还得去‘工作’。

    卖出了一些质量较次的战利品(更值钱的战利品要等到了萨拉森地区再脱手),补充了淡水、干面包、水果,把奴隶交接完毕,向领主老爷缴完税,最后扬帆起航。

    会来固斯城海港停泊的海盗团,不止帕夏船长一家。

    会来固斯城海港停泊的中小型海商,数量也不算少。

    为什么会有如此反直觉的事实呢?

    很简单,行业内叫的出名号的大海盗团,干的皆是‘三月不开张,开张吃三月’的工作。

    要抢,就去抢航线上的大船团,或者几个王国的官船。

    不然,劫了一艘小船,就抢到几十卷布料,几十筐苹果,几十件陶器,一脱手,满打满算10枚银币?

    传出去怕是会被同行笑死。

    不如可持续性竭泽而渔,向中小海商们收收过路费,权当定期收割韭菜了。

    别把韭菜的根茎挖断,只要人还活着,就能持续性收过路费,长期来看也是一笔不错的收益。

    再加上,这座岛的地理位置合适,所以海盗们和中小海商们(当然了,并非全部),愿意在途经固斯城时,停泊驻留。

    在比烂的世界中,这座海外孤岛的秩序,其实还算不错了。

    目送海盗船驶离港口后,李迦束对初阳悄声说了几句,后者点点头,在护卫哈莫的陪同下,坐上马车返回城堡,留下十几名士兵供魔鬼使唤。

    李迦束又对3名士兵吩咐了几句,那3名士兵便动身去找澡堂老板、猎户和杂货商,传达‘领主老爷’的意志了。

    ......

    “听好了!你们,现在是费叠列什老爷的奴隶!”

    海堤上,高大魁梧的魔鬼,以极其凶恶的语气,对坐在地上的83名斯雷夫人说道。

    “而我,阿克塞拉瑞特,全权代表领主老爷的意志!我会是你们的总监工!你们的生杀大权,由我和领主老爷掌控!”

    坐着的斯雷夫人们,震惊地望向黄铜面具斗篷人。

    活见鬼,这个凶恶的奴隶主,怎么斯雷夫语讲的如此流利熟练?!

    像是帕夏船长、巴巴里大副,以及城堡的管家阿托尔,都是会讲几句斯雷夫语的。甚至帕夏船长的手下海盗,也会蹦几个斯雷夫单词。

    但是将一门语言讲的极其流利熟练,显然是另一回事。

    奴隶们极其震惊地,坐在地上猜测着斗篷人的身份。

    难道他是来自斯雷夫地区的流浪贵族么?

    感谢AD大公给李迦束拍的恒定‘通晓语言’奥术,非常好用,打工人很喜欢。

    李迦束如同一个邪恶反派,背着手,在人群面前来回踱步。

    “我知道,你们现在很害怕、很沮丧、很痛苦,因为苦日子要来了。”

    “我也知道,你们之中有些人,现在心里正计划着,日后如何趁守卫不备,反杀我们这些该死的奴隶主,逃亡至它处,做个流浪的自由人。”

    九狱魔鬼的猩红眼眸,透过黄铜面具上的空洞,盯着坐在地上的可怜人们。

    人群中,有几个斯雷夫人稍稍低下了脑袋,不敢直视斗篷人。

    “这很正常,我没法,也不会把你们洗脑。心生怨愤是人的天然能力,就算是魔鬼也无法剥夺。”

    李迦束语气平静地讲道。

    “但是!让我来告诉你们!”

    “在我的手下认真干活,认真学习,你们就有机会摆脱奴隶身份!”

    “不是因为领主老爷心善,也不是因为我心善。”

    “而是因为,历史和命运驱使着我,让我给你们带来一次机会!”

    “所以,听好了,斯雷夫人们。”

    “我们的领主老爷,想要重建他的城堡。”

    “我是你们的总监工,你们是我的施工队。嗯,第一批施工队。”

    “我这人有一个臭毛病,喜欢对自己的手下负责。”

    “城堡的重建工作极其漫长,你们将要做的苦力活儿,是清拆旧城堡的砖石。”

    “但是,在那之前,你们首先得跟着我,建造80间群居屋子。”

    “新屋子是给领主老爷的农奴们准备的,让农奴们住的好点,种田更卖力点。”

    “这段时间内,你们得挤在庄园村子的破旧木屋中,或者城堡的马厩里睡觉,因为你们是奴隶,比农奴还要低等!”

