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魔面赤心打灰人 > 风暴迷洋·诅咒海港:城堡重建项目 14. 小心,冒险者!

风暴迷洋·诅咒海港:城堡重建项目 14. 小心,冒险者!

    对于土木工程而言,导致工期延误的因素有很多种。

    糟糕的天气,

    供应商交货不及时,

    出了意外安全事故被责令停工整改,

    施工到一半发觉无法实现图纸上某个节点的傻*方案于是不得不反馈设计院做紧急修改。

    这些因素,有些是天灾,有些是人祸。

    总之,人祸是每一个工程项目都必须严密防范的。

    因此,有两条规矩,必须要遵守。

    ‘进施工现场,要戴安全帽。’

    以及,

    ‘闲人莫入!’

    ......

    今日的天气很糟糕。

    已是早上9点,但几乎没有人在此时外出。

    所有的牲畜,缩着头拥挤在农舍内。

    黑云蔽日,电闪雷鸣,狂风骤雨。

    李迦束在城堡的塔楼内,望向窗外的自然伟力,紧皱着眉头。

    自己夸下海口,说仅需3年时间即可重建城堡。

    会不会,有点,玩脱了?

    初阳提起过岛屿的气候常年不佳。

    但李迦束没料到,

    整座岛屿仿佛被诅咒了一样,

    在自己穿越而来的17天时间里,

    9天时间是‘好天气’——上午阴云密布但不下雨,中午出太阳,傍晚6时太阳落山;

    5天时间是‘一般天气’——早晨开始下小雨,下午雨停了,但直到太阳落山仍是阴云密布难见阳光;

    3天时间(算上今天)是‘坏天气’——凌晨时分开始炸响雷,乌云积蓄到早晨,暴雨雷电开始肆虐,直到傍晚时分才逐渐减弱,夜里放晴,第二日必然是‘好天气’。

    这**简直是土木人的炼狱!

    初阳,你们家族这破岛,是不是有问题啊?!

    李迦束叹了一口气,关上窗户。

    离开塔楼,叫上管家的一名手下,携带粉笔和木尺,披上蜡封雨衣,

    魔鬼和仆从,往农庄的方向走去。

    时间不可浪费,既然因天气原因无法施工,那白天时间,就给斯雷夫人们上文化课吧。

    得尽快,让他们的西牙里语水平,提升至入门,让他们能与本地人交流。

    **冲突是很敏感的问题。

    要同化,不能排斥。

    ......

    在许多的传奇冒险故事中,英雄们的起始之地,常常是平凡的。

    酒馆、节日广场、航海船、停尸房。

    甭管故事的真假,对于吟游诗人来说,这些贴近民众日常生活的地点,是吸引听众老爷们兴趣的财富密码。

    而现在,风雨飘摇中,一艘小船,缓缓驶入了固斯城的港口。

    时间是下午近傍晚,岛屿以及周围海域的风暴,已经减弱了许多。

    四道人影,披着鞣制的牛皮雨衣,一脚踏上了海堤。

    “两个月后来接我们,记得带几瓶地窖里的葡萄酒。”

    “好的,少爷。”

    小船在稀疏风雨里,驶离了港口。

    税收官打着雨伞,胳膊下夹着羊皮卷册和木炭笔,走到外乡人们的身旁。

    “船没停泊,就不收税了。至于你们四位,人头税一共是12枚铜......”

    一枚西牙里制式的金币,抛落在税收官的脚趾前。

    税收官:“......”

    他弯下腰,拾起那枚金币,塞进腰包中。

    “收税的,我问题你,城里最好的酒馆,以及买卖房屋的公证所,在什么位置?”

    “回这位大人,您沿着这条路往西边走,穿过集市广场,向右拐,两条街外一栋显眼的气派房子,是我们固斯城的治安所。”税收官顿了顿,随后继续说道。

    “咱们固斯城比较小,没有公证所,您若是想购置城里的空房,找我们的治安官即可,他负责很多事情的。”

    “至于酒馆,抱歉,城里只有一间老酒馆。”

    治安官指了指百米开外,从门窗缝隙里漏出灯光的酒馆。

    “那间房子,对,就是门楣上挂着‘一只天鹅醉倒在酒桶旁’画牌的房子,是我们城里的老酒馆,与固斯城的年岁相同。”

    略矮的一道人影,对着身旁的同伴‘噗嗤’笑出声,

    “穷乡僻壤,怕是拿啤酒充当烈酒。”

    先前撒币的人,对税收官只是冷冷地点了点头,然后迈开步伐,向酒馆的方向走去。

    另一个身高1米8,也是四人中最为高挑的人影,也向酒馆走去了。

    “啊!少爷!修士!等等我们!”

