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月先生回见 > 第10章 回家
    派了大批杀手组织来包围他们,九个月,她怀着两个孩子早产了。

    一个在医院里痛苦生产,另一个冒着重伤把杀手,引到其他地方,等他回来时,旁边只有两个孩子,她死了,死了。

    一个人带着伤端了整个杀手,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温和的人,他的温柔,只对她,原来他对她的爱,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呀!

    两个孩子,一个异常的像她,另一个则像他,他当时差点想随她而去了。但为了两个孩,他决定把他们抚养成人,最后,和她在一起。

    他把她抱回家,整整守在床边。三天,三天三夜未合眼,所有都准备好了,他在她的墓另一边留了一个位置,那个位置是属于他的。

    回去后,他惊讶的看见,“月昔辞”坐在床上,她就像以前一样,那样的看着他。

    眼神有点假,他知道,这个人不是她,他甚至没有揭破他的谎言,拥抱着他,对她解释。

    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了三天了。她只有她怀孕之前的记忆,他不在乎对方用这个身体,他更害怕。看见她冰冷的躺在地上。

    对方在努力学习她的以前,看来记忆很全面呢!这样就更好了,和她很像,仿佛她还活着,但假的终归还是假的,他不会让她代替她。

    她要杀了他,他不在乎,两个孩子的将来已经安排好了,他没有想到对方喜欢上了他。

    他可以杀了对方,但别人没有这个权利,本来他准备进入组织,取代了那个人的位置,然后随他离去。

    可没想到他的父亲劫走了月斯白,他和他父亲谈判了很多次,但对方一直在否认。

    那一次,本来以为月斯白已经死了,但在会议室,他第一次看到他就知道就是他。

    他和他的母亲长得很像,他开始查他的消息,但对方的消息被封锁的很好,经管是他,也查不出太多消息。

    不愧是她和他的孩子啊!

    “是谁?”月斯白不想和他讨论他的疯狂。

    “仇!我自己报,你离开吧!你有这个实力。”聂疏影不希望他牵扯进来。

    “见一面月斯诺吧!”

    既然你用月斯诺来当挡箭牌,我也可以。

    “哎?这是在转移话题吗?”他笑着对他说,或许现在他自己也分不清是不是真实感情。

    “她现在在国外!”

    月斯白轻抿一口咖啡,好苦,“打个电话吧!”

    “嗯—我没有告诉她,月斯诺也只是有一点记忆!”毕竟都是四岁左右。

    “问一下,毕竟你比我处境更危险!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人!”月斯白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

    他才十五岁,过早的接受这个社会,过早的把自己树立成对所有人都防备的样子。

    “你心太软!”聂疏影冒出这句话。

    “他们都说我没有一点感情,就像一个武器,你既然说我心软,有点可笑!”虽是这样说,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冷淡,眼里有些落寞。

    聂疏影笑了笑,流露出真正的感情,世间无数,只有父母,对你好,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也只有父母,可以把你伤的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毕竟,我是你父亲呀!”一句话促进他们生硬的关系。

    月斯白扭过头,他逃避了,他理解不了父母对孩子之间的感情,之前有人给他讲过父母的爱,让人难以心安理得。

    那个人的父母,有些复杂,他的父亲对他的母亲用了药,生下来他,两人不得已便结婚了,每天对他非打即骂,他更可笑,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

    白天上学,抽空做好饭,等他们回来,晚上打钟点工,自己凑钱上学,拿出优异成绩,他们冷漠以待,他们甚至没有管过他,可他依旧爱着他们。

    他们刚开始每天都要争吵,甚至打架,不管是什么,拿起来就砸向对方,好几次他被打到,血流了很多,他以为他的人生就是这样。

    可后来,他们相爱了,可笑,相爱了,生了一个弟弟,他们认为这是爱的结晶,对弟弟付出绝对的爱与关心,对他依旧冷漠,那他算什么?

    弟弟很可爱,很听话,甚至对他也温柔以待,他的父母依旧对他很冷漠。

    做父母的可以偏心到这种程度吗?他杀了他们两个,弟弟这么可爱,他把他永远的关了起来,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到,只对他笑这样不好吗?

    他寻问月斯白,月斯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他的父母有所期许,这个时候,他反而有些无措,他无法回应聂疏影对他的父爱。

    尽管有些迟了,但还是真正关心他,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想和他过多接触。

    “所以呢?”

    “你不用防备我,我不会害你,也不会做伤害你的事!”聂疏影笑着拿出手机翻找月斯诺的电话。

    “你干什么?”月斯白看他打电话。

    “你不是要和妹妹见一面嘛!既然在国外,那打个电话呗!”聂疏影理所应当的回答。

    “……”

    “在这儿?”周围很显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他们谈话的内容也会出现在很多人的手上。

    “好吧!走!我带你回家!”聂疏影站起身,攀着月斯白的肩膀往外走。聂疏影开车,月斯白坐右驾驶。

    “系安全带!等会儿,要加一点点速!”后视镜出现好几辆车。

    “嗯!”都是那些人的,警惕性不小。

    聂疏影一笑,猛踩一脚油门,车如脱缰之野马飞速向前冲了出去,顺间就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后面的人气急败坏的砸了一下方向盘,“艹!又跟丢了!”

    对讲机断断续续传来:“老,老大!我们还追吗?”

    他拿起对讲机,怒吼:“你TM没看到跟丢了呀!还追个屁!走!”

    “是是!那老大我们怎么给雇主交代呀!”

    “如实交代,不然怎么交代!蠢货!”

    “哦哦!”

    车很快就到了曾经的别墅,或者说是曾经的家!

    “有印象吗?‘它’呀!一直没变!”他们一起生活的地方,都是月昔辞和他一起设计的,他不会改变。

    “没有!”甚至他的记忆没有半点痕迹。

    “走吧!进去!”他从门旁边的花瓶里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有四把钥匙,一人一把,是当初月昔辞做产检得知是双胞胎时,便把钥匙多去配了两把。

    毕竟每个人都要有家回呀!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