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月先生回见 > 第6章 最后一个任务
    如果有一方得到,问不出什么,那要遭受就是严刑逼供了,那些人不会亲自出马,所以被虐待到死的不尽少数。

    咖啡很甜,甚至有点甜过了的感觉。

    房间内,月斯白给他擦完药,放下棉签。

    “抱我去床上!”他伸出手,偶尔月斯白才会露出这样疲惫的样子。

    “好!”纪落笙把床铺好,把月斯白抱到床上,然后,顺势躺在月斯白身边,月斯白没有说什么,纪落笙抱着月斯白的后劲和腰,让月斯白整个人躺在纪落笙怀了。

    月斯白默认了这种行为。

    “睡吧!”轻轻拍着月斯白的后背,以前留的习惯,现在改不掉了。

    “别动!”月斯白不喜欢这种感觉,纪落笙没有回答他,但还是停止了动作。

    KAR十五个成员,要靠绝对的实力,和绝对的势力,不然进去后,随时被人拉下来。

    当年,月斯白他也是如此。

    莫兮15年2月9日,除夕日,所有人在在团圆,月斯白一个人卧在高楼上,端着狙击枪,雪下的很大,空气中散发着寒冷,月斯白的手被冻的发紫。

    枪所指处,R国,私人机场,辛川南正在被一一群人围着上了私人飞机,在他周围有很多的大型商业老板,都围在这儿,只因他是黑道主人辛川真的独子,唯一的少主。

    月斯白这一次的任务就是他,组织亲自下命令,辛川南的结局只有死,或者废,彻底的废,一个小小的R国混黑道的,既然公然和屹立全球的KAR作对,这是可笑。

    组织会不定时的购买枪支弹药,不定时,不确定量,仿佛没有规律,每次一个国家,每个国家购买不同型号,随意更换顺序。

    但辛川南这个奇才,找到规律,截了组织真正需要的武器,还来挑衅,组织怒了,这是月斯白最后一个任务,这次成功后,月斯白可以直接有成为组织成员的资格。

    “滋~月,快开枪!”这是月斯白的“搭档”,花了两个月,混了一个助理,凭借超强行动能力,收到重用。

    月斯白迟迟没有扣动扳机,他在等,那位真人回来吗?等到辛川南上了飞机,月斯白也没有管。

    “机会难得,你为什么不开枪?你不知道下一次行动要等到什么时候吗?”冯唐气急败坏,组织都找的什么人呀!

    两百个小任务,一百个中等任务,五十个高等任务,十个特级任务,不限时间,只要连续性完成,失败一个,之前清零。

    他还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有资格挑战组织高等成员,对方就一个毛头小子,什么都不懂。

    “等会儿我开枪,你就跑!”月斯白没有理会冯唐的抱怨。

    “什么?”现在开枪有个什么用,组织现在什么人都招吗?

    “现在你周围有三十个,等会儿我替你解决十五个,后面,自己想办法!”话音刚落,带到耳朵上的通讯器,发出“滋—”的声音,对方破坏掉了通讯器。

    “砰!”冯唐离得最近的一个被打中颈部,倒在地上,站不起来。随着第一个人倒地,走位冲出了二十几个人,那些人是拿钱办事的雇佣兵,很明显中套了,都是假的。

    楼上,月斯白知道为什么没人来这儿,这里离飞机场确实有点远,但十几枪,都没有人来,证明他们有十足的把握,他跑不掉。

    “一、二、三……十五!”后面有人直接出拳,月斯白抬手,直接一扭。

    “哈哈!有趣!”

    对方,直接横扫,月斯白松开手,狙击枪掉过头直接敲向对方,对方左手握住枪托,月斯白直接拿出手枪,抵住对方的额头。

    “喂喂喂!这不是耍赖吗?”一边控诉,右手准备往后摸。

    “砰!”月斯白直接往他手上开了一枪。

    “哪有人把上了保险的抢放在身边呀!小弟弟你就不怕开枪走火吗?”右手手背上,血缓缓的从中指滴在地上,这下玩脱了。

    “辛川南?”月斯白看着面前这个跳脱的话痨,和信息上的不一样,他放下狙击枪,手枪依旧抵住他的脑袋。

    “那你就找错人了,我告诉你哈!我不是辛川南,只是他的一个朋友,真的!”月斯白就这样看着辛川南在这儿乱讲。

    “是吗?”平静的少年声音,刚才辛川南就有怀疑了,看对方有些矮,以为年龄不大,没想到这么年轻。

    “是啊!要相信我!”

    “明知惹不起,为什么还要招惹,这是要拿你的命来填的!”冷漠到极点,果然都是一样。

    “好玩而已!”辛川南满不在乎的样子。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月斯白拿起枪,“砰—”直接开枪,这一回他直接躲开了。

    “卧艹!是让我留遗言吗?”现在杀手都流行这样吗?

    “因为,你很烦躁!”月斯白不喜欢很烦的人,一阵风吹过来,把他的头发的帽子掀开了一点露出白色头发。

    “月斯白?你是月斯白!”他突然想起来,白发、年龄小,:最近才到R国的只有月斯白,那个更可怕的人。

    “不是才查过嘛?”月先斯白知道前不久辛川南还派人查组织派的人,既然这么想知道,那就让他知道呗!

    “下面全是我的人,你杀了我的话,你也得在这儿替我陪葬!”辛川南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眼神凶狠。

    “不装了?”相反,从开始,月先斯白一直是淡淡的样子,不慌不忙。

    “自然呀!最强武器月斯白呢!你这样的大人物,接我这样的小任务,劳驾了!”看来,他今天就要死在这呢!

    依旧是一样的动作,依旧是两个人,同样的位置,辛川南知道他认真了。

    “砰—”眼前一黑,最后看到依旧是那淡淡的表情。

    辛川南倒后,月斯白拿出电话,发了一个消息,上面只有两个字:“完成”。

    这边聂毓收到消息,看来计划得提前了呀!

    月斯白汇报后,从后面走来一个男子,长得特别绅士的样子。容七,月斯白的属下,跟了他三年,当年他有一个任务是杀了一个背叛者所有亲属,月斯白想,领养的不算,就留了下来,还好用。

    “月先生!”走进他先向月斯白,一只手放在身体前,一只手放于身后,向前微倾三十到四十的鞠躬礼,标准的绅士。

    “请问,要把这位先生送医院吗?”他微笑着。月斯白直接用楼中间绳索,借用滑力,到了另一栋楼。

    “是!”在月斯白身边,他多少摸清月斯白的性格,不喜欢麻烦。

    容七,看了一下地上的辛川南,血还在流,但异常缓慢,再这样下去,没送到医院都先挂了,要救吗?好麻烦,我是绅士,不能嫌弃,不能!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