    剩余的两个人,叫了一声,赶紧跟了上去。

    税收官打着伞,站在雨中,注视着那4名外乡人进入酒馆。

    默默心想,

    估计,岛上要不太平了。

    ......

    门轴发出令人酸爽的‘吱呀’声,

    雨水随着靴子跨过门槛,滴落在木地板上。

    有闲钱在此时饮酒吹牛的酒客们,又一次,悄悄地把自己挪到了角落里。

    年轻的侍应生在吧台后,看向那4名外乡人。

    有3人径直在一张圆桌处落座,另1人来到吧台处。

    滴水的兜帽摘下,是一张面容英俊,又略微消瘦的青年脸颊。

    看起来20岁出头的男青年。

    “一杯你们这儿最醇厚的姜酒,两大杯麦酒加些赤砂糖,以及一杯鸡尾酒,最好是用5年份以上的原液做基料,加上柠檬皮,如果你们店里有的话。”

    “我的那份,摇均,不要搅拌。”

    侍应生哈迪尔点点头,转身在柜子上翻找某几瓶落灰很久的好酒。

    “这位客人,您点的三种酒,尤其是调制酒,价格会略贵一点。”

    哈迪尔从柜子上找出基料和辅材,准备调酒。

    “价格总计大约是14枚银......”

    一枚金币放在了吧台上。

    “不用找了,赶紧送来即可。”

    哈迪尔:“......”

    撒金币的男青年,转身离开吧台,在圆桌处坐下。

    外乡人们摘下兜帽,小声闲聊着,等待侍应生把酒送上。

    “少爷,等落脚点搞定之后,我和我老哥需要大约2金币的资金,在城里购置些必要的东西,深入岛屿的物资装备,以及落脚点的家具,等等必需品。”

    个子较矮,30多岁的男子,对男青年点头哈腰地讲道。

    “嗯,你和你哥哥去处理这些事情,我给你们三天时间。”男青年说道,从腰包里随手拿出2枚金币,在桌面上滑给了矮个子。

    角落里的酒客,眼睛都瞪直了。

    卧槽!王国本土来的贵族?!

    圆桌处,那俩兄弟中的哥哥,对男青年闷声问道:“少爷,需不需要我去给本地的领主发函,让他宴请一下我们,和您见上一面?”

    男青年摆摆手,“不用。我们专心自己的正事就行。”

    “而且,一个已经没落的家族,没什么结交的必要。”

    他冷冰冰地说道。

    很快,侍应生举着木托盘,把四杯酒送来了。

    哈迪尔首先把以陶瓷杯盛装的鸡尾酒,放于男青年的面前。

    然后,眼神询问这位贵客,其它三杯酒,怎么分?

    “麦酒给他们兄弟俩。”男青年指了指手下,

    “姜酒,给修士。”

    哈迪尔于是把以橡木杯盛装的三杯酒,交给对应的客人。

    年轻的侍应生,心思活络,短短数秒钟,就把四位客人仔细观察了一遍。

    出手大方的男青年,应该是王国本土某家贵族的少爷。

    俩个年纪30岁左右的兄弟,手指关节上都有老茧,看起来像是护卫。

    但也不一定单纯是护卫。

    哈迪尔记得自己的老爹,以前可是当过山贼的。

    在外闯荡,谁还没几把刷子呀?

    至于第四人......

    那名被贵族青年称作‘修士’的人,留着一头短发,发色介于金红色和红褐色之间。

    脸上戴着一副黄金制成的,组合式面具。

    一副‘哭呦者’面具。

    并且,在雨衣下,穿着雕有宗教花纹的金属半身甲。

    哈迪尔的面部肌肉控制能力很强,他的脸上并未露出震惊之情。

    但他的心里,已经掀起惊涛骇浪。

    自己听海商们和海盗们说过,

    在西牙里王国,只有一种人,会戴着黄金制成的‘哭呦者’面具,装备着受过祝福的半身甲或全身甲。

    【赎罪圣主】教会,

    异端裁判所,

    裁罪骑士!

    直隶于圣座冕下,绝罚叛教者,诛杀异端的裁罪骑士!

    年轻侍应生的神情不变,但小腿在微微颤抖。

    要命,该不会是初阳他家族的肮脏小秘密,被教会发现了?

    得赶紧去告诉那个蠢蛋!

    转过身,刚想返回吧台处。

    “侍应生,你等会儿,我有问题要问你。”贵族青年的声音在侍应生背后响起。

    哈迪尔转过身,脸上堆满了营业笑容。

    “贵客,您请说?”

    贵族青年搓了搓手,问道:“你们岛上,有没有什么传闻,是关于海盗宝藏或者神秘魔兽的?”

    “或者本地的一些其它独特传闻也可以。”

    哈迪尔一愣,随后思索了几秒钟,答复道:

    “海盗宝藏什么的传闻,是真没有。要是有那种东西,我会还在酒馆里辛苦工作?”