    “但是!”魔鬼加重了语气。

    “我愿意给你们上升通道,让你们有机会摆脱奴隶身份,成为领主老爷的农奴,分配到可以安心睡觉的新房子!”

    “在建造这80间群居屋子的期间,我和其他监工会观察留意,谁干活最认真卖力。”

    “新房子建造完毕后,我会挑选出5名干活认真的人,让领主老爷授予你们农奴的身份,让你们可以住进新房子,能积攒自己的财产。”

    坐在地上的83名斯雷夫人略有骚动,但没人敢交头接耳。

    李迦束继续说道:“人和人是有天然差异的。有些人的身子好使,有些人的脑子好使。”

    魔鬼指了指人群中,瘸了一只脚的那个斯雷夫人。

    “除了5个‘认真卖力’名额外,我还会给你们考试,看看谁的脑子灵活,能掌握我教给你们的知识。”

    “跟着我造房子,我会教给你们土木知识,以及其它知识——”

    “——善于学习的人,同样也能获得我和领主老爷的青睐。”

    李迦束以魔性的声音说道。

    “同样是5个名额。所以在建造群居屋子这个项目上,总共10个名额。”

    “而下个项目,即旧城堡的拆除阶段,我预计总工期为3个月。第二批晋升名额,你们得干3个月才能获得。”

    “你们是第一批奴隶,后面领主老爷还会购买新的奴隶。好好想想吧,日子越往后,竞争就越会激烈哦~”

    魔鬼以阴测测的口气说道。

    多少要卷一卷,但也不能卷太多。

    坐在地上的斯雷夫人们,终于骚动了起来,开始交头接耳。

    看守的士兵望向李迦束,后者摇了摇头,示意士兵不要去干扰他们。

    过了半晌,可怜人们终于又安静了下来。

    李迦束点点头,往前大踏出一步。

    “很好!”

    “不过现在,我可以给你们另外一个获得自由的机会。”

    “斯雷夫人!如果你们之中有谁,有信心把我打趴下,可以现在就站出来!”

    “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有勇士成功把我打趴下的话,我现在就放你们所有人离开!”

    魔鬼扭了扭肩膀,发出‘噼啪’的声响。

    人群沉默了一分钟,然后,有2个人站起身。

    “大人,您说到做到?”其中一名脸上有刀疤的斯雷夫人问道。

    李迦束点点头,看着人群,大声道:“我,九狱的阿克塞拉瑞特·李,说到做到!”

    那2人深深呼吸,抬脚,从人群中走出。其他坐在地上的斯雷夫人,屏住呼吸,望着那2人的背影。

    魔鬼打了一个响指,“勇气可嘉,不过,稍等下。”

    不远处的街道拐角口,两名士兵抬着一张小圆桌,匆匆跑来。

    桌子落地,上面放着半只烤羊。

    先前,李迦束吩咐了一名士兵,去找猎户现杀烤制的。

    “吃。”自己指了指桌子,“你们两人,吃饱了再和我打。”

    坐在地上的斯雷夫人,闻见香辛料的味道,眼睛发绿,直盯着那半只烤羊。

    刀疤脸和另一人,愣了愣,随后并无犹豫,径直走到桌子处,手撕羊肉,细嚼慢咽地吃了起来。

    二人并未狼吞虎咽。

    这让李迦束想起,上辈子自己见过的一些军伍人士,吃饭绝不会大嚼大咽。科学的嚼咽,更好的消化。

    二人把烤羊吃了四分之一,便停口,向看守的士兵讨要水袋。

    在李迦束点头允许之后,士兵警惕地看着二人,把水袋抛给他们。

    喝完水,原地休息了十五分钟,刀疤脸对魔鬼说道:“我们准备好了,大人。”

    李迦束:“嗯,很好。”

    “你们一起上,不要浪费时间了。”

    ......

