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月先生回见 > 第3章 分崩离析
    莫兮13年2月13日  星期四   天气:晴

    一早,母亲回来了,她身上没有血腥味儿,父亲拥抱母亲,母亲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抱父亲,母亲这一次漏出了其它表情。

    父亲担心母亲,父亲又把母亲在面前转了一圈,车上下来了寒叔叔,父亲把母亲抱得更紧了。

    下午,父亲被人叫走了,我问是谁,父亲说是我外公,外公,是母亲的父亲吗?似乎重来没见过……

    我在房间内,嘭~是杯子被猛的砸在地上的声音,因为在楼下,我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两人闹得很大,甚至“砰!”

    月斯诺被吓得大哭,听到哭声,下面停止了响声,我看到寒叔叔手臂上有伤,血随着他的手流到了地上。是刚刚那声响声弄得吗?

    寒叔叔想把我们带走,他对母亲说:

    “什么恩怨,你别扯到孩子身上,月昔辞,你变了,你变了。”说完,他边想拉着我和月斯诺走,我不想去,他拉着月斯诺刚出门,我便把门猛的关上。

    “斯白?斯白!月斯白你给我出来,你知道你母亲有多伤心病狂吗?出来好不好?”

    “滚!”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好烦,他没说什么,叹了一口气,便抱着月斯诺走了,我看到他们上了车。

    母亲走了过来,她问我:

    “为什么不走?”

    “你要杀父亲吗?”她脸色有些难看。她冲过来抱住了我。

    “为什么?我感觉我现在的人生就像是偷来的,所有,地位,生命,孩子,包括你父亲,所有都是别人的,我就是一个小偷,拿着偷来的东西惶恐不安,我害怕,我害怕!明明没有人知道的,为什么你这么像她,为什么?”母亲哭了,哭的很无助,很可怜。

    “她被所有人喜欢,而我就是一个盗贼,一个难以启齿的小偷,他们都喜欢她,明明我很努力了,她会的我也会,为什么都厌恶我,为什么?”

    我没有回答她,母亲她说了很多,很多。

    晚上,母亲端过来一杯牛奶,我端起,里面有一种不属于牛奶的味道,略微有一点点苦涩,安眠药吗?

    看稀释程度,她应该是磨成了粉,她看起来有点着急,想让我把牛奶喝下去,我喝了,躺在床上,她看了一眼便下去了。

    我趴起来,拿起了身边的水,喝了下去,一整杯水,昏昏沉沉,我应该是睡着了,再次醒来,外面天黑了,我把声音控制到最小。

    手表显示八点二十,睡了5个小时,看来母亲大概泡了好几片,我的头还是有点昏,又失去了意识。☆

    看到这儿,路慕笙面露疑惑。安眠药,一个母亲会给自己的孩子喂安眠药吗?“小偷”“偷来的生活”白的母亲不是原来的人吗?

    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翻看的地步”是意味着他记忆有问题吗?记不清月斯诺讲过的事。

    路慕笙捏了捏鼻梁,好复杂,为什么白从来没有讲过他父母的故事,他的父亲表现得像个知情人,里面写的那个“寒叔叔”感觉任何事都有他的参与。

    似乎那里都不对,白的母亲整个人都不对。前几篇日记字迹都是偏正楷的,一笔一划,从下一篇开始就有些潦草了。

    ☆莫兮13年2月14日  星期五   天气:暴雨   节日:情人节

    一睁开眼,便听到雨噼里啪啦的落在窗户的玻璃上,好吵,头好疼,好疼,我使劲的捶着头,一楼我记得有两个急救箱,我打开门,摸索的去了一楼。

    一楼没有人,我翻开急救箱里,里面有很多药,凭着记忆找到了。那瓶头痛药,干吞了下去,里面有一瓶写着安眠药的瓶子,我一并把它拿了出来。

    头痛有些缓解,我回到了楼上,运用楼梯的死角,可以看把我下面发生的一切事情,下面看不见上面,我就在那站了半个小时。

    五点,母亲准时回来,她买了很多很多的菜,母亲在厨房里忙着做晚餐,我第一次看见母亲进厨房,她看起来对刀具这些非常的熟悉。

    一盘盘菜被端二餐桌上,餐桌是长方形的,菜从那边摆到了这边,摆盘什么都很好看,每一道菜都盖上了,母亲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

    母亲回道:“半个小时吗?够了!”

    半个小时,菜应该凉了吧!母亲把一楼整个收拾了一下,摆好椅子。

    她换了一件白色的裙子,和母亲那白色头发映衬的很美,裙子上还有一些淡蓝色的宝石,母亲的眼睛是宝石蓝颜色的,这件衣服是他们在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父亲为母亲亲手制作的。

    今天也是情人节,母亲坐在椅子上,外面的雨就没有停过,我看见母亲把一把刀和一把枪放在了桌布下。

    钟表“滴答!滴答……”一声又一声。嘎吱~门开了,父亲回来了。

    “这们丰盛啊?”父亲进门,把外套和手套挂在衣架上,看到母亲,眼里满是爱意。

    “组织要我杀了你!”母亲坐在椅子上,手肘靠在桌子上,双手捂住脸,声音有些沙哑。

    “我知道!”父亲满不在乎的样子,拉开椅子坐下。

    “为什么?”母亲依旧没有动。

    “我走了,你就要得死?”对话没有多余的情绪,平淡,平淡的像说日常一样。

    “轰隆~”外面雷声传来,天逐渐变黑,一道闪电划过,白色照着整个家里显得格外的诡异。

    一瞬间,母亲抽出刀捅向父亲,父亲甚至没有躲闪,就那么坐在那里,临时母亲改变了方向,一刀捅向父亲的手臂。

    血从手臂落在地上,一滴又一滴。

    “为什么不躲开?”

    “只要是你,想要我的命,随时可以。”

    母亲笑了,她没有回应,她直接把那把刀捅进了自己的心脏,很深很深,最后只剩下一个刀柄在胸膛明晃晃的插着。

    父亲第一次露出那样的表情,他惊恐,慌忙抱住母亲,他的脸色发白,嘴唇在发抖,他紧紧的抱住母亲。

    “为什么?为什么?”父亲质问母亲。

    “因为啊……我……舍不得了呀!”母亲摸了摸父亲的脸,她的手上满是血,他知道父亲有很严重的洁癖,但还是手指在父亲的脸上留下了几道血痕。

    那次伴随着外面的雷声轰鸣,父亲哭的像个孩子,就那么抱着母亲哭了一夜,我回到房间,蜷缩在角落里。

    对于母亲的死,我心里一点触动都没有。

    “生日这一天许的愿都会实现哦!”寒知夏,你个骗子!骗子!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