    贵族青年听见这回答,哈哈一笑。

    “嗯,你继续说。”

    于是,侍应生继续讲述道:“关于神秘魔兽,啊,或者说,我们固斯城本地的独特传闻,倒确实是有一条。”

    “那个,四位贵客,我想先斗胆问下,你们是来......?”

    贵族青年看着侍应生,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奉西牙里国王陛下的旨意,在全国境内搜集抓捕珍奇魔兽。”

    “我们四人,是冒险者。”

    哈迪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几位是冒险者啊。”

    贵族青年冷冰冰的脸上露出笑容:“对,我们是冒险者。”

    他撒谎了。

    他们四人,确实是来冒险的。

    但他们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帮国王陛下搜集抓捕珍奇魔兽’。

    贵族青年随手抛给哈迪尔一枚金币。

    闪亮的金币,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抛物线,

    稳稳落在侍应生的手中。

    “把你知道的讲出来。”贵族青年说道。

    收起金币,哈迪尔点点头,继续讲述本地异闻。

    “我们岛屿虽然很大,但真正有人烟的地方,也就这个港口,这座小城,以及领主老爷的城堡那块儿。”

    “据说,在七八十年前的时候,有一些猎户,以及好事的闲人,去了岛屿中央的山谷深处探险。”

    “结果,在小半个月后,他们惊慌失措、狼狈不堪地逃了回来。”

    “他们说......”

    四名外乡人,都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他们在岛屿深处,遇到了一只,约10米高度,占地约15尺乘15尺面积,如同小山丘那么大,凶悍可怕的——”

    “——五·首·大·白·鹅!”

    贵族青年愣住了。

    见对方似乎不相信,侍应生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哎,是真的啊!就,家禽里的那种白鹅知道吗?”

    “脖子很长,羽毛洁白,扁嘴巴,‘嘎嘎’叫声的鹅。”

    “那些人深入岛屿中央,遇到的就是一只可怕的大白鹅!”

    “像小山丘那么大!有五条脖子,五个脑袋!”

    “五首大白鹅!”

    侍应生口沫横飞地描绘道。

    ‘唰!’短剑的剑锋,抵在了哈迪尔的脖颈上。

    个子较矮的护卫,单手举剑,恼火地说道:“小子,你**耍我们玩?”

    “找死是么?”

    酒馆角落里,有酒客看到侍应生被外乡人威胁,撸起袖子,抄起椅子,想冲过去为侍应生解围。

    但被其他人死死拉住。

    “不要命啦!你看看人家的装备,看看人家的钱包,千万别冲动!”

    热心肠的酒客被其他乡亲拉住,没能冲过去。

    “贵客,我没跟你们开玩笑。”

    即便在被剑锋指着脖颈,哈迪尔依旧面不改色,大声说道:

    “我讲的这个传闻,是真的。如果你们不信,随便找几个成年的自由民问问,我们本地人,都从小听过这个异闻传说。”

    酒馆角落里的酒客们,也纷纷起哄。

    “对!小哈迪尔讲的是真话!”

    “这个五首大白鹅的故事,我5岁时就听妈妈讲过!”

    “外乡人!等晚些时候,雨势停了,天气放晴了,你们去街上随便找个本地人问问!谁说没听过这个异闻故事,我**去打断他的腿!”

    贵族青年的脸色变得难看,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手下。

    “这故事也太离谱了,五首大白鹅?怎么不说五首恶龙呢?”个子较矮的护卫,嘟囔着收回短剑。

    贵族青年冷着脸,低头喝着鸡尾酒。

    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这辈子都不会道歉的。

    哪有贵族向平民道歉的事情?

    这时候,戴着黄金面具的修士,看向个子较矮的护卫。

    “宾西,你暴怒于人,为原罪之三。”

    “更何况,侍应生并未欺瞒我们,他诚实讲述,换来的却是你的刀剑相向。”

    “向他道歉,宾西,莫再犯原罪。”

    个子较矮的护卫,缩了缩脖子,而后对侍应生低下头。

    “吾罪甚。”

    (My, Great, Guilt.)

    “先前是我唐突暴怒了,对不起,小兄弟。”

    他先是咏颂了一句【赎罪圣主】教会的官方箴言,接着才向侍应生道歉。

    哈迪尔愣了几秒钟,

    然后,向裁罪骑士微微鞠躬,道谢。

    随后,返回到吧台,拿起一块白棉布,擦拭着几个空杯。

    手指微微颤抖。

    虽然因为黄金面具的覆盖,导致对方的声音有些低沉,

    但自己很确定,

    那是女性的声线。

    异端裁判所的女性裁罪骑士?

    见鬼,

    这些冒险者,都**是什么人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