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女主光环被夺之后我重生了 > 正文卷 第421章 旧事重提
    这边饭店的情况热闹非凡,对面的烤肉店情况也差不多。

    很多人在这边没找着工作,都会再去对面碰碰运气。

    人员招聘方面不是问题,客人也非常多。

    烤肉店那边也按顾谨谣的要求在后院里加了炭烤炉,虽然消费单价上来了,但是翻台率下降。

    刘磊迫切地想要扩张,拿更多的地方来摆桌子。

    顾谨谣将大家提出的问题跟想法都记录起来了,到时跟宋时光商量,一个个去解决。

    散会回到办公室,顾谨谣让人将元馡叫了过来。

    元馡今天上晚班,刚从宿舍过来没多久。

    “姐,你身子怎么样了?”

    顾谨谣:“没啥事了。”

    姐妹俩说了闲聊了几句,顾谨谣就问她这几个月的工作怎么样?

    算起来元馡在这里也做了快四个月了,目前还是迎宾。

    元馡说这份工作挺好的,她喜欢站在门口迎客。

    顾谨谣笑了下,对她说:“我已经让孟经理再招两个迎宾员了,下个月开始你就别干这个了。”

    元馡眨巴着眼睛脑子有些懵。

    顾谨谣:“学着做下领班吧,慢慢过渡到主管,给孟夏打下手。”

    明年他们就要走了,给顾谨谣准备的时间不多了。

    “姐,我,我行吗?”

    元馡也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她就是觉得太快了,会给别人说是攀关系上去的。

    当然事实也的确如此。

    不过还是怕大家私底下对她不信任。

    顾谨谣:“努力学习,有什么不行的,好歹你也是个高中生。”

    这个年代的高中生还是很吃香的。

    元馡也就不矫情了,“姐,你放心吧。”

    顾谨谣点点头,“对了,你跟祈小兵的事打算什么时候办?”

    庆城离这边实在是远,一南一北,到时顾谨谣有什么事再想回来,真的不方便。

    上次白纤过生日,双方也算正式见过家长了。

    元馡:“妈说年底先定亲,到时一起回去给爸上坟,结婚的事明年再看。”

    元馡还小,这些事情并不着急。

    顾谨谣:“也好。”

    下午,孙茵去接三个娃娃放学时先这来将顾谨谣接走了。

    怀孕三个月之后顾谨谣对汽车的味道没那么敏感了,路途不远可以坚持一下。

    顺路将三个娃娃接回家,孙茵还有一些事情要办,晚上也不回这边了。

    顾谨谣让她去忙,她这边已经没什么事了,晚上可以带小思铭。

    事先打了招呼,唐嫂没有做孙茵的饭。

    只是没想到临近夜里纪邵北也打电话到小区的传达室,通知他们今天晚上也不回来吃了,让大家别等他。

    今天这是咋回事,母子俩都忙起来了。

    这天夜里,纪邵北十点多才回来。

    那时顾谨谣都睡下了,也就没有问他干啥去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顾谨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纪邵北又悄悄起床走掉了,还给她留了纸条,让这几天都不要出门,不要去店里。

    顾谨谣也感觉到这几天母子俩都在忙一些事情。

    所以她也就暂时没出门,一直在家里带孩子。

    周四那天下午,郭保根骑着自行车匆匆上门,进门就问,“小师妹,你听广播了没有?”

    郭保根所说的广播指的是收音机里面的电台。

    顾谨谣看着连厨师服都没来得及换下的郭保根,“啥事?”

    “师父当年那些事。”

    郭保根也没有废话,直接去试调摆在柜子上的收音机。

    不多会,里面居然传出了杜良工的声音。

    这杜良工去电台当嘉宾了?

    顾谨谣皱了眉头,然后跟郭保根都坐在沙发上,认真听那人说了些什么。

    不过因为郭保根听到消息再过来通知,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他们错过了最关键的时刻,此时是主持人问,杜良工在答。

    主持人:“出事那天你也在场吗?”

    “是的,那天饭店在办一场婚宴,我们十几个师兄弟全部在场。”

    主持人:“可是后面郭师傅被抓的时候他怎么没有将这些事情说出来,你也知道当时郭师傅的案子判得很重。”

    杜良工:“我师父是一个很善良的人,这件事情虽然是我师弟经手的,但师父觉得也是他没有教导好这方面,所以才出现了意外。

    那时师弟家里有两个年幼的孩子,一个老父亲,师父不想让他因为这件事情毁了前途,就没有将他的行为说出来,而是自己承担了。

    当然当时师父也没有料到有人会食物中毒病发而死,也没有料到事情越来越严重,他会被判无期。”

    当年的郭坤判的是无期,只是在里面表现好,所以减刑成二十年了。

    主持人:“那现在焦树田师傅过来对你发起挑战,你觉得这是一件很无耻的行为吗?”

    “没错。当年他做了缩头乌龟,不敢站出来承担责任,现在又来抢夺师父当年留下的心血,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

    杜良工很激动,就算没有亲眼看见,此时顾谨谣也能想到他唾沫横飞的样子。

    两人虽然没有听到前面的内容,但大概什么情况也知道了。

    杜良工将当年的事情翻了出来,控诉焦树田无耻,说他没有资格向自己发起挑战,更没有脸面接手仙肴社。

    以前他没有将这些事情说出来,是不想师父的付出变成一场笑话,现在焦树田的吃相太难看了,他不得不站出来。

    “小师妹,这事你怎么看?”

    二十几年前的事情,这事他们不知情啊。

    顾谨谣:“不知道,不过跟师父发个电报吧,将事情提一提,看他老人家怎么说。”

    郭保根点头。

    顾谨谣组织了一下语言,用最简洁的方式将事情总结了一下,让郭保根回去的时候去发电报。

    至于后续,看他老人家什么想法。

    不过顾谨谣大概率觉得师父是不想管的。

    杜良工主动找到电台曝光当年的事,隔天报纸上都铺满了各方猜测跟相关信息。

    当年有关郭坤出事被判的事情又被拿出来报道了一遍。

    当然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件事情到底是郭坤为了坦护徒弟将自己送了进去,还是另有什么隐情。

    杜良工选择在这个时候曝料,是为了还大家一个真相,还是害怕他的社长位置被抢?

    还是因为他这个当师兄的手艺不及师弟,所以才会旧事重提。

    7017k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