    萨拉森的贵族老爷们喜欢斯雷夫人奴隶,原因显而易见。

    他们的体魄,确实相对而言,更加天生强健。

    李迦束先前有估测过,坐在地上的那些斯雷夫人,平均身高大概在1米6至1米7之间。

    固斯城本地的自由民和农奴,平均身高大约在1米4至1米7之间。

    而敢于挑战自己的二人,身高都勉强摸到了1米8。

    斯雷夫人的体魄基础,确实占有天然优势。

    只要肉蛋奶供应上,搬砖的效率一定很好。

    当然了,两名挑战者,还是未能战胜魔鬼。

    尽管二人有着很好的配合,并且施展出了某种实战型的摔跤技巧,但是,然而,可惜,未能让魔鬼倒地。

    “或许我应该去学习一些武技?光靠蛮力感觉有点蠢。”李迦束一边心想着,一边把脚从刀疤脸的背上挪开。

    两位挑战者躺在地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坐在地上的其他人,颤抖着,不敢出声。

    “还能动么?”李迦束出声问道。

    刀疤脸吐出一口口水,“咳......咳咳,还能动弹,大人。”

    “那就起身吧。”

    “遵命,大人。”

    刀疤脸费力爬起身,又把朋友也扶起。

    “你们叫什么名字?以前是做什么的?”李迦束背过身,看着正在落下的夕阳,对二人问道。

    “回大人,我的名字是卡普什金·洛佐夫斯基。”刀疤脸答道,同时拍了拍朋友的背,后者疼的‘嘶’溜一声。

    “他是缅拉瓦耶夫,和我一起长大的哥们儿。唉,大人莫怪,自从他家的磨坊被强征后,他就不爱说话了。”

    “我们......以前是冬厄公国的王城卫兵,因为得罪了宫廷里的弄臣,只能往西南方向跑,想要在法葡士王国里寻找新生活。”

    刀疤脸叹了一口气,“结果在穿越边境时,和其他逃难的斯雷夫农民,被捕奴队抓住,倒卖了好几手,由先前的那个海盗船长买下,运往萨拉森......”

    “......然后就被大人您买下了。”

    李迦束点点头。

    “嗯,卡普什金,你与你的朋友,让我很欣赏。”

    “做人如果没有志气,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魔鬼摆摆手,“你们俩,去告诉其他的斯雷夫人。在我的手底下,好好干活,认真学习。”

    “我对你们的许诺,说到做到。”

    “哦,顺便让他们排好队,有秩序地,去把剩余的烤羊分食吧。”

    卡普什金和缅拉瓦耶夫向李迦束微微鞠躬,然后回到人群中,传达李迦束的意志。

    约莫半小时后。

    另外81名斯雷夫人,终于将半只烤羊吃了个精光,仅剩骨架。

    夕阳将要落下海平面了,残留几缕霞光,映射在海港小镇的建筑上。

    一名士兵跑过来,跟李迦束说了几句。

    随后,在士兵们的看守下,李迦束带着这些可怜人,走到小镇的澡堂店处。

    在这个封建时代,大规模的热水供应,是一种生意。

    澡堂老板一脸紧张地从李迦束的手中,接过8枚银币。

    然后看着那些奴隶们,从士兵的手中,排队接过木质小脸盆。

    先前,李迦束派了一名士兵,去找镇上的几名杂货商,购买了83个木质脸盆。

    李迦束在上辈子,订购过很多脸盆。

    劳动者需要脸盆。

    “现在!给我排好队,20人一组,进去洗热水澡!”

    魔鬼指着热气蒸腾的澡堂店内,咆哮道:

    “你们是奴隶!你们是领主老爷的财产!”

    “在这个封建时代,可以说,你们不是人!”

    “但是,在我这里,”

    “你们至少得,”

    “把自己弄的有个人样!”

    “以后的日子里,每一周,我都会带你们来澡堂洗3次热水澡。”

    “谁不把自己弄干净,”

    “老子就把他剁了喂鱼!”

    李迦束撕心裂肺地吼道。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